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天堂与地狱之隔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不用白费力气了,幽门水晶受到‘蠕动场’耦合冲击超载了战舰的绝大多数电子系统,连母巢芯核都陷入沉寂状态,没有半小时二十分钟,根本无法恢复行动力。》,”

    “那我们……”

    疮疤脸平静说道:“我们很倒霉。”

    这句话说出了他的感慨,同样也道出了事实。

    那8艘银梭战舰出现后,没有跟神秘战舰打招呼,做一番自我介绍,而是转动舰首主炮,牢牢锁定失去动力匀速向前的神秘战舰。

    大约5个呼吸后,随着一道青虹闪过,8艘银梭战舰主炮齐开,神秘战舰就像被手术刀肢解的动物标本,眨眼间化为无数块碎片,向着远方越飘越远。

    神秘战舰的残骸与寻常战舰不同,舱壁并非像寻常战舰那样由金属物质构成,外装甲只有薄薄的一层,不足20公分,里面则是致密柔软、韧性十足的生物组织,足有数米宽厚。

    若是唐方在此,自然会想明白它刀枪不入的原因,这赫然是一艘由金属物质与生物组织混合而成的宇宙战舰。

    他或许会惊讶,或许会觉得新奇,但是对于那些银梭战舰而言,却仿佛司空见惯一般。

    主炮缓缓缩回舰内,前面苞开一线的舱壁慢慢闭合,距离神秘战舰残骸最近的一艘银梭战舰腹部飞出数架无人机,以极快的速度追上四下纷飞的战舰碎片,往母巢芯核部分的残骸贴靠过去,随着一道耀眼夺目的闪光,不论是残骸还是无人机,尽皆消失无踪。

    确认神秘战舰的母巢芯核被毁,8艘银梭战舰调转舰首。曲速引擎启动,一阵耀眼的流光划过,骤然远去。

    星空幽暗冰冷,唯一的色彩来自“幕布”上大大小小的尘埃云,沉寂是宇宙永恒的主旋律,就像那些渐渐远去的残骸。虽在动,却分明透着死亡气息。

    …………

    唐方并不知道遥远处发生的一幕,还在“阿丹诺”仓库区的时候他便已经猜到神秘战舰的打算,恐怕是最高安理会那些人的试探之举。

    或许这个组织行事很诡异,科技很先进,但是从最近几次的接触看,他们还不想过早的暴露在世人面前,却不知是在忌惮什么,又或者不够强大。仍在韬光养晦。

    反正不管如何,短时间内难以对自己形成强有力的威胁,他们最多把“唐方”这个名字标记在敌人一栏,待日后优先处置。

    对此,唐方一点都不担心,最高安理会需要休养生息,慢慢恢复以前的实力,他何尝不是?这次“巴比伦”之行已然收集到大批制造“次元锁”的材料。等回到“失落之地”修复阿什托兰多系统,解开新的神族科技。又何惧最高安理会那群家伙?

    当然,现如今首要任务便是回到“空中花园”,因为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既让他头疼,又让他肉疼,却又不得不去做。

    在芙蕾雅的软磨硬泡下。两人一直赖到正午方才起床,若不是马洛?史密斯要为他践行派人来请,小丫头能给他磨叽到月上柳梢。

    因为知道今天要走,唐林趁上午空闲去了一趟“得佩伦”,给唐芸、克蕾雅等人挑了一些具有“阿尔凯西”特色的小礼品。当然,他不是自己要买,是唐方让他买的。

    白岳也跟了出去,回来时打扮的花枝招展,就像一只五颜六色的大公鸡。

    老科里有些奇怪,便问唐林发生了什么事。

    那小子笑哈哈的说马桶少年趁他挑礼物的时候上街逛了一圈,再见面的时候就变成这般形象。

    原来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桑巴节,“得佩伦”街头有很多拉美裔黑人在庆祝自己的节日,白岳看的兴起,跟着参合了一阵,等唐林买完东西找到他时,便成了眼前这副尊荣。

    伯爵大人是一个很有涵养的人,并没有因为对面坐着只五彩斑斓的大公鸡而影响食欲,当然,除非芙蕾雅告诉他马桶少年昨夜又在厕所呆坐一宿,用来思考人生意义。

    老科里是一个好人,曾几次三番劝他回房睡,床总比浴缸舒服,沙发总好过马桶盖。

    白岳说不好,因为舰长大人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人只有在逆境中才会发奋图强,找到努力的方向。”

    他把这句话当成了人生格言,于是坚持认为冰冷的浴缸会为他带来灵感,雪白的马桶是哲学之源。

    唐林说这样挺好,因为有人研究吃,有人探讨喝,“拉”与“撒”这两项与人类息息相关的行为还真没几个思想界人士肯在上面费脑筋。

    唐方吃饭的时候习惯安静,也就在马洛问他回去“空中花园”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的时候随意敷衍几句,大多时候都在照顾芙蕾雅吃饭,因为姑娘长得实在漂亮,但是吃相却谈不上美丽。

