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八十八章 洛基亚之战(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战斗进行到现在这种地步,他也看出来了,对手不但裤裆里有货,腰里亦夹枪带棍,不是什么善茬。=

    防御方面有伊普西龙护盾,速度方面有高爆发辅助推进器。既然该战舰的防御、速度设备都经过改装。武器方面,又怎么会没有变化?

    “你说那个叫唐方的家伙是有多阴险!多卑鄙!当初跟海贼团打得热火朝天,他愣是没动用主炮,反而是藏着掖着,合着那混账王八蛋早就等着拿它阴人呢!”

    “还愣着干嘛,快躲开。”阿卜杜勒下完指令,眼见驾驶组着急忙慌地控制辅助推进器转向,他忽然又有点后悔。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碎魂者”与晨星号相聚十数公里,前面还有几艘小型舰阻挡,对方炮弹再大,再牛逼,也不可能伤到“碎魂者”啊。

    这样的想法在他脑海只停留了几个呼吸,便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散。

    晨星号主炮并未像常规战列舰、巡洋舰的主炮那样,以电磁推进的形式发射大质量弹丸,炮口处先是变得一团火红,矩形线圈由尾而头先后亮起,接着,翻涌的浆体如同勃然喷发的地火,由主炮口挤出,然后一节一节通过线圈矩阵,最后化为一道近2米粗细的粒子洪流,如同沐火雷霆一般,由“极光”空隙电射而出。

    这一幕震惊了战场所有人,战斗人员、非战斗人员,乃至“洛基亚”星港的围观群众,将走未走的商团成员、战舰码头工作人员。

    他们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画面。粒子洪流如同一道刺透夜幕的晨曦,直接将赖在晨星号前方不走的一艘灰鼠级反恐用突击艇打个对穿,电浆一瞬间烧熔外装甲,能将人体蒸发的炎浪与高速粒子涌入舰内。所经之处化为一片熔岩地狱,剧烈的爆炸一茬接一茬,50几米的突击艇转眼间便被火焰吞没。

    洞穿首个目标后,粒子洪流余势不减,跨越千米距离后,一下轰在一艘长剑级护卫舰右舷舰腹。伴着一道刺眼光火,护卫舰内部发生连串爆炸,巨力将龙骨撕裂,船体结构折断,护卫舰就像一个撑爆肚皮的可怜人,腹部舱室四分五裂。

    一连摧毁两个目标,粒子洪流依旧声势如潮,继续穿透一艘弯刀级拦截舰,两艘灰鼠突击艇。紧贴强弓级驱逐舰右舷刮过,最后,笔直打中提速缓慢的“碎魂者”舰尾主推进器。

    剧烈的火球涌动,“碎魂者”300多米的舰体向着一侧倾覆,舷窗的光明灭不定,尾部的光火与硝烟一如剧烈喷发的火山。

    阿卜杜勒紧紧抱住身子前面的铁栏,舰桥大屏幕一闪一闪,顶部设备“噼里啪啦”地向外喷着电火花。还有警报灯的旋转光,照亮舰桥工作人员涂满鲜血的脸。

    “碎魂者”在倾覆。舰桥一片混乱,随着船身翻动,船员们被甩的东倒西歪,惨叫连连。

    女人的尖叫响起,然后又在一道闷哼后没了声息,舰体爆炸扩散出的振动波由地板传来。阿卜杜勒感觉心都跳到嗓子眼,又是紧张,又是害怕,又是懊悔。

    虽然明知只是推进系统报废,损控程序会自动屏蔽战舰后部舱室。启用应急预案,不至酿成舰毁人亡的结果,可阿卜杜勒还是怕的要死,怕的浑身冷汗直流。

    开什么玩笑,1000mm口径的等离子炮也没这样的破坏力吧,那还是一艘驱逐舰吗?要塞级的防御,快速突击艇级的灵活度,超级战列舰的攻击力,这些特征出现在一艘200米级的驱逐舰身上,这种事说出去谁信那!

