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八十章 礼物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ps:看《随身带着星际争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他刚刚从凯南?鲁伯特的葬礼上回来,然后在助理的提醒下打开电视,全程目睹了唐舰长登陆后的所作所为。+◆,

    沉默许久,这位已经在“巴比伦”浸淫30多年的老人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好可怕的年轻人。”

    绝大多数政客都认为这是唐方刻意所为,那是一个能够把握时机,利用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来达到自己目的,并精于演技,擅长利用他人感情与思想的男人。

    只有唐方知道整件事从头到尾除去一开始报复之前哄抬矿物价格那些矿产商的话语外,后面的一系列事件大多都是误会。

    比方说给加登工作这件事,他一开始的想法很单纯,给他一份工作,为ghost处理掉那2名狙击手赢得时间,顺便在媒体面前维持住自己的光辉形象,可哪里想到加登并非寻常失业者,而是来自蒙亚帝国的偷渡客,从某种程度来讲两人是老乡,然后听说因为亚当政府的“工商戒严令”致使大量蒙亚、苏鲁籍劳工失业,考虑到“晨星铸造”的实际情况,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才给他7天时间去联络那些失业者。

    他又不是算命先生,晓阴阳懂五行,能掐会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

    他真的很冤枉!

    当然,这话他不会对任何人说,烂在肚里最好。

    …………

    出站口遥遥在望。隐隐约约有调度系统的航班提示音传来,横梁上巨大的原子钟不知疲倦地变更读数,脚下平台速度放缓,唐方几人迈步走出。

    人造太阳洒下和煦的光芒,有微风轻抚面颊。

    周围零星站着一些记者,努力用手中的摄像器材记录下这一刻。

    不远处有一些行人路过。有的看到唐方几人停下脚步,发出一声轻叹,有的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再次动身上路。

    对面的街区一片平和,没有警车啸聚,也没有救护车驻足,跟以前无数个清晨一样,安静中透出些许生机,这座庞大的空中都市正在慢慢苏醒。

    通过服务终端唤来一辆中型出租车,几人鱼贯而入。

    司机应该是认出唐方的身份。脸上的表情有些精彩,惊讶与惶恐融汇在一起,直到唐林在他耳畔大喊一声:“开车,去‘威尼斯’”,这才醒悟过来,在驾驶辅助系统界面设定好目的地,眨眼远去。

    因为刚才跟加登谈话的过程中,侦测器已经扫描过出站口到“威尼斯”酒店的行驶线路。没有发现什么潜在威胁,这使得唐方心下稍安。有功夫思考ghost传回来的最新情况。

    他并没有让ghost杀掉那两名狙击手,而是实施打草惊蛇,然后尾随调查的作战方针,以便搞清楚到底是谁,那么迫切的想要他的命。

    根据ghost传来的最新情报,那两名隐藏在出站口对面高楼中的狙击手并非来自同一势力。其中一人得知伪装被人识破后撤退至街区一间日用品仓库,通过观察周边环境,发现未被追踪,于是利用通讯设备与他的后台老板进行了一次短暂的通话。

    由艾玛截获的音频数据分析,这名狙击手来自星盟共和党所辖势力。这次埋伏在出站口对面大楼并非想要唐方的命,只是想制造点骚乱,给当下如火时局浇点热油。

    而另一名狙击手比起前者要谨慎的多,在逃离大厦后并未第一时间与上线进行联络,而是驾驶一辆磁悬浮车向北方逃窜。

    如果换成别的什么人,或许无法不声不响的实施追踪,但不幸的是,他的对手是唐舰长。

    在城市建筑与幻象苍穹之间,一架隐形战机正悄无声息的向北穿行,不管是官方雷达预警中心,还是单纯的人眼,都无法侦测到它的存在。

    唐方从来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杀掉狙击手泄愤?这还远远不够,某些人总要为这次暗杀付出代价,因为他们让芙蕾雅伤心了,还有……右臂的枪伤真的好痛。

    …………

    大约20分钟,出租车停在“威尼斯”酒店门口。

    几人由车舱下来,老科里准备付账,司机却说什么不收,僵持片刻只得作罢,道声:“多谢”,然后目送出租车消失在街角。

    唐方并未第一时间走进酒店,而是站在花囿旁边望着不远处的机动车泊位沉默不语。

    那里什么都没有,唯一的色彩便是混凝土路上的一片焦黑,显得很是冷清,就像山丘背阳面的孤坟。

    日前,载有24名海隼突击队员的车辆就是在那儿起火爆炸,而凯南?鲁伯特也是在那儿被崩飞脑壳,惨死当场。

    很多人怀疑是他干的,甚至连克蕾雅、白浩等人也这么认为,只有唐方心里清楚,事情根本不是这么简单,干掉凯南?鲁伯特一伙的并非别墅内负责保护克蕾雅等人生命安全的ghost,而是另有其人。

    他不知道是谁干的,什么要帮他解决掉这个隐患,要知道舰长大人一路走来得罪的势力不少,而盟友却只有拜伦的“阿波罗”海贼团。

    共和党的人?他们没理由这么做,凯南?鲁伯特的死于他们而言毫无意义。

    芙蕾雅看他望着空荡荡的停车位出神,好奇地拽拽他的衣角,疑惑道:“唐方,你在看什么呢?”

