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九十一章 翻手云覆手雨(中)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想当初与唐方谈判的时候,站在“启明星”的立场上认为那小子是与虎谋皮,然而到了今天,他忽然有种身份调转的错觉,认为与虎谋皮的不是唐舰长,而是他,以及特里?费迪南德这些人。

    他没有立刻答应共和党人的提议,而是以“需要一段时间协调内部意见”为借口将这件事暂时搁置。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比尔博姆怎么都没有想到,他本想躲几天清净,麻烦事却自己找上门来。

    电视上那个不动如山,心机深沉的小王八蛋竟然当众撒谎,说什么“晨星铸造”与“启明星药业”属于合作伙伴,他要干什么?到底要干什么!

    比尔博姆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源于一个资深赌徒的第六感。

    耶稣在上,他是真的不想再当一个赌徒。

    便在这时,感觉已经给予观众足够的思考时间,艾达?安普森说道:“唐先生,谈谈您对亚当总统向国会递交辞呈这件事的看法可以吗?”

    她并没有因为刚才唐舰长那番话带来的震撼而乱了分寸,问话清晰条理,直击要害。

    他怎么活下来的?为什么不与共和党人会面,却与亚当?奥利佛在“巴比伦”的代理人彼尔德走的很近,他到底对现届政府是什么态度?

    这两个问题是民众最为瞩目的焦点问题。

    唐方依旧笑笑,没有像在码头的时候那样强硬,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身边另一张沙发上显得有些拘谨,手脚没着没落的少年。

    “我给大家变一个不怎么好看的戏法如何?”

    他的表现与话语落在有心人耳朵里,难免从中琢磨出一些门道。

    “海森堡”街道两侧举着抗议牌的年轻人们团聚在高悬半空的电子显示屏下方空地上。静静注视着画面中不卑不亢,不怯不慌的唐舰长,忽然发现在内心深处已经不知不觉将他当成偶像对待。

    这种感情不同于对明星的喜欢。也不同于对强者的崇拜,而是单纯的觉得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一个很善良,很有骨气的人。

    因为唐舰长就好像大家的投影一样,承载着新时代年轻人的希望,这种人其实有很多,却鲜少有人可以在这个青春飞扬的年龄段到达如此高度,其实他们自发走上街道,为他呐喊,为他加油。更多的是想告诉他一句话,你不是一个人在抗争,还有我们并肩同行。

    艾达?安普森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民众最关心的问题避而不谈,却啰嗦什么“戏法”,难道自己的问话不恰当?不对啊,唐舰长是一个聪明人,理应猜到自己会问什么才对。

    她很不解,更加茫然,随意搭在西裤上的手轻轻颤抖,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这个细微的动作代表着“焦虑”------艾达?安普森感觉焦虑。

    只有碰到棘手的事情,她才会这样。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感觉棘手?或者说,唐舰长口中所谓的戏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几秒钟后。电视机前的人们终于亲眼目睹那所谓的“戏法”。

    带着银辉面具遮住大半张脸的少年离开沙发,一声不吭地走到摄像机镜头前。

    他的步伐缓而沉,姿势十分僵硬,看得出有些紧张,大约5、6步的距离足足用去好几个呼吸。

    最后,他伸出右臂,翻起洗的很干净的衣袖,缓缓撸到肩头位置,只见原本细嫩光滑的肌肤出现变化。黑色的经络变得异常醒目,向外辐射出一块块黑色的斑点。最后连成一片,以致整条手臂漆黑如墨。令人发毛。

    艾达?安普森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如雪,镜头画面连续晃动数次,应该是摄影师情绪紧张不小心碰到摄影器材。

    罗伊的右手五指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缓慢蠕动的黑色触手,呈螺旋姿态扭曲做麻花状,尖端如同可以吞噬光线的魔剑,透着慑人神魂的寒芒。

    但凡坐在电视机前面的人们,都被这诡异的一幕唬住,或僵立原地,好像石化,或微张嘴巴,想说点什么却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卡在喉头。

    “海森堡”的年轻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望着悬浮于空的超大电子显像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连不远处对峙的警察,亦是脸色大变,怎么都没想到好好一次访谈会出现这么“精彩”的情节。

    莱因哈特宫的总统办公室里,亚当?奥利佛已经停止走动,站在北墙显示器前沉默无语,旁边围着他的智囊团成员,尽管各人相貌不同,但是神态却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时,少年身后的唐方道出一句话,炸弹一般的话。

    “其实,亚当?奥利佛对我的怀疑属实,那些生体战舰的确与我有关。”

    如果说罗伊的“戏法”是火,那他的话就是雷。

    烈火映红人的眼,轰雷惊醒人的神。

    艾达?安普森已经彻底失去往日的沉稳,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寻常妇女,神色类似川剧里的变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现在她才知道访谈开始前唐方对众人说的那句话的真实含义。

    不要大惊小怪?能不大惊小怪吗?有本事咱们调换一下身份试试!

