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小狐狸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芙蕾雅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幽怨的望着她,委屈的就像被关进城堡的朱丽叶。∮頂∮点∮小∮说,

    克蕾雅没来由泛起一阵愧疚感,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很不道德的事,不过当她看到唐方胸口乱糟糟的白衬衣时,心头萌生的愧疚霎时间烟消云散,她觉得如果自己不这么做,那叫犯罪!

    起风了,它们就像万圣节门口索要糖果的小鬼,撞开纱帘,一窝蜂涌进客厅。

    唐方觉得胸口有点凉,低头一瞧,却才发现刚刚被芙蕾雅这头“小猪”拱过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块,扣子也被解开一粒。

    “那是口水吧?”他如是想。

    “她不是在晨星号上待得好好的吗?周艾为什么送她下来?”他放下咖啡杯,系上胸前钮扣,在这个过程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么一项极具技术性与挑战性的活,芙蕾雅是怎么做到的?准确点说,是怎么用嘴和舌做到的?

    她的口,活真好!

    唐方心思龌龊,小丫头在克蕾雅的阴影里张牙舞爪。

    “她?待得好好的?哼哼……”姑娘不知道唐方的下三滥念头,只是回头望着芙蕾雅冷笑:“你知道她顽劣到什么地步吗?”

    “顽劣?”唐方愕然,这还是克蕾雅头一回用顽劣这个词来形容人,就算唐芸那种调皮鬼,她都没用过这样的词。

    姑娘低头打量一眼他胸前的洇痕,解释道:“还记得你送给她的那一对脚环吗?”

    “当然记得。”唐方点点头。

    在“失落之地”发现的三件套,因担心全给她的话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于是只将一对“风火轮”给了她。

    “你猜她干了什么?”

    唐方翻个白眼:“她干了什么?”

    他不认为芙蕾雅单靠“风火轮”能搞出什么花样,那东西最多就是通过切割磁力线获得浮空与加速能力。

    “用以为‘极光’系统提供等离子流的真空整流舱……”说到这里,克蕾雅回头狠狠瞪了小丫头一眼:“她竟然跑到那里面去‘游泳’!”

    “哈?”唐方打了个寒战。总算是明白小丫头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勾当。

    因为“极光”的存在,晨星号舰体外面加装有离子储藏罐,用以收储星环吸收的氢氦离子。当“极光”工作在低能级状态下的时候,储藏罐内的各种离子会被泵入真空整流舱,然后在磁场的作用下进行整流、梳理工作,最后注入“极光”主系统。被星环利用。

    真空整流舱的容积不小,单单高度就有10米多高,里面是真空环境,又有电磁设备在,芙蕾雅靠着脚下的“风火轮”可不正如姑娘形容的那般,能在里面“游泳”吗?

    怪不得一向好脾气的克蕾雅要用“顽劣”这个词,唐方一脸后怕的望望小丫头,眼见她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嘴里还嘟囔着:“唐方……她欺负我……她欺负我……”

    他忽然很想抽自己两巴掌。当初干嘛要管那对脚环叫“风火轮”啊,这下好,弄出一个星际版+欧娘版哪吒三太子不是?

    还好晨星号停泊在战舰码头,“极光”系统处于离线状态,如果是等离子模式下,一旦芙蕾雅“吃饱喝足”,接下来恐怕便是一幕星际版哪吒闹海了。

    看到他变了颜色,克蕾雅叹口气:“你说说。她这不是顽劣是什么。”

    唐方无言以对,当初给两名护士mm的命令是:“看好她。一旦电能浓度超标立刻通知我。”并没有要求她们向自己汇报芙蕾雅的日常,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小丫头会跑去真空整流舱游泳玩。

    “芙蕾雅,你过来。”唐方笑眯眯说道,不过他抑扬顿挫的语气却表明心头正压着一股子情绪。

    “不要。”芙蕾雅摇头,柔顺的长发波浪一般荡开,她往克蕾雅背后缩了缩身子。两只脚丫并在一起,好像一个受到惊吓的柔弱小女孩儿。

    对于唐方脸上的表情,她比谁都熟悉,每当他这么看着自己的时候,就说明舰长大人又打算给她放电了。

    “克蕾雅姐姐救我。”她从后面抱住克蕾雅。脑袋埋在她垂在肩头的金发中。

    “知道错了?”

    芙蕾雅乖巧的点点头:“嗯,知道了,我再也不去哪里面玩了。”

    见她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克蕾雅只好摇摇头,望着唐方说道:“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就让她在这儿住些日子吧,来到‘巴比伦’后,璎珞、唐芸几人一起跟了下来,把她一个人留在船上也怪可怜的,仔细想想,如果有人陪她玩,至于跑真空整流舱胡闹么。”

    “嗯,嗯。”芙蕾雅从姑娘右肩探出头,一脸哀求地望向唐方,脆生生说道:“我想跟你在一起……”

    唐方怎么听怎么觉得后面这句话味道有点不对,不过还好,克蕾雅并没有在意。

    他寒声说道:“闲着?哼……只怕未必!”