    唐方闻言醒来,随口回道:“看鬼。”

    “鬼?”小丫头往他身边靠近几分,一脸害怕的样子。

    唐方莞尔一笑,抓过她的小手,跟在老科里身后往酒店前门走去。

    芙蕾雅一边往前走,一边往后瞧。尽管脸上挂着悸色,目光里却更多的是好奇。

    她看了又看,心中不解,明明什么都没有,唐方说的鬼在哪里?为什么看不到?

    …………

    唐方的回归让前台一阵鸡飞狗跳,值班的女接待直勾勾盯着他的脸。好像上面长了一朵好看的玫瑰花,这使得办理退房手续的客人很不高兴,直至他们看清耳后掠过的那张侧脸,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

    休息区喝着早茶的名流们纷纷停下动作,安静的看他走过前台,然后像清晨林间的鸟雀那样,叽叽喳喳,小声议论起来。

    几人的到来仿佛在宁静的夜空点燃一串焰火,霎时间五彩斑斓。

    唐方、唐林等人毫不在意。倒是白岳显得极为兴奋,跟女招待挥挥手,与男客点点头,搞得别人满脸茫然,想不起何时何地见过他这号人物。

    不一会儿,由建筑后门走出,再次踏上那条光滑平整的青石板路,走过小桥流水。行至别墅区,推开院门。唐方的脚步骤然加快,转眼来到檐下,伸手推开房门。

    客厅一片安静,咖啡浓郁的香气从厨房飘出,克蕾雅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本《战争与和平》。轻轻翻动书页。

    白浩与罗伊隔几而坐,中间放着一张棋盘,上面有车马炮象、将帅士卒,赫然是一副中国象棋。

    听到门响,克蕾雅轻轻抬起头。眼中似有朝阳出海,漫出一片金黄。

    白浩的手停在半空,掌心“车”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吓了罗伊一跳。

    克蕾雅放下那本扉页十分朴素的书,从沙发上走下来,嘴角漾出一抹笑,像原味的珍珠奶茶:“你回来了。”

    声音很轻柔,很温暖,如同许许多多迎接丈夫归家的妻子那般,不过下一秒,她的声音变得凝重起来,问道:“你的胳膊……”

    “放心吧,没什么大碍。”唐方咧着嘴脱下伯爵大人送给他的西装交给克蕾雅,顺势召唤出一名护士mm,问道:“这几天怎么样,没出什么状况吧。”

    姑娘一面将他那件西装挂上衣帽架,一面迟疑说道:“一切都好,就是小芸,几天没出去快憋疯了。”

    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因为护士mm正用医疗器械从唐方右臂伤口处取出一枚涂满鲜血的弹头。

    这时,白浩与罗伊两人已经从卫生间端来水盆与干净的毛巾。

    从“阿尔凯西”动身前,唐方曾提前跟他们打过招呼,告诉白浩无需去码头接机,于是几人只能待在别墅静候他归来,因为没开电视,自然不知道码头发生的枪击事件。

    好在大家都知道他的能力,看着快速愈合的伤口,齐齐松了一口气。

    克蕾雅拿起毛巾在盆里蘸了蘸,用力拧出水分,将伤口四周的血渍擦洗干净,然后摸摸复原如初的皮肤,终于露出一丝微笑:“真的好了。”

    芙蕾雅心中大石落地,用力拍拍胸口,许是走的有些累,一下子扑倒在沙发上,像条没有骨头的软体虫扭来扭去。

    门声又响,检查完四周环境的唐林、老科里、白岳三人鱼贯而入。

    白浩、罗伊俩人愣在原地,唐林、老科里自不必说,最后那个五大三粗,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的家伙又是什么来头?

    看到两人脸上的错愕表情,唐林笑着解释道:“他叫白岳,是个……嗯,有思想,有觉悟的莫里斯奴。”

    白浩、罗伊俩人脸上的错愕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浓厚,因为唐林的话逻辑有问题,莫里斯奴什么时候同思想、觉悟这两个词攀上交情了?

    那边克蕾雅的手微微一颤,没有把水盆端稳,险些洒了一地。

    唐林自然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正打算跟3人分享一下在“阿尔凯西”的见闻,便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门响,唐芸似一阵风般扑进唐方怀里,喊道:“哥,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唐方揉揉她的头,惹得丫头片子一阵乱晃,好像在抗议大哥还把她当小孩子看待。

    “哥,我可是很听话呢。老老实实在房间里憋了大半个星期,哪儿都没去。”

    唐芸觉得很有成就感,然后很孩子气的说了一句话:“哥,我的礼物呢?”

