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九十四章 毒爆少年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唐方是被姑娘轰出房间的,他不明白因为什么,反正她的眼睛有些泛红,看起来是想哭的意思,原本还想安慰安慰,说几句好话,没想到直接给推出门外。…≦

    姑娘说让他不要多想,自己安静一会儿就好了,但是唐方觉得不多想好难,莫非自己说错什么了?好像没有吧……再不就是穿鞋的时候弄疼她了?好像也没有吧……

    他转身往舰腹医疗区走去,行经军械库的时候忽然醒悟过来,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随口提起的婚姻习俗?她想到周艾也是一个汉人,于是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想了许久,连几名从附近经过的船员跟他打招呼都没听到。

    “唉!”他长叹一声,屈起手指敲敲脑门,小声嘟囔道:“祸从口出……祸从口出啊……”

    想着反正周艾已经答应不再躲着自己,目标顺利完成,一切顺其自然吧,于是抖擞精神,继续前行,几分钟后来到医疗区,左转进入瓦伦丁所在的医学实验室。

    老人穿着白大褂坐在角落一张多功能办公桌旁边,面前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他仰躺在转椅靠背,以指肚轻轻按压两鬓,一脸疲惫的样子。

    实验室的附属休息室内玲珑正在往咖啡壶里添水,旁边罗伊神情专注地盯着显示器,十指飞快,轻轻敲打键盘,将纸质文件上的数据资料录入电脑。

    今天李子明不在,实验室显得安静许多。

    直到他走进房间,听到脚步声响,瓦伦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睁开眼,见来客是他。满刻岁月沧桑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摇头叹道:“人一老就不中用,白天头沉,偏偏晚上还多梦少觉。”

    唐方把那杯咖啡拉到自己面前,递到唇畔,忍着烫喝下一大口:“那你还喝咖啡。”

    瓦伦丁说道:“我不习惯喝茶。总感觉没有咖啡绵厚。”

    “你的幽默跟其他人很不一样。”唐方笑着说道:“也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吗?”

    瓦伦丁哈哈大笑,眼角的皱纹眯成一线,惊醒了附属休息间的罗伊,也惊醒了往咖啡壶注水的玲珑。

    “你来这里就为跟我这老头子斗嘴吗?”

    做研究跟许许多多创作型工作一样,都需要耐得住寂寞,但这并不代表研究人员就一定会孤僻,对他来说,研究只是源于兴趣,在性格与生活方面跟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李子明也总爱这么跟他“斗嘴”,那是枯燥研究生活里的唯一调剂,只不过眼下李子明不在,换成了唐方。

    “有个人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瓦伦丁嗤笑道:“我老了。”

    唐方说:“老而弥辣。”

    瓦伦丁继续嗤笑:“老了还要争来斗去,那叫老不死,不要欺负我不懂汉文化,年轻的时候也是上过几年中文选修课的。”

    “老而不死是为贼!时代是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唐方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光:“瓦老心态真好。”

    咖啡是从“空中花园”带回来的,是临行前怀特?戴维德送到别墅的。说是艾格尼丝的指示,可以看做“漫游者科技联合体”的示好。

    一样的品质,一样的色泽,不一样的是味道与煮咖啡的人。

    老人看他喝得涓滴不胜,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半点,有些不高兴。压低声音说道:“怪不得那些人跟你过不去,一点敬老尊长之心都没有。”

    他惊讶说道:“咦,‘老而不死是为贼’那句话刚刚是谁说的?”

    瓦伦丁怒而骂道:“臭小子,十个李子明也没你一人儿牙尖嘴利。”

    眼见老人精神头渐渐恢复,唐方起身说道:“在‘巴比伦’的时候一直没空过来。怎么?那只怪异手臂的研究有眉目了?”

    瓦伦丁走到旁边的dna测序仪,打开电源,然后开启同步显示系统,指着样品储藏柜里那条畸形手臂说道:“你确定这条手臂是从人类身上获取的?”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这样的问题,第一次是唐方将它送回晨星号的时候,第二次是研究结果出来,打电话汇报的时候。

    唐方收回落在那条手臂上的视线,望着他眼睛用力点头:“我确定。”

    这是他在安卡利姆空间站遭遇恐怖袭击的时候,使用幽能刃从一名兄弟会成员身上切下的,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还好去的及时,不然唐芸、克蕾雅等人还不知道会遭遇何等凶险。

    瓦伦丁不再多说,按下控制台触控版面上的按键。

    正对面全息投影系统洒下一道光华,青虹交织,在半空绘制出一截不停旋转的dna模型图。

    很标准的双螺旋结构,不过在成分组成与各种遗传物质配对规则上跟人类的dna构造有很大不同。

    “这种畸形手臂的dna结构很奇怪,经过近半个月的研究,现它们既包含有大量人类基因片段,还有少量伊普西龙人基因成分,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种生物的dna物质。”