    “怎么了?”姑娘听出他话里的寒意,停下喝咖啡的动作,抬起头,满脸疑惑地望着他。

    唐方想了想,将刚才看到,听到的一幕略作整理,对克蕾雅讲述一遍。

    姑娘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听完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将计就计!”

    克蕾雅敏锐的捕捉到他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望望身后的芙蕾雅,歉意一笑,然后往沙发另一侧靠了靠:“那你动手吧。”

    唐方望着花容大变,急的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小丫头呵呵一笑:“我又改主意了,不仅不会吸干她的电能,明天还会带她一道去‘阿尔凯西’。”

    克蕾雅捏着咖啡杯的手停在半空。

    旁边芙蕾雅一声欢呼,脚丫在沙发上一点,就像一只归巢麻雀,再一次扑进他的怀里。

    唐方赶紧护住某个部位。有些尴尬的看向克蕾雅,却发现姑娘并没有注意他的小动作,反而面露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不好奇吗?”他推开芙蕾雅不老实的嘴。

    姑娘闻言惊醒,笑道:“好奇什么,你这家伙从来不肯吃亏。指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呢,我只是想起下午发生的事,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老科里包藏祸心的?”

    这是她第二次纠结这个问题,唐方觉得还是老实交代吧,万一成了她的心病就不好了。

    “就普通人而言,如果让你去陷害关系不错的朋友,难免衍生出两种情绪,一是愧疚,二是惧怕。其实他们已经足够聪明了。老科里的演技也无可挑剔,他是为道歉而来,自当心怀愧疚。同样的,对我有所畏惧原也应该,因为那两件所谓的‘伊普西龙遗迹’接连失窃,而当初在‘索玛尔’拍卖行的包房之中我曾经对他做过暗示。当然,他最多也就怀疑,拿不出真实证据。”

    “所以。如果单纯的通过观察,并不能识破‘漫游者科技联合体’的诡计。”

    他收回捂住芙蕾雅嘴巴的手。扫了一眼掌心,皱皱眉,上面有一团水渍,还有些爽。

    “芙蕾雅,别闹。”把她扶正,唐方继续解释:“这件事坏就坏在他们太过认真。把整件事解释的非常详细,丝丝入理,环环相扣。他们认为我很聪明,所以,老科里的话从头到尾都无可挑剔。严谨而又逻辑,叫人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他们不知道是,片面追求合理性,以致匠气太浓,这才是最大的破绽所在。”

    “谈生意,其实不用解释那么多,商人追求的不是说服力,而是利益,而今天的老科里,比起以往的他,更像是一个演说家,而不是生意人。”

    唐方将瘫软在自己怀里,脸蛋红的像熟透番茄一般的芙蕾雅搬到克蕾雅所在的沙发上:“懂了吗?”

    “懂了。”姑娘点点头,从沙发上下来,抱起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的芙蕾雅,转身朝二楼走去,当她有些沉重的脚步声在楼梯口奏响时,一并的还有一道幽幽的叹息传来:“你果然是一只小狐狸。”

    唐方有些委屈,在沙发上坐了老半天,却才自嘲的笑笑:“小狐狸……啊呸!我到底是有多蠢,才会经不起装x的诱惑,把这些话告诉你。”

    他很害怕自己会教坏克蕾雅,舰长大人的想法其实很有些迂腐的味道,这跟他从小耳濡目染,所经受的五千年文化熏陶是分不开的。

    他觉得女人还是笨一点好,尤其是自己的女人。

    “哦,不……不是笨一点好,是单纯一点好!”他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光,然后更正了一下内心的想法,哪怕“笨”与“单纯”在他看来用在女人身上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背投系统的节能程式激活,水底风光逐渐隐去,风从远方而来,吹得院内草木沙沙作响。

    …………

    翌日,“空中花园”时间上午9时许,老科里的车准时来到威尼斯酒店门口。

    因为事情的本质就是一场鸿门宴,险恶程度未知,唐方并未答应克蕾雅、格兰特等人的随行请求,还在房间内隐藏了2名ghost与5名狂热者,告诉余人他没回来前最好不要离开酒店,就算出现特殊情况必须上街,也要在ghost的暗中保护下外出。

    嘱咐完毕,他带着唐林、芙蕾雅二人离开别墅,往酒店前门走去。

    能和唐方一起行动,小丫头显得特别高兴,一路上蹦来跳去,好像一只色彩斑斓的花蝴蝶,为这静谧的后花园平添一道别样风景。

    5分钟后,由酒店前门上了老科里的车,一行数人驶向“漫游者科技联合体”驻“巴比伦”分公司的办公楼。

    唐林默不作声,侧脸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沉默不语,芙蕾雅在唐方的怀里钻进钻出,兴奋的就像一只猴子。

    前面开车的是一个陌生人,按道理讲,接人一事就算不用科里?克里斯蒂安亲力亲为,也应该派出有几分头脸的人才是。比如怀特?戴维德,比如副经理杰西?桑德尔。

    唐方并没有为此产生任何不悦、恼怒之类的情绪,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因为有句话叫“做多错多,少做少错。”

