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五十八章 赝品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波伊尔的语速很慢,好像讲台上老教授的侃侃而谈,很显然,这样的他并不适合去做商品推销员。

    然而,唐方却没来由一阵恶寒,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算是比较腹黑的人了,可没想到比起这些大资本家、当权者,还差得远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波伊尔拍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实在话:“老科里说你很聪明,但你终究是个年轻人,太阳会普照世间,但宇宙终究是幽暗冰冷的……今后的日子里,它将继续膨胀,星系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最后,他说道:“当光照进黑暗,才会被叫做光。”

    如果放在下午,唐方会笑着反唇相讥,会调侃说:“你别装x,装x被雷劈。”但此时此刻,他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请不要去同情他们。”波伊尔用一种过来人的眼神望着他:“因为按照帝国律法,这其中的一些人早该施刑处死,剩下的一部分也已经没有两三年的活头了,所谓物尽其用,当今社会,效率至上。”

    唐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怎样的情绪,这很复杂,不单单是同情,也不尽然是悲哀,大体无奈占了很多。

    他叹口气继续望向监视器,思绪就像拆成两股的线头,一边放在那些囚徒身上,一边在胡思乱想。

    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叹气了,如果那些囚徒是普通人,自己应该会愤怒吧,可为什么换成莫里斯奴,就只是觉得无奈与辛酸?

    如果克蕾雅在这里,她或许会很愤怒吧……

    便在这时,视线扫过监视器阵列三排左起第七个监视器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一个异常,监视器是黑的,仿佛坏掉一般。

    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人员怎么可能放任监视器坏掉而不去修理?唐方好奇心大盛,朝艾玛传去一道指令:“检查一下是怎么回事?”

    “请稍后……”

    约莫三五个呼吸的功夫。脑海中影像一闪,一幅画面出现在唐方眼前,然后他的脸变了……变得有些阴冷,

    虽然自己不喜欢她,却不代表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人们在碰到与自身没有关联的事上,大约会抱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自私心态,但若是与自己或多或少有些交集,难免会造成情绪上的波动。

    唐方也是如此。他可以很理智,也可以很情绪化,就像现在。

    “把g-22号囚室移过来。”他冷声说道。

    前方那名4o岁左右的女性回头望了他一眼,随后将目光转到波伊尔身上,看得出,她很疑惑,因为商人的胸口别着一个造型华美的胸针,只有高级vip才有资格佩戴。

    既然是vip客户,应该懂规矩才对。

    “g-22!”唐方盯着她,瞳孔里的光越来越寒。

    波伊尔皱皱眉。正想劝他不要多管闲事的时候,后面一直默不作声的唐林动了,他抽出靴子夹层的匕首。冰冷的目光紧紧盯住中年女子,手起刀落,一下扎在控制台上。

    她觉得指肚有些凉,下意识低头望去。

    在她右手无名指与小指中间的细缝里,闪亮的刀刃折射着监视器上不停跳跃的光,仿佛月光下荡漾的寒潭水,冰冷又沉静。

    它杀过人,饮过血。

    角落里的安保人员想似察觉到什么,正往控制台方向走来。

    唐林的手很稳。就像千百万年不曾移动分毫的雪峰。

    女子脸颊淌下一缕冷汗,匕首下的手在瑟瑟发抖。她试图去控制,却发现根本没用。

    唐林重复唐方的话:“g-22!”

    “照他说的办!出了损失算我的。”波伊尔拉着一张脸大声说道。

    这句话是说给中年女子听得。同样也是说给那几名颜色不善的警卫说的。

    于是唐林收起匕首,重新插入夹层。

    中年女子用颤抖的双手划开安全锁,将id为“g-22”的囚室拉到板面下方。

    另一边,3名警卫原地转了个圈,又走回各自的岗位,而不远处的几名客人却是纷纷进入水晶通道,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以免引火烧身,招惹是非。

    唐方没有看波伊尔难看的脸,迈步走到平台边缘,朝着斜上方望去。

    那里正有一间囚室缓缓下行,与其余囚室不同的是,它的表面一片漆黑,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正在发生什么……除了唐方!

