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四百一十三章 彩鳞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回到卧室,拿起毛巾轻轻擦拭掉身上的水珠,她下意识走到镜子前,左右晃了晃身体。** .

    相比以前,皮肤更细致,更光彩,更鲜嫩,身体曲线亦是圆润无暇。

    尽管心中疑窦丛生,但身体的变化却实打实让姑娘欣喜不已,忍不住提起脚尖,如同跳芭蕾一样,在镜子前面原地转了个圈。

    “咦?”转身之际,恍惚瞥到一线七彩。

    姑娘不觉一怔,急忙刹住脚步,将后背对准镜面,随后,小嘴越张越大。

    平滑如玉的后背上,一片指甲盖大小的七彩鳞片紧紧贴住背心,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出一弯袖珍彩虹。她伸出手,往后背抓了抓,不痛不痒,触感就像一般的皮肤组织。

    “这件事太古怪了。”思量一会儿,周艾打开衣柜,换上一套运动装,打开房门,朝医学实验舱快步走去。

    同一时段,医学实验舱化验室内,瓦伦丁将一台pda塞进唐方手里:“这是‘水母’型生物的组织样本化验单。”

    唐方点点头,随手滑动触控屏,详细浏览一遍“异种水母”生物的化验数据。

    根据对生物样本的切片研究,“异种水母”生物是一种生活在酸性水溶液中的水生生物,该生物能够分泌一种强腐蚀性蛋白酶,用来溶解有机物,并摄入营养成分,来维持自身的存活。

    “可在酸性水溶液中存活的生物?”唐方皱皱眉,继续翻动页面。

    接下来,瓦伦丁经过深度化验后,又得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虽然这种生物从组织结构分析。有些类似地球上以浮游生物为食的水母。

    不过,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异种水母”的触须内具备一套奇怪的组织器官,这种器官对零素非常敏感,能够像水生植物的光合作用那样,吸收酸溶液中游离的零素粒子。并在太阳的照耀下,将其转化为身体所需的养分。

    “竟然有两套‘消化系统’……”

    唐方继续翻页,第三页是对“异种水母”的来历说明。通过解构“异种水母”的基因排序,瓦伦丁在人类汇总的外星生物基因库里找到了有关该“异种水母”的信息。

    按照数据库中资料所载,“异种水母”学名“aqbd-1无性类水母体”,该生物存在于阿库巴多恒星系统一颗叫做阿克隆的海洋行星中。

    “阿克隆”是古希腊神话中著名的冥河,以“阿克隆”之名命名一颗海洋行星,可想而知,该星球对人类而言意味着什么。

    就像第一页介绍的那样。“aqbd-1无性类水母体”是一种生活在酸性溶液环境下的生物。而“阿克隆”最具特色之处,便是它表面一望无垠的黑色汪洋。

    “阿克隆”没有陆地,整颗星球都被这一片黑色汪洋包裹,平均水深12600多英尺,最洼的海渊距离洋面差不多有11w英尺。

    当然,这点水深对于现如今的人类科技而言,还是足以克服的。然而,“阿克隆”之所以叫做“阿克隆”。并不是因其水深得名,乃是因为该行星表面的海洋具有强酸性。除非特殊材料做成的探测器,一般设备下去,唯有石沉“大海”这一个结果,如果是人体的话,扔下去闷几分钟,再捞上来连骨头都没了。

    “aqbd-1无性类水母体”正是生存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人类社会的生物学家们一直以来都在困惑一件事。“aqbd-1无性类水母体”是怎么繁殖的?因为这种生物没有生殖器官,又不似单个细胞那样可以进行有丝分裂与间接分裂,直至如今,这个问题依旧不得而知。

    其实对于星盟政府而言,“aqbd-1无性类水母体”是如何繁育后代的并不重要。政府真正在意的是“阿克隆”的零素资源。

    就像前两页标本分析报告中记录的那样,“aqbd-1无性类水母体”有两套消化系统。从实际效果出发,第一套纯属摆设,“阿克隆”那样的酸性海洋中怎么可能生存着浮游生物。至于第二套消化系统,却是该生物实实在在的糊口器官。

    “阿克隆”的酸性海洋中溶解着少量零素粒子,“aqbd-1无性类水母体”便是依靠摄取酸溶液中游离的零素粒子,获得生存所需的养料。

    据星盟政府的勘探部门分析,从“阿克隆”酸性海洋中溶解的零素粒子并非天然存在,因为这些年来,在“aqbd-1无性类水母体”的吸食下,酸性海洋内的零素粒子浓度没有表现出下降趋势,相反,还偶有升高。

    勘探船对“阿克隆”能量辐射水平进行过一段时间的监测后,得知该行星地核内部活动非常剧烈,地壳运动频繁,进而引发海底地震、火山喷发等自然灾害。

    考虑到这一情况,有人大胆预言,“阿克隆”强酸海洋中游离的零素粒子,是在海底灾害中逸散出地表的零号源素。

    如果这一猜测属实,那么,“阿克隆”地底一定蕴含着储量不小的零素资源。

    于是乎,星盟的勘探部门向政府递交了一份项目申请报告,获得拨款后,与“沃德重工”合作,开发出一种可抵抗强酸腐蚀的特殊探测器,投入到对“阿克隆”零素资源的勘探工作中。

