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一十八章 恰同伴少年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芸姐,我尿急。”到底是白浩,心眼儿就是活。

    哪知道小丫头片子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有我在这,谁都别想走,憋不住原地解决,我不介意的。”

    一句话把白浩噎个半死,心说你不介意,老大介意,这要是一般不认识的女孩儿,说不定他狠狠心,真敢去脱裤子,可偏巧对面那门神一样的小妞是唐芸,再借他俩胆儿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罗伊比白浩的情况好不到哪儿去,玲珑可是生着闷气走的,天知道会不会就此跟他闹掰。他一16岁少年郎,对于“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并没什么深切体会,爱情观还停留在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的纯爱童话。

    玲珑这一走,他下意识想追,但是唐芸挡在门口,他又不敢硬闯,只能是眼巴巴,泪汪汪,一脸哀求地看着门口那个行事霸道的小魔女。

    豪森这货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他再莽,再彪,也不敢冲撞晨星号小公主不是?唐方或许不会跟他计较,阿罗斯可一向不怎么好说话。

    干脆,惹祸精一屁股坐回沙发上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参禅悟道,宁弯不直的可恶模样。

    ……

    茶凉了,最后一缕热气顺着通风管道流逝,色彩变幻的显示屏在3人眼中映出不同颜色的光。

    5分钟后,伴着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怀里捧着大号文件盒的唐林回到休息室。

    唐芸眉毛一挑,饿虎扑食似得从他怀里抢过那个大号文件盒,往桌上一放,看也不看脸色惨白的白浩一眼,低下头一阵扒拉:“不是。这个也不是……”

    唐林一脸无奈地走到沙发旁,冲白浩歉意一笑:“抱歉,我也是身不由己。”

    豪森眼珠子转过来晃过去。往文件盒里瞟了一眼又一眼,末了。忍不住抬头说道:“白浩,真有你的,还tm都是限量版,啧,啧……”

    此时的白浩脸上表情那真是比哭还难看:“芸姐,我帮你找?”

    唐芸一瞪眼,色厉内荏地道:“用不着,哼!私藏违禁物品。还这么多,看我不告诉大哥,让他好好收拾你。”

    白浩快哭了,转过头,一脸愤怒地看向唐林,眼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好你个唐林,居然出卖我!”

    “这真的不怨我。”唐林指指唐芸,掐着自己脖子翻了个白眼:“我这全是被逼的。”

    “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跟大哥求情的,都是男人。大哥肯定能理解你。”

    “原来在这儿!”终于,唐芸找到了垂涎已久的《无双舰娘8》,炫耀似得在几人面前晃了晃。搬起文件盒扭头就走。

    “你……你好歹给我留一点啊。”白浩跌足长叹,小妮子太狠了!这不亚于在剜他的心口肉啊。他攒下这么多存货容易吗?在美嘉尔恒星系统的时候,好容易骗过格兰特,偷偷往货舰里塞了点“走私货”。到达“雅加达布尔”后,废了半天口水才说服乔伊那家伙帮他代购一些“鲜货”,一来二去,方才攒了这么一文件箱。

    何曾想,大过年的居然碰上这种事,好好的宝贝。眨眼功夫给那小魔女把家底儿全抄了去。

    白浩的心在滴血,第一次觉得晨星号很不安全。比蒙亚帝国的高压统治区都不安全,最起码。贵族老爷们可不会闲着没事去你家里乱搞,要知道这些可都是私人物品!小丫头片子不但是个魔女,还是一位暴君!

    最后,他又扭过头,对豪森射出两道利剑般的目光,若非这该死的惹祸精,事情怎么可能发展到这种地步?

    豪森自知理亏,只情缩脖子耷拉头,蔫不拉几的就像7o多年没碰过女人的光棍汉。

    “啦啦啦啦啦……”

    那边,唐芸得偿所愿,一路往门口走,一路哼着谁也听不懂的小调,脚步轻快的跟拿到偶像签名的nc粉一样。

    豪森惋惜,唐林惆怅,罗伊患得患失,白浩敢怒不敢言,4个男人被一小丫头吃的死死的,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她怀抱百宝囊,悠哉悠哉走到门口。

    “唰!”安全门打开。

    还没等小妮子走出去,一道阴影由外而内,不等她反应过来,直接拎着小魔女的后衣领将她拽了起来:“唐芸,我听说你最近很拉轰?”

