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八十二章 闯祸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ps:看《随身带着星际争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水至清则无鱼,一个永恒不变的真理。

    唐方浏览完毕艾玛提供的“红色烈士党”资料,又将注意力转到那个雇凶杀他的幕后主使身上,嘴角漾出一丝冷笑。

    世界上的很多事并不像故事中那样曲折,有时候它们往往很简单。

    …………

    阿罗斯与丘吉尔回来的很快,当唐方询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老兵告诉他康纳?拉斐尔没在家,据说是赶去“海森堡”面见救赎者人道主义基金会的几位委员交割工作。

    不过老康纳的妻子在家,将那两瓶酒留下,让他们俩带话,感谢唐舰长的礼物。

    唐方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邀请二人坐下来陪他喝茶。

    将近正午的时候,璎珞与玲珑二人推门走入,他原本枕在沙柔软的扶手闭目养神,忽然闻到一缕花香,这让他回忆起夏洛特?奎恩。

    尽管二人没见几次面,但她的影子却像玲珑手里的花朵一样,那么独特,那么美丽,放佛用刀刻在脑海深处。

    茶香与花香混合在一去,却罕见的没有互相渗透,变为某种让人不喜欢的滋味,它们就像五颜六色的彩虹,欢快又美丽,让人心情愉悦。

    克蕾雅从后厨走出,手里拿着勺与铲,唐芸将门打开一条缝,探出半个头。小鼻子来回抽动,仿佛闻到腊肉味的小狗。

    卫生间传来一声异响,仔细听好像有人在打呵欠,原来思想家趁着眼光明媚,又在雪白的马桶盖上睡了个回笼觉。

    唐方望着玲珑掌心水瓶里那朵小花,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花开五瓣。红黄白蓝绿,煞是娇艳,中间粉嫩稀疏的蕊心好像少女的微笑,羞而美,惹人怜爱。

    房间里没有风,它却像轻盈的蝴蝶那样轻轻震动花瓣,送出更多的香,更浓的甜。

    玲珑走到茶几前面,将小巧的花瓶放在中央。动作又轻又缓。

    她轻声说道:“唐大哥,这是夏洛特小姐的回礼。”

    “依米花?”克蕾雅低头瞅瞅身上的围裙,没有走近,生怕那些油烟气打扰茶几上那个跳着欢快舞蹈的小精灵。

    玲珑点点头又摇摇头:“虽然很多人这么称呼它,但夏洛特小姐说不是。”

    唐芸靸着鞋走出房间,脸上还残留着一抹倦容,不是因为没睡醒,而是她已经打了3个小时游戏。尤其是那款《鹰击长空》,玩起来真的很辛苦。

    “1,2,3,4,5……每片叶子的颜色都不同。不是依米花是什么?”

    玲珑说道:“夏洛特小姐没有说。”

    唐芸走近几分,俯低身体,隔空一吸,眼中霎时爆出一圈彩虹,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开心说道:“真好闻。”

    “不过……”她说到这儿。眼中色彩慢慢敛去,变得有些忧郁,说道:“如果是整株多好,这样看着它慢慢枯萎实在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众人愕然,撒欢卖萌是她。欺善怕恶也是她,可谁能想到唐大小姐还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

    整株……就算真的是整株,她也养不活,谁都知道,这种花只有银河妖姬能养活,别人连种子都没有,更不要说栽培技术了。

    璎珞走近几分,解释道:“夏洛特小姐说这朵花插在水瓶里放在通风处,足以保存一个月时间不枯萎。”

    “你说什么?”唐芸闻言一愣,唐方、丘吉尔等人亦面露愕然。

    众所周知,这种花长在银河妖姬公馆后院的沙土地里,可不是什么水生植物,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环境后,理当活不了多久才对。

    璎珞说道:“据经纪人伊莉克希亚说,这种花在入夜时分会通过抽取水分,在花瓣表面凝结一层冰花,她认为这便是花朵可以保存许久的原因。”

    “嘿嘿,嘿嘿。”伴着一阵瓮声瓮气的冷笑,白岳从卫生间走出来,说道:“如果把它放进蒸笼,我看它怎么凝结冰花,花开花谢才美丽,这就像人生。”

    听前半句是牛嚼牡丹,可是后半句……却成了中二少年的诗歌朗诵。

    唐方说道:“你该吃脑残片了。”

    白岳天真地问:“那是什么?味道怎么样?”