    “嗯,或许已经有人猜到了,如同前面抗辐射药物一样,生体战舰同样是由‘晨星铸造’与‘启明星药业’联合开发出来的一种新式战舰,不过你们不要误会,跟最高安理会的禁忌研究不同,孕育生体战舰的原始细胞都来自镜头前的少年右臂,而且……调制技术还不成熟,生体战舰的存活时间很短,左右不过几个小时,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艾伯特所属‘阿波罗’海贼团进攻‘克里斯蒂尔’,直至园区陷落在即,才放出它们殊死一搏的原因。”

    唐方起身走到罗伊身边。握住那条令人心寒的黑色右臂,说道:“至于它的来历……我想请你们看一段资料,这或许很令人反胃。但更多的却是无奈与悲伤。”

    这话说完,足足过去半分钟。电视画面方才一变,一段由动力装甲战斗记录仪拍摄的影像资料出现在世人面前。

    那是一间实验室,令人发指的实验室。

    培养皿中有剥掉皮肉的脏器,有噗通噗通起搏的心脏,有静静漂浮在组织液里的大脑,还有能转动,会说话的眼睛。

    角落里有解剖到一半的年轻女孩儿的尸体,不远处的福尔马林溶液里浸泡着她苍白的头颅。

    实验室后面的库房如同食品工厂的宰杀车间。唯一的区别在于原料的选取上,后者用的是牲畜,前者用的是人。

    库房里面的控制间里有一台医疗舱,里面平躺着一个人,脸上打着马赛克,正被那些黑褐色的肉瘤一点一点吞噬。

    医疗舱旁边被帘子隔开的病床上拴着一位少年,他已经疯掉,像鲜血一样颜色的眼睛里看不到痛苦,看不到悲伤,只剩下嗜血与疯狂。

    视频不短。足有1o分钟,画面惊心,让人恨不能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可电视机前的绝大多数人哪怕脸色再苍白。双腿再无力,还是强撑着将它看完。

    然后,他们知道一个人叫法拉第,他用年轻的孩子们做实验,然后他们知道一个大人物叫哈利法克斯?斯图尔特,是柯尔克拉夫皇帝陛下的第十三个儿子,而法拉第叫他老板。

    他们还知道唐舰长来自蒙亚帝国,是雷克托一座小城的平民,他有一个名叫唐林。立志为国效力却被当成小白鼠对待险些丢掉性命的弟弟。

    人们开始沉默,不管是在家休息的人。还是在工作岗位上的人,亦或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的人。

    他们看到唐舰长的风光。却从不知道他曾经历过的腥风血雨。

    他爬过尸体堆成的高山,游过血液汇成的海洋,靠着毅力,靠着运气,靠着智慧,一步一步从地狱中走出来,循着阳光的指引来到星盟。

    年轻人们今天才知道,那个不怎么上镜的唐舰长不仅仅承载着他们的希望,更背负着许许多多的悲伤,他的传奇,是由无数尸骨拼接而成。

    女主持人看着背后大屏幕上沉沦在黑夜里的文登巴特废墟,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该怎么发问,她见过不少战争惨象,却怎么都没想到某个无耻的政府会往自己人民头上丢核弹,那不是灾难过后的宣传记录片,也不是摄影爱好者提供的参赛作品,而是真正的现场录像。

    莱因哈特宫,亚当?奥利佛沉入夕阳下斑驳的窗框阴影中,他一直认为唐舰长仅仅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商人,从没想过他是一名百战余生的士兵。

    “卡塔尔”恒星系统,比尔博姆临近暴走,这是污蔑,绝对是污蔑,双方合作的论调是谎言,抗辐射药物与生体战舰更是子虚乌有,唐方想干什么?坐实“启明星药业”与“晨星铸造”是合作关系这件事吗?这根本就是欺骗!

    但……现在就算发表反驳声明,有人会相信吗?恐怕没人会相信。

    抗辐射药物开发少了药企参与可能吗?生体战舰的研究,没有“启明星”的技术团队,单靠蒙面少年的原始细胞可能吗?

    比尔博姆口苦,心更苦,他终于知道唐方在“迪拉尔”的时候为什么毫不在意“启明星”董事会的拖延推诿,原来这个混蛋早就算准一切,要给他来个“卧槽将。”

