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三十五章 最高安理会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得出,安东尼是一个很时尚的人,靴子是今冬最新款式,领带塞在绒衫里面,有一种清爽气息。

    最后时刻,唐方打掉了他的配枪,没用c-2oa,用的是幽能刃,只微微一划,枪便断成两截,跌在地面震起一圈微尘。

    “a先生?”这是他第三次问。

    安东尼往后缩了缩身子,舒缓的风由丘壑间隙溜过,吹起他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

    他的嘴很硬,真的很硬,比地面矗立的石块还要硬。

    因为他明白,不说,没有活路,若是说了,连死路都会消失不见。所以,与其这样,说与不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关系,最终他选择沉默,也只能选择沉默。

    唐方没了耐性,做为一个懒惰份子,他从来都讨厌麻烦,审问人犯是一项漫长而枯燥的事,他又对刑讯逼供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像安东尼一样,往后缩了缩身子。

    两个人的动作一般无二,就像事前演练过无数遍一样,只是,一条细长的蜇刺跨越数米间距,就像一双将画布扯成两半的手,一下子插进安东尼的脊梁。

    1分钟后,唐方缓缓站起,转身走向远方。

    在他身后,属于安东尼的部分正在缓缓消失------消失在感染者充满致命病原体与恶臭的大嘴之间。

    …………

    &nbde.a”,在罗利?罗德尼眼中很神秘,但是在唐方看来,这位名叫“安东尼”的a先生不过是一条狗,听话的狗。

    就像安东尼想的那样,a牌上面还有王牌。

    安东尼这个“神秘人”已经不再神秘。但另一个神秘人却又进入了唐方的视野。

    跟罗利?罗德尼不一样,安东尼见过“新神秘人”,当然。也仅仅是“见过”。他不清楚“新神秘人”叫什么,更不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

    “新神秘人”给他各式各样既有趣又有价值的货。并通过“致远星”星际贸易集团这个皮包公司出售给星盟、菲尼克斯帝国及希伦贝尔大区其他主权国家,利润方面二八开。

    他二,神秘人八。

    跟普通人一样,安东尼也有好奇心,他很想知道“新神秘人”的身份,直到某一次碰头,之后他便再没动过探寻“新神秘人”身份的念头。

    因为他看到一个符号,一个印在装有吞噬体样本的冷藏箱下方的符号。或者说标记。

    “π!”

    形似圆周率代表符号的“π”。

    安东尼知道那不是圆周率,更不是“新神秘人”的随手涂鸦,“π”代表着一个组织,一个曾经风头无两,将银鹰团搅得天翻地覆,最后又无声无息消失不见的组织。

    按照银鹰团政府的说法,它已经覆灭,泯然于历史的长河中。

    但……他安东尼可以向天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错,那……那的确是“最高安理会”的徽记。

    “最高安理会……”

    唐方轻声叨念两句。脸上露出几分沉吟之色,他想到银鹰团的一个传闻。

    “唐方,拉瑟福德发来问候消息。”

    丘吉尔的声音将他惊醒。抬头一瞧,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攻城坦克旁边。

    “走吧。”最后回望一眼荒丘,放出两辆秃鹫战车,与阿罗斯各乘一辆,向着来时方向飞驰而去。

    …………

    罗利?罗德尼已经不知去向,只剩拉瑟福德。

    黑人长得像竹竿,为人倒也颇有几分气节。

    当穿梭机无惊无险离开空港冲上蓝天,唐方将视线由窗外转移到对面的黑人身上。

    拉瑟福德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干净到一尘不染。或者说是崭新,这是等待唐方几人的时候在就近的城市买的。至于那套沾满汗水与泥土的衣物,他没有随手丢弃。而是问店家要了一个袋子装进去,带上穿梭机,打算带回去清洗干净继续穿。

    他不仅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更是一个懂得节俭的人。

    就像他知道要怎么省钱一样,他同样知道什么时候需要省话,因此,他什么都没有问。

    “我可以信任你么?”唐方问。

    拉瑟福德的脸变了,变得愈加沉默。

    直到穿梭机刺破大气层,“托拉提尔”在舷窗上变为一颗缭绕着云丝的闪耀明珠,拉瑟福德皱起的两条眉毛缓缓舒展开来,轻叹一声,说道:“我欠你一条命。”

    “我不是追债人。”唐方来回摆弄着一台pda,就像第一次摆弄积木的孩子一般,那样专注,那样认真。

    “我知道。”拉瑟福德勉强地笑了笑:“我有妻儿……”

    唐方不说话了。

    “我需要怎么做?”沉默被拉瑟福德打破,抬起头来,用力地望着唐方的眼睛,仿佛要看到他的心里,看透他的灵魂。

    “我需要一份工作,能挣钱的工作,我知道你可以给我,我同样知道为你办事会有风险,但……我受够了那些伪善的资本家,还有……我欠你一条命。”

    pda就像一只笔,在唐方手掌旋转片刻,最后被推到拉瑟福德面前:“从今天起,你就是‘晨星铸造’驻‘巴比伦’办事处的经理。”

    “但……”看着拉瑟福德接过pda,用他崭新的白衬衫擦掉显示屏上的指印,唐方说道:“你的任务不是经营,而是帮我留意一个人,或者说一个组织。”

    “详细内容已经记录在pda中,看好最后那个电邮号码,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虽然……我不认为它会管用……可万一要真管用呢?”

