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三十二章 以身试牛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拉瑟福德长得实在不怎么好看,相反,还有一点丑------不论从人类角度还是牛类角度来说。

    牛群开始分散,这要归功于拉瑟福德强健的体魄,还有工作人员设置的一些障碍物。

    他依旧在跑,围着被撞翻的障碍物来回打转,灵活的像一只猴子,而不是黑猩猩。

    唐方觉得这很有意思,看着一个认识的人被一群公牛追逐,尤其还是一个有着大马猴体型的家伙,更搞笑的是他有着极为严重的洁癖。

    在牛角下求存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然而,舰长大人却根本压抑不住心头的莫名喜感,于是他饶有兴致地走到看台前,面带微笑望着场内。

    这无疑挡住了一些人的视线,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为此发怒,更没人上前说理找事,这一刻,原本充斥着狂躁与喧嚣的观众席仿佛刮过一阵清凉的风,变得安静了一些。

    一只大猴子,一群愤怒的公牛,如果放在山林环境下,毫无疑问,胜利者一定会是猴子,可若是放在只有零星障碍物的平原上,这绝对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

    拉瑟福德已经没了退路,他被公牛逼上了绝路。

    司仪煽情的解说在钢铁穹庐内回荡,喝彩与鼓励就像一片海洋,只是他很累,两条腿就像打了一层厚厚的石膏,比秤砣还沉。

    巨幅显像屏上的计时器已经走了将近1o分钟,对于一般人而言,能在牛群的攻击下坚持这么久已经称得上登峰造极,但是于他而言,这个成绩还不够!

    那些公牛同样耗费了不少体力,汗液出了厚厚一层。将或黑或黄的毛皮浸湿,粘结。

    拉瑟福德贴靠在围栏上,犹豫着要不要放弃。毕竟生命才是最最宝贵的东西,它超越了钱财。超越了物质,甚至超越了精神,它是生命法则用以束缚人类的枷锁,同样也是一种馈赠。

    汗液一滴一滴淌下,从额头到脖子,从后背到脚板,他身上每一处都传来一种湿湿黏黏的感觉。

    拉瑟福德有洁癖,身体的劳累与关节的酸痛他都可以忍受。唯独汗液黏在身上产生的油腻感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他不是一个认死理,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因此,他选择放弃。既然他的努力与心意都已经传达给那些人,目标实现与否已经不那么重要。

    深吸一口气,他按下了绑在手腕的电子装置。

    牛群在接近,黑漆漆的眼珠子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牛角与眼睛传来的疼痛让它们癫狂,让它们无畏,誓要将围栏处那个黑的像炭灰一样的人类撞碎。

    拉瑟福德一开始并未惊慌。他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围栏前面的隔离墙还没有升起,是工作人员在打瞌睡吗?还是说系统延迟?

    他抬起手腕。再次按下按钮,信号灯亮了一下,他确信自己看到了,因为红芒刺痛了他的眼睛。

    可是不管他再怎么眨眼,再怎么张望,那该死的隔离墙仍旧全无动静,就像焊死了一般,静静地龟缩在距离围栏只有3米的地槽内。

    看台上响起零星的惊呼,司仪的解说隐隐有些异样。大屏幕上拉瑟福德的双眼睁得滚圆,瞳孔里有光芒在闪动。那是只有人类在面对死亡时才会点燃的畏惧之火。

    当第一头公牛越过地槽的时候,他恍然大悟。一开始他很愤怒,恨不能将那些王八羔子都杀掉,不过愤怒的情绪仅仅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被平静所取代,这不是临死前的平静,因为他笑了,那么的自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牵强。

    在直面死亡的一刹那,他想通了一件事!

    一些观众站了起来,直勾勾望着紧贴围栏的黑人,他们觉得他很可怜,不过更多的是疑惑,为什么隔离墙没有升起?他想自杀吗?

    还有一些人别过脸去,当然,他们占的比例很小,女人居多。

    另有一些人大声吼叫:“撞死他!撞死他!”

    野性与嗜血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画上等号,催化剂或许是酒,也可能是愤怒,乃至兴趣。

    可惜,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拉瑟福德后面的看台上闪过一道阴影,确切的说是一道人影,就像一只俯冲而下的苍鹰,落在拉瑟福德身前,铲飞无数沙土。

    “哗……”观众席发出一阵惊呼。

    如果仔细听的话,会发现那些惊呼声变了味道,近似于喝彩。

    因为飞起的不只是沙土,还有一头雄健的公牛。

    它就那么横着飞了出去,如同一块大号铁饼,将后面蜂拥而至的公牛群砸翻一地,远远望去就像一颗击倒无数球瓶的保龄球。

    那是一个人?是一个人吧?真的是一个人吗?

