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亡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嘭!”便在这时,一声枪响打乱他的思绪,那名将白岳当成沙袋练拳的男性莫里斯奴倒飞而出,撞在平台边沿囚室的晶壁上洒下一大片往下淅沥而流的血浆。△¢頂點小說,

    他的头被轰的粉碎,好像拍在地上的生鸡蛋,青黄一片。

    被这声枪响惊醒,唐方下意识想要起身,不过转念一想这样做不行,随即向唐林传去一个指示。

    男性莫里斯奴的突然死亡吓了白岳一跳,正打算做点什么的时候,身边人影一闪,唐林竟然退到与他齐平的位置,然后向唐方伸出手,从地上拉起。

    在白岳看不到的地方,一名狙击手皱皱眉头,手指的力度渐渐放松。

    他的表情就像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看,因为“绿锷”的瞄准镜里,上面要他保护的两名贵宾好巧不巧挡在目标前方,让他无从下手。

    狙击手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放弃狙杀那个莫里斯奴,看样子他不会威胁2名贵宾的生命安全,倒不如交给警备部门的人去处理。

    此时平台上祸乱的莫里斯奴已经没有多少,水晶通道入口出现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卫,潮水一般涌入平台,以手中枪械点击发狂莫里斯奴的腿部,瘫痪掉他们的行动能力。

    为免冲入平台的警卫误伤白岳,唐林拽着他走进囚室。

    唐方仍旧坐回床尾,唐林依然站在一旁,而白岳也非常非常懂事的蹲回他的马桶盖。

    画面再回从前,唯一的变化是三人身上沾染的血迹。

    “为什么要帮我挡那一拳?”唐方一面用匕首将床单划开,在小腿伤患部位缠上一圈,系紧,一面随口问道。

    白岳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好像这是一个很难的题目。最后指着唐林说道:“他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唐林险些把肺都气炸,这货从第一次见面起就这么骂人,事情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竟然还忘不了捎带脚恶心他一回。

    谁想白岳非常认真地点点头,有些自嘲地嗤笑一句:“我的确不是人。”

    唐方呲着牙故意挤压一下快速愈合的伤口,让血渗出一些,头也不抬地说道:“我问你为什么帮我挡那一拳。关唐林是不是人什么事?”

    “因为我想死啊,还有他一直跟着你。”

    这个回答歧义百出,前面半句唐方明白,那是人家崇高而伟大的人生理想,可后半句却委实有些驴唇不对马嘴了,于是抬头望望毫无风度蹲在马桶盖上浑身赤.裸的白岳,说道:“唐林是我弟弟。”

    白岳想了想,说道:“那我也是你弟弟。”

    俩人全懵了,心说。果然世界已经无法阻挡这只重度脑残+中二的莫里斯神棍了么,这种奇葩的思维方式也只有他才具备。

    注意到波伊尔带着曼基正从水晶通道过来,唐方懒得跟他废话,从床尾遛下,装模作样一瘸一拐地朝平台走去。

    哪知道看他们二人离开房间,白岳也从马桶盖上跳下来,跟在唐林屁股后面往外走。

    唐方问:“你跟着我算怎么回事?”

    他说:“我是你弟弟……”

    唐方又说:“我没有成天钻研自我牺牲精神的弟弟。”

    他说:“从今天起你有了。”

    舰长大人走的更瘸了,这次不是装的。

    走出囚室没两步。一脸惊慌失措的波伊尔便快步赶了过来,打量得二人性命无碍。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又看到他们俩身上的伤,顿时一脸难过的道:“唐老弟,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怎么样,身体无碍吧。”

    唐方笑着摇摇头:“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事。”

    “唉!你说这群该杀的警卫,我让他们照顾好你,可哪知道……”摇头叹息一声,他赶紧朝平台另一面几名医务人员说道:“你们过来,这里有客人……”

    “用不着。”唐方拍拍他的肩膀。做一脸硬汉状:“这点小伤,三五天功夫就好了,没必要去劳烦他们,这里已经够乱的了,去上面再说吧。”

    波伊尔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仅没有继续呼喊医生,反而用手制止住那几名闻声赶来的医务工作者,转而对唐方、唐林二人爽朗笑道:“想当初老科里跟我介绍你的身份时,用了‘文武双全’这样的词,我还当他有些夸张,此时看来,唐老弟果真非凡人。”

    “文武双全?”唐方半真半假说道:“不过是时事所迫罢了。”

    波伊尔听不懂他古怪的语法,勉强能寻思个大概,自然不会深究里面的意思,冲身后曼基吩咐一声,年轻的印度裔青年拿着一套崭新的西装走过来。

    唐方注意到曼基的嘴角带伤,左鬓也有一块淤痕,不禁心中腹诽,波伊尔这出戏演的很逼真,然后他又想到自己,发现大家半斤八两,脸上不知不觉浮现出一丝笑意。

    波伊尔没有注意到他脸上有些古怪的笑容,往后望了一眼,看到唐林身上沾染的血迹后皱皱眉,说道:“早知道就多带一套下来了,这样吧,去上面……”

    话才说一半突然顿住,“金顶大仙”脸上的“慈悲为怀”变得有些异样,指着跟屁虫一样吊在唐林背后的白岳说道:“他是怎么一回事?”

