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三十六章 兄弟会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本以为这是一场针对银河妖姬的刺杀行动,可是后来街道上接连发生的枪击与爆炸却又说明此次事件并非如她想象中那么单纯。∴頂∴点∴小∴说,

    她开始害怕起来,如果这是一场针对整个“安卡利姆”空间站的恐怖袭击的话,那3人岂不就危险了。的确,唐方走前留下一名ghost暗中保护他们,寻常的武装分子根本没可能伤到她们,但如果战争规模大到足以危及“安卡利姆”的根本,只怕ghost自身都难保,更遑论保护他们了。

    唐方去了“托拉提尔”,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办完事回来,就算得到“安卡利姆”空间站遇袭的消息,只怕一时间也难以返回。

    她哪里知道唐方几人这次地面之行并未遭遇什么太大凶险,安东尼为了拖延他们放出的“赤月恶魔”由于成长时间太短,被唐方利用火蝠甲背后的电浆罐注入高能电子引爆后消灭,“安卡利姆”发生袭击时他与拉瑟福德等人已经离开“托拉提尔”大气层,进入空间站码头。

    因此,他来的很及时,除遥控女妖战机轰爆武装机器人,还有时间去了天台一趟,搞到一条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手臂当做战利品。

    舰长大人的生意经向来是“出门不捡东西就算丢”,若是没有好处,还不如猫在自己屋里睡懒觉来的轻松自在,宅……其实也是一门艺术,生活艺术!

    “大哥!”

    小丫头吓坏了,一下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不撒手,像一个打碎盘子的小姑娘,怯生生说道:“早知这样就不来了。”

    “哼!”唐方假装生气,冷冷哼了一声:“叫你再不听话。”

    “乜……”小丫头吐吐舌头。扮个鬼脸。

    “好了,闲话等离开这里,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也不迟。”唐方将她放下,丢给唐林、克蕾雅一人一套恶劣环境防护服,说道:“阿罗斯3人正在码头等候,穿好防护服赶紧走。‘安卡利姆’的事与我们无关。”

    根据艾玛传回来的情报分析,“安卡利姆”这次恐怖袭击的规模不小,但还到不了动摇空间站根基的地步,银鹰团政府方面已经向事发地点增派兵力,应该可以将那些恐怖分子镇压下。

    他比较在意的是那条断臂,还有发动恐怖袭击的组织是何来历,能够在星盟与银鹰团眼皮子底下搞事,这样的组织可不多,莫非是内陆诸国?

    几人沿着艾玛设定的安全路线往码头方向撤离。唐方正思考着该组织的来历与目的的时候,斜对面一栋高楼的天台上传来一声惊呼。

    他下意识抬头望去,天台上正有一个人被慢慢逼到边沿,如无意外,他应该会掉下来,然后摔成一滩花花绿绿惹人反胃的肉饼。

    唐方并不想多管闲事,但他最终还是站住了,因为他闻到一丝熟悉的味道由天台上飘来。很淡,却很清晰。

    或许在硝烟与战火下依靠嗅觉是一件很蠢的事情。但他还是决定上去看看,顺道帮帮那个人,他可以漠视死亡,却不代表铁石心肠,更何况那人如果摔下来的话,会落在几人正前方点缀着星星火苗的街道上。这或许会吓坏唐芸,而克蕾雅说不定也会善心泛滥,甚至于毫无理由地愧疚难安。

    所以,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以及避免有可能发生的头疼事。他吩咐几人继续走,自己则召出一架女妖战机,拉住缆绳飞向高空。

    事情的发展与他的计算出现了一些偏差,这导致舰长大人还没有登上天台,那个人影已经失足跌下,带着猛烈的风扎向地面。

    他不及多想,按照计算机反馈的数据,用力往前一荡,身体就势扑出,将那道由高空坠落的人影一下抱在怀里。

    然后,他嗅到一丝幽香。

    然后,他才发现那是一个女人。

    然后,他觉得自己撞了大运,因为这个躺在他怀里,业已昏迷过去的女人是令无数男人为之心醉的银河妖姬。

    再然后,他没有心潮澎湃,也没有百感交集,更加没有趁机吃点不吃白不吃的豆腐,豆花,豆糕什么的……他在想,如果现在去买彩票的话,rp值能不能继承?

    当然,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中存在了0.01秒,便被另一个想法所代替,因为他不想这么摔下去,更不想抱着一个美女摔成肉泥,那不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也不叫“灾难来时情侣互相拥抱双双身亡”,那叫“花样作死。”

    一只腐化者由虚而实,出现在二人坠楼轨迹上,仿佛充满气的橡皮垫一样兜住从天而降的两个人。

    唐方来不及细细感受棉花糖挤压胸脯带来的软绵绵,肉呼呼,弹嘟嘟的极致享受,他毫无绅士风度地骂了一句:“我x,硌到后腰了……”

    他总算知道屁股底下这玩意儿为什么能硬抗驱逐舰的磁轨炮了,感情那些囊泡组织比金石还硬,这得亏是他,设若换成别的什么人,只怕后脊梁骨都摔折了。

    “还不错,这一跤摔得倒挺值!”

