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五十九章 白岳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内敛?理智?错!大错特错!一个内敛的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狂妄地大喊圣皇陛下的名号,还威胁那些医务人员,只有喜欢张扬,爱逞口舌之快的年轻人才会这样。∈♀頂點小說,

    老科里形容他的那些话,现在看来更像是一个冷笑话。

    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只有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才会去追求什么顺心顺意,而一个成熟的男人,想要在社会立足,想要生活下去,他必须学会妥协,学会随波逐流……

    “‘漫游者科技联合体’那些人是不是高估这小子了?”

    波伊尔不知道的是,老科里等人并没有高估唐方,而是他低估了舰长大人。

    对于星盟方面的小算盘,唐方心知肚明,他们的目的是擒住自己,而不是杀了他,所以,不管自己怎么闹,怎么折腾,波伊尔都会给自己擦屁股,这将一直延续到他们动手的那一刻。

    这种待遇很不错,尤其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无需暴露实力,却又能任性一回。

    唐方没有搭理波伊尔,因为唐林忽然走到他身边,指着左面角落里一间囚室说道:“哥,你看!”

    唐林所指囚室并没有像关押女莫里斯奴的房间那样处于“封禁”状态,里面只有一个人,一个坐在马桶盖上,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拴住的人。

    那人长着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眉毛却有些淡,看起来很不协调。

    他的头发乌黑浓密,杂乱地披在双肩,像个野人,不过令人啧啧称叹的是,身体却很干净。不是寻常意义上那种……他没有胸毛,没有腿毛,就连**部位也一样。

    唐方并不喜欢看男人的身体,哪怕是施瓦辛格那样的健美先生,他会觉得有些恶心,但是这一次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因为他想搞清楚那到底是刮的,还是生的。

    大约5个呼吸后,他嘟囔道:“青……青龙哎……”

    “他很特别。”唐林说了一句话。

    “是很特别!”唐方扭过头,认真而严肃的望着自从苏醒后就变得有些沉默寡言的弟弟,语重心长道:“唐林,你不能因为一次失恋就……”

    “大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唐林往军靴夹层插匕首的手一抖,险些没划伤自己的脚。

    舰长大人眨眨眼:“难道我想错了吗?”

    “我是说他很特别。”唐林再次解释道。

    唐方瞄了一眼那人,尤其是光秃秃那话儿。点点头:“我没说他不特别啊……”

    “……”

    “……”

    “……”

    唐方被他瞅的有些发毛:“有话你直说,别这么看着我。”

    唐林深吸一口气,附耳说道:“他的精神力……不对,确切的说是脑波有些迥异常人。”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唐方的脸色慢慢恢复平静。

    他跟唐林、芙蕾雅二人不一样,身体大致与普通人无异,不过就是多了高速再生的能力,并不能分辨一个人的脑波强弱。好在有艾玛,可以通过无线网络骇入数据主机获得那人的生理指数。

    “我去把囚室放下来。”唐林并没有征求波伊尔的意见。说完便立刻走向控制台。

    便在这时,波伊尔手腕上的移动视讯仪响了,按下接听键,是“堕天使”的经理伊万打来的。

    “唐方,我失陪一下,前面出了点事。曼基与人发生口角,我去处理一下稍后就回,顺便给你准备件干净的衣物。”

    唐方的军装刚刚在抱女莫里斯奴的时候沾染上些许血迹,看起来有些碍眼。

    “好,你去吧。”唐方眯了眯眼。微笑说道。

    波伊尔话不多说,告诉几名警卫照顾好他们俩,快步走到水晶通道处,搭乘磁悬浮设施离开中央平台。

    与此同时,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那间关押“青龙男”的囚室缓缓降落在平台边沿一道泊位上。

    唐林按开房门,二人一前一后进入房间。

    男性莫里斯奴坐在马桶盖上,没有动,不过从他紧紧攥住铁链的手上可以看出他的情绪并不像他的坐姿那样平静。

    他并没有在唐方身上浪费太多的目光,反而将注意力集中在唐林身上,就那么死死盯着,仿佛一尊石雕。

    直到这时唐方才看清他的容貌特征,头发与眼睛符合亚洲人特征,脸庞鼻子和嘴巴类似日耳曼民族后裔,很有些混血的味道。

    “嗬嗬嗬嗬……”他忽然笑出声来,嗓音很是嘶哑。

    唐方知道,这不是他本来的音色,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他在这个囚室沉寂太久了。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哈哈哈哈哈!”他忽然放声大笑起来,音色很浑厚,说不出的肆意与张扬。

    舰长大人忽然来了兴致,因为他没有疯,他只是在陈述一件事,而对象……是唐林!

