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五十章 送货上门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半个月前,查尔曼曾控诉“启明星药业”非法研究生体兵器,并将之投入实战,要求星盟高层对其展开调查,以惩治这个反人类,反社会的罪恶组织。

    查尔曼是谁,一个海盗头子,这样的话有几个人会信?更何况“启明星药业”在星盟高层有很深的关系,皮球踢来踢去,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一个海贼头子在战场上吃了败仗,然后编几句瞎话来挽回自己的颜面,顺便恶心一下“启明星药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再者,他所谓的生体战舰就像昙花一现,打那儿以后再未出现过,于是,绝大多数人只当这是无稽之谈,并没在意。

    可时至今日,苏鲁帝国拍下的运输机遭劫,6ooo亿就这样打了水漂,以致梅斯菲尔德雷霆震怒,在两国边境屯兵百万,要求星盟政府给他一个说法。

    这事查来查去自然落到艾伯特头上,做为“阿波罗”海贼团的掌门人,他比谁都明白这件事绝不是自己手下干的,这根本就是栽赃嫁祸,而跟他与白胡子同时有仇,又有能力劫持“克拉蒙德集团”船队的人,在天巢星区只有一个------拜伦!

    旧恨未消,再添新仇,艾伯特不仅恨拜伦,连“启明星药业”也一并捎上,就着如今混乱的时局,索性将当初的战斗录像也交了出去,这么一来,“启明星药业”一下子吸引了政府高层的目光。

    “启明星药业”做为一家医药企业,不经政府批准,私自进行生体武器开发,他们想干什么?

    有些议员想到了“兄弟会”,天知道“启明星药业”除生体战舰外,还有没有搞更加骇人听闻的禁忌研究。比方说克隆人,比方说人体改造?

    在如今这样一个敏感时期,星盟必须首先保证不会后院起火。才能集中精力对付苏鲁、蒙亚两国。

    按照一些议员的建议,干脆直接向“启明星药业”派出调查组。并出动海军舰队接管“迪拉尔”恒星系统,以确保不会出现意外情况。

    特里?费迪南德自然不会同意政府这么做,“启明星药业”可是为他所掌控,当初他之所以没有将唐方手中可能握有生体战舰这件事向高层汇报,是因为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假如能够通过“启明星药业”吞并唐方的“晨星铸造”,那会给他带来多大好处?

    只是……如今看来,只能丢车保帅了。

    于是立刻在议会上做了汇报。告诉众人实情,那些生体战舰并非来源于“启明星药业”,而是唐方搞出来的东西。

    哪知道结果并不理想,大多数议员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如果唐方有这样的本领,他还会组建“晨星铸造”?还会找“启明星药业”合作?还会因为没钱伤脑筋,乃至把2件珍贵的伊普西龙遗迹都卖了,更甚者,为了4oo亿星币的税款跑到“空中花园”同税务官们死磕?

    不管从“雅加达布尔”事件,还是唐方来到“巴比伦”后的所作所为,他或许有较为先进的科技储备------比方说晨星号。却跟生体战舰没有一丝一毫的交集,而“启明星药业”做为一家医药公司,搞点什么生物研究。争议实验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因此,超过7成议员认为特里?费迪南德在撒谎,在为“启明星药业”打掩护,阻挠调查。

    便在这时,剩下的3成议员中,与唐方有些过节的奥尼恩斯跳将出来,向议会阐述了他的看法。

    假设“启明星药业”真的储备有大量生体战舰,冒冒失失对“启明星药业”发兵,万一惹急比尔博姆。利用那些生体战舰破釜沉舟跟海军舰队打一场,难免会出现巨大损失。生体战舰的战斗力有多强,从那段影像资料中便可以看出。

    所以。与其冒冒失失发兵“迪拉尔”,倒不如运用反证法。

    “启明星药业”有着自己的空间站,自己的恒星系统,动比尔博姆的代价可能很大,但是动唐方的代价要小得多,如今晨星号停在“巴比伦”边缘的战舰码头,而唐舰长带着几个人住进“空中花园”的威尼斯酒店。

    何不试探一下他?甚至直接把掳走?那时节,他有没有秘密,比尔博姆清不清白,岂不很容易便能知道?

    如果不清白的是唐方,更可以给他扣一个“反人类”的大帽子,顺势将生体战舰的调制技术以及那些超越当今科技水平的飞行器制造工艺搞到手,然后加工一下,盖上“星盟”的标签拿来对付苏鲁帝国与蒙亚帝国。

    一旦有了生体战舰的调制技术,以后星盟还用仰人鼻息?看人脸色行事?

    退一步讲,如果唐方很清白,倒时再动“启明星药业”不迟,当然,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特里?费迪南德议员必须配合一下才好,嗯……到“林卡尔”休几天假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奥尼恩斯的想法一下子引发了热议,有议员担心此事败露,毕竟有“雅加达布尔”的前车之鉴,谁都知道唐方能量不小,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星盟政府以卑劣手段迫害外籍商人的事在国内国际传开,那事情就大条了。

    聪明如奥尼恩斯,既然想到这个奇葩的反证法,自然也想到了善后之策。

    谁说这件事一定要在星盟的地盘上干呢?“阿尔凯西”不行吗?谁又规定必须由自己人动手?嫁祸给菲尼克斯帝国怎么样?

