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二十二章 你真的只有24岁?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里登、菲尔丁二人最担心一件事发生,中间那个不温不火,稳重如山的家伙万一发起怒来,“克里斯蒂尔”的下场会如何,工业园区的下场会如何,他们俩、罗斯金,还有众多工人们的下场又会如何?董事会那些人明明已经看过战报,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个处理不当,惹恼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小子,我在问你话呢!”阮廷文表情十分难看,他到底年轻,从小到大一向娇生惯养,又刚刚继承其父职务,接任董事不久,做事难免贪功冒进,骄狂张扬,这也是为什么在潘建元等人打压无果后,他被派上场的原因。

    “你是越南人?”唐方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阮廷文愣了一会儿,说道:“你问这个干吗?”

    “好奇。”

    “好奇?”

    唐方又不说话了,抬了抬屁股,随手从背后摸出一把p38-镰刀,想也没想,直接对着阮廷文所处位置的全息投影设备扣动扳机。

    “嘭。”火舌四溅,阮廷文愤怒的脸扭曲几下,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这时,唐方徐徐收回武器,神色平静,语调不温不火,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董事长应该会在最后时刻出来做和事佬,为这一出双簧划上完美的句号。不过很可惜,我没心情等了,你们谁告诉他一声,要出来尽快。”

    他无视几位董事目瞪口呆的表情,斜着眼睛瞄了瞄移动视讯仪上的时刻表:“我最多等他三十秒。”

    谢里登被刚刚那一枪吓个半死,他还以为唐方忍不住了要发飙,却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像冷夜里的一盏明灯,让他一下子醒悟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董事会自编自导的一场戏。潘建元、罗宾?鲁伯特这些人乃急先锋,为的是在气势上给唐方造成一定压力,而接下来出现的阮廷文扮丑角,可以激发舰长大人的愤怒情绪,顺便摸清对方的脾性、心理极限,最后再由董事长大人出面。平息这场口角之争。

    如此一番车**战下来,若是换成一般人,势单力孤,又无喘息之机,情绪上肯定会受影响,失去方寸,以致打乱谈判进度,影响之后的措辞、发挥,达到先声夺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高,实在是高!不愧为生意场上的老狐狸。”谢里登、菲尔丁感觉后脊梁骨冷飕飕的,果然,能够做到那等高位的家伙,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如果说董事会这些人是老狐狸,那眼前这年方24岁的舰长大人又是什么来头?难不成他打娘胎起就练成一双火眼金睛,外加一颗七巧玲珑心?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胶皮融化的刺鼻异味,损坏的全息投影设备向外喷溅成簇的火花。整个会议室一片寂静,唯有“呲呲啦啦”的电流声。以及谢里登、菲尔丁二人粗重的喘息。

    几个呼吸后,三角形会议桌正对唐方的顶角处光影闪动,一名年龄在60岁左右,国字脸,卧蚕眉,鼻直口阔。不怒自威的老者出现在会议室。

    唐方知道这一定就是“启明星药业”的现任董事长比尔博姆?拉斐尔,做为一名犹太人后裔,他有着微黄的亚肤色,显而易见的大鼻子,以及微微卷曲的头发。远远看去有些颓废,有些邋遢,不过目光却是明亮之极,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

    “唐先生,你好,我谨代表‘启明星药业’向你表示最真诚的谢意。”比尔博姆和颜悦色地道,脸上看不出任何尴尬、恼怒情绪,相反,他抑扬顿挫的语调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磁性,让人觉得亲切。

    “客套就不必了。”唐方摆摆手,目光扫过在座“启明星药业”董事会成员:“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这人一向很好说话的。”他的表情非常认真,就像课堂上的讲师在解析一道数学方程式,有一种别样的神采。

    谢里登感觉会议厅里的温度有些低,寻思要不要把空调开高一些,刚刚被舰长大人一枪打爆的全息投影设备还在冒着缕缕青烟,火花不时晃的人眼晕,这样的人好说话,谁信呢?相比较而言,董事长大人喜行不怒于色的本事要强得多。

    “那好,大家闲话少叙,咱言归正传,谈谈合作方面的事。”

    比尔博姆并未跟他在“好说话与否”这件事上多做纠缠,话锋一转,拉到合作事宜上来,他的问话非常直白:“我们能得到什么?”

    其余5名董事会成员齐刷刷看向唐方,可惜阮廷文不在,缺乏对称美。

    “钱,很多钱。”唐方的回答简明扼要。

    除谢里登、菲尔丁外,在座其他人全都笑了,那是一种有些讥讽,有些轻视,有些不以为然的笑脸,这让唐方想起《西游记》里历经十四载寒暑,九九八十一磨难,跋山涉水十万里路的取经僧到达雷音宝刹时,一众珈蓝、罗汉露出的神情。

    两者何其相似!