    客厅气氛一僵。

    克蕾雅想起灶上还煨着汤,砧板上还有条鱼没收拾,于是拿着勺子与铲子走回厨房。

    璎珞话不多说,跟在克蕾雅身后钻进厨房。

    玲珑在唐方的授意下将花瓶搬到拉开一线的窗台上。

    阿罗斯再次端起茶杯,将由烫变温的金黄色茶水倒进嘴里。

    丘吉尔拿出那把“三头犬”,甩开转轮,用手指抹掉缝隙黏着的微尘,鼓起腮帮子对着弹巢用力吹了一大口。

    白岳就像一阵风,一阵带着厕所风味的飓风,吹乱了垂柳的嫩芽,吹散了远方的雾霭,吹破了平湖,吹淡了花香。

    唐林推门走入,现客厅的气氛有些诡异,好像惊悚片里透着阴凉的镜头,与外面的柳绿花红好像两个世界,感觉很别扭,像被人在胸口锤了一拳,很闷。

    厨房里传来一阵异响,有香气扑面而至,那是鲤鱼下锅汆出的鲜香。

    “大哥……”唐林看到玲珑身后那朵随风招摇的小花,想问点什么。

    唐方指指对面沙,说道:“坐下喝茶。”

    唐林很明智的没有问,回身狠狠瞪了白岳一眼。

    “我说错什么了吗?”白岳表示很无辜,可惜没人理他。

    唐方问起莫里斯奴的事情,唐林告诉他一切顺利,入境管理处专门为这事设立快通道,以最快度完成那22o名莫里斯奴身份信息的登记、录入工作。

    名人。其实本身就代表着特权。

    当然,臭名除外。

    接着,他又问起安置情况,毕竟“巴比伦”的事情还没结束,为了那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他必须跟亚当?奥利佛。或者共和党的人做一笔大生意,这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的功夫。

    唐林告诉他已经将那些人安排在距离“威尼斯”3个街区的另一家公寓式酒店,并留下豪森照应。

    唐方点点头,之所以不把他们一并安排在“威尼斯”,是因为这里已经成为各大媒体、势力聚焦的地方,如果把那22o名莫里斯奴也安排进来,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隐患,倒不如分成两处。

    说话间,厨房那边饭菜出锅。餐厅传来克蕾雅的喊话,于是唐几人起身走向餐厅。

    唐芸从房间钻出,正要一溜小跑窜进客厅占位置,被唐方一把抓住,指指二楼芙蕾雅的房间。

    小丫头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跑上二楼。

    …………

    一餐饭吃罢,已是下午2时许,璎珞、白浩等人回房间午休。唐方仍旧回到客厅喝茶,一面思索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时如逝水。转眼日影西斜,穹顶庞大的空调系统送来清爽的风,拂动窗纱,吹得窗畔那朵小花迷了眼。

    柔和的阳光在玻璃窗洒下一片金黄,像甘醇的威士忌,又似迷人的琥珀。更像情人在耳畔的呢喃。

    这期间酒店前台曾打来数通电话,要么有媒体人请求采访,要么是大矿产商携礼拜访,再要么是一些民间组织的人来攀交情。

    甚至有人乘坐飞行设备强行突入酒店后院,惹得保全部门与“空中花园”警方鸡飞狗跳。一片混乱。

    唐方早就料到会生这样的事,在别墅外面布置数名ghost预警,以防有人搞恐怖袭击,至于那些见面请求,则一概推掉,他的性子一向懒散,实在不愿跟媒体那些记者们纠缠,哪怕他们指鹿为马,混淆黑白的功夫一流。

