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九十三章 归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引擎一阵咆哮,机车转个弯,驶上公路,朝客运码头风驰电掣而去。●⌒,

    众记者目送3辆机车消失在视线尽头,然后以最快速度散去,回到各自房间或是采访车与上级联络。

    唐方的话不多,但是里面透露出的信息却不少,他说在sns电视台的讲话让某些人不高兴,某些人是谁?一定不是自由党。

    研究员处境不好?从事什么研究的研究员?生体战舰还是抗辐射药物?处境不好?威胁来自哪里?“启明星药业”吗?还是说别的什么组织?

    还有那句俏皮话,看似幽默,但个中深意却耐人寻味。

    从字面意义来看,唐舰长有些不爽,他要拿棍子捅人,但是从更深一层的角度来看,这不啻于放出一个讯号,他有能力以谋略制敌,也有本事以武略取胜。

    亚当?奥利佛是第一个败在他手下的大人物,却绝不会是最后一个,下一次,唐舰长可能要换换花样,玩儿武力碾压。

    一些心思深沉的政治媒体记者忍不住打个寒噤,心里一阵发毛。

    …………

    准备离开“空中花园”赶赴“迪拉尔”恒星系统的并非只有唐方、克蕾雅等人,还有那220名莫里斯奴,以及部分蒙亚、苏鲁籍失业者。

    因为晨星号空间有限,无法容纳太多乘客,日前老科里与一家运输公司签署了长期合作意向,在今后一段时日里,会定期安排“巴比伦”-“迪拉尔”的星际航班,用来输送那些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失业者,以及从“阿尔凯西”马洛伯爵手中搞来的矿物。

    “晨星号”舰员满打满算不过200人,而唐方打算在“迪拉尔”建造的空间站最小也是当初美嘉尔恒星系统“西格玛”造船厂那个级别。就算加上拜伦手下的海贼,也不足以支撑起那样的庞然大物,而且,海贼们拿枪使炮是一把好手,说到生产与管理却是一群门外汉,像加登?霍尔这种有过从业经验的劳工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人力资源。

    按照唐方的计划。220名莫里斯奴与加登等人搭乘客运公司的舰船前往“迪拉尔”恒星系统,航程大约一月左右,而“晨星号”只需半个月,他们抵达时,自己也已经搞定谢里登那些人,逼迫比尔博姆妥协。

    尼赫迈亚被他安排与那些人同行,等待运输公司的舰只就绪,他则带领罗伊、唐林等人先走一步。

    这期间有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他怎么都没想到夏洛特?奎恩会亲临码头为他送行。唐芸很高兴,叽叽喳喳像个发情期的黄鹂鸟一样跟她谈了许久,直至唐舰长脸色渐黑,最后才恋恋不舍的与女神告别,搭乘穿梭机离开。

    …………

    “晨星号”依旧静静停泊在p-22号战舰码头,随着一艘穿梭机驶入泊位,20分钟后,连接战舰的液压固定设备喷出一道高压气体。从接续点断开。

    “晨星号”一组辅助推进器点燃,战舰缓缓驶出泊位。离港数千米后,调转舰身,主引擎点火,顺着航标指引,一路加速驶向曲速拦截网。

    走时和来时不同,一切离港手续在唐舰长登舰的几分钟内便由“雅戈达”政府办公厅转至海关与驻防海军舰队手里。“晨星号”没耽搁一分一秒,便由曲速拦截网的专用出口离开“巴比伦”进入外侧虚空。

    唐方坐在舰长席上,手里托着夏洛特小姐临行前赠送给他的那个雕工精美的紫砂壶,里面是克蕾雅亲手为他冲泡的雨花茶。

    他就着壶嘴吸了两口,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屁股下面是奢华的舰长专用座,身上穿的是散发着洗衣液清香的笔挺军装,他是一个24岁的青年,手里却托着一个梨子大小的紫砂壶,这会不会有些不合适?夏洛特……她到底什么意思?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舰长席后面沙发上坐着的姑娘一直在掩嘴偷笑,前面舰务官尤菲也是表情复杂,看那意思是想笑又不敢笑,不笑又憋得慌。

    他皱眉问道:“我现在的样子很好笑吗?”

    尤菲下意识点头,不过尖细的下巴点到一半忽然停住,又理智的摇头否认。

    唐方回头望向克蕾雅,却发现姑娘早已笑弯了嘴,笑眯了眼,笑软了身体。

    “夏洛特她什么意思?”

    举起那个紫砂壶迎着天花板上的矩形节能灯望过去,上面是很有名的一个典故------青梅煮酒论英雄,很风雅,富有人文关怀与艺术气息。

    一开始他认为银河妖姬小姐是投其所好,现在他可不这么认为。

    克蕾雅抱着肚子笑得合不拢嘴,喘着粗气说道:“你不是一向很聪明吗?怎么这都想不明白,她……她这是在骂你小狐狸呢。”

    “……”

    “……”

    唐方一下子醒悟过来,咬牙切齿地道:“这个死丫头!”