    他的头枕在一枚微微凸起的鳞片上,眼睛向下瞄去的时候正好可以看到银河妖姬小姐压在他胸脯上的两颗光彩夺目的仙桃,其实他觉得用蟠桃来形容更好一点,因为它有点瘪,感觉就像三明治中间那层鲜奶酪,让人垂涎欲滴。

    从空中落到地面的整个过程,他一共偷窥了3回。

    第一回是下意识的,他认为那不叫偷窥,那叫造化,是佛祖老爷子给他英雄救美的报酬。

    第二回他同样也不认为那叫偷窥,因为他忽然回忆起周艾胸前的一双可爱白兔,他想比较一下,哪个更润,哪个更白。

    第三回他依旧不认为那叫偷窥,他没见过克蕾雅的。却用手捏过,他想知道谁的更大,更挺。

    他其实还想知道哪个更有弹性一些,但那必须实地调研,舰长大人认为自己还是很有节操的,做不出那等乘人之危的事。所以,他并没有动手。

    于是,他认为自己这样的表现很君子,用“偷窥”这个词来形容实在是有些不妥,去掉“偷”字可能会更好一些,后来他觉得“窥”也不好,应该用“看”,这比较光明正大一些。

    双脚着地的一刹那,舰长大人忽然想到另外一件事。他只顾“看”人家的仙桃了,竟然忘了去看银河妖姬小姐的脸……这实在是称不上“君子”。

    最后,他很幸运地找到了另外一个理由,或者说歪理------这一路走来到处都是她的宣传画、广告牌,夏洛特小姐的脸实在看得都想吐了,要加深对她的了解,还是看球吧。

    把银河妖姬小姐交到眼神怪怪的克蕾雅手中,唐方又想到一个更加有层次感的问题。如果再加深一点呢?

    唐林指了指上面,舰长大人如梦方醒。抬头望望天台边沿探出的两颗人头,又扭头望望克蕾雅怀里的银河妖姬小姐,忍不住皱皱眉头,能让他临战走神的人不多,唐芸算一个,唐林算一个。克蕾雅再加周艾、老兵。

    “银河妖姬……夏洛特?奎恩……”

    银河妖姬蜷缩在克蕾雅怀里,一动不动,长裙撕开一块,露出雪白的小脚丫,上面沾着几点污浊。还有细微的擦伤。

    “是因为那两颗球吗?”

    唐方摇了摇头,抓住缆绳快速升上天台。

    不远处倒着两具尸体,从衣着上看应该是“安卡利姆”政府安排到中央大剧院用来保护银河妖姬的特工,从伤口来看,都是被干净利落地一枪爆头。

    另一边,ghost已经制住两名恐怖分子,查尔斯联邦的“白银骑士”落在不远处,如镜面一般反耀着人工太阳的光辉。

    “你们是什么人?”唐方走上前,扯掉二人用以遮面的黑布,很平凡的两张脸,平凡到丢进人群再也找不出来。

    然而,对于舰长大人来说,他们却非常非常特别,特别到他的脸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

    眼前的人一模一样,就像孪生兄弟。

    认真说起来,孪生兄弟一块儿参军,甚至一块儿从事恐怖活动实在算不得什么,历史上有很多先例,可若是三胞胎的话就难免惹人深思了。

    眼前的两个人与之前被割掉手臂后自杀的恐怖分子一模一样,就像流水线上打包完成的商品那样。

    唐方忽然感觉到一阵恶寒,他想到一个可能。

    两名恐怖分子死死盯着他,就像锁定猎物的毒蛇。

    “哧!”

    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是ghost撕开了二人的衣袖,他们并不具备造型怪异的手臂,跟寻常人一般无二。

    唐方皱了皱眉头,打量一眼四周,觉得这不是一个刑讯逼供的好地方,像感染者这样的生物绝对属于人类公敌,除非万不得已,能不露白还是不露白的好。

    于是他向着2名ghost传去一道指令,ghost拎起两人向楼道走去,可哪里想到才至半途,原本还活蹦乱跳的两名恐怖分子头一歪,就那么死了,跟被唐方斩掉手臂的人一样,嘴角淌下一缕鲜血。

    他原本以为这些恐怖分子嘴里藏着毒药,关键时刻能够用牙齿磕碎自杀,还特意让ghost为其注射了从护士mm那里取得的神经麻醉剂,瘫痪掉他们的面部神经。然而,现在看来事情远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招呼ghost停下,开启“热视觉”,在两具尸体上来来回回打量几遍,他蹲下身子,抽出蝴蝶刀往其中一具尸体后脑一插一划,布满血色纹理的头皮翻起,粘稠的血液中横着一枚不足厘米长的芯片。

    “果然!”