    观众们相觑无语,看台前面的栏杆上围了厚厚一圈人,他们的目光聚集在一点,准确点来说是一个人,一个以人类的身体撞飞一头公牛的年轻人。

    巨幅显像屏画面一变,给了一个特写镜头,然而,画面中那个亚裔青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下一秒钟,斗牛场所有摄录、显像设备全数瘫痪。

    设备损坏并未引起太大反应,如今众人的焦点是场内那个年轻人。

    毫无疑问,他很年轻。

    他不仅年轻,长得也不怎么壮,身高平平,一眼望去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有些弱质的亚裔男子,他居然把一头公牛给撞飞了……

    这要是一个铁塔般的彪汉也就算了,关键是那名看也不看身后牛群一步一步迈向黑人的青年不论从何种角度看都称不上彪汉,更与“铁塔”这个形容词无缘。

    这时,有两头牛冲出战团,笔直冲向青年,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动。看台上如有狮吼呼啸传出,两道铁塔般的身影由观众席跃出,鹰击而下。

    “咔……咔……”有骨骼折断声传来。虽然场地很大,声音很小。但是现场出现的一幕却根本不用耳听,只要有眼睛,能看会想,便可以了。

    两头公牛匍匐在地,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阿罗斯活动一下手肘,跟在唐方背后不声不响地走向出口,烟灰在他身后铺成一条线。

    豪森学着斗牛士割掉牛尾,揣进兜里。笑呵呵地疾步紧追,很难想象他魁梧的身躯跑起来竟是那么的轻盈,仿佛平衡木上的体操运动员一样,而他脸上的表情却让人不由自主的响起一首童谣------采蘑菇的小姑娘。

    直到4人走出斗牛场,没入进场通道的阴影中,看台上的观众们却才回过神来,纷纷猜测3人来历,还有那个黑人为什么宁可死也不放弃,而“克莱西”斗牛场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

    唐方抬起头,望着桌对面的拉瑟福德沉默不语。斜对面罗利?罗德尼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双手轻微的抖动着。

    他没心情听拉瑟福德的悲情故事,黑人男子说了那么久。他唯一记住的就是“拉瑟福德”这个名字,还有黑人男子那该死的洁癖。

    就像刚才,拉瑟福德嘴中的去一趟洗手间足足用去近2o分钟,这让他很不好受,因为每跟唐姓青年多呆一会儿,他就要多忍受一会儿那种如芒在背的紧张感与压迫感,咖啡厅的环境很清雅,但对于他而言,却不亚于钻进一口棺材。

    空调送来新鲜的风。有舒缓的乐曲在指尖流淌,伴着断断续续的“叮当”脆响。那是丘吉尔翻搅咖啡,汤匙碰撞杯壁的声音。

    唐方沉着脸不说话。其实心里早已笑开花,他真不知道应该用“耿直”还是“天真”来形容这个有着怪癖的黑人男子。

    按照拉瑟福德的描述,这是一个悲伤又令人感动的故事,如果由一名俊朗的硬汉来演绎,说不定会迷倒一大片女孩子,很可惜,这个故事既没有王子与公主的生离死别,也没有妻儿与丈夫的后悔无期,这个故事只有一个主角,他叫“拉瑟福德”------一个黑人,一个长得酷似大马猴,偏偏还要给自己安上洁癖设定的黑人。

    拉瑟福德并非如他想象的那样是一名商人,他的职业是一名押运主管,就职于银鹰团“特洛洛克”恒星系统下辖“瓦特”集团。

    “瓦特”集团是一家小型机械加工企业,专门从事机械配件订制、加工等方面的业务,曾通过类似“维塔诺”集团信息平台这样的机构,通过竞标的手段获得“漫游者科技联合体”一批加工订单。

    后来产品加工完毕,由拉瑟福德负责押运这批货物来“巴比伦”与“漫游者科技联合体”的负责人员交割,然而,到达银鹰团疆域边沿的时候,却突然遭遇在菲尼克斯帝国、银鹰团、星盟交界线“索卡纳达”地区北部活动的“第三委员会”海贼团分支舰队的阻拦,进而丢掉全部货物,只所属船员平安撤回“特洛洛克”。

    这么一来,货物自然无法按时交割,“瓦特”集团方面须得向“漫游者科技联合体”支付大额违约金,而集团董事会那些人经过调查,发现在“第三委员会”海贼团分支舰队实施抢劫的过程中,押运团队所属武装力量并未发起反击,让海贼们兵不血刃的拿下运输队,劫走那批货物与舰船,而下达“放弃抵抗”命令的人正是押运船队的主管------拉瑟福德。

    尽管他认真地向董事会解释,下达“放弃抵抗”命令是出于保住船员性命的考虑,“第三委员会”那些人可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又跟银鹰团现在的政府是死对头,一旦激怒对方,哪怕押运队所属船员都是平民,也难保不会被愤怒的海贼们杀掉,于是他非常理智的选择放弃抵抗,将货舰交给他们,只带着手下船员逃回总部。

