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二十章 老牛吃嫩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呼……真爽,好久没这么痛痛快快地活动一下筋骨了,感觉就像7月天喝了一瓶冷饮一样。”丘吉尔略微整理一下军装,走到格兰特面前说:“该你了。”

    格兰特没有犹豫,拍拍拜伦的肩膀,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捏着拳头走入整流舱。

    “噗……啊……咕咚。”

    几乎一模一样的摔打声响起,与阿罗斯、丘吉尔动手时唯一的不同就是,史蒂芬的哀嚎声小了许多,由原来闷闷的嘶喊,到如今微弱的呻吟,就好像电影里坠机者快速远去的惨叫。

    也就三五分钟的功夫,格兰特缓步走了出来,他的脸非常干净,军装同样整齐自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搏斗痕迹,只有他微微急促的呼吸,还有右手背关节上沾染的一抹血迹,证明他刚刚暴打过某人。

    “唉!”拜伦叹息一声,问道:“怎么样了?”

    史蒂芬?苏这倒霉孩子,一切都是自找的,人家大过年欢天喜地吃饺子放鞭炮,可到了他这里,吃的是沙包大的拳头,放的是自个儿身上红艳艳的血,请他们来晨星号吃饭,这本是唐方的好心,却被他自己弄成了一餐鸿门宴。

    拜伦想起一句名言:“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死不了。”格兰特从来都是一个龟毛的人,就像现在,那一点在他手背涂开的血液,横看不舒心,竖看不顺眼,来来回回搓了许久,直到皮肤泛红都没将血污清除掉。

    “我去洗个手。”他如是说。

    格兰特消失在走廊拐角的时候,整流舱的安全门开了,拜伦终于又见到了史蒂芬?苏。当然。现在的他与以前有些不同,进房间时,他是用两条腿走着进去的。可出门的时候,却是手脚并用。爬着出来的。

    如果说进去的时候,他长着一张山丘之王似得嘲讽脸,那么眼下用露了馅的水煎包来比喻,或许更形象一些,阿罗斯与丘吉尔是不会去吃那样的水煎包的,从拜伦皱起的眉头来看,只怕他也不怎么喜欢。

    史蒂芬?苏的鼻血打在地上,一滴。两滴……颗颗破碎。

    拜伦觉得,如果刚才没有眼睁睁看着他进去,现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认出他来。

    ……

    唐方不知道阿罗斯、格兰特与丘吉尔三人已经帮他报仇解恨,阴谋论者的下场很不好,其实就算他在场,最多也就是晒然一笑。史蒂芬?苏在他眼里更像是一个小丑,带着尖帽,穿着宽大夸张的戏服,用非常傻b,非常2的动作吸引观众们的目光。

    他现在很烦恼。三角恋什么的,实在是太讨厌了,他从没想过这么老掉牙。这么狗血,这么酸爽,这么蹩脚的剧情会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偏偏他还挣脱不得,剪之不断。

    “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唐方仿佛觉得有一个人在耳边不停重复这句话,一遍一遍,不厌其烦。他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那人却乐此不疲。以看他的笑话为乐。

    舰长大人一向很懒,他觉得初一到十五。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能够睡好多好多懒觉。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阴与晴。于是乎,那个声音沉默了,直到他走到唐芸的房间前,都再没出现过。

    从某种意义上讲,不……不管从什么意义上讲,唐方下面做的事都很不应该,因为他没按门铃就闯进了唐芸的房间,好歹小魔女也已15有半,正是豆蔻年华,若是赶得巧,或许会欣赏到小丫头微微萌发的身体也说不定。

    当然,唐方还没有龌龊到要打自己妹妹的主意,他只是因为稍稍走了一下神儿,不小心罢了。

    晨星号船员宿舍的陈列其实都差不多,床、椅、多功能终端工作台、洗手间、衣柜、储物箱,就连唐方的舰长室,也无外乎如此。

    相比其他人,唐芸的房间却是要豪华的多,沙发上堆满了卡通靠垫与雪白的布偶,工作台上放着个拳头大小的八音盒,旁边有注满清水的鱼缸,里面住着两条“布罗基斯克”特产水晶鱼。鱼缸旁边有两个相框,左面是她、唐林、唐方三人的合影,右面是一对有着温暖笑容的中年夫妇。