    抽回蝴蝶刀,在军靴边沿抹掉上面沾染的血迹,唐方将它轻轻插回原处,到底是未来世界,连自杀的法子都这么先进,以意识控制芯片往血管内注入强效毒素,除非在他们来不及反应前将之击昏。否则……

    “不对……”唐方摇了摇头,如果他是这些人的头领,绝不会只是设定意识操控,他会在芯片上再加装一个触发器,一旦检测到宿主昏迷,便会自主启动毁灭进程。

    他忽然对这些恐怖分子的幕后组织产生出浓厚的兴趣。克隆人------尽管他现在还不敢肯定,不过想来**不离十。还有变异手臂、自杀芯片与视死如归的成员,这说明恐怖分子所在的组织是一个有计划,有头脑,更有先进科学技术的团体。

    这次“安卡利姆”之行竟然带给他如许多“惊喜”,唐方觉得这真是太有趣了。

    “白银骑士”躺在天台的角落里,黑洞洞的枪口就像一只冷冷注视着这个世界的眼。

    唐方可不认为这些恐怖分子来自查尔斯联邦,至于会不会是它的死对头蒙亚帝国……谁又知道呢?

    “最高安理会”还有眼下出现的“兄弟会”,天巢星区果然暗潮汹涌。光与暗并存,黑与白相间,不过对他而言,越是这样才越好玩呢,舰长大人明白一个道理,水至清则无鱼,水越浑才越好摸鱼。

    他缓缓起身,在这个过程中他想到一个可能。“兄弟会”这些人是否与银鹰团政府的死敌“最高安理会”有关系呢?

    他想了想,觉得可能性不大。“最高安理会”就算死灰复燃,有了一定实力,也绝不可能愚蠢到发动这样的恐怖袭击------毒蛇只有隐藏在暗中才最可怕。

    从“致远星”事件来看,那个与“最高安理会”有关系的神秘人并不想让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或者说组织的存在。

    “神秘人……第三委员会海贼团……却不知最高安理会恢复了往昔战力的几成?”

    认真说起来,相比眼前这来历不明的“兄弟会”。唐方对“最高安理会”的兴趣要高得多,根据感染者从安东尼那里获取的信息显示,不仅吞噬体样本是从神秘人手中取得的,就连最终落到蒙亚帝国13皇子哈利法克斯?斯图尔特手中的yp-001号标本也是来自神秘人。

    这还不算完,就连那2枚“智芯”也是通过“致远星”流传出去的。其实这种破损芯片安东尼一共出手了3枚,2枚卖给了“心存不轨”的凯恩侯爵,还有1枚交易给了一个代号为“death1024”的匿名商户。

    这不仅令唐方大惑不解,集齐两枚“智芯”后曾获得一个方位坐标,据艾玛说是死寂之海某处,难不成第三枚“智芯”被那位匿名商户丢弃了不成?还是说遭遇意外,沦落到那等不毛之地?亦或是……他想错了,那个方位坐标并非第三枚“智芯”的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招安拉瑟福德,让他暗中监视银鹰团疆域内可疑组织的原因,星盟方面的事情还没完成,“晨星铸造”还未建成投产,一时脱不开身,而“最高安理会”这个组织又让他颇为在意,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这样做,选择拉瑟福德做为自己的代理人,尽量收集“最高安理会”的情报,以便日后他腾出手来好好跟他们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

    还有这个新出现的“兄弟会”,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捉住一个活口呢?

    月光已经消失,天空被明闪闪的人工太阳所代替,今天的“安卡利姆”仅仅经历了两三个小时的夜晚,便再次迎来白昼。

    远方有引擎轰鸣传来,是成群结队的武装穿梭机,仿佛剪开苍穹的长戟,由驻港部队营区所在地飞来。

    唐方的沉思没有被轰鸣声打断,却被ghost的警讯打断。

    倒卧在他脚边的两具尸首胸腹隆起,就像一个正在充气的气球,越来越大,以致整个身体都扭曲变形,最后“噗”的一声爆炸开来。

    “尸爆?”当血光在脚下绽放的时候,他想到一个词,并由此联想到21世纪初中东地区特有的汽车炸弹袭击。

    他觉得自己低估了“兄弟会”,除却上述那些评价外,还应该为他们加上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标签。

    因爆炸飞溅的碎骨威力之强堪比弹片,若不是及时召出一名狂热者挡在身前,即便有恶劣环境防护服护身,想来也难以近距离抵挡住密集的骨片。

    不仅如此,尸体爆炸后飞溅的血液竟然具备腐蚀效果,连狂热者配备的等离子护盾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产生能量损耗。

    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或许不算什么,但如果发生在“安卡利姆”政府士兵,乃至寻常平民身上,结果又会如何?当然,他没心思,也没义务去警告空间站的警卫武装,这样做除了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外,再没任何益处。

    从天台上下来,唐林迎上来细问战况,唐方摇摇头没有多说,招呼三人按原定路线继续前行。

    …………

    10分钟后,几人抵达“安卡利姆”政府设立的警戒线前面,有全副武装的士兵赶上来,详细检验过几人身份后,放他们离开事故区域。(未完待续。。)

    ps:  感谢terence_老兵,噬日魔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