•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一十五章 亨利埃塔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星盟方面知道这件事又能怎样?共和党人士震怒又如何?如今星盟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同蒙亚、苏鲁两国的战争势在必行,难不成这种时候议会那些老狐狸还敢撩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

    在这样的局势下,就算他们再不忿,也得忍着,就算他们再恨,也得夹起尾巴做人,看见当没看见,听见当没听见。

    亲王殿下真的好聪明……这是周艾的话,也是唐方此时此刻心中的想法。

    他望着一脸无奈的老班尼,还有飞利浦,说道:“这是好事,你们为什么脸色这么不好看,既然亲王殿下要跟我合作,答应他便是。”

    飞利浦眼睛一下睁大,他不信唐方看不出里面的猫腻,亨利埃塔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合作是假,谋求生体战舰才是真,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企图,比如绑架罗伊。

    老班尼说道:“你这是引狼入室,亨利埃塔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出名的奸雄,由于现任国王赞歌威尔?奥利波德登基时日尙短,很大一部分政务都要通过亨利埃塔的帮助才能贯彻落实,毫不客气的说,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亨利埃塔称得上半个摄政王,与这样老奸巨猾的人物打交道,你会被他一口吞下去,连骨头渣都剩不下。”

    “他虽然只说对治疗辐射病的药物感兴趣……我怀疑这并非他的终极目的,亨利埃塔应该是看上了你的生体战舰。”

    唐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他要生体战舰干什么。”

    飞利浦起身走到门口,推开房门往左右打量一眼,见到没人才长舒一口气。走回沙发前坐下。

    唐方笑呵呵望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商人,说道:“放心,没人可以偷听我们的谈话。”

    飞利浦说道:“政治上的事与我们无关。”

    唐方抿一口茶,说道:“在某些国家,经济是政治的延续。”

    老班尼一脸焦急,说道:“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严重后果。万一被卷入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内斗,星盟里某些人只怕借题发挥,对你动手。”

    唐方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波澜,他说道:“那才好玩儿,局势太平静了不好。”

    飞利浦眼睑下方的肌肉连跳数次,心道,这还平静?

    蒙亚、苏鲁持续往边境增兵,据小道消息称蒙亚帝国臭名昭著的许德拉舰队正在13皇子的率领下赶赴前线。苏鲁帝国方面也派出一位皇子督战,星盟国内各行各业积极备战,士兵们都憋着一口气,要给蒙亚、苏鲁那些残暴的皇族一点颜色瞧瞧。查尔斯联邦同多兰克斯共和国一方面继续增兵“甘普纳”战区,一方面在国际领域上蹿下跳,借唐方在sns电视台公布的视频影像打击蒙亚、苏鲁两国。菲尼克斯帝国表面上看似无动于衷,其实暗地蠢蠢欲动,银鹰团则有意无意在边境争议地区制造一些事端刺激死对头。

    整个希伦贝尔大区一半以上的国家都卷入这场是非。虽然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伊达共和国、索隆帝国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3国部署在天巢星区的据点势力这些天以来异常安静。叫人摸不着脉象。

    就是这样的时局,他还说平静?

    如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亨利埃塔亲王又横插一脚,跟“晨星铸造”搞什么合作,这些家伙都是怎么想的?非要希伦贝尔大区乱成一锅粥才好?

    飞利浦决定不再劝说,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希伦贝尔大区的动乱之源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从唐舰长来到天巢星区的时候开始的,换句话说,今天的一切很有可能由唐舰长一手炮制。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事情真是这样。或许……正如唐舰长说的那样,是一件好事。

    当然,“好事”这个词分对谁而言。

    比如,亨利埃塔亲王觉得与“晨星铸造”合作对他而言是好事,实际上并不一定是好事,因为事情的好与坏并非取决于他一人,还要看看唐舰长是怎么想,又是怎么做的。

    这小子心眼儿多的让人牙酸!

    “唐小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晨星铸造’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容易么……老家伙我不仅高兴,还觉得自豪,但若是因为我们的关系牵连到你与‘晨星铸造’,又于心何忍,还不如就此解散商团,呆在星盟不走了,亲王殿下再嚣张,也不敢来他国地盘撒野吧……再说,我跟飞利浦已经一把年纪,也是时候享享清福,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老度日,至于商团那些年轻人,有你帮衬,总不至于饿死。”

    “所以,去tmd亲王殿下。”老班尼非常罕见地爆了句粗口。

    艾尔玛深情地望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叔叔好帅。

    唐方一头黑线,老班尼向来是一个沉稳的人,不然也不可能与飞利浦成为搭档,没想到就是这样的老人,居然在小辈面前爆粗,可想而知他对亨利埃塔?奥利波德愤恨到何种地步。

    飞利浦的表情依旧平静,并没有因为老班尼的粗话而改变,他望着唐方的眼睛说道:“你真要这么做?”