    空调送进微暖的风,乳白色的灯光洒在一尘不染的粉色系床单上,有种淡淡的温馨感。床上堆满了毛绒玩具,从棕灰色调的卷毛熊,到明媚的y,从小小的彩虹发箍,到半人高的纯棉抱枕,让人感觉像是进了童话王国,很难想象,在一艘历经战火的宇宙战舰上,会有这么一间甜美系少女闺房的存在。

    这一切要归功于唐芸的撒娇卖萌,因为,她住的房间原本属于唐方,乃是晨星号真正的舰长室,而唐方现在住的,却是从格兰特手里抢来的副舰长室。

    当初在“雅加达布尔”的时候,小丫头洋洋洒洒花掉数万星币,有用的没用的买了足有一车皮,除去送给相熟船员的礼物,剩下的大部分都被她弄进了自己房间。

    这还是离开“雅加达布尔”后唐方首次进入小丫头的闺房,他第一眼看的是房间装潢,第二眼看的是两名护士mm,第三眼是房间正中那张公主床。然后,他傻眼了。

    唐芸如同一只扑倒麋鹿的饿虎,整个人压在芙蕾雅身上,两只手紧紧捏住身下人胸口一双玉笋,就像团肉丸子那样揉过来,搓过去,脸上表情就好像进村扫荡的太君遇见水灵灵的花姑娘,一双桃花眼里满满的都是狡黠:“小妞儿,你就乖乖从了本大爷吧。”

    就唐芸现在这模样,脑袋顶插俩牛角,屁股后面拉条绳,打个活结捏个尖儿,那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口小魔女。

    “咯咯咯咯……”芙蕾雅被她捉弄的娇笑连连,两个小脸蛋红的就像水洗过的圣女果。水润润,圆滚滚,一口咬下去甘甜多汁。唇齿留香,叫人恨不能将她含在嘴里。吞进胃里,融入身体里。

    她不仅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蛋,还有魔鬼般诱人犯罪的身体,唐芸整个头都拱进她已然长熟的馥馥兰胸之间,脸蛋滚过来,轧过去,好像搂着一个肉做的大号抱枕,玩的是不亦乐乎。

    芙蕾雅笑的花枝乱颤。修长匀称的腿左摇右晃,腰肢若风吹拂柳一般,轻轻摆动,一双手臂抱着小魔女在柔软的床上滚做一团,就像两个嘻嘻作乐的小猫咪。

    “咳咳。”唐方觉得有些尴尬,于是他轻咳了两声,算是提醒两个姑娘自己的存在,也可掩饰脸上的不自然。

    唐芸把头从她的桃色陷阱中拔出来,扬起红彤彤的小脸蛋往床头望了一眼,不觉瞳光一亮。兴奋的叫了声“哥。”小魔女的手兀自捏着两对玉珠,脸上毫无尴尬之色,就好像那本是她的日常玩具。唐方出现与否都没有关系一般。

    她的一声“哥”把身子底下的芙蕾雅惊醒,仰头一瞧,透过床上堆着的毛绒玩具的孔隙望见唐方的脸,“混血”姑娘仿佛看到阔别许久的亲人,水蛇腰一扭,将霸占住她身子的小魔女撅了个人仰马翻,小脚丫在床面一点,“嗖”的一声扑进唐方怀里,八爪鱼似得搂着他的身体。小脸蛋在他脖子上蹭啊蹭,蹭啊蹭。

    两人皮肤碰触弹起的电弧“噼啪”直响。透过她微微敞开的袖口,还可望见里面隐约露出的两弯圆润。

    唐方脸不红气不喘地伸出手。帮她轻轻整理一下衣衫,遮住那一片膏腴地。若是以前,他或许会趁机一饱眼福,男人嘛,放着现成豆腐不吃,跟走在马路上见钱不捡有什么分别?常言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孔圣人都七老八十了不是还食色性也嘛,更何况他一俗人。关键是他现在脑子里装的全是烹饪间那两位,实在是没有心情占芙蕾雅的便宜,况且,他打心眼里不想跟芙蕾雅纠缠不清,毕竟女孩儿跟他亲近是因为伊普西龙符文的关系,并非像克蕾雅、周艾那样是实实在在的男女感情,对于这一点,他清楚地很。

    “为什么不去餐区?”