    一听这道声音,本来欢天喜地的小丫头激灵灵打个寒战,是周艾!晨星号上她唯一恐惧的存在。

    要说在晨星号这个大家庭里谁最具权威,自然是那有名无实,怕麻烦爱偷懒的舰长大人。至于这第二把交椅嘛,不是阿罗斯,也不是格兰特,更不是克蕾雅,却是那最后加入的周艾。

    身为齐罗格侯爵的孙女,从小便接受军事化训练,周翰林在她身上倾注了很多心血,这使得周艾虽然只是一介女流,却有一种英武中透着铁血的军人气场。

    面对这种具有极强压迫力的气场,除非是死人堆里打过滚的精英老兵,一般士兵与寻常平民,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晨星号2oo号人,能够不受周艾气场影响的只有寥寥几个人。

    阿罗斯是一个,唐林是一个,芙蕾雅是一个,以及克蕾雅与唐方。阿罗斯是因为大风大浪经历过许多,足以抵御周艾气场的压迫力;而唐林与芙蕾雅乃非凡人;至于克蕾雅,二人同处一室日久,早已是习惯成自然,更何况俩人的性子南辕北辙,一刚一柔,可谓两个极端;最后,只有在唐方面前,她才会收敛起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特质。不仅如此,舰长大人的插科打诨,时不时把她搞得哭笑不得,也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会表现的像个普通女孩儿。

    唐芸的“暴君”属性,是因为晨星号船员们看在舰长大人面上,不想或是不敢违逆她。久而久之方才养成的。

    白浩、罗伊、丘吉尔之流不敢招惹她,却并不代表周艾也不敢。以往,小妮子与芙蕾雅闯了祸。唐方都没什么好法子管教,毕竟。俩小丫头红着眼往他怀里一扎,得,一向护犊子的舰长大人哪里还狠得下心处罚她们。

    这一来二去,便养成了俩人无法无天的性格,仿佛一对萌娘版哼哈二将,整天在晨星号上“欺男霸女”、“逼良为娼”。唐方整天闷声不吭的算计星盟那些老家伙,她们俩也没闲着,有空没空都要祸祸一番。鸡飞狗跳那是常有的事,以致船员们看见俩人绕着走,免得被她们捉弄。

    晨星号前后就这么大,星际旅行跟坐监狱差不多,唐芸与芙蕾雅都是小孩心性,让她们成天这么憋在船上,难免会无聊。

    罗伊与璎珞整天腻歪在一块儿,就连上趟厕所都跟隔了三个秋天一样。

    白浩跟玲珑亦是“眉来眼去”、“互送秋波”,当然,想勾搭成双。还是要不少时间的,他们的进度明显比前者慢了一大截,这跟两人的性子脱不开关系。况且,在对待感情问题上,都是一副遮遮掩掩,欲拒还休的样子,搞得跟下战棋似得,你陷一寨,我下一城,来来回回打着“别人看得懂,只有他们自己看不懂”的太极拳。

    抛开上述4人。跟唐芸、芙蕾雅一边儿大的就只剩唐林了。谁家15岁的小姑娘能跟哥哥玩一块儿去?何况经历过一次生死大劫后,唐林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兄妹二人间的代沟更大了。至于唐方、周艾、克蕾雅这些人,足足大了小丫头8、9岁。自然更加不可能成为她们俩的玩伴。

    对于唐芸的处境、心理、孤独感……唐方心知肚明。因此,虽说二人经常瞎捣蛋,他却自觉愧疚,不忍苛责。还好,尼赫迈亚给他献了一计,让他跟周艾俩人配合,一个扮白脸,一个演黑脸,这么一来,二人自然会收敛一些。

    事实证明,这个法子很有效,唐芸现在一见周艾,就跟小野猫碰到母老虎,顶多爬上树呲牙咧嘴叫唤几声,象征性地反抗一下。

    就像现在,她本已准备好爪牙,要给那多管闲事的家伙一点教训尝尝,可是抬头一瞧,见是周艾,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周……周艾姐,是你啊……你怎么来了?大哥呢?”

    她扒头翘脑的往门外瞅,却只看到紧随周艾走入的玲珑。

    “不用往外看了,你的救星没来。”周艾笑眯眯的说道。

    她好看的眉眼,娇嫩的小嘴,分明传递出一种微笑,不过,跟表情形截然相反的是,一股子阴沉到令人胆寒的气息却是如丝如缕一般由她身周溢出。

    “对了,周艾姐,这小子私藏违禁物品,你瞧,全在这呢!”唐芸举举手件盒,义正言辞地说:“我去把这些销毁。”说完,不等周艾回答,迈步往外就走。

    “回来。”周艾拎着她的后衣领,小妮子哪里走得脱。

    “周……周艾姐?你还有什么吩咐么?”唐芸笑得有些勉强。

    “销毁违禁品这样的事怎敢劳动唐大小姐。”周艾朝玲珑使个眼色,姑娘迈步走到唐芸跟前,双手抓住文件盒边沿往外抽。

    唐芸死死捏住文件盒,俩人就像拔河一样,来来回回拉锯数次。

    周艾皱起眉头,支开玲珑,走到前面,将手放在文件盒上,冷冷说道:“放开!”