    唐方耸耸肩:“他愿意跟着就让他跟着吧,这小子挺有趣的,而且……他好像救过我的命。”

    刚才发生过什么,波伊尔全部看在眼里,而唐方这句话的深意,他更加清楚。

    收一个女莫里斯奴还不算完,竟还要救这种杀过人的家伙,他到底要干什么!

    波伊尔其实很愤怒,因为唐方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他知道弄这两个人出去需要动用多少关系么……况且还是“巴比伦”局势有些微妙的现在。

    波伊尔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这次试探行为纯属在给自己找麻烦,不过转念一想。倒也算利弊参半,最起码知道了唐林的实力,且二人身上全部挂彩,这为接下来的绑架计划又上了一道安全锁。

    而且,两名莫里斯奴能不能救出去,需要多久才能走完流程。还不是他说了算,一旦唐方失去自由,落入那些人手里,又哪来精力顾及莫里斯奴的死活?

    所以,波伊尔心头的愤怒渐渐散去,笑容扫除阴霾,拨开重雾,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不知道,唐林没出全力。更不是唐方仅有的护卫。

    他不知道,度假酒店里看起来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儿其实是一个杀神。

    他不知道,不管是唐林,还是芙蕾雅,都不是唐方的主要战力,相反,很多时候舰长大人才是那面带着荆棘光环的盾。

    还有一件事他不知道,这小子跟他一样。很能演戏,或者说很擅长坑人。

    “走吧。去上面谈。”波伊尔斥退几名赶过来要拿白岳的警卫员,带着几人由水晶通道离开中央平台。

    空中飘荡的血腥味更浓了,时而有呜咽传来,分不清是客人的哭泣还是奴隶们的惨叫。

    唐方回头看了一眼远方幸免于难的囚室,很多莫里斯奴走到墙壁边缘,隔着玻璃望着平台发呆。

    …………

    搭乘电梯来到地上。唐方发现那座拜占庭式皇宫的后院站着数十名警卫,不远处的走道内有惊魂未定的客人围着毯子坐在长椅上与医务人员交流着什么。

    石台上,花瓣上,路上,血未干。还在流。

    唐方皱皱眉,放慢脚步。

    波伊尔知道他的意思,于是不等他发问,低声说道:“‘堕天使’内部出了点状况,有人不满伊万的经营方略,暗中动了点不该动的手脚,不光是下面的囚牢,连上面的一些地方也出现了暴力行为。”

    “为什么没看到警察?”

    波伊尔的声音更低了:“因为那些闹事的莫里斯奴被喂了药,还好客人们无碍,只几人受到些轻伤,既然钱财能够解决的事情,何必闹到人尽皆知,这里是‘阿尔凯西’……”

    风乍起,幔长飞,吹散了凝滞的腥气,吹开房间角落里的白布。

    唐方看到一张苍白如雪的脸,有些熟悉,大体还有一丝亲切。

    记忆中的她应该倚在铺满玫瑰花瓣的水池里等他归来,然后献出自己的第一次,可此时此刻,她却只能躺在灯火阑珊的角落里,等待工作人员把她抬下去。

    他停住脚步,攥紧十指,然后又慢慢松开。

    波伊尔同样看到那张有些熟悉的脸,他叹息一声,说道:“如果你还有心情的话,我们可以另换一家。”

    “不必了,回酒店。”唐方紧了紧略微有些肥大的西装,面无表情的向前门走去,他的脚步依旧有些瘸。

    波伊尔没有把这段小插曲当成一回事,他并不知道,唐方攥紧十指,然后再松开的几个呼吸内,已经将他的名字加进了死亡名单。

    “堕天使”出现的这场意外实在是太逼真了,逼真到换一个人,或者提前不知道他们心怀恶意,恐怕真的会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摊上这种倒霉事。

    在波伊尔这类人眼中,莫里斯奴仅仅是一件工具,或者手里成叠的钞票,只要付出小于回报,死掉几个又何妨?他们的后辈会源源不断的从试管中出来,继承前人的命运,为帝国为贵族为高官奉献光与热、生命,乃至灵魂。

    可惜这种在特殊社会环境、国家制度作用下而形成的价值观却难以被唐方接受,他这一次并没有幼稚的去责怪菲尼克斯帝国的社会环境,也没有让圣皇陛下尝尝他脚底板味道的打算。

    他愤怒的原因是波伊尔不应该把他搅进这种用鲜血与尸骨搅浑的池水中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感觉实在是很不好受,就好像夏季的连阴天,让人憋闷,让人烦躁,恨不能大肆破坏一番宣泄掉心中的情绪。