    吃过晚饭闲谈片刻,璎珞、玲珑等人相继回去房间休息,客厅渐渐走的只剩唐方、芙蕾雅二人。

    克蕾雅想是回忆起他下午说的话,早早就躲回自己房间,当然,门没有锁,跟往常一样。

    舰长大人在烦恼一件事,芙蕾雅到底怎么办,让她与唐芸一个房间?想想“阿尔凯西”的经历,他觉得这样不好。

    那让她跟克蕾雅一个房间?今晚……

    干脆让她再跟唐芸睡几天,反正那丫头最近迷上一款飞行模拟游戏,暂时没空搭理她。

    想到这里,他抬头瞄了一眼芙蕾雅,姑娘正躺在组合沙上看综艺节目,时而出甜美的笑声,时而扭来扭去,像是一只趴累了扭来扭去的小猫。

    因为上午睡过几个小时,她显得很精神,丝毫没有困倦的意思。

    唐方往二楼方向瞟过一眼,轻轻站起身往楼梯走去。

    他的脚步很轻,像做贼一样。

    采花贼也是贼。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他怕惊醒唐林等人,还多多少少有些怯场。

    “唐方,你是去睡觉吗?”

    一个声音将他惊醒,回头一瞧,芙蕾雅不知什么时候从沙下来,小手正挽着自己的胳膊,灯光下显得更为清秀的脸颊挂着浓浓的不解。

    “你现在的动作就像一个贼。”她客观地陈述道。

    唐方干笑两声,毫不羞耻地撒谎说:“我看你那么专注,是怕打搅到你。”

    芙蕾雅信以为真,很开心的望着他摇摇头:“怎么会呢,我在等你去睡觉啊。”

    唐方眨眨眼,有些茫然:“你不是跟唐芸一个房间吗?”

    “我要跟你一个房间。”

    “……”

    唐方觉得有时候美人恩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乖,听话,今天你先跟唐芸睡一个房间。”

    “不要。”

    芙蕾雅撅着嘴:“我就是要跟你睡。”

    唐方挑挑眉,佯装恼怒,沉声说道:“再不听话信不信我立刻把你吸干。”

    小丫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点点头:“信。”

    可就在唐方松口气。准备给颗蜜糖夸奖她两句的时候,她居然一步窜出,噔噔噔跑上二楼,远远丢下一句话:“我去求克蕾雅姐姐,那样你就不能吸干我了。”

    唐方愕然,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件事,大叫一声“糟糕”,赶紧迈步跑向二楼。

    急促而沉闷的脚步声越去越远,白岳从卫生间里伸出脑袋,望着楼梯所在方向,幽幽说道:“人生就像爬楼梯,要么上,要么下,要么不上不下。”

    …………

    唐方爬上二楼。克蕾雅已经站在小厅,身上穿件单衣,拉着芙蕾雅的手咬牙切齿望着他。

    “你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姑娘有些不高兴。

    不是有些,是很不高兴。

    “你跟谁睡觉是你的自由。”

    唐舰长一听这话,哪里还不知道芙蕾雅跟她说过什么,皱皱眉,没有急着解释,而是上前两步。无视她有些气愤有些失落的目光,拉起薄有汗渍的右手。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克蕾雅挣脱不得,只能由他而去,后面芙蕾雅一脸迷茫也跟着走进房间。

    她觉得事情展有些不对劲,心说,不该这样啊,克蕾雅应该帮她求情才对。为什么两人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白天起床,夜晚睡觉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她最喜欢唐方了,跟他一起睡不行么?克蕾雅姐姐为什么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芙蕾雅琢磨一会儿,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可能是她跟自己一样喜欢唐方。但……既然喜欢,那一起睡不就好了吗?

    她想不明白,明明很简单的事,为什么搞那么复杂。

    3人的脚步声有些凌乱,惊醒了本就憋着尿意的罗伊。

    他从床上爬起来,一只手又把他按回被窝,同时一个压得很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嘘……你起床干什么?”

    “我尿急。”

    “尿急也得憋着。”

    罗伊不解:“为什么?还有,刚才外面什么动静?”