    唐方点了点头:“说不定有亲王殿下的关系,康格里夫公爵那边的事情会更好办一些。”

    老班尼望着二人,想不明白刚才还跟他统一战线的飞利浦为什么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皱眉说道:“飞利浦,你什么意思?”

    飞利浦笑了,斜着眼望着老搭档:“咱们这叫关心则乱,我问你,他是谁?”

    “唐方啊。”

    “他多大?”

    “二十二?二十三?二十五?三十……”

    唐方面沉如水,周艾咬牙切齿,艾尔玛捂着嘴直乐。

    “咳咳……”飞利浦咳嗽两声。打断老班尼没水平的卖萌:“我问你,他像是普通人吗?”。说完又补充一句:“普通年轻人”。

    “不像,不……不是不像,根本就不是。”

    “还是啊。”飞利浦说道:“你好好想想这几个月来星盟境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哪件事背后没他的影子?我敢说,蒙亚、苏鲁两国在‘索玛尔’拍卖会上到手的那两件伊普西龙遗迹失窃那件事。恐怕跟这小子脱不开干系,甚至压根儿就是他布的一个局。”

    “啊?”老班尼一时有点懵,嘴唇嚅动几下,看似想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没蹦出来,想了想,不敢相信,又想了想,还是不敢相信。扭头望向唐方,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旁边艾尔玛睁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很震惊,还夹杂着一丝崇拜,想着豪森那头蠢驴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记得以前有谁跟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凡是能称上祸害的,一般运气都挺好。而且命也足够长,正因为他们命长。所以才有时间去祸害别人。

    唐方揉着太阳穴,一脸失败的样子:“我果然还是不够成熟啊,这一连串事件匠气太浓,阅历丰富的人很容易看透里面的猫腻,失败……失败!”

    他嘴上说失败,神色也不怎么好看。显得情绪很低落。

    老班尼抽搐的嘴角几乎咧到耳后根,不带这么埋汰人的,这样都叫失败的话,把他置于何地?要不是飞利浦提醒他,恐怕现在都醒悟不到天巢星区最近的变故只是这小子布下的一个局。

    就算有匠气。雕琢感太浓,但那又如何,各方势力还不是照样往陷阱里跳,做出唐舰长意料之中的各种选择,这属于阳谋,堂堂正正,让人有苦说不出,只能认栽的阳谋。

    “唉!”老班尼看着天花板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飞利浦懒得理他,这老家伙唠叨起来能把人逼疯,上好的凉茶一口都没喝,起身往门外走去。

    “我去回复拉奥多?本,帮你与亨利埃塔安排视频会议。”

    他口中的拉奥多?本是“撒阿姆”空间站的副站长,当然,这只是表面职务,除此之外,拉奥多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亲王殿下派到星盟腹地进行情报刺探、收集工作的特务头子。

    老班尼目送飞利浦离开房间,扭头望向唐方:“你这家伙又再打什么鬼主意?”

    唐方右手拇指轻轻刮着杯沿,眼睛望着金黄色的茶汤,缓声说道:“还没想好。”

    老班尼将杯子里的茶几口喝干,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说道:“信你才怪!”

    一缕茶水滑下,打湿了他下巴上灰白色的胡渣。

    “我真没骗你。”茶汤表面荡起一圈涟漪,是因为老班尼没有轻拿轻放,杯脚碰在茶几上引起振动。

    周艾说道:“省省吧,这话连我都不会信。”

    唐方皱着鼻子,样子很无辜,大声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老班尼站起身,从衣帽架摘下他那顶显得十分土鳖的黑色小圆帽,任由艾尔玛搀着走向门外,临出门前丢下一句话:“酒店旁边那家日式料理的清酒味道还不错。”

    唐方说道:“我讨厌吃日本菜,但不讨厌日本妞儿。”

    周艾从他手里抢过那杯茶倒掉。

    唐方说道:“为什么?”

    姑娘答道:“这是中国姑娘的泡的。”

    唐方:“……美女无国界。”

    周艾上上下下打量他几遍,最终落到两腿间,轻挑柳眉,说道:“美女无国界,不过男人的东西有国界。”

    唐方大怒:“周艾,你的节操给狗吃了?”