    唐芸吓得一哆嗦,看看脸色渐冷的周艾,最终恋恋不舍的抽回双手。

    转手将文件夹递给玲珑,周艾拉起撅着嘴,做一脸哀婉状的唐芸的手:“走吧,小芸妹妹,我送你回房。”

    “盛情难却”,唐芸只好苦着脸,亦步亦趋地跟在周艾身后前行。

    刚才白浩什么心情,她现在就什么心情!

    玲珑回头望望目瞪口呆的唐林、豪森与罗伊,再瞅瞅眼神飘忽,躲躲闪闪不敢拿正眼看她的白浩,冷哼一声,转身朝门口走去。

    也不知是“失望透顶”以致心不在焉,还是“义愤填膺”难以自控,刚刚走到门口,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晃了一晃,文件盒落在地上,游戏芯片、qing色读物、影像制品什么的撒了一地。

    白浩一急。下意识要去帮忙,往前走了两步才想起不妥。地上那些物品的封面上都是形形色色的luo女,甚至3点全露的都有,这要一过去,岂不尴尬?

    罗伊、唐林等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4人谁都没有动,任由玲珑一个人整理文件盒。

    姑娘的手很稳,将地上的“违禁品”一件一件捡起来放回文件盒。直起腰,头也没回地走出门去。

    迟疑了5秒左右,房间里4人相觑愕然,玲珑的确按照周艾的意思,将文件盒带出了房间,然而,却不是全部。

    刚刚在捡拾散落“违禁品”的过程中,有三五本qing色读物,并几套游戏芯片、影音制品落下,未被整理进文件盒。

    白浩可不认为是玲珑没有注意到。尽管她没往遗落的“违禁品”处看。

    “她……她什么意思?”

    豪森嘿嘿一笑,拍拍白浩的肩膀:“少年郎,你必须得好好谢谢我。”

    “我谢你二大爷!”白浩恶狠狠地瞪了惹祸精一眼。几个箭步窜到门口,捡钱似得将那失而复得的几件宝贝收好,揣进怀里,起身防贼似得盯着豪森。

    “周艾不是在后厨忙着做菜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太及时了吧。”唐林摸摸鼻翼,不觉皱起眉来。

    这时,旁边罗伊一拍大腿,拔脚就往外跑,被周艾这么一搅。他把正事都给忘了,玲珑什么意思不重要。跟他没关系,可璎珞却是实打实被他气跑的。

    “唰!”谁想他这还没跑到门口。那边安全门自个儿开了,璎珞精致的小脸蛋挨着门框探了进来,望着白浩古灵精怪地道:“唐芸走了吧……”

    罗伊一下子停在原地。白浩眨眨眼,好像第一次认识她。唐林往上翻了翻眼皮子:“大哥笼络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旁边豪森低声嘟囔道:“就没一个实在人!就没一个实在人!”

    ……

    休息室上演闹剧的时候,后厨区域一个烹饪间内,水汽在蒸锅上方越聚越多,缭绕出一片水云,水珠在排气管道内壁缓慢流淌,最终晨露一般坠入水槽,“啪嗒”溅起一片水花。

    有一种诱人的香味荡漾在半空,勾的人食欲大振,还有新鲜的水果切片,整齐的摆放在青瓷盘上,排成一朵七色彩莲。

    一只秀美的手从青瓷盘上移开,将蒸锅轻轻揭开一条缝。

    霎时间鲜香四溢。

    “差不多了。”握住把柄轻轻一拉,蒸屉出锅,香味一下子更浓了。

    “咕嘟,咕嘟……”蒸锅里浪花翻腾,沸白好似喷涌的山泉水。

    “周艾果然有两把刷子。”

    “她可不只有两把刷子……咯咯……”

    “给,你要的糖桂花。”

    “嗯……对了,你怎么不跟过去?不担心么?”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若是冒冒失失跟去,只会把事情搞砸,现在整个晨星号也就周艾能降住那个小丫头。”

    “你这当哥哥的倒是会做好人。”

    “你也可以当啊,有句话说得好,老嫂比母嘛。”

    “切,油嘴滑舌,尽瞎说。”

    一只手穿越了雾海云山,轻轻揭起一片淋了蜜汁的金华火腿。

    “啪”一声脆响。

    “又偷吃,你个馋嘴猫!这么下去非给你吃光了不可。”

    “忍不住啊。”

    “我为什么忍得住?”

    “你真忍得住?”