    不久,探测器发回的数据证实了勘探部门的猜想,“阿克隆”地下蕴藏着较为丰富的零素矿。只是,让人诟病的是,“阿克隆”的零素矿分布很不规律,大大小小的矿藏零星分布在地壳与地幔的中间层,为开采带来了极大的障碍。

    其实这点困难还不算什么,关键是“阿克隆”表面的强酸海洋,单是探测器便需要另行开发,耗费了大量资金与时间,若是扩展到整套开采设备。可想而知,会是多么浩大的一项工程。如果产出》投入,赚钱的买卖谁不想做?但若投入》产出,傻瓜才会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与精力。

    星盟议会就“阿克隆”的零素开发计划专门讨论了十几次,却尽皆因为科技方面存在严重的不足,投入太大。风险太高而不了了之。时间一久,对“卡克隆”的零素开发计划便彻底搁置下来。

    “原来是‘阿克隆’的‘aqbd-1无性类水母体’……难怪会有这么奇葩的生存方式。”

    唐方将检验报告翻到最后一页,当他看到屏幕上被瓦伦丁做过标注的“aqbd-1无性类水母体”基因模型图时,瞳孔骤然一缩:“这是……”

    在该模型的中段、末段,各有一截基因片段与伊普西龙人的基因构造相吻合。

    他想起在“失落之地”的时候,瓦伦丁曾让他看过巨蛇的基因图,便是由许多生物基因、伊普西龙人基因、以及ts-001号吞噬体基因混合而成。

    “难道说‘aqbd-1无性类水母体’与巨蛇系出同源?”唐方面带疑惑地看向瓦伦丁。

    老教授没有点头,同样没有摇头:“巨蛇的基因由许多‘组件’构成,在其冗长的基因链中。核心部分便是末端的y基因段与t基因段,即伊普西龙人基因片段与吞噬体基因片段。而‘aqbd-1无性类水母体’的基因却是少了吞噬体片段。”

    “那吞噬体呢?是否与雷克托北郊研究所获取的ts-001号标本一致?”

    瓦伦丁摇摇头,又点点头:“这二者基础有机分子组成与结合规律的相似度达99.999999%,只有一些类似于人类基因碱基的部分有细微不同。就拿我们人类来说,因为单核苷酸的多态性,导致每个人的样貌、身材、天赋等不尽相同。因此,我推断,这两个样本属于一种生物。却是来自不同个体”

    说完,沉吟一会儿。他又想起什么一般,补充道:“对了,二者dna的变形频率亦有所差异。我很奇怪,‘启明星药业’是哪里搞到这份样本的。还有,我本以为吞噬体是单个生物,可从眼下情况来看。它们更像是一个族群。”

    “吞噬体……”唐方将pda还给瓦伦丁,面露思索,系统空间虫族基地上方的囊泡依旧在有规律蠕动,菌毯却再未出现收缩情况,仿佛正在播放的影片突然按下暂停键。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会不会是刚刚获取的吞噬体样本的“能量耗尽”了?可惜ts-001号样本已经在“大天使”的等离子炮轰击下飞灰烟灭。不然,倒可以拿来一试。

    还有,虫穴上方的囊泡到底是什么来路?是骡子是马总要拉出来遛遛吧,老是这样怎么行。

    “吞噬体……ts-001……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唐方以拳击掌,扭头望向外面大厅:“罗伊,罗伊!”

    半大小子正搁一边跟璎珞腻歪,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他,一抬头,只见唐方在化验室内跟他招手。

    “我去去就来。”招呼璎珞一声,罗伊快步走进化验室。

    唐方拉着他走进左手边手术室,目光凝视着半大小子的右手:“这些日子以来,没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吧?”

    罗伊活动一下右手,憨笑道:“一切正常,这家伙很老实,就是胃口有点大,一顿饭能吃别人两三顿的口粮。”

    “没事,唐大哥在你找媳妇儿这件事上帮不上什么大忙,不过饭管饱,水管够。”唐方挑挑眉,揶揄道。

    罗伊不似白浩,到底脸皮嫩,一听这话脸都红了,斜眼扫过外面专心致志整理船员健康档案的璎珞:“我……我……没……”

    “没有?没有你结巴什么?”