    唐方若是落入陷阱,星盟将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倘或他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那日后政府想方设法给他点补偿也就是了。

    若他深藏不露,用心险恶,没有落入陷阱,那菲尼克斯帝国会为这次失败买单,让他们狗咬狗。星盟作壁上观,不仅可以得到想要的结果,关键时刻还可以做一次渔翁。

    他成功了。奥尼恩斯玩了一手漂亮的公报私仇,将他对唐方的恨成功的转嫁给星盟政府。临了还将了老对头特里?费迪南德一军,让其他人明知他这是假公济私,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于是,星盟政府决定对唐方动手,而最适宜的人选,自然便是唯一一家与他交好的星盟企业“漫游者科技联合体”,至于执行者。老科里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他无法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尽管他很不情愿,因为这是国家需要,也是公司需要,更是家庭需要。

    通过研究唐方的思维、习惯、风格,他们最终制定出一个堪称完美的计策,而为了不让他产生怀疑,老科里已经演练了无数次。

    “……”

    “我忽然想起一句话,自古忠义难两全!”老科里一屁股坐回沙发上。

    这时。黑人男子左侧身型较高的那个白人忽然发出一声嗤笑:“忠义难两全?说的你好像多伟大似得,如果你真当那人是朋友,会指示助理怀特偷拍他的一举一动?”

    白人男子名叫贺拉斯?纳尔森。“漫游者科技联合体”董事会成员之一,他一向对什么东方文明不感冒,更不喜欢老科里。

    “我只是想多了解他一些,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仅此而已。”

    贺拉斯很不高兴,他使劲弹了弹烟灰,眉头挤成一个“川”字,因为刚刚又听到一句让他反胃的话。

    他觉得老科里跟约翰尼一样令人讨厌。

    “既然你这么忠义,那我就给你一个双全的机会。做完这件事以后你可以去养老了。”

    “都给我闭嘴!”黑人男子的话就像木槌敲击大钟,浑厚低沉。仿佛有着一种叫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老科里依言沉默,贺拉斯也不敢再多嘴。竟似有些怕他。

    “明天一早依计划行事。”黑人男子扔下这句话,起身往外面走去,他对东方文化没什么偏见,却不喜欢吸二手烟,他讨厌香烟,同样也讨厌吸烟的人。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老科里站起身,紧追艾格尼斯而去。

    “哼,艾格尼斯保得了你一时,保不了你一世!”贺拉斯按熄刚刚燃到一半的香烟。

    其实他也不喜欢吸烟。

    另一名白人男子叹口气,说了一句:“浪费。”

    影像到这里便结束了,屏幕一闪,切换回桌面,五彩斑斓的游鱼在水底穿行,时而亲吻水草,时而在岩缝钻进钻出,时而呼出几颗调皮的泡泡。

    唐方没有动,屏幕上晃动的水波在他眼中倒映出一片光辉,“汩汩”的水泡声是客厅里唯一的声响。

    他料到艾伯特会将“迪拉尔”恒星系统的遭遇战公诸于众,并指责“启明星药业”进行生体研究,但是却没有想到星盟议会的反应这么快。

    吞噬体与伊普西龙基因标本的来历业已查清,这涉及到“最高安理会”,网已经撒下,接下来就看拉瑟福德的了,第三枚“智芯”的下落同样有了眉目,只等飞利浦回归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面见康格里夫公爵商榷。

    布局方面,“晨星铸造”的启动资金顺利到位,在天巢星区的布局也已经完成大半,接下来只需利用拍卖会期间老科里为他搞定的第二件事按计划行事,然后回到“迪拉尔”恒星系统,在舆论与自己的双重压迫下,比尔博姆只有与“晨星铸造”合作这一条路可走。

    而天巢星区的时局发展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期,只是淌了几脚,水便已经浑了。

    唯一还没搞定的便是“次元锁”的原料以及“丘比特”所列,用以修复破损伊普西龙遗迹的替代配件了。

    那些替代配件,及制造“次元锁”的一些边角料好说,为免引起“伊贺实业”等敌对势力的警惕,他已经委托飞利浦的商团代劳,想来不至于出现什么意外。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含铱矿物与含铯矿物了,就算因为战争将临之故价格出现下滑趋势,但是三五天内绝不可能出现实质性的崩盘,塌方是一个过程,必须要有一定的反应时间。

    谁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奥尼恩斯突然发难。一下子打乱了他的节奏。

    “看来……必须加快进度才行……”