    周艾低头瞧瞧手上的茶杯,很遗憾已经把茶水倒掉,不然正好可以帮唐舰长洗把脸。

    …………

    翌日,“撒阿姆”时间14:30,被克蕾雅叫醒的唐舰长一路打着呵欠走到酒店后院,坐上一辆毫不起眼的磁悬浮车,由侧门拐入便道,往商业区边缘一家叫做“诺德尔”的舰船维修公司驶去。

    在外人看来他是去洽谈业务。实际上是去同亨利埃塔?奥利波德亲王进行视频会议,商谈合作事宜。

    他觉得没必要偷偷摸摸,搞得跟做贼似得,但是拉奥多?本非常坚持,认为这属于商业机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唐方心说机密个蛋蛋。亨利埃塔根本没说视频会议必须秘密进行,弄不好是拉奥多的职业病作祟。

    大约20分钟后,车子停在“诺德尔”后院,二人从车上下来,进入院落左面一座守卫森严的库房,外面游走的保安好像没看到二人一样,任由他们走进电梯间。

    拉奥多在触控板面输入一串密码,电梯开始下行,眨眼功夫来到楼层菜单上没有的-3f。

    出门右行。进入一间会议室,里面已经有2个人等他们,拉奥多简单做下介绍。

    皮肤黝黑的亚洲男子名叫王建志,是名空间站建筑师。另外一个肥头大耳,眉毛稀稀拉拉像用过多年的毛刷,五官看起来有些不协调的白人男子叫梅捷列夫,是个生物学家。

    唐方若有所思打量二人一眼,在拉奥多的引领下。走到一个位次坐下。

    会议室不大,甚至可以说狭窄。房间中央是全息投影设备,正对面有2张会议桌左右排列,仅能容纳4人就坐。

    王建志与梅捷列夫坐在右侧,唐方与拉奥多坐在左侧。

    随着房间的灯光渐渐暗下去,拉奥多按下触控板面一个按键。

    投影系统的镜头盖打开,5道蓝色光线射下。在半空绘制出一个人的立体投影。

    亨利埃塔?奥利波德看起来垂垂老矣,身形已然伛偻,皱纹层层叠叠铺满干巴巴的脸颊,与眼睛下面松弛干瘪的肌肉团在一起,叫人不忍直视。

    如果不是在会议室。如果不是拉奥多从旁作陪,并一脸谦卑的站起身朝着前面那道人影鞠躬,唐方一定不会认为这样的老家伙会是一位亲王。

    他今年有90多岁了吧……而且,不管从外貌,还是气质都看不到什么足以让人印象深刻的东西,唯一的感觉就是平凡,跟所有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唐方很不理解,他都已经这般年纪,人生旅途最多再有几站便会抵达终点,作为一名地位显赫,权势滔天,享尽人间富贵的亲王,还有什么不满足?还有什么遗憾?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去争抢,去掠夺,去算计。

    他不累么?

    唐方没有爬上过那种高度,所以很难理解亨利埃塔的心情,街头盖着报纸睡在石凳上的乞丐有自己的被逼无奈,某些体制的高官、皇族,同样也有属于他们的被逼无奈。

    当“政治”从一个词变成职业,变成人生,就像乘上一列没有制动系统的班车,要么轰隆向前,要么跌下深涧,把一车人摔得粉身碎骨。

    有一个词叫“身不由己”,还有一句话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用介绍,直接开始吧。”

    苍老而干涩的声音由亨利埃塔翕动的唇隙吐出,他望着唐方点点头,说道:“唐先生,我是亨利埃塔,相信飞利浦已经将我的想法转述于你,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不知是电磁干扰,还是设备问题,镜头射下的光线有些不稳,投影出现轻微失真,亨利埃塔的面部表情显得很不自然,平添一股色厉内荏的味道。

    这是光影魔术制造的假象,那一点都不可怖,反而还叫人有些担忧,担忧他这只烧掉大半截的风烛会不会突然灭掉,化成一缕青烟消散无踪。

    唐方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更尊敬一点,好歹那是一个老人,跟他祖爷爷差不多年纪的老人,于是“沉思”片刻,说道:“合作的事我没什么意见,能开拓海外市场毕竟是一件好事,但是还要问过‘启明星药业’那边的态度。”

    亨利埃塔嘴角漾出一丝笑容,不暖和,有点冷,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说道:“年轻人,不要试图在我这样的老家伙面前耍心机,那样只会弄巧成拙,‘启明星药业’在星盟有几分名头不假,却算不得一线药企,他们的科研团队水平很有限,而你来到天巢星区前后不过几个月功夫,能在这么短时间开发出治疗辐射病的药物?说实话……我不信,只怕真正研究出新药的人是你,而‘启明星药业’不过是坐享其成……你之所以选择与比尔博姆合作,是因需要一个打入星盟药品市场的领路人以及一个转嫁公众注意力与商业领域压力的对象。”

    “我说的对么……年轻人?”

    唐方一阵错愕,心道不愧是活了这么大年纪的老狐狸,想的可真不少,虽然他的猜测还是有点保守,低估了自己的野心,但是从隐藏实力的角度来讲,还是很正确的。

    亨利埃塔这番话围绕的中心点是治疗辐射病的药物,又何尝不是在说生体战舰。

    他不了解自己的真正实力,所以才会低估,不然,怕是会猜个**不离十。

    果然,老而不死是为贼,尤其是这些玩儿政治的老家伙,心眼儿多的像筛子。(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