    罗宾?鲁伯特揶揄道:“钱是个好东西,可也要有命花才行。”

    “同你合作会得罪很多人。”比尔博姆补充道。

    其实,园区量子通讯设备故障什么的,不过是谢里登、菲尔丁等人的缓兵之计,为的就是给“启明星药业”总部调查晨星号的来历制造便利条件。对于这一点,唐方心知肚明,只是照顾谢里登、罗斯金等人的面子没有点破罢了。

    园区量子通讯设备故障,难道运输船队的量子隐形传态设备也故障?从比尔博姆的话来看,只怕已经从特里?费迪南德那里得知晨星铸造与奥尼恩斯议员、伊贺重工的恩怨,这才有了刚才的说道。

    “没有付出,何谈回报。”

    唐方相信比尔博姆听得懂,他没有正面解释是因为不想撒谎,罗宾?鲁伯特说得对,钱的确是个好东西。不过,带进棺材里的话除外,那只会加高主人暴尸荒野的几率。特里?费迪南德知道晨星铸造与奥尼恩斯议员、伊贺重工的恩怨,却不清楚唐方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敌人------蒙亚帝国皇帝陛下柯尔克拉夫一世。

    “唐先生,晨星铸造现在的情况,我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说话的是卡洛琳?鲁尔。7位董事里唯一的女性成员,从她的肤色及面部特征来看,应该属于拉丁裔。

    “没有资金,没有人手,没有设备,只有技术,说好听一点儿,你们晨星铸造具备核心竞争力,有一定前途。说难听一些。其实就是一个壳公司,所谓的舰船制造工艺,也仅仅是你的一面之词,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你所谓的数据。”

    卡洛琳?鲁尔是女人不假,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却并不怎么客气,甚至可以说是尖酸刻薄,她并不担心为此得罪唐方。因为这些话就算她不说,也一定有别的人说。对面那个年轻人很聪明,这一点他肯定想得到。

    唐方抬头看了她一会儿,笑道:“的确,我没有资金,也没有人手,更没有设备。我向你们许诺的未来,在眼下看也不过是梦幻泡影。或许有人觉得我是一个高明的骗子,一个空手套白狼的高手。”

    “但……我想问你们一件事,整个星盟境内,有哪一家军工企业可以在短短5日内修理好120艘破损战舰?”

    “什么?5日内修理好120艘破损战舰?”卡洛琳觉得他在吹牛。之前谢里登汇报过“克里斯蒂尔”的损失,资源补给站在同查尔曼舰队的交战中损毁,眼下仅有一座后备空间站发射升空,没有大批维修人员,没有足够器械,凭晨星号那点载员,就算后厨炊事员都有维修手艺,也绝无可能在短短5日内修理好120艘战舰。

    她是一名商人不假,却并不代表没有船舶维修方面的常识,120艘受损战舰,就算只是轻伤舰,拉到“漫游者科技联合体”、“沃德重工”这类大型军工企业的维修空间站,全修理线最大负荷运转,也不见得能有这般进度。

    比尔博姆看向谢里登,目光里满含惊疑,这件事他听谢里登提起过,只当是件微不足道的琐事,并未放在心里,没想到他却在这时候拿出来当做证明自己能力的资本。

    此事别说比尔博姆、卡洛琳等人疑惑不解,就连谢里登也是目瞪口呆,“克里斯蒂尔”上空的资源补给站自从组建完毕后,便被晨星号占领,任何外人、探测器都无法接近,自然无从得知对受损海贼战舰的修理进度。

    如果唐方所言不虚,只用了5天时间就将120艘受损海贼战舰修理完毕,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奇迹……

    想到这里,谢里登猛然打个寒战,感觉整个人就像坠入冰窖,寒冷气息席卷全身。5日前唐方借用资源补给站的时候只说用来修理受损战舰,他当时并未多想,不过现在想来,那小子只怕早就料到会有今日局面,“修理受损战舰”不过目的之一,另一个目的便是为了展现晨星铸造的技术实力,一石二鸟,好深沉的心机,好缜密的思维。

    便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一名通讯员快步走入,无视董事会成员,直接几个箭步窜到谢里登面前,神色惨然,大声说道:“不好了,不好了,海贼……海贼战舰造反了。”直到说完,方才注意到中间的唐方,脸色又一变,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指指他,又指指天上,最后神色茫然地扫过前方6位董事,一下子哑巴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谢里登顿时惊醒,海贼战舰……造反?查尔曼那些人吃了大亏,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再来“克里斯蒂尔”找不痛快,通讯员用的是造反这个词,莫非是拜伦?不……不会的,那是史蒂芬?这厮前几天在晨星号吃了大亏,万一过不了心中那个坎,脑子一热干点些出格的事也说不定。

    “是不是史蒂芬?苏?”