    “雅加达布尔”恒星系统,海军司令官道尔顿?伊夫林与新任“洛基亚”特首华盛顿?贝克盘腿坐在茶几两侧,谁也没有说话,幸亏晨星号走后,他们没有顺应奥尼恩斯一系政客的暗示打压沃尔顿、乔伊等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自从唐舰长的身份曝光后,在遥远的“凯尔特”恒星系统最耀眼夺目的“克林姆”皇宫内,一支由13皇子哈利法克斯?斯图尔特亲自领导的情报小组连日来密切关注着“巴比伦”时局。

    sns电视台向世人呈现的这一幕,自然毫无意外落入他的眼睛里。

    愤怒的皇子陛下拾起一台pda把显示器砸成一团冒着电火花的垃圾,他恨不能一刀砍下那只唐姓蟑螂的头放进他的私人收藏馆。

    在这一点上皇子殿下跟雅丹公爵的想法出奇的相似。

    除上述二人之外,还有一位贵族出身的人同样无比愤怒。只是他做不到哈利法克斯那般歇斯底里,马洛伯爵之所以认定蒙亚帝国皇族之人都是一群没有涵养的土老财暴发户,就是因为马克斯韦尔?斯图尔特那个土匪的后代完完全全继承了他们祖宗的坏脾气。野蛮粗暴,容易迁怒于人。

    马洛不会砸东西。不代表他不会骂人。

    “唐方!你这个满嘴跑火车的混账王八蛋,从头到尾就没一句实话!”

    阿班诺拢着双手站在晨光下银辉闪闪的办公桌那边,轻声说道:“您当初就不应该放他离开。”

    马洛没有说话,抬头看向窗外,目光刺破一碧如洗的蔚蓝苍穹,落在“空中花园”方向,没有得到生体战舰的调制技术的确是个遗憾,但他隐隐约约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那小子回去后搞出这么多事,如今又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公诸于众,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一个蒙亚人,更是一名军人,我经历过数十次大小战役,亲眼目睹过同袍被子弹射穿,被炮弹炸飞,还曾用这双手刨开泥土,在荒无人烟的星球上埋葬他们残破而又冰凉的尸骸,那里很黑。很冷,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看不到亲人的微笑。甚至连一面用来包裹残躯,象征荣誉的国旗都得不到。”

    “省下的钱会落入贵族手里,用来制作他们身上名贵的礼服,或是化作庆功宴将军们杯子里的血红色美酒,而那些阵亡士兵的家属只能得到被民政官员层层盘剥后仅剩一点的抚恤金。”

    “至于他们的遗物。”唐方从裤兜里掏出一枚早已失去光泽的狗牌:“跟它相同编号的孪生兄弟应该还放在雷克托民政厅的库房里,如果我没有活下来,唐芸或许会收到一枚银光闪闪的崭新狗牌吧……”

    “鲜血与尸骨铸就的丰碑只属于贵族,所谓士兵,在蒙亚不过是一次性消耗品。”

    “参军的第一夜。我很绝望,却又必须强迫自己勇敢。我还有弟弟、妹妹,这无关爱国。只为家庭,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们会被扔进暗无天日的地牢。”

    “在某些国家,一个人想要有尊严的活着,真的很难。”

    “……”

    电视机前的观众沉默了,谁都没想到唐舰长和晨星号上的船员们受过那么多苦,很多人扪心自问,如果换成他们,能不能坚持下来,能不能还有勇气拿起手中的枪,跟那个充满压迫与奴役的帝国死斗不屈。

    这或许会付出生命,会流干鲜血,会暴尸荒野,甚至被帝国的铁血贵族们斩下头颅挂在陈列馆内当做一种炫耀。

    牺牲,谁都想避免,但总要有人去做,总要有人说“不”,总要有人去反抗。

    “关于奥尼恩斯策划的‘绑架计划’,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深究下去,因为政治永远没有清明可言,奥尼恩斯已经引咎辞职,亚当总统也在媒体面前道歉认错,这场风波也是时候画上句号了。”

    “对于那些帮助我,祝福我,支持我的人们,我想很真诚的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我在这种时候突然放弃抗争,可能会让你们觉得费解,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做,我愧对你们的付出……但,说心里话,我想抗争的是蒙亚帝国,是苏鲁帝国这样的*政权,而不是星盟。”

    “‘启明星药业’在送来抗辐射药物的时候希望我继续下去,不要为亚当?奥利佛开脱,国会将在今后几天内通过他的辞职报告,重启大选进程。”

    “一开始我很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然而,此时此刻,我决定食言,因为亚当政府倒台不会对星盟产生任何正面作用,或许我会觉得痛快,但受伤的却是人民,在边疆局势恶化的现在,一旦政局不稳,很可能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机会,为星盟带来动荡。”

    “那可能是暗杀,可能是局部战争,可能是暴动,也可能是警民冲突……”

    “我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不想看到曾在我,还有我深爱的晨星号舰员们身上发生的事情重演。”

    “欢乐大多很短暂,但悲伤却会贯穿人的一生。”

    “亚当?奥利佛辞职容易,可谁能保证继任总统是个对国民更友善的人?”

    “我是一名外籍商人,原本没有权利对星盟政治生态指手画脚,但此事因我而起,希望也能因我而终。”

    他说了很多,多到让人觉得这是一个传奇故事,而不是一个访谈栏目。

    艾达?安普森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恼怒,觉得能参加进这个节目已经很可贵了,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近距离听唐舰长分享他的传奇经历。(未完待续)

    ps:感谢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