    董事会不为所动,认定拉瑟福德贪生怕死,属于渎职行为,在弃船这件事上负有主要责任。

    后来,在公司高层领导的求情下。董事会决定暂缓对拉瑟福德的处罚,相应的,他必须去“漫游者科技联合体”驻“巴比伦”分公司面见科里?克里斯蒂安。恳求其免除,或是减少违约金。并视其成果,再行商讨对他的处罚。

    拉瑟福德别无他法,只能选择妥协,去往“空中花园”找科里?克里斯蒂安,祈望他能够网开一面,免除或是削减部分违约金。

    希望从来美好,现实永远残酷,如果是星盟境内企业。科里?克里斯蒂安或许会看在某些人,或者社会影响上予以妥协,可“瓦特”集团却实实在在的属于外国企业,“漫游者科技联合体”怎么可能拼着损失己方利益而去成全对方。

    于是乎,在青春靓丽的前台接待小姐眼里,拉瑟福德成了一块牛皮糖,怎么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边科里?克里斯蒂安躲着不见拉瑟福德,那边“瓦特”集团又遇到一个大问题。对于被“第三委员会”打劫去的那些货物,银鹰团方面保险公司给出了“不予理赔”的答复。

    在银鹰团政府控制下的社会,民风崇勇尚忠。这样的风气融入到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就连国家法规、制度的确立,都受到极大的影响。

    站在拉瑟福德的立场来说,这样做没错,他必须为手下的生命安全着想,放弃抵抗是当时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面对“第三委员会”强大的兵力,押运队哪怕选择反抗。结果也注定不会改变,甚至还要搭上所有船员的生命。

    可站在保险公司的角度来看。这无疑能够成为他们拒绝理赔的借口,拉瑟福德这么做不仅属于渎职行为。更是懦弱胆小的表现,他作为“瓦特”集团的押运部门主管,理当对此次劫舰事件负全责。而且,理赔员还提出一个疑点,“瓦特”集团的押运船队走的是安全系数相对较高的航道,为什么“第三委员会”的海贼舰只敢于冒着被银鹰团海军发现的危险打劫押运船队?“瓦特”集团内部会不会有他们的奸细?还是说这根本就是“瓦特”集团为了骗保,与“第三委员会”联合导演的一出戏?

    这一下,拉瑟福德彻底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仅董事会的人怀疑他吃里扒外勾结海贼,就连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心怀猜疑与鄙视。

    说起来,这拉瑟福德倒也天真的可以,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气,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竟然打定主意以身犯险,想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董事会那些人他不是一个胆小鬼,他比任何人都要有勇敢。

    接下来,自然便出现了“克莱西”斗牛场惊险的一幕。

    唐方打心眼里觉得这并非天真,亦不是什么耿直,这根本就是脑残,为了向别人证明勇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这种事只有未经社会磨砺的无知少年才做得出,拉瑟福德可是一名成年人,更是“瓦特”集团押运部门的主管,这样一个有健全思维的人怎么能干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于是,他看拉瑟福德的眼神有些怪,怪到豪森认为舰长大人是不是突然对这个有洁癖的黑人产生了性趣?不然,他为什么跟相亲一样一眨不眨的看着拉瑟福德?

    豪森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克蕾雅……

    唐方并不清楚豪森脑子里的龌龊念头,他继续发问,问拉瑟福德是不是真的打算以身明志,结果对方告诉他手腕上的电子装置坏了,隔离墙没有按时升起。

    丘吉尔一脸愤愤地骂斗牛场那些工作人员都是吃干饭的,唐方却是皱眉不语,然后,他注视着拉瑟福德的眼睛,几秒钟后,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看来黑人已经想到了,只是不肯相信,更不敢说而已。

    权力场尔虞我诈,云谲波诡,生意场何尝不是如此,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个人从出生到长大,到成熟,再到死亡,永远逃不脱一个又一个局,设局者可能是国家,可能是社会,也可能是文化,甚至其他潜移默化改变主流思想、意识的东西。

    当然,以上这些不可抗,难以避免,只能选择逆来顺受,因为已经成为习惯,所以自然。

    拉瑟福德不仅对外在因素有洁癖,在精神层面同样存在着严重的洁癖,这从他不惜以身犯险也要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这件事上便可见一斑。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诩仁义忠勇,对待工作尽职尽责的他,却被自己的公司给卖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以这样的手段。

    讽刺!真是讽刺!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压榨员工剩余价值的本领简直登峰造极,活着要为他们卖苦力,殚心竭虑,就连死亡,都要给他们制造最后的利润,哪怕……他不想。

    一位遭受诬陷的押运员,不惜以死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一位被逼上绝路的父亲,为了不至令妻儿露宿街头,宁愿选择结束自己卑微的生命。(未完待续)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