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六十章 突然的叛乱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原来他还真是一名混血儿,人类与莫里斯奴的后代。¥℉頂點小說,

    白岳的母亲是一名莫里斯奴,但父亲却是一名普通人,或许,也不那么普通,因为他是一个海盗,还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中型海贼团的小头目。

    在“阿尔凯西”有一项规定,或者说特殊服务,客人们只要支付定额钱款,便可以从商家手里买下自己中意的女性莫里斯奴的使用权,类似于包养。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根据帝国法律规定,女性莫里斯奴必须一直呆在“阿尔凯西”,不能任由客人将她们带到的别的国家,也即是说,客人们只有使用权,并不具备所有权,她们属于国家财产。

    当年,白岳的父亲在“阿尔凯西”一家会所看上了一名女莫里斯奴,于是找到相关部门,付出足够的钱财后,将她安置在“多尔玛”市郊区一座公寓。

    按照一般情况,客人们包养女莫里斯奴都是有一定期限的,毕竟女人之于男人,总有看够玩腻的一天,再漂亮的女人,朝夕相处一段时日也会产生审美疲劳,这源于动物的天性。

    当然,人比动物要高明一些,因为人有感情,而白岳父亲舍得拿出所有积蓄包养她母亲的原因便是因为她长得很像少年时期的初恋对象。

    人们对初恋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结,绝大多数情况下会贯穿人的一生。

    他很喜欢她,以致在“阿尔凯西”滞留了许久,几乎沉浸在春暖花开,日晴月明的生活里,有些时候,他甚至将她真的当成了妻子对待。

    但……就像所有神话传说中人.妖恋那样。现实总是不乏狗血剧情。

    因为政治需要,同样也是经济需要,在菲尼克斯帝国的律法中有这样的一项规定,严禁任何人,任何商业组织将帝国境内的莫里斯奴贩售给外籍客商,出多少钱都不行!而且。女莫里斯奴生下的孩子,不管他的父亲是谁,同样不能带出“阿尔凯西”,他们生是帝国的财产,就算死了,也是帝国的垃圾。

    其实,像白岳父亲与母亲这样的情况,“阿尔凯西”境内还是有一些的,然而在这样的法规。或者说枷锁束缚下,没有几个人会选择生育,因为做为一个父亲,没有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遭受这种非人的待遇,成为帝国赚钱、打仗的工具,贵族与他人的玩物。

    世事无常,总有例外,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白岳这样的怪胎了。

    一夜疯狂之后。白岳的父亲接到海贼团团长的讯息,匆匆离开“阿尔凯西”。走之前他说会尽快回来,但……他一直都没有回来。

    之后两个月,白岳的母亲突然发现她怀孕了。

    母爱从来与伟大相伴,与光辉同行。

    她罕见的没有去求助“思想指导员”,也没有学她的前辈那样去医院拿掉孩子。

    她用白岳父亲走时留下的钱买了许多许多食物,然后躲在公寓不出。直到孩子降生。

    莫里斯奴的身体素质很高,几乎没用任何人帮助,只靠她一个人便将白岳抚养长大。

    或许是因为白岳的父亲曾经给她讲过很多星盟的故事,又或许是一个母亲的经历让她的思想变得成熟了一些,不再笃信什么“奉献”。不再崇奉什么“牺牲”。

    她没有将白岳交给政府“培养”,而是把他藏在公寓里,还给他取了一个名字。

    她的智力不高,文字水平同样有限,所以,她最终把他父亲的名字“白海岳”省略掉中间一个字,叫他“白岳”。

    因为她觉得,与孩子他爸相关的一切都是最最美好的!

    圣皇陛下曾经说过,莫里斯奴是不懂爱的……

    唐方望着白岳沉吟不语,他在考虑是不是带这个重度中二+脑残的家伙离开这个鬼地方,帝国法律什么的其实就是拿来对付平民,服务贵族与富人的,只是这里毕竟是“堕天使”,而白岳杀过人,波伊尔未必能够搞定“阿尔凯西”政府……或者说,他未必能够活过今天,如果他选择今晚动手的话。

    “哥!”唐林拉了拉他的衣袖,白岳也似发现什么一般,扭头望向外面。

    脚下有轻微的震动传来,外面响起警卫的大声呵斥。

    唐方没有立刻转身,他眯起双眼,望着前方,因为白岳手腕上的锁扣开了,粗重的铁链“哗”的一声掉在地上。

    白岳看着他,他看着白岳,两人眼神相交。

    “你不逃?”白岳问。

    “我为什么要逃?”

    “我如果再杀一个人,他们肯定会将我当场击毙,那样我就成功了。”可怜孩子依旧在纠结“自我牺牲”这件蹩脚而又高尚的事情。

    “想要我命的人很多,但我依旧活着,现在活着,未来也一样。”

    外面喊杀震天,甚至还有警卫的鸣枪示警,但是他纹丝不动,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的情绪,反而以一种很平和很舒缓的语气讲述一个事实。

    趁着白岳发呆之际,他也问了一句话:“你不逃?”

