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是冤枉的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有句话说的好,“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星盟大小势力结成攻守同盟,对“晨星铸造”排挤打压的恶劣局势下,他只有破釜沉舟与星盟政府死磕到底,破而后立这一条路可走。

    伯爵大人自然乐于看到有人给议会那些人添堵,何况又是唐方这样的聪明人,接下来的游戏一定很好玩,接下来的故事一定很精彩。

    这样的大电影,怎么可以错过?那将遗憾终生!

    “唐方,我很看好你,说说你的条件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一定尽量满足你。还有,你是一个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在星盟的生活,可以来找我……圣皇陛下向来是一个惜才爱才的人。”

    看得出,伯爵大人很高兴,右手五指轻轻敲打着膝盖,规律而节奏,像一首古曲小调------《点绛唇》。

    唐方拆下吊带,在“受伤”的手臂缠了一圈又一圈,淡然说道:“多谢伯爵大人的美意,若我落魄,必来叨扰。”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在胳膊上,显得很没诚意,马洛?史密斯却一点都不在意,因为这是句客套话,像他这么聪明的人物向来清高,又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落魄的一面,如果他真的打算投靠菲尼克斯帝国,报效圣皇陛下,必然会带着足够价值的投名状。

    “那就这么说定了,期待咱们有朝一日可以同朝为官。”

    唐方依旧是淡淡一笑,轻声道出自己的条件:“波伊尔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但那份协议却不能成为一张废纸,那些矿物是我的。”

    马洛摆摆手,随意说道:“小意思。”

    那些矿产资源本就不是帝国财产,一旦丑闻曝光。星盟方面肯定没脸来讨,慷他人之慨,伯爵大人自然不会心疼。

    唐方没急着道谢。而是低着头,道:“伯爵大人。你知道的,我手头很紧……‘晨星铸造’现在仍是一个空壳……”

    马洛两条眉毛像剑一般挑起,然后又落下,抽着嘴角说道:“不要钱,白送!”

    唐方抬起头,笑脸如同窗外的“巴比伦”,热的晃眼:“那真是太感谢了。”

    总督大人感觉眼睛刺得生疼,叹口气。说道:“还有吗?”

    他觉得唐舰长不会只有这么点器量,上面那笔买卖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所谓的直接证据应该更加值钱才对。

    果然,这小子掰着1o个手指头算了又算,说道:“我还要1ooo吨零素。”

    &nb吨零素何等价值?按照当今市场价,15w星币1kg,足足15oo亿!

    马洛望着他的脸,说道:“要这么多零素,你想干什么?”

    可还没等唐方回话,伯爵大人突然说道:“好。我答应你。”

    他觉得上面的问题很傻,“晨星铸造”可是一个军工企业,要零素能干什么?15oo亿是一笔巨款。但1ooo吨零素的实际价值却没有这么多,如今“巴比伦”的矿物价格虚高,若是放在往常,最多5oo亿便可以拿下。

    “伯爵大人真是一个爽快人。”

    尽管有些虚情假意,不过唐方还是恭维说道,因为这并不是全部要求,他还有另外的图谋。

    “我需要一些莫里斯奴,最少2oo人。”

    他的语速很快,快到这句话说完。惊容方才在总督大人脸上徐徐绽放。

    要矿物可以,要零素也可以。但……莫里斯奴,这样的要求委实有些过分。因为这是在公然违反帝国法律。

    这么多年来,菲尼克斯帝国在国际社会,于人权问题上饱受诟病,星盟、查尔斯联邦等国家每年都会指责帝国在对待莫里斯奴上毫无人性可言,因此,莫里斯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更是菲尼克斯帝国的软肋。

    如果只是一人两人,伯爵大人或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行事,可这小子怎么做的?一张嘴就是2oo人,简直狮子大开口啊。

    “你要这么多人做什么?”

    马洛?史密斯很警惕,也很理智,并没有因为唐方要跟星盟撕破脸,便觉着双方已经是朋友,是盟友,是一个战壕的兄弟,这不过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唐方没有犹豫,平静说道:“我没钱,没地盘,更加没有人手,莫里斯奴很听话,只要约束好,将是一大臂助……你知道的,我不相信星盟的人,或者说不相信天巢星区所有人……想要我命的人不少,觊觎我手上东西的人更多。”

    马洛的目光仿佛两柄寒光湛湛的长剑,那么锐利,那么冰冷,好像能杀人一般。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重视眼前这个年轻人,上面那句话说的很不客气,但很实在,唐舰长只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没有一点隐瞒,更没有表现出讨好,这很难得,更聪明。

    因为这一席话说动了他,于是,尊贵的伯爵大人慢慢闭合双眼,然后快速张开:“好,我答应你,但前提是你不能拿这2oo人做政治文章。”