    “加快进度”想想容易,但是他又不想多花钱,被人当成冤大头很宰一笔。

    唐方抬起头扫了一眼窗外。有月华从空中泻下,极远处传来一阵纷杂的脚步声。他认得,那是外出散步的璎珞、玲珑等人。

    他决定将计就计,既然“漫游者科技联合体”给自己设了个套,那自己就索性钻一钻吧。

    孙猴子进了一次八卦炉,练就一对火眼金睛,论神通他不敢跟大圣爷比,不过顺手牵羊捞好处的本事,他可是一点都不差。

    …………

    当克蕾雅、璎珞等人的脚步声来到院门的时候。唐方情不自禁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发现一个情况,人数不对,相比外出的时候多了一个人,还是个熟人,更是让他头疼的人。

    几个呼吸后,门开了,就跟预料中一样,随着一阵香风袭面而至,一道人影好像投林乳燕一样钻进了他的怀里。

    芙蕾雅就像一个扑倒在爹地怀里的乖巧女孩儿。骑坐在他的腿上,头脸在他胸前拱啊拱,拱啊拱。仿佛一头刚刚学会独自吃食的小野猪。

    她柔滑的发丝在沙发上铺开,好像一张棕红色丝绒被,将两个人盖在里面。

    唐方有些感慨,几天不见,她的头发又长了,几乎垂到腿弯。

    玲珑拽着一脸好奇的璎珞“噔噔噔”快步上楼,后面白浩噙着一丝坏笑望着沙发上被吃豆腐的唐舰长,好像在说:“你也有今天?”

    直到唐方狠狠瞪了他一眼,这货才揪住身后罗伊的肩膀。义正言辞的说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老大在拯救失足少女而已……”

    “哎呦”他的话才说一半便被惨叫取代,克蕾雅一记暴栗敲在他头上:“再多嘴明天没饭吃。”

    那白浩哪敢得罪掌勺老板娘。急忙拉起一脸茫然,还没回过味来的罗伊,转身冲进左手边走廊,“嘭”的一声把房门关死。

    唐芸笑嘻嘻地在茶几上放下一个塑料食盒,里面放着几颗浇有沙拉酱、肉松的章鱼烧。

    “哥,你尝尝,跟家乡街角那家店的一个味。”扔下这句话,小丫头踩着莲花步一眨眼消失在客厅。

    克蕾雅在沙发上坐下,捏起签子,挑起一颗章鱼烧送到唐方嘴边:“小芸的一片心意,你可别浪费了。”

    她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眸子里一片清澈,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嫉妒情绪,好像一点都不介意芙蕾雅霸占了她的专属领地。

    唐方下意识咬下那颗章鱼烧,细细咀嚼的同时,指指趴在自己胸口好像争抢奶水的小猪一样的芙蕾雅,目光里透着迷茫。

    “我知道你在奇怪什么。”克蕾雅掩嘴轻笑,触摸一下茶几上的杯子,发现早已凉透,于是起身端进厨房,再出来时换成了飘着热气的香浓咖啡。

    “她是周艾送来的。”将一杯咖啡推到他面前,克蕾雅坐回去,端起自己那杯小啜一口。

    唐方眼睛一亮:“周艾送来的?她人呢?”

    “回去了。”姑娘耸耸肩,笑道:“怎么,你想她了?”

    “呵呵……呵呵……”唐方干笑几声,伸手端起咖啡放在唇边抹了一下,用以掩饰眼中的黯然。

    那丫头老躲着他也不是个事啊,她越这样做岂不越让人怀疑,克蕾雅又不是瞎子,只怕已经瞧出点什么,不然怎么会开这样的玩笑。

    “嘶嘶……嘶嘶……”

    胸前传来一阵异响,唐方低头一瞧,才发现芙蕾雅不知什么时候抬起头来,小鼻子频频抽动,眼睛直勾勾望着他,模样就好像一只嗅到骨汤味的棕毛泰迪犬。

    “你要喝?”唐方把挡在面前的杯子拿开一些,笑着问道。

    芙蕾雅摇摇头又点点头,忽然往前蹭了蹭,果真像只小狗似得,伸出舌头向上舔去。

    不过她的目标不是唐舰长手上的咖啡杯,而是他的嘴唇,或者说嘴唇上沾的咖啡沫。

    唐方一下子懵了,想往后躲,发现身后是沙发背,想起身挣脱她的束缚,又意识到手上还端着满满一杯咖啡。

    “妈蛋,老子这是要被逆推啊……”

    芙蕾雅漂亮的小脸蛋越来越近,舌尖上隐有电光雀跃,眼看唐方就要“*”的时候,那本该与他的唇来一次亲密接触的香滑小舌忽而远去,然后耳畔传来克蕾雅压抑着醋意的声音:“你好像很享受?”

    看着她提起芙蕾雅的后衣领扔到另一张沙发上,唐方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惋惜没有被占便宜,还是感叹克蕾雅的敏捷身手。

    他翻了个白眼,认真说道:“这真不怪我,我只是没有反抗而已……”

    “怪不得周艾让我看紧你们俩。”唐舰长一向脸皮厚,对此姑娘也没有办法,她能做的也只有看好那个贴着“送货上门”标签的豆腐西施小姐。(未完待续)

    ps:感谢残月233、鼻歪眼斜2位书友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