    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伴随一声轻微震响,囚室停在平台边沿一处泊位,唐林走上前,按下开锁键。

    “哧……”气流喷射声中,液压门开启,有些刺眼的白光由漆黑的囚室里面射出,影响范围越来越大,将唐方、唐林二人的身影淹没其中。

    房间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在忙穿衣,女的倒卧血泊,男的很慌乱,女的很平静。

    男人脸上有血,女人身下有血,男人脸上的血来自她,女人身下的血来自她自己。

    唐林开门的时候他的裤子正提到一半,脸上有慌乱,有茫然,但更多的是愤怒,因为这里是“堕天使”,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他可是付了钱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游戏刚刚进行到一半就被人给打破了,他更没想到裤子都没穿好,便被一只好像钢钳般的手捏住脖子,直接把他从房间抡了出去。

    时间过了3息,他在空中尖叫了3息,然后如同死狗一样“啪嗒”一声跌在平台上,摔得整张脸都变形了。

    “啊……啊……”叫声异常凄厉,他觉得右臂可能摔断了,因为好疼好疼。

    惨叫声惊醒了角落里的警卫,呼啦一下围过来,一脸警惕地望着唐方与唐林二人。

    惨叫声同样也惊醒了控制台前的中年女子,她赶忙按下一个按键。呼叫医疗队赶来支援。

    唐方没有管身后的事情,他迈步走进囚室。

    里面跟外面不同,墙壁是银白色的。天花板装着一排大功率灯管,照的整个房间纤毫毕露。

    房间角落有卫浴。中间横着一张床,上面团着被褥,床对面是一面背投镜,都是白色的,跟墙壁连成一体,显得整洁、明快。

    可此时此刻,本该一尘不染的房间里毫无整洁可言,血溅的到处都是。地面、墙壁、被褥、灯管……虽然量不大,却触目惊心。

    一个女人倒在床尾的血泊中,她望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唐方,平静的眼神多了一丝特别的情绪,它由惊讶与好奇混合而成。

    唐方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在身体中了那么多刀,流了那么多血的情况下还能把大部分精力用到别人身上。

    她不疼吗?她不慌吗?还是说她根本就无惧死亡?又或者莫里斯奴在这种畸形的生活环境下思考问题的方式与普通人类有本质的不同?

    唐方忽然醒悟到一件事,刚上6年级的小学生会自豪的说:“我很爱国,我现在是祖国的花朵,长大后要做国家的栋梁。”

    没人告诉他。他不是什么花朵,他只是一根草,更没人告诉他。越好的栋梁越容易招蛀虫。

    而到了莫里斯奴身上,恐怕“爱国”换成了“爱圣皇陛下”,“栋梁”被“奉献”与“牺牲”所替代。

    说穿了,他们就是一群孩子,或者说,生活在别人为他们描绘的天地中的可怜人,他们没有自我,不懂反抗,仿佛一具提线木偶。

    普通人可以通过日常所见所闻去思考。去探讨事件背后的本质,但他们不行。圣皇陛下不会给他们睁眼看世界的机会,更何况就算看了又能如何?他们的生命太短。智力也有限,这样的他们只能跪着,而且从未想过要起来。

    血在强光的照耀下那么的刺眼,唐方走过去,蹲下来细细检查她的伤势。

    左臂外侧有一道刀口,很浅,算是皮肉伤,右腿内侧也有一道,很长很深,不过还好没有伤到大动脉。

    背部有两道交叉成十字的伤痕,鲜血如同即将断流的瀑布一样,在她背上淌出一片赤色。

    接下来是她的脸,左右面颊各有一道划痕,深可及骨,鲜血顺着耳根一路往下,涂满她还算丰满的前胸。

    毫无疑问,她毁容了,而且血浆涂花了整张脸,不过仔细观察的话,依然能够知道她以前生的很好看,或者说“整”的很好看。

    美女唐方见得不少,克蕾雅、周艾、芙蕾雅、舰务官尤菲,都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

    然而,她们是美女,却不是最漂亮的女人,最漂亮的女人只有一个------银河妖姬,夏洛特?奎恩小姐。

    当然,高贵的夏洛特小姐是绝对不可能落到这步田地的,眼前这个受伤的女人只是跟她有些像而已,单纯从面貌上看,相似度大约在6成,身材方面也差不多。

    唐方扯下床单,用力撕成几块,然后在女人疑惑的目光中为她包扎伤口。

    凭借先进的整容技术,人们或许能够雕琢出相似度很高的山寨版银河妖姬,但是无论如何培训,如何熏陶,她们也无法与正主相提并论,夏洛特?奎恩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她的气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模仿。

    唐方觉得那不是气质,那是灵魂……

    波伊尔站在囚室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为地上的女莫里斯奴包扎伤口。

    “看来我一路走来所说的话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啊……”他长叹一声,说道:“就算你救得了她一时,救得了她一世吗?看年纪有26了把,死神已经在向她招手。”

    波伊尔稍作停顿,把语速放缓一些,说道:“到底是年轻人,净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你斗得过死神吗?斗得过岁月吗?”

    唐方头也不回地说道:“这种事,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他毫不避讳女人身上的血迹,将她从地上抱起,迈步走出囚室,在经过波伊尔身边时,说了一句话:“这个女人我要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搞定她的身份,不然。交易免谈!”