    唐方哭笑不得,这丫头片子刚才还装腔作势,一副“我翅膀硬了。可以飞了”的叛逆模样,喘口气的功夫就露出狐狸尾巴现了原形。

    “这时候应该到了吧。”

    他这正想着,门口铃声响起,监视器屏幕现出两张表情紧张的人脸,从他们所穿制服上看应该是酒店员工。

    “罗伊,去接一下他们,应该是码头方面运来的行李。”

    “哎。”半大小子答应一声,推门走出,转眼工夫拎着两个大箱子走进客厅。

    恰在这时。阿罗斯、豪森、丘吉尔三人亦听到客厅动静,从二楼走下来。

    豪森惺忪双眼,明显昨晚没睡好,唐林打趣问他是不是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体力消耗太大,这才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丘吉尔告诉他这压根儿没可能,因为艾尔玛已于日前离开。除非豪森大爷“自我耕耘”,否则。他想不文明都不行。

    豪森怒目而视,唐方却是盯着丘吉尔的脸注视大半天,嘴里迸出一句话:“我看未必。”

    这话说的非常隐晦,一般人很难搞明白各种深意,火炮手愣在原地,咂摸好半天。才慢慢体会到舰长大人在险恶用心,于是很愤怒的喊道:“唐方……你这个……”

    他话才说一半,眼前黑影闪动,一个黑黝黝的事物已经砸过来,下意识往前一捞。沉甸甸的好不赘手。

    原来是一把枪,古董级别的老旧左轮枪,奇怪的是它有三根枪管,表面花纹繁复,呈品字形分布,后面的弹巢体积也格外巨大,载弹量比一般的左轮枪要多好多。

    如果是对枪械历史有些研究的人一定会认出它的身份------“三头犬”,200多年前一位枪械设计师精心打造的特色手枪,能够一次射出3枚子弹。

    于实战而言这枪很鸡肋,不过没有人傻到真的把它当成一把枪对待。

    比起杀人工具,它更像是一件值得收藏的工艺品。

    丘吉尔是一名火炮手,向来喜欢枪炮,晨星号上他的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造型独特的枪械,从他剧烈变化的面部表情来看,显然琳琅满目的枪架上没有这把“三头犬”。

    唐方告诉他,这是伯爵大人的藏品。

    火炮手觉得舰长大人实在是太可爱了,且不要说揶揄他,就算撸起袖子给他两巴掌,也会笑呵呵的应一声:“爷,没硌到您的手吧。”

    他有礼物,自然别人也有。

    阿罗斯得到两盒精装雪茄,专供菲尼克斯帝国皇室享用的特级品。

    豪森从大皮箱挑出三五瓶酒,然后笑得合不拢嘴,直到唐方告诉他,里面只有一瓶是给他的。

    这话很伤人。

    给格兰特的礼物是一块表,样子很简单,所谓“大繁至简”,唐方觉得他一定会喜欢。

    白浩与罗伊也不例外,一把寒光湛湛的匕首,还有……一件电动剃须刀。

    白浩摸着那柄匕首很得意,因为这代表着舰长对他的肯定,像匕首那样锋利。

    罗伊拿着剃须刀很茫然,还是电动的,他看着可敬可爱的唐大哥,认真地等待一个解释,这东西跟匕首的意义差距太大,而且,短时间内他用不着。

    唐方花掉一杯茶的功夫想了想,拍拍他的肩膀说:“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所以,希望你以后也是一个诚实稳重的人,就像电动剃须刀那样可靠。”

    唐林压抑着心头的笑意,努力再努力……好吧,他还是笑出声来。

    诚实?稳重?就凭大哥在“阿尔凯西”干的那些事,“诚实”这个词跟他就像牛郎与织女,一年最多碰一回面。

    罗伊觉得唐大哥说的很好,唐林的笑声很刺耳,所以他对舰长的弟弟怒目而视,像一只忠诚可爱的西班牙吉娃娃。

    唐方对女人们的爱好没什么研究,唐林一样,老科里也不是什么把妹高人,至于白岳这种哲学界奇才,他更多的时候会思考女人是一种什么动物,脑回路怎么跟男人不一样,于是只能随意挑了些衣物与饰品。

    对克蕾雅而言,穿戴都是次要的,唐方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对唐芸而言,那些涂上五颜六色的彩漆,拼成各种图案的贝壳很新鲜,仿佛可以闻到大海的味道。

    璎珞与玲珑更加不会嫌弃什么,唐舰长这样的人物能想着她们,特意从“阿尔凯西”为她们带回礼物,这件事本身就是最最珍贵的礼物。

    将别墅内众人礼物分完,唐方又吩咐白浩从包里取出三样东西。

    两瓶纯中式工艺酿造的白酒,一条好看的采贝项链。

    “阿罗斯,你跟丘吉尔带上这2瓶酒去找一下康纳?拉斐尔,就说我已经从‘阿尔凯西’回来,只因为要在酒店等一个人,一时片刻无法走开,不能登门拜谢,请他见谅。”

    康纳?拉斐尔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老人,不惜为他得罪星盟政府,表达一下谢意自然应该。

    “璎珞、玲珑,你们带上这串项链去夏洛特小姐那一趟,向她转达我的谢意。”

    四人答应一声,拿着东西走出别墅。

    因为如今盯着他的人太多,外面形势很不好,因此,除阿罗斯、丘吉尔等人外,另有4名ghost与侦测器一并跟在他们身后暗中保护,以免出现什么危险情况。(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