    他觉得自己错了,不但犯了错了,还很2,比。这不是《大闹天宫》是什么?刚刚那道攻击不就是孙猴子的金箍棒么?可大可小,可长可短,除了捅人的本能,偶尔也会爆爆菊花。嗯,就像对待“碎魂者”一样。

    阿卜杜勒觉得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出太空版东方神话系列剧。

    还有,之前他认为晨星号是去接应那些在“洛基亚”主港肆虐的恐怖分子,其实呢?那伙儿人分明就是示敌以弱,等着政府方面舰群摆好姿势来一发。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脸颊淌下一道湿漉漉的液体,阿卜杜勒拿手摸了摸,凑到眼前一瞧,是血……

    晨星号打出一发聚能炮后,核反应炉超载,陷入沉寂期,舰桥上的众人亦是一片惊愕,打小行星是一回事,打战舰又是另一回事。这一炮过去,直接干掉对手6艘大小战舰,要不是那艘强弓级驱逐舰反应快,怕是一样会被高温粒子流在肚皮上开个天窗。

    豪森、丘吉尔俩人一脸红潮,只瞧那郎情妾意的模样,好的能穿一条三角裤衩。

    同样的,围攻晨星号的舰群一阵沉寂,然后,就像遭遇猛虎袭扰的兽群一样快速散开。在这之前,大多数人觉得晨星号就是一只铁背龟,虽然敲不破它的外壳,但是谁都能上下其手,摸把大腿,过过瘾。

    可现在呢?谁敢?一棍子过去全抽翻。处长大人就是最好的榜样,“碎魂者”那样的巡洋舰都经不起人家一炮,凭他们这些小船,靠上去就是自寻死路。

    原本斑斓溢彩,如火如荼的太空战场就像被人按下静音键的荧幕大片。

    “洛基亚”主港观景区,一些人咬着大拇指,一些人不时扯动嘴角,还有一些人皱眉望着移动视讯仪,一遍一遍回放刚才的战斗影像。

    一开始他们还觉得警察局与安全局那些人没羞没臊,全家老小合起伙来欺负人家。乖乖隆地咚,100比1,还一个个头戴钢盔,手持长盾,腰里别着电警棍,从上到下武装到脚巴丫。啧。啧……这声势,这投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抢尸呢。

    结果怎么着?

    好一朵美丽的野菊花,好一朵美丽的野菊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黑又紧人人夸……

    除了围观民众。忽然犯了牙疼的约翰尼,与女局长面面相觑的叶丹。“古拉顿”军港的会议室内,道尔顿终于一改之前不紧不慢的表情,本就有些上扬的眉毛一跳一跳,两鬓青筋高高鼓起,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全乱了,全乱了!那劳什子晨星号到底什么来头?刚刚那一幕看的他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原本缩起手脚,一声不吭往前冲的家伙,居然暴起发难。一式神龙摆尾,扭头来了个一炮七响。

    不带这么干的……枉他之前装模作样,摆出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诸如此类的文艺范儿,这尼玛扭头就给甩了一大嘴巴子,那叫一个响,隔着10里地都能当闹铃使。

    再瞧对面牛顿?贝尔。这厮前一刻还一副“我将真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落寞不得志表情。下一刻就换了一张老实人式憨傻笑容,变脸之快,仿佛翻书。

    当然,道尔顿也能理解人家的想法,牛顿?贝尔与克莱门特一系本就不睦,联盟调查局、安全局那些家伙死绝了也跟他没多大关系。可……可就算如此,你也不能表现的这么露骨不是?好不好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几年也混个脸熟,幸灾乐祸什么的,实在是太没节操了。

    牛顿?贝尔眼观鼻。鼻观心,屁股就像焊死在椅子上,那叫一个稳,然后端起茶壶,先是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道声:“好茶”,然后小口轻啄,静心慢品,举止优雅的就跟大福晋小格格进了慈宁宫一样。

    “……,……,……。”道尔顿感觉胸口憋着一团火,肺都快气炸了,也不说话,呲眉瞪眼磨了磨牙,起身捏起衣架上的军帽,转身就往外走。

    后面牛顿?贝尔斜眼扫过他的背影:“你去干什么?”