    克蕾雅说道:“要我我也送。”

    唐方大怒:“嗯哼,怎么滴?胳膊肘往外拐?”

    姑娘抚平衣服下襟的褶皱,说道:“谁叫你那么坏,耍得许多人团团转。”

    “我这还不是被逼无奈……”

    他说到这里皱起眉头,惊疑说道:“你知道我做过什么不奇怪,她又是怎么……”

    他又一次中途停住,眉头像剑一般挑了挑,夏洛特在星盟的地位比较特殊,如果说她在联盟议会有眼线那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舰长,已经离开‘巴比伦’军事缓冲带,请下令。”便在这时,尤菲出声打断他的思考。

    唐方抬头看向作战指挥台上方悬于半空的星图,吩咐道:“启动曲速引擎,目标‘撒阿姆’空间站。”

    “启动曲速引擎,曲率值6.5,目标设定‘撒阿姆’。点火倒计时,10,9,8……”

    几个呼吸后,“晨星号”主推进器向外喷射出一轮幽蓝,舰体周围的空间出现扭曲,伴着一阵流光,舰身化做一道残影。眨眼间消失在“巴比伦”外围虚空。

    …………

    “晨星号”这次航程的终点并非“迪拉尔”恒星系统,而是距离“迪拉尔”5.6光年处一座建立在宇宙深空的大型空间站。

    “撒阿姆”并非星盟官方设施,也不是军工企业的财产,而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一位亲王投资修建的深空空间站。

    像这种深空空间站在星盟并不多见,一般都是无良的军工企业建造的中小空基设施,用以为漫游在宇宙深空的海贼团、黑恶佣兵组织、冒险者、星盟通缉犯等见不得光的人员、组织提供各种服务的场所。

    相比有人恒星系统内设立的正规服务型空间站,这种深空空间站具有更多的商机,更丰厚的利润,更高的时薪。并配有一定数量的私军,及天基防御平台,安全系数还是比较高的。

    可就算有以上许多优点,也没几个人愿意来这里谋生,要知道光临空间站的客人大多都是穷凶极恶的海贼,空间站的生活环境也不怎么好,物价昂贵,资源匮乏。连香饽饽一样的性,工作者们都是些年老色衰,在服务型空间站混不下去。跑到这里来挣养老金的黄脸婆。

    “撒阿姆”跟普通的深空空间站不一样,他是星盟境内少数几座大型深空空间站中的一座,除去对外提供修理、补给、住宿、娱乐等功能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星盟境内的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舰只提供各种支援,如咨询、加密通讯、护航等。

    “撒阿姆”地处“巴比伦”恒星系统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边境线的中间点,当初唐方还在“阿尔凯西”的时候。飞利浦已经收集到不少除含铱矿物与含铯矿物外制造“次元锁”所需的原料。

    因为害怕有心人查到双方的关系,再次出现哄抬矿价的事情,经过一番商榷,双方决定分头行事,飞利浦率领商队到“撒阿姆”等候。待唐方搞定“巴比伦”诸事,然后前往约定地点汇合,收取那部分物资,顺便就康格里夫公爵手里第三枚“智芯”的问题再好好商议一下。

    以上便是唐方为什么没有直接命令“晨星号”赶往“迪拉尔”恒星系统,而是取道“撒阿姆”空间站的原因。

    …………

    从“巴比伦”恒星系统到“撒阿姆”空间站的航程大约10天左右,“晨星号”进入虚拟空间后,唐方从舰长席走下,告诉克蕾雅在舰桥照应着,有什么问题联系他,走出舰桥,来到船员宿舍区2层。

    周艾还在赌气,从“晨星号”抵达“巴比伦”再到离开,快一个月的时间,她一直把自己闷在舰上,他觉得这样对谁都不好,总要想个法子解开周艾的心结,不奢望她能接受三人的关系,最起码也别躲着他不见。

    他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尽量平静一些,按下门铃。

    过去许久,久到他认为自己为双方关系所做的努力又一次失败的时候,摄像孔旁边的音频设备里传来一个情绪低落的声音:“你……回来了。”

    唐方心头一颤,有些庆幸,还有一些紧张,点头说道:“嗯,我回来了……想起多日未见,过来看看你。”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很简单,有时却又无比复杂,就像现在,明明两人对彼此都有感觉,却因为种种纠结,显得有些疏远。

    周艾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门没锁。”

    唐方不知道姑娘说这句话时是什么心情,反正在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他心中有些发酸,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她,那个倔强到宁愿自己委屈,也不愿伤害克蕾雅的傻丫头。

    房间里的光线很充足,亮如白昼,空气中飘着一股淡雅的清香,那是周艾身体发生异变后生出的一种特有体香。

    她坐在床上,并拢双脚,看着那双晶莹剔透的水晶凉鞋在室灯的照耀下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像钻石一般玲珑剔透。

    今天的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着军装,而是一身清爽的夏装。像大学校园里榕树阴影下走过的女孩儿,透着一股清泉般甘洌的味道。

    “唐芸给我的礼物,好看么?”