    唐方没有道谢,叹口气,以一种无奈又悲凉的语调说道:“我是一名商人,仅此而已……除去自己,我无力改变任何东西,这些年来,星盟与查尔斯联邦在莫里斯奴身上做过那么多文章,但结果如何?有什么改变吗?没有……没有任何改变,我树敌已然够多,不想再跟总督大人你做敌人,那样对我有百害而无一利。”

    这番话包含着他的个人感情与利益抉择,既真实,又令人动容。

    直到这时,马洛?史密斯才长松一口气,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台精于算计的仪器。

    “我想看看你所掌握的直接证据。”

    唐方扫了一眼左手边单人沙发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老科里,从怀里摸出一台微型pda,放在茶几上3人都能看到的地方。滑动触控板,按下播放键。

    屏幕一闪,一段影像资料出现在3人眼前。

    看着画面。听着主角们的对话,伯爵大人唇畔的笑越来越浓。好像大厨浇在菜肴上的高汤,色艳味美,沁人心脾。

    而老科里的神情却是无比动容,脸色白的就像一张纸,因为他正是那段影像的主角之一。

    他、贺拉斯、本尼迪克特、艾格尼丝预谋绑架唐方的谈话居然全被录下来!

    怎么可能,唐方是怎么做到的?老科里干涩的嘴唇蠕动几下,忽然想起在“阿丹诺”库房中出现的那些隐身特工,他恍然大悟。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精彩,错愕、不解、茫然、失落、震惊……凡此种种,就像一盆好看的盆菜,各种各样的味道堆在一起,融在一起。

    他一直认为自己在“威尼斯”酒店演得那场戏很成功,完美的无可挑剔,可现在看来,那不过是一台蹩脚的独角戏。

    “这小子简直不是人!”

    马洛?史密斯并未注意到老科里的表情,不然,肯定会更加奇怪。因为在他的认知当中,该段影像资料肯定是那可耻的变节者献给新主子的投名状。

    只可惜他现在的注意力大部分放在影像资料身上,全然忽视了对面坐着那人脸上的古怪表情。当然,就算注意到了,也未必有心思去猜测个中隐情,因为他剩余的注意力都放在另一件事上。

    “原来他们不是要杀你,而是绑架你!”

    他回忆起刚才唐方说的那句话------“想要我命的人不少,觊觎我手上东西的人更多。”

    马洛看向唐方:“生体战舰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目光中多了点什么,那是渴望。

    唐方说道:“我是冤枉的。”

    马洛不信:“一朵花要吸引游人注意,它必须比周围其他花朵更加妖娆,更加艳丽。”

    这是一个比喻。不隐晦,很鲜明。唐舰长不会不懂。

    唐方当然懂,更注意到伯爵大人眼中一瞬间闪过的贪婪。他举起手,有些粗俗地掏掏耳洞,然后把耳垢吹的到处都是。

    “这是我半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说道:“我与‘启明星药业’,你更倾向于谁拥有生体战舰?”

    马洛?史密斯沉吟不语。

    唐方继续说道:“你不是好奇那艘神秘战舰的来历吗?我想……你更好奇库房那具尸体的来历吧。”

    马洛的眼睛变得格外明亮,好像夜色里藏在角落里的猫。

    “你是说……有人要嫁祸给你……那艘战舰……来自‘启明星’?”

    “因为他们知道我会活下来,而那具尸体,便是我杀死贺拉斯等人的罪证。”

    “他们这么肯定你会活下来?”

    唐方紧紧盯视着马洛:“就算是伯爵大人你的总督府,我若想走,恐怕也没人拦得住,不相信的话无妨一试,当然,它有赌注,便是这场交易。”

    马洛的十指慢慢放平,在膝盖上来回摩擦几下,面部表情由僵而软,最后挤出一丝略显不自然的笑:“时间已经不早了,去吃饭怎么样?”

    既然唐舰长可以在“索玛尔”拍卖会上拿出两件完整伊普西龙遗迹,若说还有别的什么宝贝,却也在情理之中。马洛?史密斯不敢冒险,哪怕对方在唱空城计。

    “好啊,总督府的大厨,想必手艺不错。”

    老科里一直坐着没动,直到唐方拍拍他肩膀,方才如梦初醒,噌的一下站起来。

    被马洛阻断的阳光洒在茶几上,照着那些零碎的耳垢,有些不整洁。

    科里?克里斯蒂安觉得它们就像唐方的话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全tm扯犊子的谎话,但……却又让人不得不相信。

    他觉得唐舰长这样的人不经商那绝对是浪费人才,太能蒙人了!