    白岳道:“我没有家,也没有家人,为什么要逃?”

    “哦,那你就继续在这蹲马桶,我该去演戏了。”唐方将枕头放回原位,抚平褶皱,起身走出门去,唐林紧随其后。

    白岳活动一下腿胯,觉得屁股有些不舒服,兴许长了痔疮也说不定。

    越来越多的囚室落到平台边沿的泊位上,原本担负戒备任务的警卫分成2组,一组去接应囚室内的客人,另外一组赶去控制台。

    唐方走出囚室,往平台中央望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控制台的2名工作人员竟然被人打昏在地,一名嘴角淌血,脸上有几块淤青的男子在触控板不停乱划乱砸。

    越来越多的囚室由远及近。停靠在平台边沿。

    3名警卫聚拢起几位神色仓皇的客人,掩护他们往水晶通道撤退,2名冲向控制台的警卫在大喊三声“住手”后毅然扣动扳机。

    子弹打在那名男子小腿,鲜血瞬间涌出,目标萎顿倒地,不过最后时刻他还是划开了囚室的门。

    于是。停靠在平台边沿的囚室内探出一张又一张茫然的脸。

    从囚室走出的莫里斯奴不多,偏偏唐方所处位置两边囚室内的莫里斯奴几乎全都冲上平台,瞪着冷酷嗜血的双眼四下张望。

    自然而然的,唐方成了他们的猎物,因为他胸口别着代表客人的徽记,是一个环拢翅膀的天使图案。

    波伊尔在来的路上介绍过,这里关押的囚徒并非都是寿命所余无几的莫里斯奴,还有一些因为种种缘故神经错乱,或是有杀人前科。无法为帝国制造利益的残次品。

    唐方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那些盯上他的莫里斯奴无一不是患有严重狂躁症的家伙,他们像发狂的狗一样冲向二人。

    警卫在平台的另一侧,他们正被另外几名莫里斯奴拖住,自顾尚且不暇,自然难以兼顾唐方、唐林二人。

    这不是演习,这是事实!

    唐林抽出军靴夹层的匕首,一步跨出。挡在唐方身前,迎着一名莫里斯奴扑来的方向翻转刀柄。就势往前一撞,右肘戳在莫里斯奴胸口,前臂往下一压,刀尖“噗”的一声没入皮肉。

    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疼痛反倒更加激起莫里斯奴的凶性,左臂青筋暴起。往前一屈,打算扭住唐林的脖子将他活生生勒死。

    哪知道唐林猛一低头,膝盖弓起往对手腿弯用力一压,只听得一声闷哼,莫里斯奴一下侧歪在地。唐林趁势扭动匕首向右一划,直接在他咽喉开了个血洞。

    尽管莫里斯奴体质过人,寻常皮外伤无需用药便可在几日内自行复原,却也无法在颈动脉被划开的情况下存活。

    于是他捂着脖子坐下去,眼睛里的嗜血就像指缝涌出的鲜血渐渐淌尽,最后“噗通”一声仆倒在地。

    鲜血在他身下涂开,将光可鉴人的地板染成一片赤红。

    一个1米9几,整整高出唐林一头的莽汉就这么死了……这是第一条人命,或者用莫里斯奴的命来称呼更准确一些,但却不是最后一条人命。

    6个呼吸后,又一名莫里斯奴在喷溅的鲜血中向后倒去,在他胸前三寸处,是一柄快速抽出的带血匕首。

    杀第二个莫里斯奴,唐林用了6个呼吸,那柄匕首扎入对手心脏的瞬间,那人竟还有力气反抗,于是他又在匕首把柄锤了一拳,顺势快速拔出。

    按照他的估算,本应该5息便可结束的,结果却用了6息。

    …………

    “堕天使”前区一间会议厅内,波伊尔望着监视器上的画面默然不语,旁边站着的伊万与曼基却是目露骇然,那可是莫里斯奴,体质远超人类的莫里斯奴,仅凭一把匕首就能在不到半分钟内连续格杀两名身高体健的对手,这个叫唐林的家伙单论身手只怕比得上圣皇陛下的禁卫军成员。

    “叔叔,它果然很强。”曼基攥紧5指,然后松开,再攥紧,再松开……

    波伊尔点点头,没有说话,根据星盟官方提供的资料,他一早就知道唐方手下有几员身手骇人的护卫,如今看来,那个叫唐林的男子果然够强。

    但……也就这种程度了!

    波伊尔不知道,曼基与伊万两人更不知道,唐林在动手之初唐方已经提前打过招呼。

    一成!

    他只用了一成力!

    如果借用细胞内蛰伏的伊普西龙人力量,那些莫里斯奴在他手里走不出一个照面,如果再穿上恶劣环境防护服……唐林觉得那是欺负人,哦不……是欺负一群鸡。

    不错,这些寻常人只能仰视的大块头,在他眼中就是一群鸡------那个白岳也不例外。

    他现在很不爽,十分不爽,这种不爽的情绪并非源于狮子扮猪,不能放手施为的压抑感,而是唐方为他指定了结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不仅让他不爽。还让他不解,但他不会问,更加不会违背,只因兄长大人从来不肯吃亏,这恐怕是在玩苦肉计。

    唐林猜得很对,以唐方这样的家伙。又怎么舍得吃亏?

