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五十四章 你欠我的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更多支持!众人愕然,唐方放下茶杯,几个箭步走到芙蕾雅身边,就见浮萍间隙飘着许许多多五颜六色的死鱼。

    “它们……它们为什么都死了呀?”芙蕾雅既委屈又悲伤。

    唐方抬头望望岩石隙清澈的泉水,再望望嫩绿的浮萍,最后将视线拉近边沿,看到芙蕾雅伸到池子里的脚丫,然后……他懂了。

    “嗯,它们是被你电……嗯……迷死的。”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被我迷死的?”芙蕾雅抱着脸蛋望望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我很好看么?”

    “好看,好看极了。”唐方笑呵呵说道。

    芙蕾雅忽然抬起头来,样子有些悲伤:“那你别看我了,万一你也这样死掉,我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这……”唐方一时语塞。

    便在这时,波伊尔几人也走了过来,看到水池里的大批死鱼不禁脸色微微一变,望望一脸悲容的芙蕾雅,再瞧瞧表情不怎么自然的唐方,全都一头雾水,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水池里的鱼都死掉了。

    唐方咳嗽一声,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逛逛。”

    一听这话,姑娘登时化悲伤为喜悦,抽出浸在水里的小脚丫站起身来,紧接着,又似想起什么一般,歪着头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蛋:“我不要你死,所以。不许再看我。”

    “……”唐方一阵无语:“好,我不看,我不看总行了吧。”说完转身沿着石板路往木楼外走去。

    芙蕾雅拍拍胸脯。长长松了一口气,低头望望湿漉漉的脚丫。再瞅瞅不远处的水晶凉鞋,紧紧皱起眉头,好像在思考一道很有难度的奥林匹克数学题,直到唐方的背影即将消失在拐角铁树丛,方才下定决心似得跺跺脚,风一般追上去。

    后面本尼迪克特与贺拉斯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相顾无言。

    …………

    不愧为“阿尔凯西”著名的度假酒店。无论是景色、服务、还是配套设施全都无可挑剔。

    离开木楼之后,唐方带着芙蕾雅一直向西,来到酒店所属的沙滩景区。还在晨星号上的时候芙蕾雅便一直念叨着要去看海,今日有空,条件也允许,何不满足她一回。

    波伊尔与老科里要跟来,被唐方回绝了,而唐林借口昨晚没有休息好,提前回了客房,在其他人看来这很正常。不过这里面的小心思只有兄弟俩人明白。

    “漫游者科技联合体”这次引他来“阿尔凯西”可没安什么好心,天知道有没有在房间布设监听器、摄像头、定时炸弹什么的,一向惜命的舰长大人可是小心的紧。

    从木楼出来到海边这段时间。芙蕾雅一直遮遮掩掩,但凡唐方回头,总要拿手蒙起脸,然后在指缝里看他,感情真把他的玩笑话当真了。

    最后,唐方废了好大的力气方才解释清楚,不过他并没有告诉姑娘那些鱼是被她电死的,否则她又该为此难过自责了。

    芙蕾雅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如果那些话是真的。舰长大人岂不早就一命呜呼了,于是。她认为被骗了,而撒谎是不对的。做为交换,唐方必须要教她游泳。

    舰长大人被她缠得没法,也只能一口答应下来,其实……他真的很没有耐心的,教学生这种事,放在他身上根本就是误人子弟。

    唐方原本的打算是找张沙滩椅一坐,点杯冷饮,吹着海风,聆听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然后看海燕在天边翱翔,顺便向所有父母那样关照一下芙蕾雅,姑娘或许会堆起高高的沙堡,向他炫耀,并期待称赞,或者手拎凉鞋,光着脚丫在沙滩上乘风奔跑,感受调皮的浪花一次次亲吻脚背,并断断续续哼着清凉的歌。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姑娘没有被沙滩上被海浪推上岸的斑斓彩贝吸引,也没有爱上冷饮屋酸甜可口的草莓冰激凌,更没有像一些小朋友那样挑拣不同颜色的救生圈,而是在女服务员的推荐下,换了一套有流苏花边的比基尼。

    然后……唐方傻眼了,虽说早在北郊研究院的时候他有幸目睹过芙蕾雅的身体,知道小丫头不论身材还是脸蛋比克蕾雅还要稍胜一筹,但是今时今日,他发现芙蕾雅好像……好像二次发育了。

    不,不是好像,绝对没错,在这沙滩上,那一双蹦蹦跳跳的大白兔简直比“巴比伦”还晃眼,窄窄的胸衣根本就兜不住,感觉她稍微用点力,就会撑破一般。

    “终于长开了嘛……”舰长大人忽然觉得带她来这里实在是太正确了,而且,已经不再抵触教游泳这件事,不仅不抵触,还隐隐有些期待。

    “还好没带克蕾雅一道来。”他如是想。

    直到芙蕾雅一路小跑来到他身边,毫无顾忌一屁股坐在他大腿根的时候,舰长大人方才回过神来,略微扭动一下腰部,让某个包藏祸心的家伙舒服一点。

    他发现从侧面观山更好,忽然想到一句非常著名的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软糯香滑……哦……不对,是“远近高低各不同”。

    下一秒,舰长大人不知想到什么,一下子直起腰,往四周望去,发现附近除了一些女性莫里斯奴再没什么人后,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这是他好心收留芙蕾雅的福利,怎么能跟别人分享呢……

    唐方不知道的是,沙滩对面翠绿掩映的一栋海景别墅的二楼阳台上,贺拉斯把眼睛从望远镜后面移开,后槽牙咬得咯嘣作响。

    他向天发誓,如果此时此刻黄脸小子站在面前,他会毫不犹豫一枪崩了他。

    “贺拉斯,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卧室传来本尼迪克特有些倦怠的声音。

    胖子是赖床的。永远都是!