    “救火。”道尔顿扭头回望一眼,气哼哼地道。

    “等我一下。”牛顿?贝尔不紧不慢饮罢杯中清茶,起身整理一下装束,跟在道尔顿身后走出房间。

    “你不是打定主意隔岸观火,作壁上观吗?”

    “我可没这么说。”少将阁下慢条斯理地道:“我只是害怕你这一去,非但不能救火,反而火上浇油,把事情闹得更大。联盟调查局与安全局那些人的死活我可以不管,却不能眼睁睁看着海军将士因为克莱门特的错而横尸战场。”

    道尔顿没再多说什么,二人一前一后朝着指挥中心走去。

    就在“雅加达布尔”海军全军总动员之际,“洛基亚”主港行政区的小型会议室内,克莱门特目光呆滞地望着右手不远处惊弓之鸟一般四下奔逃的己方舰队。

    他总算是明白了唐方调侃他的那句6块钱麻辣烫是怎么回事,这酸爽……

    晨星号不出手则已,这一出手就是雷霆一击,100艘战舰围住对手一艘驱逐舰上下其手,这一顿摸,结果呢,被人家一脚踹飞半打,不仅面子丢个精光,连士气都被那一炮轰没大半截。

    刚刚还是群情激动,巴不得上去多踩两脚,痛打上岸龟。再瞧现在,跟逃难的孙子一样,得亏晨星号是一艘战舰,这要是个人,那绝对属于瞪谁谁怀孕,摸谁谁高chao的角色。

    当然,比起豪森那种4b青年,道尔顿这样的星港特首,文化程度要高出许多。前者就一市井兵痞,说出去的话或多或少总会带点上不了台面的媚俗调调。

    就比方说现在,晨星号的核反应炉已经更换过堆芯,并重新装料,夯货便迫不及待的一撸袖子,指着索敌雷达屏幕上四散而逃的敌舰嚷嚷道:“看豪森大爷给你们来个梅开二度。”

    反应炉温度指数节节攀升,高能粒子再次汇聚成一道洪流,在矩形线圈阵列的约束下,如同一条雷龙,瞬间刺破夜空。

    空中接连爆起3道连环闪光,一艘强弓级驱逐舰起火,两艘长剑级护卫舰起爆解体。

    转眼间又是3艘战舰折戟沉沙,这一幕直接瓦解了联合舰队的斗志。诺力思龟缩在“裁决之剑”舰桥一角,哆哆嗦嗦地注视着大屏幕上被火焰吞没的强弓级驱逐舰。

    若非他眼疾嘴快,于晨星号转向的一瞬间命令驾驶组满舵规避,只怕“裁决之剑”此时此刻已经被穿了糖葫芦。

    事到如今,这仗已经没法打了,对手的壳硬的一逼。己方战舰打在人家身上不疼不痒,再瞧瞧晨星号,扭头一撩阴脚最少也能听仨响。

    再回头望望失去动力,一路翻滚越行越远的“碎魂者”号,诺力思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谁能想到?谁会想到?堂堂洛基亚联盟调查局、安全局,竟然会踢到这么一块铁板。

    这让他回忆起一部旧电影《变形金刚4》,好歹人家那些特工也算耀武扬威,牛逼一时过。自己这些人倒好,连拉仇恨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家一枪挑落马下,憋屈,太憋屈了!

