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二十一章 董事会的把戏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单单晨星号就有近200人,再加上工业园区谢里登、菲尔丁等“启明星”高层,若非周艾、克蕾雅与炊事班那些人从昨天开始就整理食材,今天更是忙了一上午,压根儿就不可能做出这些美味可口的饭菜,何况后面还有200人份的饺子。<.

    船员们喝得第一杯酒,敬的不是上帝,也不是如来老爷子,更不是英明神武的舰长大人,而是后厨两位姑娘,与炊事班那几个忙了一晚都不曾合眼的同袍,没有他们的辛勤劳作,哪里能换来餐桌上这些丰美饭食。

    第二杯酒敬的是来自地面的客人,谢里登、菲尔丁、罗斯金他们,桌上80%的食材都是来自工业园区的食品仓库,一则远来是客,二则饮水思源,理当举杯相敬。

    就在这时,拜伦、阿罗斯一行人从外面走进餐厅,丘吉尔脸上带着伤,人也少了一个。唐方感到奇怪,待得几人就坐后问了一句:“史蒂芬呢?”谢里登告诉他5人去参观晨星号了,哪知道去时5人,回来4人,做为此间地主,他就算懒得去管那神经病史蒂芬?苏,却也不得不做做样子。

    拜伦脸色微变,没有接话。阿罗斯坐下,二话不说自罚三杯,格兰特招呼客人吃菜,丘吉尔眯着一对熊猫眼凑到他面前,小声告诉他史蒂芬?苏已经提前吃饱,眼下正跟天使姐姐幽会呢。

    唐方回了他一个“信你才怪”的眼神,丘吉尔笑笑,为舰长大人满上一杯酒,非要跟他走一个,自从身体获得高速再生的能力后,在拼酒这件事上他从没怕过谁。反正时值春节,左右无事,于是来者不拒,不大一会儿把丘吉尔喝得老脸绯红,双目迷离,晃晃悠悠跟个不倒翁似得。

    眼见丘吉尔已有8分醉意。唐方肚里坏水一起,又去招呼谢里登、罗斯金他们,大有不把几人灌醉,誓不罢休的气势。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还没等饺子上桌,餐区200多号人已经醉倒一半,谢里登晃晃悠悠端着酒杯直说胡话,菲尔丁大半个身子出溜到桌子底下。罗斯金抱着尼赫迈亚大哭大叫,说什么:“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惹您老人家生气了。”

    那罪魁祸首一瞧,乐得直拍桌子,很早以前他就想这么干了,只是凭穿越前自己那点微末酒量,钻桌子的角儿从来都少不了他。现在终于扬眉吐气,农奴翻身把歌唱了。

    格兰特吐槽他以前不也这么干过?唐方说那不一样。在克罗坦的时候,喝倒的都是自己人,不觉得爽快。眼前谢里登、菲尔丁这些人可是“启明星”的人,看他们醉的连自己爹妈都不认得,满餐厅认亲戚,实在是太好笑了。

    尼赫迈亚说他一肚子坏水。几天不干点缺德事,浑身就会不舒服,唐方笑话他刚刚认了个干儿子,这么快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惹得老家伙吹胡子瞪眼。气个半死。

    其实唐方心里清楚的很,他这不过是借题发挥,用以宣泄心里的郁闷罢了,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忘记烦恼,忘记跟两个女孩子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问题,好在她们只在开席前出来露了一面,过后再也没出现过,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多少有些惶恐,却没胆到后厨去看看情况。

    他不是没有勇气,不是没有担当,他只是害怕,害怕一个处理不好,克蕾雅会伤心,甚至于逼走周艾。要么说自古英雄难过女儿关呢,英雄尚且如此,更别提他这样的俗人了。

    饺子有韭菜虾仁鸡蛋与芹菜猪肉两种,唐方各自吃了几个,吩咐格兰特招呼众人,自己则先行告辞,回到房间休息。

    他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克蕾雅与周艾是怎么相处的,会不会产生什么隔阂,好在看起来一切正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自己心中烦恼纠结的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昨夜幽梦。

    ……

    第二天,唐方一大早便跑到资源补给站检视scv对海贼战舰的修补进度,并配合行星指挥中心解锁的科技资料,对海贼战舰的一些功能模块进行微调、改造,以便提高战舰战斗性能。

    第三天如是;第四天也是一样。

    直至第五日,临近中午,接到谢里登传来的讯息,言说工业园区同“启明星药业”总部的量子通讯设备已经修复,可以进行联络。

    刚巧对海贼战舰的修复作业也已接近尾声,这5天来,已经修复121艘海贼战舰,其中80多艘轻伤战舰非但伤势尽复,在艾玛制订的舰船功能模块优化方案下,综合战斗力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剩下的40多艘重伤战舰,由于缺少足够的配件与材料支持,并未获得完全修复,拿来远征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单纯用来保卫“克里斯蒂尔”的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既然量子通讯设备已经修复,是时候与“启明星药业”董事会那些人见一面了,一来谈谈合作事宜,二来打探一下吞噬体样本的来历,三来可以让他们提供一些“巴比伦”的情报。