    他一开始认为这次“堕天使”之行是贺拉斯、本尼迪克特等人按捺不住,打算提前对自己发难,为此还将芙蕾雅与ghost安排在“崔凡克”,打算搞一场承前启后的意外。

    然而,到达“堕天使”后,尤其是来到关押莫里斯奴的囚牢,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有些摸不清波伊尔的打算,直到莫里斯奴发生暴动,囚牢系统大乱。他才琢磨出一点味来。

    原来波伊尔这次“舞剑”并不是真的想动他,而是打算借机刺探一下虚实。

    星盟方面要的是活口,图的是生体战舰的调制技术,可不是要杀他,再者,如果在“堕天使”这种人多嘴杂的地方动手,需要顾忌的方面太多,波伊尔不会不知道因为总督大人的指示。整个街区里里外外都已被便衣警察包围,就连“堕天使”内部。也已经混入许多装扮成游客的特工,在这种地方动手?除非他脑子坏掉了。

    同样的,唐方不认为这场骚乱会持续太久,因为平台四周的墙壁里面隐藏着狙击手,莫里斯奴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之所以迟迟不动。波伊尔与伊万那些人到底打得什么鬼主意,可想而知。

    既然他们要试探自己的虚实,舰长大人自然乐得跟他们玩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最近养成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只要几天不坑人。不使坏,浑身都不自在。

    唐方知道这种习惯不好,做人应该实在一点,正直一点,但……他发现这很难,真的很难。

    “坑人这东西会上瘾的,就跟吸毒一样!”这是他的经验之谈。

    于是,事情在按照他的剧本偏移,唐林非常牛掰地一连放倒6个莫里斯奴,然后他被群殴了,那把匕首不知被谁夺了去,在他左臂与后背开了两个口子,流了不少血。

    接着,他瞅准一个反败为胜的好机会,仿佛抗战片里的民族英雄一样喊着“xx主义好”重生了,升级了,双杀,三杀,直至超神。

    当然,唐方也没有闲着,他同样抽出军靴夹层的匕首,只是他的功夫太菜了,凭着体型小的优势干掉两名失去理智的莫里斯奴,然后便失手了,被一个女莫里斯奴夺过匕首,在他小腿上划了一刀,鲜血顿时洇湿了裤管。

    尽管他趁机夺回匕首,并将它捅入女莫里斯奴的下颚,但腿伤不可避免地妨碍到身体的平衡,“咚”的一声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一名拳头像钵盂那么大的男性莫里斯奴趁势欺近,挥拳向着他的胸口砸落。

    这一拳若是打实,普通人怕是会一命呜呼,就此去见孟小姐。

    莫里斯奴们不知道,囚牢角落一处隐蔽的通风口内正有一对眼睛在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那双眼睛的主人有一双非常灵活的手,而他的右手食指正扣在一把23mm的“绿锷”大口径狙击步枪上。

    只要他用力扣动扳机,平台边沿飞拳砸向唐舰长的那名男性莫里斯奴的脑袋便会像10层楼摔下的西瓜那样爆开。

    他没有去考虑这会不会吓傻客人,因为他曾是一名士兵,还当过职业杀手。

    便在这时,一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正对唐方的囚室内忽然窜出一个人来,用他的身体抗下了那记砸向舰长大人胸口的重拳。

    白岳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喉头蠕动一下,像是咽下什么东西,然后他扭过头看向有些意外的唐舰长,张开鲜红的大嘴,说道:“你看,我还可以用这种方式去死。”

    唐方懂了,原来刚才他咽下的是血,由此可见男性莫里斯奴那一拳的力道有多狠。

    还有……这tm到底是个什么货?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装神棍,这样很帅么?很帅么?

    按道理讲,以莫里斯奴的智力水平,应该装不出如此有内涵的逼吧……

    就在唐舰长临场走神的时候,“堕天使”前区会议室内,波伊尔扭头望了伊万一眼:“结束吧。”说完径自走向门口。

    白岳紧紧抱着那名陷入癫狂的莫里斯奴的手臂不松手,对方只好继续用左手捶打着他的身体,“噗,噗,噗……”就像有东西捅穿沙袋。

    唐方想了想,说道:“你这样会死的。”

    “我知道。”白岳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因为开口说话的缘故,嘴角淌下一缕鲜血:“这样我的人生才有意义。”

    “人生……意义?”唐方感觉口干舌燥,五心烦热,这家伙已经彻底没救了,舰长大人终于知道白岳的特殊性在哪里,不是他的智力水平,也不是坎坷的身世,而是他的神棍属性,他应该去学哲学与社会学,那样……等等。

    舰长大人的笑定格在脸上,很僵硬,有些不自然,不过他眼睛里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越来越旺。(未完待续。。)

    ps:  感谢子yan,140321112905646,淡忘,勇敢的龙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