    十几分钟后来到目的地,老科里、怀特?戴维德。还有两名白人男子已经在大厅相候。

    根据昨晚唐林拍摄的影像资料,结合艾玛的检索结果,唐方知道个儿高的白人叫贺拉斯?纳尔森,个儿矮的白人叫本尼迪克特?乔治,二人都是“漫游者科技联合体”的董事会成员,他们一直都待在“巴比伦”恒星系统的“雅戈达”空间站,只是从不插手公司事务,除非董事会专门指派,或者出现其他特殊情况。

    老科里可不知道唐方早已做了功课。于是郑重地引荐二人于他。

    本尼迪克特的笑容很盛,脸颊上的肉鼓起两座小山包。

    他伸出手同唐方握了握,学着科里?克里斯蒂安亲切的喊了一声:“唐老弟”。

    唐方同样也在笑,同样笑的很盛,好像两人是多年不见,有缘重逢的老友那般。

    两人笑容真切存在,灿烂至极,但是心意却虚伪的紧。

    接下来是贺拉斯?纳尔森。他不喜欢中庸迂腐的东方文化,自然也不喜欢东方人。于是很没有礼貌的沾了沾唐方的手,便快速收回。

    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最起码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算是给足了唐舰长面子。

    唐方并没有向他们介绍唐林与芙蕾雅,尽管这有些不礼貌,他算准对方不会在意。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抱有险恶用心的时候,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

    前台接待还是第一次来遇到的那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女孩儿,她从柜台后面探出头来,有些好奇地望着紧紧扭住唐方胳膊的漂亮姑娘,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

    老科里并未邀请唐方上楼,几人在休息区稍后,等待菲尼克斯政府的过关审批。

    有身材高挑的女接待端来几杯咖啡推到几人面前,道声:“请用”,然后恭谨的退下去。

    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只是唐方却没有心情去喝,他的目光透过大厅落地窗,望向远方的人工湖。

    太阳已经升的很高,无风,湖平如镜,不见波澜。

    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几个清洁机器人悬浮在半人高的空中,将公路两侧稀稀拉拉散落在地的枯枝败叶收进腹部垃圾箱。

    一切都很平静,不平静的只有躁动的人心。

    本尼迪克特坐在唐林对面,脸上的笑容像是雕塑石刻一般,从未改变过,唐方清楚的很,他必须尽力撑开嘴巴笑,因为他的笑脸后面藏着一把刀,如果停下来的话容易弄伤自己。

    贺拉斯坐在芙蕾雅对面,从进门后,自始至终都没看唐方跟唐林一眼,他对芙蕾雅很有想法,因为她长得很漂亮,天仙一般,可惜小姑娘对他提不起半点兴趣,她还是喜欢舰长大人多一些,不对,是多很多,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

    老科里与怀特保持缄默,不知是对这次行动无声的抗议,还是看到唐方不说话,他们也找不到什么有趣的话题来打破冷场。

    于是几人就这么坐着,跟外面一样,很安静,很平和,只有阳光折射进前厅,照在明晃晃的地板上反射着刺眼的光。

    有着可爱酒窝的前台接待小姐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这种平静让她有一种窒息感,仿佛一道鱼刺卡在嗓子眼,不管是呼吸还是说话都很受影响,即便只是坐着,也有一种针扎似得痛。

    最终,总算有人打破这有些诡异的平静,不是别人,正是唐方右手边坐着的芙蕾雅小姐。

    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心事的人,自然不用顾忌什么。

    当杯面上的咖啡沫聚成一张笑脸的时候,她忍不住端起咖啡杯,就像一只舔舐水面的小猫那样,一下一下舔光上面的咖啡沫,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几个呼吸的功夫喝个精光,喝完自己的仍觉不解馋,又将目光转移到唐方面前动也没动的咖啡上。

    唐方笑笑,刚要把自己的让给她喝,不想正对面贺拉斯忽然将他面前那杯推到芙蕾雅面前,露出一个自以为和蔼的笑容:“喝吧。”

    贺拉斯是一头大灰狼,可惜芙蕾雅不是小红帽。

    姑娘皱皱眉,往唐方身边歪了歪,好看的双手搂住他的胳膊,一脸漠然地望着对面的贺拉斯,至于面前那杯咖啡,连看一眼都嫌多余。

    她的意思很清晰,我只要唐方,你给我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贺拉斯的脸拉的很长,让人怀疑再加把劲是不是可以下锅做一碗牛肉拉面。

    “你想喝?”唐方端起面前的咖啡,含笑问道。

    “嗯,嗯。”姑娘非常乖巧的点点头。

    唐方吹开杯沿的泡沫,很文艺的捏着杯柄送到她面前:“拿去,小心烫。”

    芙蕾雅甜甜一笑,双手捧过小巧的咖啡杯,弯成月牙的眼绽放出一道惊喜之光,好像得到父母夸奖的孩子,又似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150330203617135的道具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