    “就因为她‘长’得像银河妖姬?”波伊尔望着他的背影说道,那个“长”字拉的很长。他相信唐方听得出这句话更深层次的含义。

    因为银河妖姬很有名,所以,眼前这个女莫里斯奴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唐方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很对,我不可能救她们所有人,但既然这件事在我眼前发生,那便说明有缘。我这人最讨厌后悔,最烦愧疚。”

    医疗队的人已经赶了过来,中年女子无视浑身浴血的女莫里斯奴,领着人手便朝被警卫从地上搀起,对唐方、唐林二人投去怨毒目光的男客走去。

    直到有一把匕首横在她的脖子上。

    没人注意到唐林是怎么过去的,等到警卫们回过神的时候,那把匕首已经距离中年女子颈动脉不足半寸。

    “先救她。”唐林的声音就像一块冰摔在地上,干脆利落。

    这是中年女子与匕首的第二次亲密接触,还是那个味儿,还是那么冷。

    她再一次打起哆嗦。不过不是手,是腿。

    那匕首只要往前稍微一送,她便会就此去见阎王爷。称了家里老东西的意。

    唐方抱着那名女莫里斯奴走过去,放到担架上,寒声说道:“从现在起,她就是我的人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会区别对待……我保证,就算弗吉尼亚亲临,也救不了你们的命。”

    医生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弗吉尼亚……弗吉尼亚?亚历山大。菲尼克斯帝国的掌权者,神凰转世之身。天降大贤圣皇陛下。

    他……他竟敢对圣皇陛下这般不敬,如果放到帝国境内。这样的话足以让他进监狱。

    不远处几名警卫脸上怒气一闪,快步围向唐方、唐林二人,就算他们是星盟方面来的贵宾,也不能够这么侮辱圣皇陛下,而且,他做得太过火了。

    “站住。”说话的是波伊尔,他现在的表情已经冷峻到极点,他潜移默化,苦口婆心地劝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没想到这小子还是固执地奉行星盟那套自以为是的价值观,还把这套宣扬民主、自由、人权的狗屁理念安放到莫里斯奴身上。

    要知道这里是“阿尔凯西”,它的主人是菲尼克斯帝国,不是星盟,也不是查尔斯联邦。

    “嘘……”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怒气,对那几名医务人员挥挥手:“照他说的话去做。”

    现场安静了几秒,医疗队的人这才回过神来,从警卫手中接过那名男子退了下去。

    他们临走前,唐方看了一眼担架上的女莫里斯奴,发现她正直勾勾的望着他,涂满鲜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怒。

    唐方想了想,终于知道原因出在哪儿,他又叹了一口气,脸色有些茫然。

    说实在的,这件事压根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别说女子只是冒牌货,就算是真的银河妖姬又怎么样?他从来就没想过会跟夏洛特小姐发生点什么,相反还有点排斥。

    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他发现自己却怎么也狠不下心不去管闲事,讨厌归讨厌,排斥归排斥,但不可否认银河妖姬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

    做为她的救命恩人,又如何能够眼睁睁看她受辱死去……哪怕只是一个替身,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为了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所以,他决定救下那个女莫里斯奴。

    这不是为银河妖姬,是为他自己。

    “唉!”他原本打算不再叹气的,却不知不觉又叹了一声。

    只是这回他叹气的对象不是那些莫里斯奴,而是他自己,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免俗,这个大厅里那么多莫里斯奴,整个“阿尔凯西”是这里的数百上千倍,菲尼克斯帝国更多,他会因为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不想在自己还弱小时就跟强大的对手硬碰硬,因而只能选择沉默,哪怕他实在很看不惯。

    但是关系到银河妖姬,或者说关系到有些交情的熟人,却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肠对他们坐视不理。这很俗……真的很俗,他做不到圣人的悲天悯人,也没有枭雄的铁血雄心,更讨厌去当一名英雄,因为现实中的英雄绝大多数都是死人。

    “做一个俗人,有点小自私,有点小彷徨,有点小心计,有点小情绪,这样……其实挺不错的。”

    最后,他终于想开了。

    让他幡然醒悟的原因是一句话,一句跟现在发生的事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永远不要低估敌人,永远不要高估自己。”

    目送医疗队与神色苍白的中年女子消失在水晶通道,波伊尔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唐老弟,我想我错了……你不仅年轻,还很情绪化。”

    老科里是怎么形容他的,聪明人、小狐狸、内敛、理智……

    聪明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造成莫里斯奴这种畸形社会现象的根源在于国家制度,他救得了一人,却救不了一国,这不是聪明人该做的。(未完待续)

    ps:谢谢淡忘与尘世中漫步ing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