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三十一章 狂奔的斗牛士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沐浴在“巴比伦”恒星的光辉下,穿梭机缓缓驶入泊位,由连接通道走下,看到大厅悬挂的巨大原子钟时,他计算了一下时差,发现“空中花园”的时刻比“安卡利姆”的时刻足足快了8个小时。@,

    也就是说,从现在到银河妖姬演唱会开幕这段时间足足将近一个对时之久,唐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犯二,可能是睡得太多,脑筋有些转不过弯儿,来之前先跟酒店前台打听一下多好。

    他这心中自责,唐芸可是兴奋坏了,脸上的焦急表情就像站在火车月台上等待放假归来的心上人,急的是抓耳挠腮,面泛红潮。

    而今只是清晨时分,演唱会19时开幕,真不知道接下来的10个小时她会以何种状态度过。

    唐方有些担心,如今的唐芸就像一只嗅到腥味上蹿下跳的小猫咪,偷没偷到鱼并不重要,万一拨翻盘子,掉下来砸到她可怎么办?

    …………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来到银河妖姬演唱会的活动场地。

    毫无疑问,这里是整个“安卡利姆”的心脏,前方是一尘不染的喷泉广场,后方是一栋造型奢华的大剧院,中间的缓冲区域早已拉起警戒线,三三两两的杀马特少男少女如同幽魂一样在会场周围游荡,银河妖姬还没现身,他们便已然失了魂灵。

    唐方已经没有心情吐槽,或许唐芸距离不远处那些人的程度有些远,但不可否认,银河妖姬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让他很头疼,非常头疼,而在另一方面。又有些心理上的悸动。

    同克蕾雅、周艾的感情纠葛、唐芸的任性调皮、以及阿罗斯、格兰特等人的存在……如此种种,让他心底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绪,虽然这不是以前那个世界,但身边这些人却是活生生的存在,他们会哭,也会笑。经历过悲伤,也向往喜悦。

    “唐林、克蕾雅,你们俩留下来陪唐芸观看银河妖姬的演唱会,我同阿罗斯、豪森他们去打探‘致远星’的情况。”

    在喷泉广场附近一家酒店住下,唐方看了一眼时刻表,对接下来的行程做出了规划。

    二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尽皆点头应下。

    之后,又留下一名ghost执行看护工作,唐方带着阿罗斯、格兰特、豪森、丘吉尔4人走出酒店。乘车赶往“维塔诺”集团驻“安卡利姆”的分公司所在地。

    …………

    打听“致远星”相关信息的行动没有遇到太大困难,只是,结果却并不令人满意。

    “维塔诺”集团是一家综合贸易公司,其所涉业务除去大宗商品交易外,还有另外一个商业项目,即:对银鹰团境内一些难以在“空中花园”立足的小型公司提供资源平台,来帮助它们与星盟那边的商家进行商业活动,而“维塔诺”会获得一定额度的销售提成做为佣金。

    “致远星”星际贸易集团便是挂靠在“维塔诺”资源平台下面的一家小型企业。别看它取了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实际上不过是用来唬人的噱头。根据“维塔诺”方面提供的企业信息,“致远星”在“托拉提尔”政府的注册资金只有区区50万星币。

    从“维塔诺”出来,唐方心里便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接下来通过“安卡利姆”的公用通讯设备侵入空间站工商数据库所取得的情报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想------“致远星”星际贸易集团是只是一个皮包公司。

    艾玛通过骇入“托拉提尔”外面的诸多天基设备,在对比空间站工商数据库发现“致远星”星际贸易集团注册信息里面的公司地址根本便是子虚乌有,而它的企业法人同样是一个黑人。

    像“维塔诺”集团这样的贸易公司绝对属于管杀不管埋的角色。只要交易过程没有违规,只要当事者双方满意,只要交易结束后一定期限内没有出现意外情况,他们才不会认死理钻牛角尖,去深究下属挂靠企业的信息是否真实。资质是否达标。

    这些都是政府的职责!

    线索就这么断了……线索就这么断了!

    唐方的脸阴的很沉,眼中有雷光在闪烁。

    “艾玛,能否通过追查资金流向来定位目标?”

    雁过留声,风过留痕,他不相信“致远星”幕后之人会把屁股擦得跟水洗过一样干净,从“致远星”拥有吞噬体样本来看,这个组织或者说幕后boss,背景一定很不简单。

    “请稍后指挥官,系统正在筛选有用信息……”

    不大的功夫,脑海中出现一幅提款画面,一名身穿卫衣,将帽子紧紧裹住头的年轻男子正由一家银行的提款机内取出大量现金,然后装进一个大号黑皮兜,转身进入一辆汽车,慢慢消失在视野内。

    唐方注意了一下摄录时刻,凌晨3:20。

    “指挥官,通过查找银行记录,并未发现‘致远星’星际贸易集团的公司账户有资金流动,反而是被人分批次取出。”

    “这人是谁?”