    唐方点点头:“嗯,好看。”径自走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平静的望着那张清丽脱俗的脸。

    “我是这样好看,还是穿军装好看?”

    他想了想。说道:“都好看。”

    周艾笑了,笑得很开心,好像雨散后天边飞起的一抹彩虹,把天地都映成七彩色。

    她说:“你平时也是这么哄克蕾雅的吗?”

    唐方挠挠头皮,脸有点红,不知怎么的,许久未见,再见面时竟有几分羞赧,跟他以前的厚脸皮有很大差距。

    周艾也这么觉得。微笑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他认真思考片刻,觉得不是自己跟以前不一样,而是她跟以前不一样,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你……真的是周艾?”

    姑娘直盯盯望着他,忽然噗嗤一声笑出声,说道:“我不是周艾是谁?难不成是你新结识的夏洛特小姐吗?”

    “这丫头,嘴上没个把门的,怎么什么都说。”

    唐方嘟囔一句。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吃醋吗?”

    周艾皱皱眉,说不吃醋那是假的。‘晨星号’上已经有两位姑娘倾心于他,这样还去招惹别的女人,叫她怎么高兴的起来,当然,这事不怨他,但这并不足以抵消她心中的那缕怨怼。于是冷冷说道:“哼,还是那么自作多情。”

    “有么?没有吧。”他眨眨眼,坏笑道:“我记得有句话叫‘女为悦己者容’。”

    说话的时候,他肆无忌惮的盯着姑娘的双腿,好像一只饿红眼的狼。

    “唉!”周艾叹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这些天我好好想过那个问题……我不会再躲着你,因为那很幼稚。”

    唐方愕然,没想到自己准备好的说辞全白费了,她……她竟然自己想通了。

    不过转念一想,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同意自己进屋,本身就表明一种态度,周艾的性格要远比克蕾雅坚强、果断,能自己想通倒也在情理之中。

    姑娘说完那句话后便低下头,清细的眉毛微微颤动,她想到一件事,决定不再躲着他容易,但如果再出现上次的情况,又该如何面对?

    虽然这条洒满蒺藜的路是她自己选的,不该抱怨,不该后悔,但是蒺针刺在脚上真的很痛。

    她的悲伤就像月下潮汐,渐渐铺满整个房间,有种让人心疼与窒息的感觉。

    唐方觉得胸口有些压抑,却又不知该怎么做,他不擅长用承诺去安慰女人,因为觉得那样很虚伪,男人需要的是“做”而不是“说”,他宁愿成为2位姑娘身后可以为她们遮风挡雨的大树,也不愿做一只撒娇卖萌的哈士奇。

    他觉得那很恶心,于是只能用最擅长,也是最蹩脚的手段来缓解室内的沉闷:“请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来到这个房间,来见美丽可爱的你的……我只是觉得唐芸最近有点儿无法无天,而她最怕的人是你,于是希望你跟芙蕾雅换一下房间,帮我好好管教管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嗯,就是这些。”

    周艾轻微抖动的眉毛往上一挑,黑珍珠般的眼睛里然腾起一片红霞,那是火焰的色彩,她屈起右脚,然后又伸开,因为速度极快,所以一只水晶凉鞋水平飞出去,跨过走道,越过茶几,飞到唐方面前,被他一把捏在掌心。

    “唐方,你无耻!”

    他好像一个聋子,无视周艾愤怒的目光,从沙发上起来,缓步走到她身前,握住那只雪白无瑕好像水莲花一样的脚丫,帮她将水晶凉鞋轻柔地穿回去。

    他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笑着说道:“按照我们家乡的习俗,接新娘子过门的时候,新郎一定要帮新娘把鞋穿好。”

    周艾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羞涩,原本拧紧的双眉舒展开来,眼中的怒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轻声“嗯”了一句。

    也不知是答应他去管教唐芸这件事,还是回应他最后说的婚姻习俗。

    原本弥漫整个房间的悲伤被一股温馨气息取代,银白色灯光照在两人脸上,好像神人的赐福。

    周艾忽然觉得他好聪明,原来真的有人泡妞可以不用表白的……然后又觉得自己很傻,可为什么偏偏又想一直这么傻下去,傻到地老天荒,傻到海枯石烂。

    最后她低头看看身上的白衬衫与花格子短裙,怀疑是不是受了它们影响,不再是那个刚强、铁血的姽婳巾帼,反而有些鼻酸,恨不能扑倒他怀里委屈的大哭一场。

    很多时候,所谓巾帼不让须眉,不过是缺少依赖,只能咬牙硬撑,如果她的背后有一道厚实的身影撑起天地,又何需故作坚强。

    …………(未完待续。。)

    ps:  感谢白山君,梦想做个宅,天马流星炮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