    一餐饭吃完已是午后,“巴比伦”洒下慵懒的光芒,叫人提不起精神,昏昏欲睡。

    芙蕾雅有些不高兴,因为离开“阿尔凯西”,唐方就不会再属于她一个人,这方面她很懂事,或者说……女孩们对这种问题都很敏感。

    总督府角落的停机坪上停着两架穿梭机,一大一小,小的造型奢华,精美绝伦,是马洛为唐方准备的交通工具,毕竟他现在可是帝国的荣誉男爵,已经陪得上贵族之名,绝不能弱了帝国名头。

    当然,伯爵大人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唐舰长对此心知肚明,却也不点明,只是笑笑,道声:“伯爵大人客气了。”

    体型较大的穿梭机乃是客运型号,一共装载着220名莫里斯奴,男女各半,他们来自“阿尔凯西”各地,有“崔凡克”的姑娘,也有“阿丹诺”的劳工。唐方在“堕天使”救下的那名毁容女莫里斯奴亦在此列。

    他没有安排人去清点人数,因为确信马洛?史密斯绝不会在这件事上做手脚,也没有派人去检验莫里斯奴的健康状态,因为这不是挑牲口。

    待得老科里、唐林等人钻进穿梭机,冲马洛挥手作别,招呼司机升空。随着推进器喷出一轮青白火焰,气流在地面卷起一阵热风,两架穿梭机一前一后,快速驶向天空。

    按照计划,穿梭机离开“阿尔凯西”后并未第一时间里赶去“空中花园”,而是在“库尔加德”停留片刻,与布鲁默取得联系,安排好货舰,这才再次启航。船队浩浩荡荡驶向“空中花园”。

    …………

    唐方由“阿尔凯西”回“空中花园”这件事并没有对外界保密,于是,大大小小的媒体将码头堵了个水泄不通。

    从出入境检验区内走出,伴着一阵闪光,几人还没适应新的环境便被一群人围上来,乱糟糟的,好像进入嘈杂的夜场,让人胸口一闷。

    “唐先生。可否方便谈两句?”

    “唐先生,我们‘环宇周刊’想约您做一次专访。不知有没有时间?”

    “唐先生,我是‘bnb电视台’的新闻部主管,想邀请您录制一期特别节目,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些问话尙算有礼貌,还有许多小型媒体组织的记者,他们直接将话筒伸到唐方面前。毫不避讳当下时政,大声问道。

    “唐先生,在‘阿尔凯西’的时候到底出了什么事,希望您能解释一下。”

    “唐先生,这事真的像‘菲尼克斯帝国’宣传的那样。是亚当总统指使的吗?”

    “唐先生,不知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听说共和党方面已经派人与晨晨星号副舰长格兰特接洽过,但不知您的意见是?”

    “唐先生,冒昧的问一句,您打算起诉政府索取赔偿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唐方脚步一顿,环顾四方,笑着说道:“当然,我没打算那么轻易放过亚当总统,还有……尊贵的奥尼恩斯议员。”

    这句话说的不温不火,就像大厅天花板中央空调吹出的徐风,但是其中蕴含的深意,却似严冬时节倒灌入屋的凛冽寒风。

    他不会放过星盟现届政府!他要找亚当?奥利佛算账!他不会放过奥尼恩斯!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回答了许多人提出的问题。

    有些人按下快门,镜头的闪光映得唐舰长脸颊一片银白,像是挂着一层雪霜,透着股子杀意,偏巧他的笑容又是那样的淡然,像天上往来招摇的云絮,宁静致远,这一幕有些诡异,令许多人一时失语。

    他身前的扇形区域变得沉默,后面老科里两边响起一连串提问声。

    “科里先生,大家都说你是唐舰长安插进‘漫游者科技联合体’的眼线,请问此事属实么?”

    “科里先生,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什么时候加入‘晨星铸造’的?”

    “……”

    这几个问题问的很无礼,很没有底线,老科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站在“漫游者科技联合体”角度来看,他是一个叛徒,不折不扣的叛徒。

    身为公司派驻在“巴比伦”的分部经理,他为“漫游者科技联合体”奉献了大半生光阴,此时却沦为众人嘴中的变节者,那种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

    他抬头扫过唐舰长的侧脸,那一线微笑在耳根勾勒出些许弧度,看上去有些不自然。

    老科里没有说话,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知进退,懂取舍,方是一位合格下属该有的修养,这或许是唐舰长给他的另一个考验。

    “唐先生,不知那些货舰中装的……”这时,一位言辞闪烁的记者打破场间安静。

    他的穿着打扮就像所有媒体人一样,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只是神色有些不自然,惶恐不安又满怀期待,好像在面临人生最大的抉择。

    天堂与地狱有时候仅有一线之隔,而今这条分界线却是唐方的一句话。

    “哦,你说那几艘货舰啊,伯爵大人是一个非常好客的人,临行前很慷慨的送了我一些土特产。不过是些含铯矿物与含铱矿物罢了。”