    艾玛没有回话,1秒钟后脑海画面再闪,一张照片出现眼前,刚刚取款的男子拿着写有姓名的身份卡站在镜头前,由右侧的犯罪记录来看想来没少蹲班房。

    罗利?罗德尼,27岁,有盗窃、吸毒、聚众斗殴等犯罪史。

    …………

    1个小时后,唐方几人出现在“安卡利姆”空间站最为著名的娱乐区。

    银鹰团脱胎于朱庇特帝国远征军,民风彪悍、尚武,“安卡利姆”做为银鹰团用来吸引外籍旅客消费的商业空间站,提供的休闲娱乐服务与星盟有很大区别。

    女人并不是“安卡利姆”的畅销品,在这里,暴力与武勇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拳台、角斗场、斗牛场、跑马场、狩猎场、摔跤台、橄榄球场等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娱乐区,这里是男儿们挥洒汗水与热血的地方。是富翁们拿着钞票大声呼喊叫骂的地方,是充满狂野风情与感官刺激的地方。

    沿着中央街道行走片刻,一行人停在一栋伊斯兰式建筑外面。

    鲜红色的外墙将整栋建筑围成一个圆形,最中间的拱门上面是巨大的内嵌式显像屏,一条条信息与画面滚动播放,以提醒人们不要错过精彩的赛事。再往上是一块匾额镌有一串非常朴素的字符:“西莱克斗牛场”。

    里面传来嘈杂的人语,有叫骂声,欢呼声,但更多的是此起彼伏的嘘声,哨声。

    格兰特走到旁边管理处下好注,几人由正门鱼贯走入斗牛场。

    “西莱克斗牛场”并非以售卖门票的形势从事经营活动,而是以坐庄聚赌的方式来盈利,这跟银鹰团的国家文化、社会风气是分不开的。

    与星盟倡导的精神文明不同,在银鹰团民间社会。做为一个男人,你可以不嫖,却不能不赌,可以不贪嘴,却必须会喝酒,可以不上战场,却必须学会开枪,因为你是一个男人。因为这些才会激发一个男人骨子里的野性。

    在星盟人眼中,菲尼克斯人并非像他们的国家名称那样是一只凤凰。他们充其量不过是一群残暴的野狼,但是银鹰团的男儿却绝对是一群翱翔在蓝天白云之上的烈火雄鹰。

    所谓入乡随俗,唐方几人想进入“西莱克斗牛场”只有两个途径,第一,做一名观光客,先下注后进场;第二。做一名斗牛士,与最凶猛的野牛搏杀。

    对于斗牛这项既危险又刺激的运动,豪森、丘吉尔这一对莽夫倒是颇有几分兴致,不过舰长大人却没有心情看他们俩与狂奔的公牛搞基,在个人追求方面。他觉得自己还是蛮高雅的,一如华夏5000年文明孕育出的大多数文人骚客那样,他爱赏花品酒,哪怕他不认识花,花也不认识他,爱吟诗作赋,虽然只是些狗屁不通的打油诗,爱美女也爱江山,尽管连晨星号上两个船花都还没摆平。

    像斗牛跑马这种高调张扬的运动实在是跟他有些八字不合,再投一次胎也不见得能跟斗牛士扯上关系。

    最最重要的是,这次来“西莱克”斗牛场可不是旅游的,他还有正事要干!

    …………

    几人由正门进入斗牛场,密闭的钢铁苍穹上是无数晶体构成的光幕,柔和的光洒下,照亮了整片场地。

    和以往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斗牛场类似,中央是斗牛士与公牛们角力的舞台,外面一圈是观众席,聚集着成千上万雄性激素分泌过剩的男人,以及少量为逃避生活工作压力而寻找刺激的女人。

    斗牛场人声鼎沸,情绪高涨,有些人从坐席站起,用力叫骂几句,然后一脸愤慨地将手中攥的皱巴巴的下注凭条丢下场,甚至扔到前方一张张笑意盎然的脸上,这免不了引发一阵骚乱,如果有人喝了酒,或许会演变为另一种形式的余兴节目。

    不同肤色的女人们举起双手,拼命地摇晃着身体,提胸收腹,尽量让她们的ru房显得更加高耸挺拔,然后大声呼唤着斗牛士的名字,传递爱意的同时也挥霍着体内富余的精力。

    有人静静离席,有人沉默不语,好像万顷波涛里的礁石与暴雨中越去越远的海鸟。

    斗牛场中央倒着一头公牛,粘稠的血已经打湿黑色的毛发,然后淌到松软的沙地上,渗入泥土,浸染出几许斑驳。

    有斗牛士将如血般鲜红的斗篷披在公牛的尸身,收剑,回身,欣然接受观众的欢呼与鲜花。

    空气中荡漾着汗水与淡淡的血腥味。

    唐方无视走道两侧复杂的环境,径直走下阶梯,来到距离斗牛场最近的一圈坐席旁,然后,在许多人忌惮与不解的目光中伸出手,抓向一名嘴里嚼着口香糖,正骂骂咧咧问候斗牛士全家女性的男子。

    没人出声提醒,也没人上前阻挠,因为他们不敢。

    阿罗斯手中蝴蝶刀抵在一名蓄着浓密胡子的中东裔男子颈边,只要再往前移动半寸,刀剑便会划破他的颈动脉。豪森放倒了一名精瘦汉子,军靴稳稳踏在那人胸脯,如有千斤之重。

    “朋友,坐下来聊聊?”