    “你叫什么?”走到铺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的床上坐下,唐方拿过床头的枕头垫在左肋,斜靠在床尾铁架上,看起来竟是要跟他进行一次长谈。

    “你不怕我吗?”那人没有回答唐方的问题,使劲抻了抻捆住手脚的铁链,发出一阵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为什么要怕你?”回答他的不是唐方,而是唐林。

    “也对,因为你不是人。”他又重述一句。

    这话很不讨喜,唐林皱皱眉,反唇相讥:“这话从一个莫里斯奴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够讽刺的。”

    “这的确很讽刺。”他说道。

    然后又看向唐方:“我叫白岳,白天的白,山岳的岳!”

    “哦?你有名号?”唐方有点意外,因为在“堕天使”的资料库中,他的代号是“9528”。

    “你跟他们有些不一样。”

    “当然,我很聪明。”白岳接话的速度很快。

    唐方指指他两腿间那物:“我是说它。”

    那人语塞……

    “这很不吉利的。”舰长大人继续撒盐。

    白岳无言以对。

    “谁给你起的这个名字?”唐林没有唐方的冷幽默。他一向很正经,所以,比起落井下石,他更好奇是谁给了眼前这个智商说得过去的莫里斯奴一个完整的名字,而不是代号。

    “我妈!”白岳松开握住锁链的手。

    “你有妈?”唐林很奇怪。

    菲尼克斯帝国境内的莫里斯奴一般都是政府采集不同性别的莫里斯奴的精.子与卵.子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养育而成的流水线作业品,连名字都没有。又哪来的父母?

    虽然这样做亵渎人权,但是与克隆人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星盟、查尔斯联邦这样的国家一直以来也只能诟病菲尼克斯帝国有很大的人权问题,却无法说它反人类。

    “不要把我跟他们混为一谈。”白岳望望身后囚室内那些莫里斯奴,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怒:“哼,一群软骨头!”

    “哦?”唐方笑了:“那你是硬骨头了?”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白岳晃动一下捆住手脚的铁链,一脸自豪地道:“我杀过人。”

    “我也杀过,很多。”唐方笑弯了眼。这次来“堕天使”,他终于找到一件比较有趣的事做,而不用再去感慨那些叫人无奈的社会问题,制度问题。

    他觉得调戏一个自认为智力很高的莫里斯奴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尤其是在他没有穿衣服,却还一脸牛气冲天,坐在马桶盖,却像似踩着累累白骨。强行装x的时候。

    “为什么杀那么多人?”白岳一脸严肃地问道。

    “因为他们想要我的命,所以。我只能很抱歉地在他们拿走我的命之前先把他们的命收走。”

    白岳嗤之以鼻:“哦,你是为了活啊!”然后做一脸神圣状:“我是为了牺牲。”

    唐方眨眨眼,有些不解,指着他身后那些人道:“他们不是都在牺牲吗?”

    “错,大错特错!”白岳说道:“他们是为弗吉尼亚那老东西牺牲,而我是为了自己。”

    “哦?”

    或许是唐方的话触动了他的心弦。又或者沉寂那么久,他需要一个忠实的听众来讲述那个在他看来慷慨激昂又热血沸腾的故事。

    他跳到马桶盖上大声说道:“你知道么,我是一个莫里斯奴,莫里斯奴!可我又是一个很特别的莫里斯奴,我比他们要聪明的多。我会思考降生的意义,会反抗命运的不公,会用脚踩在圣皇陛下的名号上。”

    “我叫白岳,我走在追寻自己人生价值的路上。”

    “那你成功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有了目标。”

    “愿闻其详。”

    “既然我无法选择自己的降生,无力战胜可悲的命运,甚至连选择的权力都被帝国无情剥夺,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个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我可以选择什么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最起码,我自己的生命要由我自己来了解,而不是别的什么人,这是只属于我的牺牲!”

    “你真的好聪明。”唐方翻个白眼,心说:这货缺心眼儿啊,果然莫里斯奴的思维方式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

    唐林默不作声,望着白岳宽大的脚掌,他很担心马桶盖会不会突然断掉。

    “那你成功了吗?”唐方继续问。

    “当然,因为我杀了一个人,他们必须把我处死……你看,我这不是做出选择,实现自我价值了吗?”

    唐方继续翻白眼,尽管他知道芙蕾雅这样做很俏皮,他的话很恶俗,却根本停不下来。

    “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白岳挠挠头皮:“可能时间还没到吧。”

    “我觉得你跟他们没有什么不同。”

    唐方走到门口喊来一名工作人员,指着白岳道:“他的命值多少钱?”

    工作人员掏出白褂兜里的pda,滑动触控板,头也不抬地回道:“2万星币。”

    挥挥手,屏退工作人员,唐方再次坐回床尾。认真说道:“你现在还认为选择权在自己手上吗?”

    白岳想了想,欲言又止,如此三番,终于叹口气:“这么说来,我错了?”