    当那个大大的“π”出现在pda显示屏上的时候,拉瑟福德的手抖了一下,眼睛里的光也爆炸开来。几个呼吸后,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诸般色彩渐渐敛去:“交给我吧。”

    唐方没有多说什么。将视线转移到舷窗,“巴比伦”恒星的光在“托拉提尔”这颗明珠表面镀上一层银白,大大小小的飞行器在星球与太空之间无声无息上下穿行。它们迎着光,往舷窗上投下一道道狭长的影。

    “安卡利姆”越来越近了。灯火在空间站表面铺开,仿佛银河里的繁星。

    穿梭机临近码头的时候,唐方收到一则消息,一则由ghost发来的消息。

    出事了!唐芸那边出事了!确切的说是银河妖姬出事了!

    …………

    “安卡利姆”空间站喷泉广场上,无数人流泄洪似得从中央大剧院门口涌出,浓烟在天空弥漫,人们的尖叫与呼救交织在一起。

    小男孩儿肩头的宝瓶喷嘴还在往外喷着清泉,漠然地注视着周围逃难的少男少女。中央大剧院正门两侧的巨幅显像屏上画面不停抖动,穿着连衣裙的纯真版银河妖姬与黑纱裹体的妖娆版银河妖姬时而扭曲,时而舒展。

    武装直升机头低尾高,由天空呼啸而过,中间舱门坐着身穿黑色皮甲,戴着战斗护目镜的狙击手,远方有警笛声传来。

    忽然,一声爆炸响起,喷泉广场前方街巷冒出一团光火,数名避之不及的游客与观众被气浪吹飞。如同抛出去的橡皮泥,“啪”的一声摔在马路上生死不知。

    “轰!”又是一声爆炸,由另一侧街道传来。

    中央大剧院所在的街区一下子乱了。爆炸声、玻璃破碎声、人的哭号声、警笛声、枪声……种种噪音连成一片。

    恐怖袭击如同壶里滚沸的开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以喷泉广场为中心连绵远去。

    街道上车辆横七竖八,司机们慌忙调头,却发现后面已经堵了黑压压一茬,于是从驾驶室里出来,扔下车调头就跑。

    救护飞行器由医院方向飞来,忽有一道尖鸣远去,透过微微扭曲的空气。可以看到烟火腾空,救护飞行器撞在旁边的楼房上。压碎成片的玻璃幕墙。

    警察们已经慌了,这次可不是什么流氓、混混的小打小闹。而是真正的恐怖袭击!

    “安卡利姆”不管对内部居民,还是外籍游客的管理都很严格,这些恐怖分子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还有,这些家伙的目标是什么?真的只是想杀掉银河妖姬吗?

    中央大剧院周围街区陷入混乱之际,不远处一条巷道内,克蕾雅正抓着唐芸的手向着出口狂奔,前方有唐林开路,巷道一侧较低矮的建筑天台上有光纹晃动,那是唐方留下保护三人的ghost。

    在离开“安卡利姆”之前,唐方并不认为“安卡利姆”会遇到恐怖袭击,因为空间站的安保措施很严密,没有海关配发的手环会寸步难行,而且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技术水平破坏它,更别提伪装信号源了。

    若真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恐怖袭击,这件事背后隐藏的东西只怕没那么简单。

    当然,他没心思去管这些,只要这些人的目标不是唐芸就好,不然,他不介意让某些人付出点代价。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没有任何人追杀唐芸,除了流弹与四下飞射的碎石瓦砾。

    然而,当3人冲出拐角,一辆警车由弯道窜出,在地上一个急刹车,停在巷子口。

    “快,快上车。”警察由驾驶室探出头来,朝3人焦急喊道。

    他是一名基层巡警,对喷泉广场附近街区很熟,而他接到的命令是全力疏散、救援落难民众。

    中央大剧院上空浓烟弥漫,灭火系统被不知名的敌人瘫痪,翻滚的烈火如同一条到处乱窜的赤焰火龙,将整个建筑群化为一片灼热地狱。

    在恐慌情绪的作用下,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观众们发疯一般涌向四周街区,而唐芸3人则不同,一路走来经历过那么多战役,见惯了风风雨雨,早已锻炼出一份处变不惊的坚韧性格。

    他们3人走的很慢,专门挑选人流稀少的巷道潜行,这使得他们更安全,更易被行走于天台的ghost保护。

    可谁能想到那名塌鼻子巡警这么忠于职守。竟然根据手环显示的信息把警车开到3人跟前。

    诚然,他是好心,但有时候好心却会办坏事。

    巡警不知道。唐芸3人也不知道,在2oo米开外的一座钟塔上正有一个蒙面人举起手中的大口径狙击枪遥遥瞄准警车内部的巡警。

    他并非唯一的狩猎者!