    …………

    在马洛?史密斯的刻意掩盖下,上午那件事并未扩散开来,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被下了封口令,因此,没人知道贺拉斯、本尼迪克特业已死亡的消息。

    下午13时许。“雅戈达”空间站外事管理处收到一条“阿尔凯西”发来的密文电讯,发信人显示为本尼迪克特,至于内容。大体是事情临时出了一点状况,原定计划推迟到晚上进行。请星盟政府方面做好准备。

    所谓的准备,无外乎两件事,看好“晨星号”,看紧“威尼斯”酒店中那些人。

    凯南?鲁伯特是一个中年人,气质沉静,举止儒雅,早在“晨星号”刚刚抵达“巴比伦”的时候便仔细留意过唐方几人的行程,因为他不仅与奥尼恩斯关系匪浅。更跟“洛基亚”原特首克莱门特有着过命的交情。

    唐方在“洛基亚”搞得克莱门特身败名裂,这件事让他很愤怒,因为凯南?鲁伯特比谁都清楚,克莱门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爱国者,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

    他是一个重情谊的人,自然不会坐视好友被人陷害而不闻不问,在致电“雅加达布尔”军方的过程中,发现牛顿?贝尔等人言辞闪烁,拒不配合。而总统府某些大人物更是措辞严厉地要他停止背后的小动作,不然,会对整个星盟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凯南跟克莱门特是志同道合的友人。同样也是一个爱国者,既然调查这件事会让星盟蒙羞,他也只能放弃为好友平反的想法,把克莱门特当做一名值得尊敬的悲情英雄。

    面对大义,他可以放弃调查,却不代表会放过唐方。

    就像这一次,“漫游者科技联合体”在议会的指使下实施绑架行动,“伊贺实业”、“沃德重工”等企业都参与进这场游戏,政府方面自然也要尽一些“绵薄之力”。

    而“巴比伦”方面负责调度、执行的官员。便是凯南?鲁伯特,那是他毛遂自荐。从奥尼恩斯议员手中讨来的差事。

    对寻常官员而言,这或许是一桩避之不及的苦差。因为有克莱门特的前车之鉴,谁也不知道唐舰长最后会不会狗急跳墙,临死也拉几个垫背的,但是对凯南?鲁伯特而言,却是一桩期盼已久的美差,他比谁都希望唐舰长能够死在“阿尔凯西”。

    贺拉斯只是想取唐方一条腿,他却想要唐方一条命。

    当然,有的人活着远比死亡更痛苦,凯南?鲁伯特中午吃饭的时候方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当“贺拉斯”传来密文,言说计划推迟到晚上的时候,斯文儒雅的外事长官告诉“他”:“放手去做,出了事情我给你担着。”

    “意外”,向来都是一个好托词,不管对民众,还是对议会的某些人。

    “贺拉斯”第二次回信正是“雅戈达”傍晚,“巴比伦”的光芒在舷窗上摊开,仿佛一张煎到9成熟的薄饼,色泽金黄,品质酥脆,飘着纯粹的麦香。

    信的内容只有短短两个字,“明白!”

    凯南关闭办公桌上的通讯终端,从房间角落大红色实木衣帽架取下风衣,摘下帽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房间。

    机库里的穿梭机已经待命多时,上面除去2名驾驶员,后舱还坐在24名海隼特种兵,他们都是“巴比伦”海军的精锐,一般用作夺船战的主要突击力量,个人实力非常强。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不是船,而是人------女人和小孩儿。

    在穿梭机飞往“空中花园”的过程中,凯南?鲁伯特一直在思考一件事,如果“威尼斯”酒店那些人得知唐舰长出事,他们会怎么做?会反抗吗?还是老老实实当一阵子囚徒?

    如果他们选择反抗,该怎么应对?

    或许,全杀了会比较好吧,东方不是有句古话?野火烧不尽,吹风吹又生,他可不想为自己留下什么隐患,而且……这也是奥尼恩斯的意思。

    虽然议员阁下说的很隐晦,但他懂。官场------向来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

    “巴比伦”区长彼尔德?珀西想必已经在空中花园的星光大厦就坐,苏鲁帝国与蒙亚帝国的大使也应该在赴会途中,主流媒体的目光都聚焦在这场会议上。

    因为两国的撤侨行为愈演愈烈,这为“巴比伦”的经济带来不小的冲击。

    无独有偶,星盟首都行星“海森堡”上,政府总统亚当?奥利佛在发表演讲,游说那些反战议员、公民,及各种组织,大肆渲染国家仇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铺路。

    所有国民,各大势力的目光都聚焦在有可能上演的国际大战上,谁还会关心唐方和他的“晨星铸造”?

    凯南?鲁伯特得意的同时还有几分遗憾,如果能亲手送那小子上路该多好,这样……也算为老友报仇雪恨。

    他抚摸着胸前一枚‘星辉’徽章,想起克莱门特也有这样一枚,然后从风衣口袋拿出一副黑皮手套带在手上,屈伸一下右手五指,目光穿过指缝落在远方。

    “巴比伦”的光辉在穿梭机前窗折射出一轮七彩色弧光,“空中花园”已然不远。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