    那名记者瘫软在地,脸蛋红的像热油淋过一般,如果他是一个女人,或许会叫人想入非非,觉得唐舰长太牛x,一句话就顶到了她的g点。

    可惜他是一个男人。五短三粗,模样实在让人无法恭维,有人认出他是“哈罗纳”有色金属媒体平台的一名员工,还有几个对他了解更深一些的人知道1个多月前他曾在“巴比伦”期货市场上全仓买入含铱矿物。

    尽管唐方到达“阿尔凯西”的时候便有小道消息传出,但是没亲眼见证事情真相,以讹传讹的谣言是没几个人相信的,这几天“巴比伦”矿产成交价虽然有所波动,但是受星盟与苏鲁、蒙亚两国局势持续恶劣这样的外部因素影响,总体形势相对而言趋于稳定。并未出现下滑迹象。

    然而,时至今日,当唐舰长带着好几艘货舰的矿物从“阿尔凯西”归来,这就等于在平静的水面丢下一块万钧巨石,激起浪涌千重。

    从货舰的载重推算,全部这些矿物加起来,总价值超过千亿星币,这意味着什么?

    站在唐舰长角度。他不用再为矿物价格虚高这件事发愁,而且。瞧瞧人家是怎么说的,伯爵大人送的,分文未取,多大度,多慷慨,不愧为白头翁家族的人。

    慷他人之慨。谁都不会心疼。

    该心疼的是“伊贺实业”、“沃德重工”,还有那几家参与进这件事的矿产商。

    当然,还有那些投机倒把,以为抓到百年不遇的机会可以大赚一笔的散户,可以想见唐舰长这句话一出口。“巴比伦”的期货交易市场会产生怎样的巨变,将有多少小矿产商、期货客血本无归。

    指望政府发动宏观调控手段救市?这是一个笑话吧,亚当总统现在自身都难保,哪里有闲心考虑什么金融政策?

    一些上了年纪的媒体人望着人群中不起眼又特立独行的唐舰长,感觉后脊梁骨一阵发毛。

    奥尼恩斯与现届政府搞出这么多事,经济封杀、被边缘化、政策敲打、武力绑架,瞧他们干的这些事,可结果呢?唐舰长搁“阿尔凯西”转一圈再回来,不但攀附上菲尼克斯帝国,成为一名荣誉男爵,还把星盟政坛搅得一片风雨,连总统先生都被他拉下水,成为人人喊打的落汤鸡,如今刚一露面,两三句话的功夫便为“巴比伦”的矿产领域带来一阵寒潮。

    这小子不高,不俊,也没有什么威风,更不见一丝半点叫人难忘的特质,若他不叫唐方,头顶没有那么多光环,只怕丢在人群中再找不出来。

    但就是这么一个朴素无华的小不点,扇扇翅膀,便在星盟社会掀起一场绝世海啸。

    他是晨星号舰长,也是“晨星铸造”的boss,他是“雅加达布尔”的英雄,也是总统先生的大敌,他是身价亿万的富豪,也是菲尼克斯帝国的荣誉贵族,他是康纳?拉斐尔欣赏的年轻人,更是夏洛特小姐的救命恩人。

    对一些年轻人来说,唐舰长一路走来所经历的事情更像是传说、奇迹,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他更像一条不显山不露水的过江猛龙,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时,那些挡在他面前的阻力已被撞得支离破碎。

    很多人的脸色实在谈不上好看,自然也包括“伊贺实业”、“沃德重工”等军工企业在“巴比伦”的分公司负责人,还有一些矿产公司老板。

    因为自从唐舰长说完那句话后,电子交易板上含铯矿物与含铱矿物的价格就像悬崖顶飞流直下的水瀑,直线回落。

    受其影响,连钛、铂、钯、零素,乃至最普通的铁、铝、铜等矿物价格亦出现剧烈波动。

    金融方面,国际期货与相关股票领域一片哀嚎,大批矿产企业股票跌停,“空中花园”最大的电子交易中心内到处都是哭丧的脸,甚至有人跌足嚎啕,大骂唐舰长无德,坑苦了他们这些人。

    唐方很委屈,其实……他心里很高兴。

    把幸灾乐祸闷在心坛子里让它孤独的发酵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他又必须如此,因为面对媒体镜头,他总要试着谦虚点,尽管这真的很难。

    就像在回答某位打翻泡菜坛子的女记者的问题时,他很委屈很委屈的说道:“这真的不怨我。”

    可任谁都看得出,他嘴上说着“委屈”,眼神却分明告诉女记者,“傻x,活该!”

    他……真的很欠抽!

    或许是因为记者们抛出的问题越来越尖锐,也可能是星盟方面不想唐方说太多,以免再为政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拥挤的人群被一群身穿制服的保安分开,唐方几人在一名保安队长的带领下快步离开大厅。

    闪光灯依旧不时亮起,角落里的广告机器人传出带着金属磁性的声音,挂在高处的电子牌上闪过一道道航班时刻表,驾驶室的长椅上三三两两坐着一些旅客,他们好奇的望着唐方,唐方也望着他们。(未完待续。。)

    ps:  感谢灾厄之神的打赏,还奇怪昨天月票不少呢,原来这月有双倍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