    “没有!”他恨恨说道。

    当贺拉斯再一次举起望远镜的时候,芙蕾雅已经替舰长大人喝光了杯子里的冰镇啤酒,两个人携手走进海水中。

    “咯嘣。咯嘣……”那是后槽牙在打架。

    海水的温度非常适宜,唐方光着膀子。将腰部一下全部浸入海水,尽管知道那些女性莫里斯奴不会盯着他,更不会抱有什么天真或者yd的想法,他还是不习惯暴露自己大腿以上,腰部以下的某个器官。

    芙蕾雅笑得很开心,一直走到没过肚脐的地方,忽然一头扎进水里。

    唐方不敢怠慢,急忙追上去。便在这时,小丫头一下子窜出,紧紧抱住他的身体。

    时间仿佛定格住,芙蕾雅搂住他的肩膀,将宝贝压在他的胸脯,远远看去就好像热恋中的情侣一般。

    贺拉斯终于不再看,他把望远镜扔到一楼的水泥地上,摔得稀烂,然后阴着一张脸走进房间。

    其实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都是真的,只可惜唐方不会跟贺拉斯解释。而且,如果让舰长大人知道这糟老头子对芙蕾雅存有非分之想,说不定会怒动杀机。

    当然。他原本就没打算放过他们。

    “芙蕾雅!”唐方的声音里压抑着几许怒气。

    “一下下,就一下下好不好?”芙蕾雅使劲搂着他,小脸蛋红扑扑的,再配上软软的央求声,当真惹人疼爱。

    唐方却是毫无所动,寒着一张脸道:“出门前我可是跟你有过约法三章,当初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听话,再看看你现在是怎么做的。”

    原来二人的举止状态看似情侣间的亲密行为,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芙蕾雅下面的两条腿盘在他的大腿处,小舌头在他脖子上舔来舔去。细微的电弧在两人肌肤上跳跃,然后导入海水。

    早上临出门前。唐方曾一而再再而三告诫她,不许在人前与自己“亲热”,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更不想让人发现她的特殊。

    姑娘当时答应的很干脆,还曾向天神保证一定听话,绝对不会惹他生气。

    一开始有外人在场,她又被形形色色好玩有趣的事物吸引,自然忘记去唐方那里占便宜,直到进入大海,看到四下无人,只她与唐方,于是乎,压抑许久的“毒,瘾”便再也控制不住,彻底爆发开来。

    唐方有些哭笑不得,他忽然很同情,很理解那些带孩子的父母,芙蕾雅别看长得艳绝天下,颠倒众生,其实思维就是一十三四岁小孩水平,比唐芸都不如。

    “唉。”他有些无奈地叹口气,望着芙蕾雅的眼睛:“就一下下哈……”

    考虑到反正周围没人,又有海水遮掩,干脆让她如愿一回算了。

    “唐方,你真好,最喜欢你了……”

    唐方微微皱了下眉,自从芙蕾雅与唐芸混到一起,她的嘴明显变甜了,这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欠考虑,万一那小人精把芙蕾雅教坏可怎么办,嗯……比方说现在!

    他推开芙蕾雅亲向自己嘴唇的小嘴,挑挑眉头:“芙蕾雅,这都谁教你的?”

    姑娘停止舔他手掌的动作,歪着头想了半天,摇摇头:“没有谁教我啊。”然后又面带疑惑地问道:“难道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鬼才不喜欢!

    当然,像唐方这样的正人君子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贴着“轻鬼畜”标签的。

    他义正言辞地说道:“不喜欢!”

    芙蕾雅眼中的疑惑更浓了:“可……可为什么唐芸很喜欢?”

    舰长大人眉宇间积了一层厚厚的阴云:“还说没人教你!”

    “是没有啊。”芙蕾雅的表现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很傻很天真:“真的没有人教我,我是跟电视上学的。”

    “呃”唐方被她这一句话呛个半死,果然当初任由她跟唐芸瞎混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一想起唐芸,他就忍不住头痛,真不晓得那小妮子长大后会是什么性格。

    芙蕾雅还在舔,一口一口又一口,就像一只正在饮水的猫咪。

    她的脸越来越红。身体越来越烫,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丝丝青蓝色电芒在皮肤下面游走。

    最后,只听“嘤咛”一声。娇嫩的身子一软,整个人倒在唐方的怀里。

    “呼……”回头扫过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唐方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问道:“玩够了?”