    唐芸翻身坐起,小嘴撅得老高:“哥,周艾姐又欺负我!”论起恶人先告状的本事,唐芸从来不会输给任何人。

    小魔女有几斤几两,唐方心知肚明,随口劝慰道:“嗯,放心吧,我一定拾掇她。”

    “一定哦!”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唐芸这小丫头顽皮归顽皮,其实心肠不坏,周艾在白浩、罗伊等人面前削了她的面子,难免要赌赌气,撒撒娇,稍稍抗议一下,但是只要唐方给她一个台阶下,便会乖乖的就坡下驴,这不禁令舰长大人哭笑不得,在雷克托的时候,唐林病重,小丫头不离不弃,吃了很多苦,受了许多罪,还以为这样的经历会让她成熟起来,哪知道他这当大哥的一回来,得,她又变回了曾经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儿。

    “一定,一定。”唐方笑着说道。当然,这话根本就是撒谎,他现在躲都来不及呢,哪里敢去周艾面前晃悠。

    唐芸不疑有他,欢天喜地跑出门去。

    “芙蕾雅?”望望树袋熊一样吊在自己脖子上的“混血”美女,唐方微微皱了下眉,她可是比唐芸还要大个3、4岁,身高几乎赶上自己,眼下却跟八爪鱼一样黏在怀里,让谢里登、菲尔丁那些外人看到的话,又会作何感想?少不得心下腹诽一句,老牛吃嫩草。

    长此以往,岂不毁了他的好名声。

    姑娘显然不会想那么多,根本不为所动。唐方这几日一直跟周艾、克蕾雅她们在一起,她都已经憋了好些天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好好爽一爽。

    “芙蕾雅,再不下来我可要动手了。”

    唐方伸出右手,掌心吞吐出一道道电芒,就跟往常一样,如果芙蕾雅不听话,或是临近暴走,他会毫不客气吸干她体内的电能。赶巧跟“独眼太岁”那一战消耗了不少高能电子,还能充充电,补益自身。

    芙蕾雅最害怕的就是这一招。每次被唐方吸干,她都会陷入虚弱状态,不睡个一两天绝对回复不过来。因此。就算心有不甘,她也只能选择妥协。

    唐方等着她放开手脚。却不想小丫头望着手心弹跳的电弧呆了会儿,居然凑近一些,伸出灵活的舌头,像一只小狗那样,轻轻舔了舔。

    湿湿的,麻麻的,酥酥的,仿佛有人拿着鸡毛掸子在搔他的咯吱窝儿。

    高能电子欢快地跳起舞蹈。在姑娘舌尖与他掌心之间拉出一道上蹿下跳的电弧。

    唐方忽然觉得很爽,就像……就像年少时节挤青春痘一样,感觉由内而外,整个人都升华了。再看芙蕾雅,娇喘吁吁,身子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道,若不是下意识抱住女孩儿,只怕此刻已经瘫倒在地上。

    他可不是什么事情都不懂的没毛初哥儿,这一幕看的后脊梁骨直冒冷气。的确,手心远比手背、指尖、胳膊等地方要敏感的多,但这也太夸张了吧。刚才芙蕾雅的小舌头撩的他心痒痒,好像有一团火憋在胸口。

    俩人体内电子交合,掌心尚且如此,若是舌尖那等更为敏感的部位呢?