    “艾玛,列一份战舰配件清单给我。”

    在与查尔曼交锋,及“太岁”讨伐战的过程中,他可是损失了不少战斗单位,“启明星药业”那些人总该补偿点什么吧,零素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然,这要看他们对合作的态度怎么样了,至于修理海贼战舰所需的配件,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些下脚料而已。

    告诉格兰特不用给自己送饭了,唐方进入一架穿梭机,径自飞往“克里斯蒂尔”的工业园区。

    ……

    不大的功夫,穿梭机降落在业已修复的一号停机坪上,在推送平台的作用下,快速向下移动,最终停在b区机库内。

    谢里登、菲尔丁几人已然恭候多时,接到唐方后。不急连线总部,先去后厨吃了餐饭,饭罢略作交谈,直至一位通讯员进入餐室,告知几人总部那边董事会成员已经做好准备,谢里登这才带领唐方来到距离中枢控制室不远的一间电子会议室。

    银灰色的墙壁一尘不染。室顶十字交错的节能灯组照的满室生辉,纤毫毕露。整个房间分成两个区域,最里面是三角型排列的会议桌,左右两边布置有全息投影设备,只有底边一排7个座椅是留给工业园区高层的,再后面是量子通讯设备的远程控制终端,显示屏上不时闪动着上下波动的脉冲信号与电子栅格。

    “唐方兄弟,请坐。”谢里登将他让至会议区底排7个座椅中央就坐,自己则转身走到后方控制终端。轻车熟路的输入密钥,启动工业园区的量子隐形传态通讯设备。

    室顶的灯光一下熄灭,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中,只有不时响起的设备蜂鸣,与各种指示器、信号灯闪烁的各色光芒。

    过有3、5分钟,谢里登、菲尔丁二人由后方走到唐方身边,分左右坐下。

    “开始?”谢里登言简意赅地问道。

    “开始吧。”唐方扭头看了他一眼,黑暗中只能勉强辨清他的脸部轮廓。还有倒映着信号灯光的眼。

    谢里登按下桌角按键,前方全息投影器阵列先后射出一道道光线。在半空交织成一张“幕布”。最先现身的是左侧一名看起来70多岁,脑门半秃的亚裔男子,微微的停顿过后,他朝着唐方所在位置望了一眼,表情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个救下“克里斯蒂尔”工业园区。还打算同“启明星药业”合作的家伙会是这样一位年轻人。

    谢里登、菲尔丁二人已经由座位站起,以表达自己对董事会成员的尊敬,唐方却是动也没动,只对第一个出现的秃顶老者微微点了下头,他觉得自己跟这些人的地位平等。更何况晨星号救了他们的工业园区,实在是没必要表现的太过热情。

    秃顶老者有些惊讶,他在唐方眼中看不到任何类似讨好、忌惮、欣喜、好奇的情绪,斜对面年轻人的表情一直很平静,眼神平静的就像风歇后无波的湖面,这根本就不像有求于人,却似地位平等的两个人见面后的寒暄,平淡如水。

    “唐兄弟,这是我们‘启明星药业’董事会成员之一,潘建元先生。”谢里登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一直以来,唐方从未对他们表现出倨傲、蛮横等情绪,这让他先入为主地觉得年轻人很好说话,全未想过在面见“启明星药业”董事会成员时会失了礼数,直至此刻,他才发觉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身边那个浑身透露着神秘气息的年轻人非常淡定,淡定到连寒暄都省了,只以微微点头回应秃顶老者的注视。

    唐方好似没有听到他的介绍一般,将视线转移至第二位董事身上,那是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白人,西装很合身,也很干净,想来裁缝没少花心思。

    跟对待潘建元一样,他仍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这不禁令刚刚出现的白人董事面露不悦,觉得他很狂,很嚣张,很没有自知之明。于情于理,斜对面那个年轻人都应该站起来说话,因为他既年轻,又有求于“启明星药业”,对董事会成员表现出应有的尊敬是最起码的礼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脸平静,稳如泰岳。

    “这位是罗宾?鲁伯特先生。”谢里登继续介绍。这话虽然是说给唐方听的,但他的视线却是停留在白人董事身上,脸色有些歉然。

    唐方无视罗宾?鲁伯特隐含愠怒的目光,依次望向第三位,第四位董事,神态举止没有丝毫变化。

    “这位是萨罗扬?雪莱先生。”

    “这位是多隆?默罕默德先生。”

    “卡洛琳?鲁尔女士。”