    “那当然。”

    “看看这是什么。”

    话音一落,那只手去而复返,金华火腿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小块山楂糕。

    “咦,山楂糕?你从哪儿弄到的?”克蕾雅停下手头工作,神色贪婪地望着唐方手心的一块嫣红。

    她从小就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自从遇到唐方后,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中华美食。刚到洛基亚空间站的时候,约翰尼请三人到一家粤菜馆吃饭,最后上的餐后甜点中便有山楂糕,当时唐方、周艾俩人没怎么吃,果盘里的山楂糕倒有一半进了她的口。

    这种又爽又滑,酸甜适中的中式糕点一下子征服了她的胃。之后连续发生了希尔盖踩点,海贼团劫船,克莱门特与福井纯一合谋陷害晨星号等一系列事件。令她暂时遗忘了山楂糕的存在。

    哪知道这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居然被唐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平时最爱偷懒。对舰上事务能躲就躲,能赖就赖,细碎琐事漠不关心,却没想到对她这么在意,从细微举止中便能揣摩出她的喜好,山楂糕虽小,其中蕴含的情谊却似海深。

    姑娘眼中噙着一抹泪花,她很庆幸能够遇到眼前这个男人。能够登上晨星号,一路走来遇到这么多战友、姐妹。

    对于父母的记忆已经渐渐模糊,只有奶奶的疼爱,爷爷的斥责,还似昨夜幽梦般不时浮现在脑海中。每当这时,她会情不自禁环拢双臂,身子轻轻颤栗。

    索斯亚的恐怖一幕,就像一道永远走不出的巨大的魔影,哪怕时至今日,当初的小女孩儿业已长大成人。却依然会在半夜惊醒、落泪。

    以前,在加西亚反抗军的时候,维吉尼亚婶婶总会在凌晨时分。披着单衣来到她的房间坐一会儿,就怕她夜半惊醒,却无人守在身边。

    如今,维吉尼亚婶婶的角色被周艾所代替,当初唐方让她过去与周艾同住,是担心出事。然而,这么长时间以来,周艾的情况很稳定,并未出现什么异常。反倒是她,经常在噩梦中惊醒。

    每每这时。警惕性很强的周艾便会紧紧抱住她,像当初维吉尼亚婶婶那样。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直至情绪恢复平静。

    克蕾雅知道,周艾一直觉得愧对她,愧对格兰特,愧对乔伊、尤菲,以及晨星号上大部分船员。因为她是一名贵族子弟,蒙亚帝国齐罗格侯爵的亲孙女,属于权贵阶级。

    其实,不仅是克蕾雅,就连对权贵深恶痛绝的白浩,亦从未怪责过她。的确,帝国大部分贵族都是一些为富不仁,欺压良善的畜生,可毕竟还有部分好人,比方安妮?舒卡莱特,那个善良,却又命运多舛,红颜薄命的好女孩儿。

    周艾为人如何,船员们都心知肚明。能够不畏权势,哪怕冒着杀头危险,也要将拉迪奥斯,及其一干狐朋狗友格杀的女英杰;为了报恩,不惜放弃富足生活,置自身于险地,也要赶往美嘉尔恒星系统,为唐方通风报信。

    这样的女孩儿,会是一个坏人?可能么!不管周艾心里是怎么想的,克蕾雅早已将她当成了好姐妹。

    格兰特、阿罗斯、白浩、罗伊,有这么多朋友,还有周艾这样的姐妹,以及最最重要,无可替代的他。

    克蕾雅忽然觉得老天爷并未亏待她。

    命运其实很公平,如果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那必然会在前面不远处为你打开一道有足够亮丽风景的窗户。

    “嘿,想什么呢?”一道掌影在眼前晃过。

    姑娘由失神中恢复,抽噎一下,低头拭干眼角溢出的泪痕。

    “呀,哭了?一小块山楂糕而已,至于么。”唐方的脸穿过重重雾气,停在距离她不足一尺的地方,目光里有戏谑与惊讶。

    “谁……谁哭了。”克蕾雅拒不承认,相处了那么久,她对唐方的行事风格早已有很深了解,这要是气势一弱,还指不定被他如何调笑呢。

    “哦,没哭啊。”唐方罕见地没有借题发挥,捉起掌心山楂糕,送到姑娘面前:“来,张嘴,啊……”

    “谁要你喂!”

    克蕾雅伸手去抢,却哪里有唐方手快,被他一晃躲过,闷闷不乐地说道:“周艾出去了,这里又没有别人,害什么羞啊?”

    “那……那好吧。”仔细想了想,姑娘咬着唇点点头。

    唐方再次把那块山楂糕送到她面前,克蕾雅非常乖巧地张开嘴,想到山楂糕的味道,香舌下面泛出些许酸水。(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