    唐方点点头:“这种问题用对与错来衡量是一件很肤浅的事。”

    这家伙绝对是莫里斯奴里的一朵奇葩,居然会思考这种只有神棍才会纠结的问题。从某种角度上说,相比其他莫里斯奴,他的确要聪明一些,只是这种聪明并不可取。

    就在唐方三人默不作声的时候,“堕天使”一间会议室内,波伊尔站在一台监视器前面默不作声,他身边站着经理伊万,此时正一脸好奇地望着监视器上的画面。

    波伊尔将目光由白岳身上移开,望望手腕移动视讯仪的时刻表。低声说道:“开始吧。”

    …………

    与此同时,距离“堕天使”数公里的“崔凡克”度假酒店内住宅区一栋海景别墅的院子里。

    芙蕾雅坐在一张沙滩椅上,吹着咸湿的海风,手里抱着一杯果汁,正按照唐方的指示一丝不苟地数着星星。

    “1178,1179,1180,1181……”她的声音不疾不徐,就像淡然吹拂的风。

    一道浪涌爬上沙滩,将无数虾兵蟹将吞进肚里。山那头有歌声传来,五颜六色的焰火在天空交织成一片光的海洋。

    芙蕾雅不觉一阵失神。愣愣的望着那片五彩斑斓的虹海。

    她想到近处听那些好听的歌声,想去看焰火是怎么升上天空的。

    她将那杯喝掉一半的果汁放在旁边的沙滩桌上,坐了许久,想了许久,最终摇摇头,继续去数她的星星。

    “咦?我数到哪一颗了……真愁人……算了。从头开始吧。”

    “唐方,我可是很乖,很听话呢。”芙蕾雅继续开始他的数星星人生。

    姑娘很有耐心地做着二人约定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别墅二楼阳台的横栏上倚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名ghost。

    芙蕾雅很单纯。某种程度上讲,单纯意味着笨,意味着蠢,唐方又怎么真的会把她一个人舍在度假酒店这样的地方,更何况贺拉斯、本尼迪克特等人也在。

    他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因为别墅的院子里真的多了一个人,就在芙蕾雅喝光杯子里的果汁,发现自己再一次忘记数到哪里的时候。

    “芙蕾雅,你在干什么呀?”明明声音非常苍老,却硬要梗着嗓子,做出一副轻柔腔调。

    姑娘恍若未闻,依旧专心致志地数着她的星星:“12,13,14……”

    “哗……哗……”不远处传来海潮的声音,规律而节奏,如同房檐的雨水拍打着地面。

    因为那道声音太轻柔,轻柔到轻而易举地被海潮声淹没,所以,这一次不能怪姑娘没听到。

    “芙蕾雅,你在干什么呀?”那个声音提高了几分。

    芙蕾雅继续数:“21,22,23……”

    “芙蕾雅,你在干什么呀?”那个声音第三次响起时已经到了沙滩椅附近。

    芙蕾雅还在数:“28,29,30……”

    “芙蕾雅,你到底在做什么?”那个声音终于不再轻柔,就像一条躲在门栏后面叫嚣的狗。

    芙蕾雅身子一震,不觉有些恍惚,当她回过神再次望向星空时,却发现再一次忘记数到哪一颗了。

    她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因为这是唐方让她做的事情,她必须要做好,但是那个声音实在是太讨厌了。

    于是她气嘟嘟的望向沙滩椅旁边站着的那道人影,说道:“没看我在数星星吗?不要吵!”

    “数星星?”那人愣了一下,抬头望向夜空,天上漆黑一片,乌云遮住了苍穹,别说星星,连月亮都没有。

    “1,2,3,4……”姑娘再次从头开始,脸上的表情认真而专注。

    那人感觉胸口憋闷的很,就像有什么东西堵住嗓子眼,以致下面一句话嘶哑的像乌鸦:“别数了,我带你去看焰火。”

    芙蕾雅停顿一下,望了他一眼,然后抬起头继续数:“12,13,14……”这次她罕见的没有数差。

    “山那边有人在放焰火,他们还会围在篝火旁唱歌,你不想去吗?”那个声音继续诱惑道。

    芙蕾雅再次停下计数,眼睛里的光芒闪烁一会儿,大声说道:“你,不许再说话,克蕾雅姐姐说过,不能随随便便跟陌生人讲话,更不能跟陌生人走。”

    “我不是陌生人啊。”贺拉斯把脸从阴影里移到灯光底下,指着自己道:“我是唐方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怎么能是陌生人呢?”

    芙蕾雅想了想,认真说道:“如果是你的话……就更不行了!”

    “为什么呀?”贺拉斯不解。

    “因为唐方说过,不能跟大叔走……大叔是坏人,他们会带我看金鱼,还会让我吃香蕉,这是不对的!”

    “啊?”贺拉斯一下子懵了,他可以对天起誓,这一次真的没打算动她,只是想通过她的嘴打探一下唐舰长的底细而已。

    …………

    在接下来与白岳的交谈中,唐方知道了他名字的由来,原来这家伙的出身与大多数莫里斯奴真的有些不一样,而这,也是他自豪的本钱,或者说自认为比其他莫里斯奴聪明一些的原因。(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