    “我将陌生生物的dna物质分离,进行数据化建模,然后启动基因库的筛查程序,竟然没有找到匹配对象,这说明该陌生生物是一种全新的,未被人类现的物种,当然,也有可能是计算机基因库太过陈旧,或者该生物被人为隐藏起来。”

    唐方仔细望着dna模型上被瓦伦丁用深蓝色斑块标注出的伊普西龙人基因成分陷入沉思。

    离开“巴比伦”之前,他认为此行并未获得yp-oo1号标本的相关线索,不过从眼前的dna模型来看,不正是自己久觅未得的线索吗?既然从兄弟会成员被改造过的右臂里检测到伊普西龙人基因成分,岂不是说兄弟会手中有伊普西龙人组织样本,搞不好法拉第用作研究的yp-oo1号标本也是由他们手中流出的。

    兄弟会……克隆人,人体改造。伊普西龙人基因……

    最高安理会……吞噬体,吞噬体调制技术,生体战舰研究……

    这两者到底有何关联,是同一组织不同部门?还是说根本就是各自为政的两个地下势力?

    瓦伦丁继续说道:“虽然没有在基因库内找到匹配结果,筛查模块却在植物界找到一种相似构造,那是一种编号‘j1e-o65’的菊科生物。同蒲公英的特征有几分相似,不过体型巨大,足有上百米高。”

    “‘j1e-o65’源自一颗名叫‘吉拉尔’的类地行星,该行星的大气云层很厚,受地理环境因素影响,高空大气环流活动剧烈,而这j1e-o65的生命活动很有意思,每到花期,它们会从体内喷射出一种奇怪的孢子。这种孢子在高空受到‘吉拉尔’强大风力吹拂,会像烟花那样快绽放成许许多多的棉絮状种子,利用风力环游各地,成为‘吉拉尔’上最主要的植物。”

    听完这句话,唐方回忆起当时兄弟会成员的动作,这条畸形右臂被用作远程攻击武器,莫非……是一种范围性杀伤武器?就像炮弹一样?

    “瓦老,这条右臂的dna构造会不会与巨蛇那样的史诗生物有某种联系?”

    老人思考片刻。目光有些复杂,疑惑中又带着几分不确定。犹豫一阵说道:“应该不会,这条右臂的dna与巨蛇dna相比没有吞噬体基因,遗传物质间的排序完全不同。”

    唐方也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巨蛇、邪眼那样的大家伙都是以零素为食,而且,根据邪眼死亡后出现的那段回忆考量。它们出现的时代远远早于人类文明兴起,又怎么可能是人类造物。

    尽管畸形右臂的dna无法解锁任何科技,但是知道它们与伊普西龙人基因有关,兄弟会更可能掌握着伊普西龙人组织样本,并对其有很深的研究。也算是一个极大的收获了。

    “瓦老,辛苦了。”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爱好。”

    说完,眼见罗伊、玲珑二人从附属休息室走出来,瓦伦丁指指样品柜那条看着让人倒胃口的右臂说道:“罗伊,把它放到后面冷藏库去。”

    半大小子点头应是,走过去将那条右臂拿出来,转身朝实验室最里面厚重的冷藏库大门走去,后面放着以往研究过的生物样本。

    行走过程中,他心想,总算可以把这条让人恶心的手臂从实验室拿走了,不久前他跟玲珑过来的时候,女孩儿被它唬得脸色惨白,险些当场吓哭。

    罗伊很开心能把它弄走,甚至在走路过程中还使劲捏了一下,为玲珑报仇,并打算事后告诉她,说,“别怕,有我在,谁都伤害不了你。”

    冷藏库的门已经不远,也就三五步的功夫,便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握住那条断臂的手臂突然失控黑化,好像旋转而上的黑色飓风,一下子将那条手臂吞噬殆尽。

    他吓呆了,害怕的情绪由心头涌现,他想不明白原本好好的右手为什么会突然失控,他不想再回到从前在北郊研究所的时光,他不想被吞噬体吞噬,不想变成怪物,不想死,因为如今有了喜欢的姑娘,有了新的生活,有了许多许多可以托付性命的伙伴。

    于是他带着哭腔大叫道:“唐……唐大哥,救我……”

    早在异变生的一瞬,唐方便先玲珑、瓦伦丁一步冲过来,罗伊求救的时候已经来到他背后,顾不得移动周围医疗器材,挥手止住身后二人的同时,从空间唤出一头虫后。

    它的体型不小,实验室的走道不足以容纳,于是周围的实验器械被撞的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罗伊,罗伊……你怎么样?”