    钟塔对面一家酒店较高楼层的落地窗后面正有一架防卫机器人转动类似人类上半身的炮塔。双臂2omm口径的加特林机炮向前伸出,将唐芸3人列为目标对象。

    如果说狙击手与防卫机器人的存在叫人感觉匪夷所思,那斜对面一栋写字楼天台上发生的一幕,就更加叫人无法理解了,一个与狙击手相同装扮的人站在那里望着街道中央的警车,然后他伸出右手------一条表皮镶嵌着十数个巨大囊泡,尖端呈花苞状的怪异手臂。

    狙击弹已经上膛;机器人瞄准环依次锁定几人;花苞盛开,一颗拳头大小的绿色珠子被推送至不停蠕动的口器型花房前端。

    下一秒。火光闪烁,狙击枪口微微一震,弹头如疾光电影笔直射向目标。

    血水如同被子弹打爆容器喷射而出的激流,溅满支离破碎的玻璃窗。

    一个人应声而倒,却不是警车里的塌鼻子巡警,而是那名钟塔上的狙击手,可怜的家伙脑袋整个爆开,白的红的淌了一地,为这肃穆庄严的钟塔添上一缕血腥。

    &nbst收回枪便不再动,没人注意到这一切。

    武装机器人的下场比狙击手好不到那里去。它没有被爆头,应该说它没有头,被爆掉的是它的身体。c-2oa显然没有这样的威力,毕竟狙击弹的口径在哪儿摆着,机器人的身体又不是肉做的,它很硬。

    一枚反冲火箭由看不见的地方射出,洞穿了坚硬的玻璃幕墙,也洞穿了机器人的身体,炸成一地冒着零星火焰的金属碎片。

    如果有人站在不远处,或许会听到细微的涡轮声,可惜的是。酒店里面的客人与工作人员都已逃得无影无踪,即使有几个腿脚不利索的家伙留了下来。此时此刻却也钻进桌子或是床柜底下避难,哪里敢露头。

    那条怪异的手臂同样没有奏效。或者说开火。它就那么断掉了,伴着飞溅的鲜血,还有一道青白色光芒。

    齐肩而断的手臂并没有跌落尘寰,而是被一只探出扶栏的手抓住,慢慢拉回天台里面,而那名蒙面人却已萎顿在地,嘴角淌下一缕鲜血……就那么死了,凶手不是唐方,也不是其他什么人,而是他自己!

    “奇怪,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混入‘安卡利姆’的?还有这条被改造过的手臂……”

    舰长大人退出隐身状态,将那截断臂交给一名护士mm保管,低头扫过正跟巡警争吵的唐林3人,翻身跃出扶栏,借助绳索之便快速降落在地。

    可惜他下降的太快,并未听到天台传来的异响。

    …………

    巡警太过较真,非要唐林3人上车,他并不知道,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三遭,做为银鹰团公民,还是一名警察,他不缺勇气,更不乏职业操守,他有自己的原则,做一名忠勇正直,受人敬爱的巡警,永远爱着自己管辖的片区。

    唐林很无奈,他犹豫着要不要放倒眼前这个较真较到连死都不怕的塌鼻子,而唐芸却早已没了主意,上一回在西尔贝斯星港的时候,她见识过流血与伤亡,也见识过硝烟同战火,但那时身边的人很多,还不觉得如何,此时只剩下她、唐林、克蕾雅三人,难免有些慌乱。

    最终,3人与巡警间的纠缠被一枚“流弹”打破,警车的引擎被钻出一个窟窿,还好人没事。

    巡警反应够快,一歪身子趴到方向盘下面,等了半天再不闻枪声,于是探出头来四下打量,他很快便发现一件非常蹊跷的事,巷子口空荡荡的,就好像那3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不过扭头扫过定位装置,却发现那本该站在巷口的3人已经远在3个街区之外。

    望望身后,再望望定位装置的显示屏,最后把脑袋探出车窗盯着还在冒烟的弹孔看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活见鬼了。

    …………

    当见到阴影中走出的唐方时,克蕾雅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还好他及时赶了回来,万一唐芸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向他交代。

    谁都没想到好好的一场演唱会会变成现在的局面,银河妖姬在舞*唱的时候被人打了黑枪,幸运的是没有大碍,只伤到右肩,紧接着是两声爆炸,会场一下子乱了,人们尖叫着往外涌,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谁还会顾及偶像,顾及他人,逃出生天才是首要目标。

    于是乎,除了尖叫外还多了一些惨叫,那是有人不小心跌倒在地,然后被逃难观众踩踏所致,幸亏她与唐林都是军人出身,体格强健有力,方才安然无恙地将唐芸护送出中央大剧院。(未完待续)

    ps:感谢上的官方价,天马流星炮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