    右侧显示器上,“碎魂者”还在远去,没人会在这种时候傻帽到去接应他们,所以。它们的旋转木马会一直坐下去,直至战斗结束。

    战斗结束?诺力思望望战场中心一夫当关的晨星号。仇已结下,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除非克莱门特出来跟人家服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可能么?特首大人还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诺力思固执地认为克莱门特与福井纯一早已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殊不知后者在20分钟前便已经叩开鬼门关,去找孟姑娘ons了。

    至于特首阁下嘛,此时正瘫坐在“洛基亚”主港小型会议室内,神色苍白地望着前面沙滩椅上的年轻人。

    当然,他的脸上涂满福井纯一的血。“苍白”这个词,象征意义居多。

    小圆桌上放着的半瓶白兰地已经被唐方喝去三分之一,他原本舒展的双眉忽然皱了一下,紧接着,灵境系统延展出的虚拟空间中,战场外围骤然闪过一道道流光。

    长剑级护卫舰、弯刀级拦截舰、强弓级驱逐舰、战斧级巡洋舰、重弩级突击舰、金刚级战列舰……乃至“雅加达布尔”海军旗舰“曙光女神”号亦出现在战场外围。

    整整600艘星盟战舰,将晨星号团团围住。

    克莱门特笑了,配上他血糊糊的脸,冰冷的目光,就像地窖中一步步走出,月光在左脸颊拉出一道道窗棂阴影的恶夜人屠。

    “雅加达布尔”海军终于坐不住了,哪怕道尔顿不赞同他的计划,并对此颇有微词。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海军无可避免会被卷入这团战争漩涡。

    克莱门特早就看穿了未来,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他笃定一件事,沙滩椅上那个年轻人非常聪明,不但聪明,而且还很有实力,做事干净利落。就像之前杀福井纯一,便是为了给他一个下马威,扰乱他的心智。

    年轻人肯定也知道事情最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留下他,正是为了要挟“雅加达布尔”海军,换取一条退路。

    搞乱“洛基亚”,杀掉福井纯一,打败联盟调查局与安全局的战舰集群,挟持星港特首为人质,当着海军舰队的面,堂而皇之地离开“雅加达布尔”。

    这无异于狠狠抽了星盟一嘴巴子,快意恩仇,报了一箭之仇不说,更让政府与海军在民众面前丢了一个大脸,还拿他没招治。

    瞧这一手玩的,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心思之缜密,手段之老辣,简直让人咋舌,他真的只是一个24、5岁的年轻人?

    因为有上述考虑,克莱门特害怕归害怕,却并不认为自己有性命之忧。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以上这些不过是他自作聪明,以己度人罢了。当一柄幽蓝色的光剑刺进他的胸膛,幽焰照亮半边脸的时候,他眼睛里充斥着浓浓的疑惑与不甘:“为……为什么?”

    唐方腼腆一笑:“电影好看么?嗯,不说拉倒,反正我觉得拍的不错。不过呢,我就不给你看结局,我就不给你看结局,小爷我恶心死你!”

    克莱门特傻住了,千算万算,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小子压根儿就不按常理出牌。像他这样,死都死的这么憋屈,只怕称得上世间仅有,天下无双了吧。

    “为……为什么杀我?”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他又问了一句。

    唐方皱皱眉:“你烦不烦啊……”说着,缓缓抽出幽能刃。

    特首阁下到死都没想明白,那个印象里精明的跟猴儿一样的黄脸小子为什么会一刀结果掉他,难道他不想活了吗,要跟雅加达布尔海军拼个鱼死网破?

    其实,克莱门特还真有点高看唐方的城府了,他有些小聪明不假,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些急智,考虑事情根本就不像政坛上混迹多年的老狐狸,每有举措,必然会下象棋那样推敲一番,觉得合适,再落子。(未完待续。。)

    ps:  看到有书友问1月月底的加更为什么没了,年底事情太多,昨天愣是熬夜到凌晨2点才赶出一章,话说写完看书评时还被一个yue经贴恶心的不轻。

    2月吧,2月底有两天会连续爆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