    “不……不是。”通讯员望望中间一脸安然,坐姿端正,好像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一样的舰长大人一眼。心里很是不解,当然,这不妨碍他陈述事实:“是……是那些本该在资源补给站进行修理工作的破损战舰。”

    “什么?”谢里登下意识看向唐方。

    “他……他们已经逼近‘克里斯蒂尔’,拜伦下属舰队不战而逃,现在整个工业园区都暴露在那120艘战舰的炮口下。”通讯员继续说道,他不理解。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个应该是海贼战舰头领的家伙会如此平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他不清楚眼下的处境,还是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就那么坐着,脸色如常,嘴角斜向上挑起一线,如同春日里微风轻拂的青翠垂柳,虽在动。却给人一种静到窒息,静到忘我的感觉。

    通讯员不懂,看不懂唐方为何坐的这般安稳,又为什么笑的那般淡然,同样看不懂谢里登眼中爆起的惊骇,以及与惊骇截然相反的恍然,他同样看不懂董事会那些人冗长的沉默,好像置身于一个奇特的异度空间。所有人都是虚幻的,只有他才是真实。

    “马库斯。你下去吧,告诉罗斯金不必紧张,他们不会开火的。”许久,谢里登平静说道。

    马库斯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很不合情理,仿佛梦靥,会议室的气氛让他赶到非常压抑、非常不真实。他搞不清这些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更想不明白那些本该失去战斗能力的战舰为什么涅槃重生,短短5日内便复原如初,就连船舷上的标志也被更换为一颗播洒出淡淡光晕的晨星。

    既然谢里登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因为经理一向胆小,断然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除此之外,唐方唐舰长可还身在此处,那些海贼战舰投鼠忌器,应该不至于开火,如果他们的目的不是进攻“克里斯蒂尔”,那为什么还要摆出这番阵仗?

    直到他走出会议室,都没想清楚房间里那些家伙搭的什么台,唱的又是哪一出戏。

    谢里登慢慢吞吞坐会自己的位置,不说话了,他还能说什么?董事会那些老家伙可都是一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哪里还用他解释,这一点,从卡洛琳女士好像丧夫一样的郁闷表情上便可以看出。

    用丧夫之痛来形容卡洛琳现在的心情或许有点恶毒,有点夸张,不过,她心中那份郁闷,却着实厚得堵心,厚得深沉,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刚刚讥笑过年轻人自不量力,便被对方拿枪顶在长满皱纹的额头上,不是他腰间那把p-38镰刀,而是更大的舰炮,足足有120门之多。

    对面那个年轻人一没动手,二没动嘴,他自始至终就那么坐着,肩膀平齐,脊梁一直挺得笔直,甚至连呼吸节奏都没有改变过。

    卡洛琳觉得他什么都没有干,却什么都干了。

    这话很矛盾,感觉却不矛盾。

    会议室有些冷场,谢里登、菲尔丁不敢说话,唐方不想说话,董事们不能说话。阮廷文与卡洛琳的经历告诉他们,说多错多,话越重挨得巴掌也越响。

    从一数到十,外加三次深呼吸,比尔博姆终于叹了一口气,沉声问道:“我想知道晨星铸造的经营范围是不是真的只局限于民用舰船,不参与军火纷争。”

    唐方微微抬了一下眼皮,答非所问:“‘克里斯蒂尔’很不错,天高皇帝远……”

    比尔博姆眼睛眯了眯,一改之前表情,他笑了,笑得有些无奈,还有些歇斯底里,他的笑持续了大约半分钟,然后缓缓收敛:“你真的只有24岁?”

    “怎么?董事长有意把孙女嫁给我?”他不笑了,唐方却又笑了,不同的是,舰长大人的笑容有些调侃,有些无理,还有那么一点猥琐、好色。

    比尔博姆沉默了,并没有被这句玩笑话逗乐,或许,这是正对面那个年轻人有意在调节会场气氛,但他却怎么都笑不起来,不可否认,他喜欢聪明人,喜欢跟聪明人做生意,却又不愿意跟唐方这样的聪明人做买卖,因为这会让他有种高空走钢丝的错觉,稍微迈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的结局,做这种生意,他必须倒掉脑子里许多年来积累的全部浆糊,把一分心思掰成八瓣用,太累!

    数十年的商业人生,为他锻炼出无比敏锐的洞察力,比尔博姆清楚的很,这是一个机遇,同样也是一个挑战,就像唐方之前说的那句话------“‘克里斯蒂尔’很不错,天高皇帝远……”。“启明星药业”竞得“迪拉尔”恒星系统的开发权本身就说明了一件事,他不甘蛰伏,想要问鼎星盟巅峰,成为金字塔尖上的一小撮人。

    “我可以把‘迪拉尔’借给你,也可以提供人员、渠道,甚至为晨星铸造注资,但是,最为核心的船舶制造工艺必须做到资源共享。”(未完待续。。)

    ps:  感谢禽兽与畜生、零-轮回,上的官方价3位书友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