    白浩死死按住他的肩膀,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不过语气有些庆幸与得意:“还好把楼下的房间腾给老科里,不然你这家伙今晚指定会闯祸。”

    罗伊扭动一下脖子,望着黑暗里那张脸的轮廓,说道:“我妈说憋尿不好。”

    白浩冷哼道:“得罪老大更不好。”

    “我不就上趟厕所吗?这怎么会得罪唐大哥。”

    白浩没有回答,耳根抽动两下,慢慢把手缩回去:“好了,你可以去了。”

    夜风撞开纱帘,一线月光洒在他脸上,有些玩味,有些好奇,还有一丢丢幸灾乐祸。

    隔壁房间,丘吉尔的呼噜声像一节奏布鲁斯。

    阿罗斯翻了个身,面向窗户,阳台上有金针花在如水的月光里招摇,像失眠的精灵。

    另一边,唐方拉着克蕾雅的手走进房间,顺势将门轻轻带上,动作轻的像只狸猫。

    芙蕾雅绝对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她用了2o秒思考唐方与克蕾雅的问题,现想不通,于是很干脆的不再多费脑力,两只脚一阵踢踏,踹飞靸在脚底的拖鞋,仿佛现猎物的迷你版维尼熊,一下子扑进床上铺叠整齐的被子里,脑袋好像压面机一样滚来滚去。

    “呵呵……好多唐方的味道。”

    她很开心,很高兴,望着天花板的矩阵型灯管一阵傻笑,花痴一般。

    唐方嘴角抽动几下,表情很复杂,有宠爱,有无奈,有委屈,有哭笑不得。

    这小妮子闯祸都闯的那么可爱,实在是叫人难以抱有愤恨、怪罪之类的情绪。

    克蕾雅沉默不语,站在床头看小丫头在床上拱翻枕头,踹开被子,时而摆成一个大字型,时而撅起屁股低下头,好像嗅到肉汁鲜香的小狗。

    她仿佛懂了些什么,刚才是自己太激动,想法太主观。

    她一个小时前便回到自己房间,把头埋在杯子里,装出睡觉的样子,其实根本就睡不着。

    她一直醒着,比任何时候都兴奋。

    唐方会不会忘记上午说的话?

    会在什么时候上楼?又会怎么做?

    直接进入她的房间还是像往常那样礼貌的敲门?

    进屋后会轻轻呼唤她的名字还是从后面抱住她?

    是温柔的亲吻她的头,亦或是嚣张的抱起她的身体,像个江洋大盗抢压寨夫人那样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她很紧张,很害怕,又隐隐期待着什么。

    可哪里想到今夜推开她房门的不是唐方,而是芙蕾雅,小丫头要她帮忙跟唐方求求情,在一张床上睡觉。

    她觉得这有些滑稽可笑,又感叹芙蕾雅对那小子的依恋程度已经到了令人指的地步,直到小丫头说出下一句话。

    “就像在‘阿尔凯西’时候那样。”

    克蕾雅觉得心底有股火焰腾起,它不暴烈,很阴寒,灼的心痛。

    她掀开被子,坐起来,看着摸索半天好容易按开室灯的小丫头。

    如果放在往常,她会启齿微笑,因为芙蕾雅穿的就像一个陀螺,上尖下圆,既不美观,也不方便,那是白岳从“阿尔凯西”一家民族服饰店偷来的,不……用他本人的话说是借来的。

    但是今夜,她笑不出来,而是有些悲伤的问了一句话:“你跟他睡过了?”

    芙蕾雅很认真的回答她:“是啊。”然后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说:“有4天呢……不,5天。”

    克蕾雅从床上下来,拉着小丫头的手走出房间,她要当面问清楚唐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芙蕾雅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14o3211129o5646,霜寒冰晨的打赏与好人卡。

    另,巴比伦的故事还有七八章就结束了,每到一个大剧情结尾都觉得好难写……而且尔虞我诈的情节真是太烧脑了,还有……要是我以后不小心把主角写2一回,会不会被你们拍死啊。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