    他觉得以后最好少碰芙蕾雅,这根本就是在玩火啊,自己几乎成了她的毒品,从之前的剐蹭,到现在的舔舐敏感区,小妮子花样越来越多了。还好自己定力不错。这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情不自禁跟她玩儿到床上去。那乐子可就大了。克蕾雅、周艾两人还不把他给活撕了啊。

    别看舰长大人一向没羞没臊,脸皮厚的跟四九门城墙似得。可在男女感情这种事上,还是很有原则的。眼下的芙蕾雅就是一孩子,心理年龄比唐芸都小,只有丧心病狂的老色狼,才会把主意打到小女孩儿身上。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算得上正人君子,可是命运总喜欢捉弄像他这样的“好人”,给个女打手也就算了,偏偏是一个萝莉心女神身,还带有一见主人便春心荡漾,死乞白赖要被占便宜这样稀奇古怪设定的超级萌娘,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嘛。

    要脸蛋有脸蛋,要屁股有屁股,要胸有胸,要腿有腿,又听话,又粘人,又会放电……简直完美到不能再完美!唐方觉得,如果他是一个宅男,与芙蕾雅的日常或许会被写成轻,改变成漫画,搬上荧屏也说不定。

    未经当事人允许,强迫其发生关系那叫强jian,若只是想一想,谁也不能指责什么。要是yy都算犯罪,那银河妖姬岂不是一个呼吸的功夫会被男人们侵犯千次,万次?

    就像现在,唐方一心二用,一面非常理智的制止自己蠢蠢欲动的身体,一面却又在脑海中琢磨那件有些猥琐,有些**的事。他跟芙蕾雅单单只是敏感部位接触,便可带来一种无法言喻的愉悦享受,假若更进一步,做出情侣间才有的某项床上运动,又会如何?

    “呼呼……”芙蕾雅臻首低垂,枕在他的肩膀上,过了一会儿,总算是缓过一丝力气,慢慢从他怀里遛下来,如同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怯怯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唐方知道,她指的是刚刚舔舐自己掌心的事,在他呵斥不许胡闹过后,姑娘还是忍不住用了这样一种方式来结束与他的缠绵,哪知道却是如同失去意识一般瘫倒在他怀里,假使放在以前,说不定唐方又会用他的能力吸干她体内的电能,只是不知为何,今天却没有为难她,只是这般呆呆的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吧。”他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解释自己不发怒的缘由,更不曾呵斥她,就那么提起脚,迈步走向门口。

    唐方正在与艾玛讨论一件事,一件关于芙蕾雅与他的事,哪还有心思同背后的跟屁虫生气。

    ……

    把二人送到餐区,他就没敢再去后厨,就算尼赫迈亚打趣说:“还等着吃他包的饺子呢。”这家伙都没敢吱声,打个哈哈搪塞过去。让他去包饺子?现在拿把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敢去啊,他若不在,后厨便是一池清水,最多有微风拂过,吹起几道涟漪。他若一去,无异于朝平静的水面投下万钧巨石,搞不好这餐饭都给搅黄喽。

    尼赫迈亚、谢里登、菲尔丁,以及众船员都没往心里去,毕竟,让舰长大人去包饺子,他有没有那手艺且不提,这万一要是真包出来,能不能吃,谁又敢吃?这是一个大问题。还不如交给炊事班与姑娘们去做,这样大家都放心。

    当时刻表的读数定格在12:16的时候,炊事班那些人陆陆续续端出一道道菜肴,有传自古代的地方名菜,如盐水鸭,手抓肉、东坡肘子、雪花鸡、蜜汁火腿、松鼠桂鱼等,也有人类步入太空文明后,新发明的一些菜品,诸如洗凤肝、雪流星、炭烧蜇鼠等。(未完待续)

    ps:谢谢hwblm土豪的打赏,还有干死黄旭东(炸屎狂魔哎,哥们口味是不是重了点)禽兽与畜生,烽烟消散,天马流星炮等书友的打赏,上周的打赏列表没了,总之一句话,谢谢大家。

    日常结束,明天正式进入剧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