    他当然不会这么鲁莽。因为会破坏这场越来越不好玩的游戏,于是他将波伊尔的名字写入心里那张死亡名单,做为破坏他好心情的代价。

    死尸与白骨,其实看多了也就那样,但……很多时候心里还是会感到沉甸甸的。

    于是唐方决定尽快回去酒店找芙蕾雅,只有多看看那个单纯又听话的小丫头。他才会觉得世界是如此多彩,生活是这般美好。

    白岳也跟着他们上了车,原本话很多的他,自打见到波伊尔后便一直保持沉默,好像一具木偶,唐林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

    波伊尔其实很讨厌把一名莫里斯奴带在身边,那样很没面子,只是碍于唐方的面子,不得不给他置办了一身衣物。还忍着不快让他坐上爱车,飞速驶回“崔凡克”。

    夜凉如水,云锁长天,没有星光也不见月华。

    时近子时,篝火已熄,歌声不再,丘陵面海的一方显得有些安静,海潮悠远而苍凉的声音淹没了虫鸣。蜿蜒远去的青石板路上零星亮着几盏灯,散发出蒙蒙光晕。

    唐方三人回来的时候。院子里的灯亮着,一楼客厅里的灯同样亮着,沙滩椅上躺着一个人,侧着身体,微微蜷缩起腿脚,一小半头发垂在边沿。随同海风轻轻飘荡。

    沙滩桌上摆着3个空杯,最里面一杯盛着喝剩的果汁,前面一些是可乐,再前面换成了咖啡。

    是芙蕾雅,她睡熟了……

    唐方走过去。轻叹一口气,从沙滩椅上将她抱起来,迈步走向客厅。

    “她……她也不是人!”便在这时,原本一路沉默的白岳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唐方怀里的芙蕾雅猛地打了一个哆嗦,悠悠醒转,睁开迷蒙的双眼往上瞄了一眼,打量到来人是唐方,瞳孔里闪过一道惊喜的光芒。

    然而,这道光并未持续太久便被沮丧所代替。

    “唐方,我……我数丢了,睡着了……”

    唐方抬头望望乌云盖顶的苍茫夜空,一脸愕然道:“你看的见?”

    芙蕾雅点点头:“嗯,我数了好多遍,只是每次都数不完,还有那讨厌的贺拉斯,他打断我好几次。”

    唐方一阵无语,后面唐林强忍着,强忍着……然后他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心想:数星星……亏她还当了真,原来当初吃饭的时候俩人做的约定是说这个,大哥也忒坏了,坑星盟,坑“启明星”,坑波伊尔也就算了,连小丫头也坑。

    “哈哈,我有妹妹了。”白岳的思维还是那么飘,像飞絮,像蒲公英的种子,没人知道它最终会落到什么地方。

    唐林恼了,拔出军靴上的匕首,色厉内荏说道:“你闭嘴,再乱认亲戚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

    白岳想了想,认真说道:“这种死法也不错。”

    唐林愣在原地,仔细想了想,觉得跟这种带着脑残+中二属性的神棍较真,自己真是个傻x,于是收起匕首,重新插进军靴夹层。

    当他转过身的时候,芙蕾雅已经挣脱唐方怀抱,一脸委屈说道:“我不去睡觉,我要继续数,因为完不成任务就没有奖励。”

    唐方望望阴云笼罩的夜空,再看看时刻表的读数,好像哄小孩子一样揉揉她的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芙蕾雅看着他的眼睛,眸子里的光芒越来越盛:“你的意思是说……我过关了?”

    唐方点点头,含笑走进客厅,暗道果然负能量还是需要正能量来抵消。

    小丫头欢呼一声,飞快窜进房间,冲入她自己的房间,大约几个呼吸的功夫抱着睡衣、枕头、泰迪熊玩偶好像一只花田翻飞的蝴蝶那样撞开唐方卧室的门,一头扎了进去。

    唐林看傻了,一脸茫然地望着沙发上捏着杯凉茶浅啜轻饮的唐方,疑惑道:“哥,你到底跟她做了什么约定?”

    “跟你有关系吗?”唐方横了他一眼,将杯子里的茶一口喝干,转身走向浴室。

    “跟我没关系。”唐林摇摇头,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一面走,还一面嘟囔道:“还特地去洗澡……”

    白岳一脸茫然,不知道二人这番对话究竟有何深意,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跟着唐林,直到他吃了个闭门羹,脑袋撞在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让我进去。”他说道。

    半天不闻回音,于是他继续说道:“让我进去。”

    这一次很快有了反应,唐林拉开房门,寒着脸道:“你tm跟着我干什么?要搞基去找别人,我没那方面的嗜好。”

    白岳呵呵笑道:“我就是想知道我睡哪?”

    “楼上,沙发,厕所……你爱睡哪儿睡哪儿,只要别打扰我。”唐林感觉自己快被他逼疯了,“嘭”的一声摔上门,合身扑倒在舒适的床上,细想一遍刚刚发生的事,忍不住使劲皱皱眉头。

    因为他想到一个情况,从进院到进屋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某些电影片段,当然,主角不是唐方与芙蕾雅,而是他跟白岳。

    傲娇女与马路上捡回来的大长腿美男子的故事?

    唐林一阵恶寒,感觉回酒店途中酝酿出的睡意顷刻全消。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