    玲珑在不远处大声喊道,瓦伦丁使劲抓着她的手,他知道唐方无惧吞噬体,但是他们不行,贸贸然冲过去不仅于事无补,还可能出现意外。

    虫后的一只附肢向着罗伊快蠕动的右臂刺去。唐方抓过旁边一柄手术刀,将体内高能电子附在刀锋,迸射出一道道环流的高压电弧。

    如果虫后传来吞噬体暴走的讯息,他会毫不犹豫切断罗伊右臂。

    断掉一条手臂,总比丢掉性命要好,更何况以当今的医疗水平。最先进的义肢并不一定比原装货难用。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虫后并未传来坏消息,附肢没有遇到任何阻力便刺入那些黑化的有机组织,大约几秒钟后,虫后收回附肢,然后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向唐方来一条消息:“它把它吃了……”

    前一个它自然是罗伊右臂,后一个它指代那条畸形右臂。

    唐方仔细想了想。问道:“你是说,它把它吃了,就像吃食物那样?”

    虫后晃动它硕大的头颅,做了一个非常人性化的动作,说道:“是的主人。”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罗伊没有危险?”

    “是的主人。”

    一样的回答,一样的沙哑嗓音,一样的舒缓语调,搞得他想骂人。不对,是骂虫。

    这时。罗伊右臂拧成麻花状的黑色组织慢慢收缩,变回原来尺寸,并由黑转白,重新化成一条人类右臂,至于那条畸形手臂,则干瘪开裂。成为地上散碎的骨渣与胶状物。

    唐方将虫后收回去,望着少年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罗伊活动一下五指,又晃动一下手臂,攥紧拳头,有一条青筋凸出表皮。从手腕延伸到肘弯。

    “好像没什么大碍。”他说道。

    说完这句话,又望着右臂,有些不确定地道:“好像又有些不一样。”

    唐方问道:“哪里不一样?”

    他手中紧紧握住那柄手术刀,如果出现什么险情,他会毫不犹豫斩断那条右臂,哪怕它有着钢铁般的硬度,也决计挡不住高能电子的切割。

    手术刀虽小,但在他使来,却比激光还要锋利。

    罗伊试着举起手臂,闭上眼睛,像是思索,又像是在集中精神。

    右臂开始出现变化,原本只能变黑的细胞组织慢慢透出一抹绿意,然后扩大、变深,很快蔓延至整条手臂,肌肉一点点膨胀,形成闪着光泽的囊泡结构,紫色的经络变宽变硬,像盘在石柱上的紫龙。

    唐方眼中闪过一抹骇然,因为少年右臂现在的样子很像他从兄弟会成员身上斩下的畸形手臂。

    他又一次想到a1ex?mercer,然后像个看到小羊羔的恶狼那样逼视着少年,说道:“出了损失算我的。”

    罗伊一时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却读懂了他目光里的鼓励,于是把眼睛闭上,皱起鼻头用力,这让少年的面部表情有些猥琐。

    囊泡表面光芒大盛,并剧烈起搏数下,仿佛里面长着一颗心脏,手臂前段蓇葖状结构张开,中间类似括约肌的组织向外翻起,噗的一声喷射出一团苹果大小的墨绿色球状物。

    球状物撞在冷藏库的墙上摔得粉碎,涂成一片直径3米左右的喷溅辐射区。

    罗伊望着右臂前端剧烈蠕动的括约肌皱起眉头,他觉得这种结构很像某种不雅的器官,心中不怎么自在。

    “唐大哥,我已经尽量控制力道了,可还是把握不住那……呃……‘子弹’的大小,如果多给我一点时间,或许会好一些。”

    他口中的“子弹”自然便是刚刚射出的那枚绿色球状物,原本想着把它做的更小些,却因为手生,搞成苹果大小一块,把墙面涂成花白一片。

    罗伊等候片刻不闻回话,于是放弃对手臂前段括约肌的注视,顺着唐方的目光看向墙壁。

    那里原本是光滑如镜的合金墙壁,此时此刻却变成斑驳的废铁,球状物碎裂后溅射的绿色组织液竟将表皮蚀穿,直入合金墙壁数公分之深。

    他惊呆了,望着中央的大洞好像石化一般,以往他的右臂可以变得很硬,很有力道,却无法进行远程攻击,没想到吞噬掉那条畸形手臂后竟然进化出这样的能力,那些绿色溶液能把合金墙壁蚀穿,自然也能把动力装甲蚀穿。

    玲珑不再叫喊,因为罗伊平安无事,更因为她被后墙的惨状吓呆。

    瓦伦丁倒是很镇定,做为一名生物学家,尤其是在研究过许许多多的匪夷所思物种后,他觉得这不算什么,少年的右臂本身便是由吞噬体变异而成,而吞噬体最强的能力便是吞噬、同化陌生物种将它们的能力收归己用。

    “小子,恭喜你,又升了一级。”

    唐方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来,表情很平静,很淡然,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他当然不会心疼,他很高兴,因为自己又培养出一只怪物,尽管从根本上讲,罗伊的升级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他固执的认为没有自己斩断那条畸形手臂就没有这次变故,没有这次变故,也就没有新生的毒爆少年。

    突然想起刚才罗伊说的那句有关“手生控制不住力道”的话,问道:“这是‘菊花残’的最大威力?”(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