    半大小子的脸更红了,好像熟透的水蜜桃,左顾右盼,不知该怎么回答。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唐方摇摇头,罗伊太实在了,跟白浩那小子一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我需要采集一点你右臂的组织细胞。”

    罗伊想也没想,直接伸出右手。少时。忽然眉头一皱:“唐大哥,差点忘了说。这家伙只要遭受超过额定程度的外力攻击,便会主动硬化,一般武器根本伤害不得。”

    “这个我知道。”对于罗伊的右臂,唐方知道的比他本人还要多:“或许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嗯。”罗伊索性闭起眼来。

    唐方话不多说。从旁边手术台拿过一把手术刀,将一缕高能电子注入刀口,顺势在罗伊右手拇指指肚轻轻一划。

    原本白嫩的手臂一僵,瞬间黑化。

    罗伊的右臂一旦黑化,防御之强甚至超越机枪兵的防爆盾牌,如果只是普通手术刀,自然奈何不得。然而,在灌注了高能电子的手术刀前,吞噬体就像暴露在烈日下的冰雪。

    随着一缕鲜血溢出。指甲盖大小的肉皮被手术刀切下。

    唐方快速召唤出一头虫后,将那片带血的肉皮交给它,又走到手术台撕下一块纱布,帮罗伊包扎起来。

    “唐大哥,不用包扎,一点小伤。”罗伊一下子抽回手臂。这时,黑色如潮水一般退去,手臂恢复到正常状态。接着。半大小子伸出左手,在拇指一抹。血迹消失不见,伤口竟已复原如初。

    “我倒忘了吞噬体有高速再生的能力。”唐方苦笑道。

    “咕咕……”半大小子腹部传来一阵闷响。罗伊大囧,一手摸着肚子,没好气地骂道:“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我都快成大便制造机了。”

    唐方被他逗乐了:“既要马儿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你怎么跟周扒皮似得,格兰特龟毛的性子什么时候把你也给传染了?”

    “周扒皮是谁?”罗伊反问道。

    “呃。既然饿了,就去后厨找点东西吃,我这还有正事呢。”唐方可没时间跟他讲故事,更何况周扒皮的原型人物根本就不是什么坏人,不过是以讹传讹,还有那啥需要,这才被御用文人们借鸡下蛋,搞出个“半夜鸡叫的故事”,用来歌功颂德,拍主子马屁。

    “哦。”罗伊答应一声,转身往门外走,一面走,还一面嘟囔着:“我还是随便搞点速食对付一口吧,现在炊事长看到我就跟见了债主一样……”

    唐方愕然,目送半大小子离开,却才无奈一笑,将虫后收入系统空间,命令它将采集到的吞噬体细胞注入虫穴分解池。

    果然,接下来的一幕印证了他的猜测,虫后将罗伊右臂的细胞组织注入分解池后不久,虫穴就像一座骤然喷发的活火山,粗大的肠管与孵化腔剧烈起搏,原本扩张至正常范围的菌毯就像遭遇鲸吞一样,整个缩小了一圈。

    虫穴连接悬浮囊泡的管道异物涌动,液化菌毯好似血液一般,被压入囊泡中。

    几个呼吸后,菌毯开始向外扩张,慢慢恢复至原来大小,剧烈起搏的虫穴亦恢复平静,只有上面的囊泡还在有规律的蠕动。

    经历过这2次异变,唐方敏锐地发现一个问题,囊泡的样子很像工蜂变异为虫族建筑的过程。原本它还是一个由无数脉络、组织凝结而成的囊泡,此时此刻,囊泡表面却是多了一些透明色的薄膜,里面好似有粘液在往复流动。

    “若真是虫族建筑的话……”唐方使劲摇了摇头,不对,能够悬在空中的虫族建筑只有爆虫巢穴与尖塔,以及尖塔进化而成的巨型尖塔。

    爆虫巢穴与尖塔都已建成,巨型尖塔还未解锁,那这虫穴上方的囊泡到底是什么东西?

    莫非不是虫族建筑?而是……而是行动单位?行动单位,又是空军,瞧这声势,想来体积不小,莫非……莫非是利维坦?

    唐方被这个念头惊呆了,真的是利维坦?不可能吧……那东西可是跟神族母舰一个等级的存在,简直可以说是一个能够星际旅行的虫族基地,里面提供了所有虫族单位的生存、进化环境,虫群之心战役中,凯姐可是将它当做移动要塞来使用。

    这样的强力单位会轻易的解锁?如果不是利维坦,那会是什么?唐方想到一个可能,脑虫------主宰制造出的,用以辅佐它统领整个虫群的次级指挥官。

    在星际争霸1中,脑虫是虫族母巢的大脑、智囊,属于绝对的核心管理层。不过,母巢之战结束后,主宰身死,凯姐掌权,为了维系自身的统治地位,她几乎将主宰制造的脑虫屠戮殆尽。

    唐方之所以怀疑囊泡中的东西是脑虫。一来,其孕育过程由虫穴提供养分;二来,考虑到吞噬体的特性,被这种生物寄生的异形解锁的可都是星际1时代的单位,而脑虫做为星际1里面重要的指挥单元,因此而解锁,绝对说得过去;三来,人族基地有副官在,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虫族基地进化出脑虫这样的辅佐性单位,自然合情合理。(未完待续。。)

    ps:  明天会有2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