    芙蕾雅不说话,只是躺在他臂弯里咯咯娇笑,汗津津的额头沾着几根头发,有种慵懒的味道。

    “既然你满足了,那走吧。”

    唐方转身要走,芙蕾雅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焦急说道:“不行,你还没教我游泳呢。”

    “还记得这件事啊。”舰长大人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当然,因为你答应我的。”芙蕾雅终于缓过一丝气力,嘟着两个腮帮子说道,脸蛋上还残留有一抹晕红,像天边的飞霞。

    看看天边,斜阳正盛,唐方微笑说道:“好,好……”

    芙蕾雅高兴的拍拍手,松开盘住唐方的腿。转身往更深处走去。

    她没有注意到唐方的嘟哝,当然,就是听到了。恐怕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深意,因为那句话是这么说的:“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

    教人游泳是一项技术活,但是对于唐方而言,却简单的很,倒不是他的教学本领有多高,只因他根本就没把全部心思用在上面。

    一面将右手托住芙蕾雅细腻平滑的小腹,一面随口谈些要领,至于他的左手,却是趁着规范姑娘动作的时候这抓一把。那摸一下。

    某种程度上讲这很不道德,不符合“正人君子”的职业操守。不过唐舰长有着自己的理由,凭什么芙蕾雅能占他的便宜。却不让他揩点香油?

    这是她欠自己的!

    他这手脚不老实,那边芙蕾雅反倒不以为意,随便让他摸,让他揉。

    “哗哗……”海浪轻吻沙滩,有倦鸟远去。

    几名长相清纯的女莫里斯奴光脚走在沙滩上,将一枚又一枚好看的贝壳收集到手腕挎着的藤篮里,它们会被做成精美的工艺品,然后当做礼物送给来此度假的游客。

    海岸线很长,女孩儿们走的很慢,会时不时蹲下身子逗逗迷路的螃蟹,然后发出几声尖叫,亦或是清洌似山泉般的笑。

    青山碧水,美女沙滩,毫无疑问这是一道清新又美丽的风景线。

    可是对于现在的唐方来说,小清新什么的跟他有些无缘,芙蕾雅学的很认真,很专注,心无旁骛的小姑娘十分可爱,可他倒好,摸来摸去……居然把自己摸硬了……

    更郁闷的是泳裤有些紧,这让他很不舒服。

    唐舰长头一次觉得不该这么鲁莽的吃豆腐,这样对自己的健康不好,尽管周围无人,还有海水做掩护,姑娘穿的又清凉,很有那啥的条件,但是吧……他认为芙蕾雅还小,这样做跟猥.亵未成年少女没什么太大区别,如果再等两年,小姑娘的智力恢复到正常人水准,如果那时她还这么黏自己的话,勉为其难收了她也不是不可以。

    ……唐方忽然觉得自己很操dan,用句难听点的话来形容,分明就是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简直虚伪到极点。

    他其实心里很喜欢芙蕾雅,当然,并不仅仅因为她长得漂亮,银河妖姬比她更完美,但那又怎么样?

    每一个正常男人心底深处都会藏着一份萝莉情结,舰长大人自然也不例外,其实打动他的更多是因为芙蕾雅的单纯可爱与对自己的依恋,让人想去疼爱她,呵护她,甚至上升到渴望拥有她。

    这是一个过程,需要发酵,需要沉淀。

    从北郊研究所第一次相遇,到“西格玛”之战,再到“失落之地”的另类约会,最后到今天的海滩之行,对芙蕾雅的喜爱情绪就像钟乳石尖滴下的甘泉,在洼地越聚越多。

    当然,唐方从来都是一个有理智的人,他很清楚一件事,吃吃姑娘豆腐,yy一下无妨,可万一真要做出什么出格行为,克蕾雅首先就饶不了自己。

    所以他觉得自己又蠢又笨,摸来摸去把自己搞的欲火焚身,这完全就是作死行为。

    怪不得有句话叫“最难消受美人恩”,瞅瞅眼下,再想想威尼斯酒店与晨星号上那两位,舰长大人一时头大如斗,他宁愿跟贺拉斯、本尼迪克特这些老家伙勾心斗角,也不愿夹在中间受折磨,不……折磨还不足以形容自己的落魄,应该用摧残才对。

    做一个“好”男人咋就这么难呢!

    就在他思绪有些恍惚走神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芙蕾雅的惊呼。

    原来舰长大人因为走神的缘故,右手没有托稳,姑娘一下子翻进海水里。

    诚然,水不是很深,刚刚没到胸口,但芙蕾雅可是一个旱鸭子,头下脚上扎进水里哪能不懵?于是手脚乱划,拼命的挣扎起来。

    后面唐方吓了一跳,不及多想,赶忙走上前打算去捞她。

    就在这个过程中,姑娘水下乱划乱摸的手碰到他的小腿,然后便如同瞎子摸象那般一路往上,再然后嘛,便在唐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小手抓在了不该抓的地方。

    她抓的很紧,很用力。

    唐方的脸就像刚出锅的小笼包。(《随身带着星际争霸》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549772两位书友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