    谢里登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鬓角溢出细密的汗珠,别看对面只是全息投影设备描绘出的人像虚影,却似有一股无形的杀机笼罩在唐方与诸位董事之间的狭小地带。这一刻,他恍然大悟,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唐方,如果换成他,面对董事会这些上等人。大资本家,一定会局促不安,心怀惧意,从而表现出一定的弱势。反观唐方,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仿佛置于激流中的一块万钧巨石,岿然不动,这才是谈合作该有的态度,毕竟,董事长还没出现,若是在潘建元、罗宾这些常务董事面前失了气势,那接下来的谈判,难免会处于弱势。

    这就是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通俗点来讲。就是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像谢里登、菲尔丁这些人的职位、薪资取决于集团高层的决定,而集团高层的认命是由董事会说了算,像潘建元、罗宾?鲁伯特这些人,只需动动嘴皮子,他这样的中层干部就得卷铺盖滚蛋,在这样的境遇下,根本就没有个人立场可言。

    唐方其实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般。想要给“启明星药业”董事会下马威,他只是觉得跟他们不熟。对于不熟,又自持身份高人一等的家伙,舰长大人一贯的作风是将他们晾一边儿,是人都有骄傲心,他也不例外,“启明星药业”董事会成员分批次一个一个亮相这件事让他很反感。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还不是为了给他施加压力,不管是心理上,还是气势上,妄图营造一个有利环境。

    唐方难免觉得有些委屈。即便他此来“克里斯蒂尔”的主要目的是探视拜伦,与“启明星药业”合作什么的不过是临时起意,可说到底自己的人、虫大军解了“克里斯蒂尔”之围,保住了“启明星药业”的工业园区,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是他们的恩人,跟恩人摆谱,不觉得很伤人吗?

    还有,大资本家怎么了?有身份,有地位又怎么了?他当初在蒙亚帝国境内,总督、将军什么的杀了一箩筐,连一位公爵之子都被他送进了地狱,这些人随便拿出一个来,哪一个不比他们高端?更别说来到天巢星区后,“雅加达布尔”恒星系统军政高层让他玩儿的晕头转向。

    现在区区几个资本家自以为抓住他的小辫子,一门心思的玩装bi游戏,这让他感觉好笑又无奈,能够勉强跟他们点点头打下招呼,而没有转身离开,这已经是他能够做出的最友好态度了,对于一个被狗咬一口也要回头丢块砖头解恨的人物,都做到这样的程度了,还想让他怎么样?

    当然,唐方心里清楚的很,斜对面这5个人可都是地地道道的商人,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无礼而影响之后的谈判,最多也就是象征性地表达一下心中的不满,一个精明且成功的商人,在利益与尊严面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只有对自己狠,才能在这个充满尔虞我诈、阴谋算计的社会有滋有味地生存下去。

    “唐方,这是阮廷文先生。”

    第6位常务董事是一位亚裔男子,模样很年轻,看起来也就30来岁,蓄有一头齐肩黑发,聚拢在脑后结成一束小辫,耳垂穿了一双银环,看上去很有feel,更怪异的是该男子的着装,简直休闲到不能再休闲,枫叶红花裤衩,绿格子短袖衫,脑袋顶还配了一顶屎黄色灰条纹沙滩帽。

    潘建元,萨罗扬?雪莱等人都是一身西装,显得很正式,这阮姓男子不光年岁不大,连着装打扮都与在场之人格格不入。

    其实唐方对此并不在意,背心裤衩怎么了,红配绿又怎么了,就算他光着屁股参加会议,别人也管不着,嗯……最起码自己管不着。

    他仍旧是习惯性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可哪里知道对方却是以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冷冷说了一句话:“你就是那个唐方?”话语很不客气,眼神也很凌厉,相比内敛的另外几人,年轻董事就像一柄出鞘利剑,锋芒毕露。

    潘建元、萨罗扬等人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将视线转到唐方身上,看他如何回应。

    奇怪的是,唐方恍若不觉,仿佛赶苍蝇一样挥挥右手,根本没理这话茬。

    谢里登、菲尔丁两人额头的汗液汇成一条线缓缓淌下,嘴唇有些微微发白,董事会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在造势威压,还是说试探唐方的底线?莫非真以为他跟以往那些小企业、小财团的首脑一样,会任由他们敲打?

    从他二人站立角度望去,唐方所在位置就像瀑布中心凸起的岩石,董事会的6个人便相当于奔腾不休的河水,挟万钧之力,乘风踏浪而至,何曾想打在石壁上摔的粉身粹骨,浪花四溅,至于那块巨石,风是风,雨是雨,万年来不曾动摇一厘一毫。

    当然,这种比喻有些不恰当,岩石少了生气,更少了火气,不符唐方的性格。(未完待续。。)

    ps:  感谢黄易字大师、luy、上的官方价、天马流星炮几位书友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