    一名观众起身离去,唐方很自然的坐下,笑呵呵说道。

    他的笑很自然。没有威胁,也说不上亲切,就像陌生人相遇时礼节性的问候。

    其实他笑与不笑都没有关系,罗利?罗德尼虽说只是一个小混混,却有着非常犀利的眼光以及得体的大局观,从看到唐方那一眼起,他便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今天走不掉了。

    眼前的年轻人甚至比他还要小一些,相貌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粗一看他就像滩涂上的一枚鹅卵石,与周围那些石块一样,有着圆滑的边,磨砂的纹,淡淡的痕,不过仔细一瞧又有些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却又无法以言语来描述,那是一种感觉。不过罗利?罗德尼管它叫嗅觉,对危险的嗅觉。

    所以,他停止咒骂,慢慢放缓对嘴里口香糖的咀嚼频率,很是配合地坐下,然后问了一句话:“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别杀我。”

    “我没想过要杀人,起码没想过要杀你……”

    …………

    斗牛士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牛耳与牛尾,踏着喝彩声,捡起一名姑娘丢下场的鲜花,迈着非常绅士的步伐离场而去。

    公牛的尸体被抬走了。只在刨出无数沙坑的地面留下一片褐色斑驳。

    短暂的寂静过后,主持活动的司仪重新走进斗牛场,对着观众席说了些什么,接着,整个环形看台沸腾了,当然,这并不包括唐方,同样也不包括罗利?罗德尼。

    接下来是什么活动,又是哪个英俊潇洒的斗牛勇士上场,还有司仪激昂的演讲内容,这些唐方都不在意。

    他起身向过道走去,前方很干净,阿罗斯的蝴蝶刀已经收回军靴夹层,豪森脚下的醉汉也不知何时逃了个无影无踪。

    罗利?罗德尼紧紧跟在他身后,脸色虽时有变幻,脚步却不肯放慢半拍,就像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条还阳道,但凡往后望一眼,便会化作石像永镇地狱。

    做为一个没有知识,没有技术,也没有资本的社会闲散人员,罗利?罗德尼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对危险的灵敏嗅觉,这是他的天赋,也是他赖以糊口的本钱。

    他走的很急,以致并未注意到唐方突然停下脚步往斗牛场望去,若不是旁边一个肤色白皙,浑身散发着文静气息的男子临时拉住他,想必已经撞在唐姓青年的背上。

    不论对方在不在意,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满含感激的看了白人男子一眼,然后收获了一份微笑。

    他扪心自问,或许……唐姓青年说的不会为难他是真实可靠的。

    心下稍安,他顺着唐方的目光望向斗牛场。

    斗牛士入场通道内缓步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是个黑人,穿着一件不怎么合身的斗牛服。

    这人很陌生,并非“克莱西”斗牛场所属职业斗牛士,从举止与微微有些怯场的表情来看倒像是初出茅庐的新手。

    罗利?罗德尼很奇怪,难不成是斗牛场方面培养的新人?年纪未免大了一些,那是从别的斗牛场挖来的老手?可为什么事前没听到风声?他可是“西莱克”斗牛场的常客,有什么风吹草动应该第一时间知道才对,何况斗牛场方面还要靠着新人吸收赌资盈利呢。

    罗利不知道司仪刚刚已经介绍过黑人的来历,那时候他正跟唐方谈话。

    与他的懵懂无知不同,唐方却是一下愣在原地,好久都没有动弹,因为黑人不是别人,竟是之前在“漫游者科技联合体”驻“巴比伦”分公司大堂中有过一面之缘的拉瑟福德。

    这家伙昨天前还是位有洁癖的商人,怎么今天摇身一变,成了“西莱克”斗牛场的斗牛士?

    唐方有些不解,当然,这事与他无关,不管拉瑟福德是出于兴趣还是职业,他都没心思深究,他稍微停顿一下继续往前走,不过当他走到过道,正准备就此离去的时候,牛栏处传来的震响令他又一次顿住脚步,扭头望向场内。

    一头,两头,三头……一大群愤怒的公牛由阴影中冲出,牛蹄踩在沙土地溅起一蓬蓬飞洒的泥沙,轰鸣由远方传来,看不见的地震波在脚下发酵。

    公牛的角弯且尖,像一把弯刀------狂奔的弯刀,也可以说它长了眼。

    拉瑟福德没有红斗篷,也没有剑,他只有两条腿,所以他只能跑。

    唐方有点懵,瞅瞅斗牛场内使出吃奶得劲儿拔足狂奔的拉瑟福德,再瞧瞧巨幅显示屏上的计时表,他情不自禁翻了个白眼,拉瑟福德的逼格实在是太高了,高到人类世界已经容不下他,只能与牛共舞了。

    可惜,它们不是母牛,而是一群愤怒的出栏公牛。(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