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六十四章 鸟枪换炮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光阴似箭,时日如梭,20天转眼过去。~~中继站在scv的修补下,总算不再衣不蔽体。

    对零素输送管道与核能网络的修缮工作已经完成,外壁的补全工程同样顺利竣工。星际争霸人族科技相比伊普西龙文明毕竟要低一些,哪怕有艾玛的全程规划,从远处望去,仍然不怎么美观。

    撇去中继站断裂的舵杆部位因为水平达不到无法接续不谈,外环区8点钟方位损坏的区域在经过scv的修复后,就像一件原本光鲜亮丽的晚礼服,却在屁股部位缝上一块粗布补丁,怎么看怎么膈应,怎么瞧怎么难受。

    当然,尽管不怎么美观,唐方还是很满意的。对于一般家庭而言,一件衣服,越光鲜漂亮,越会被束之高阁,越是那些不怎么出彩的衣服,越会当做便装,长年穿在身上。不好看有什么关系,他现在要的是实用。

    经过scv的抢修,不仅中继站的外壁连成一片,不用再忍受中继站内部设备暴露在真空的情况。遗迹的零素亦不再泄露,为此,唐方还专门从晨星号的能源储备库取出10吨零素注入中继站的能源池。“欧米伽-2”中继站可是他建立自己势力的基点,绝不容有失。

    另一方面,在核能网络修缮完毕后,中继站的超大型聚变反应堆重新开始工作,包括混沌星喷发出的,以及游离在“欧米伽-2”的海量氢氦粒子被中继站的收集设备捕获,注入核能反应炉。在零素能源的配合下,长达700公里的中继站就像一个从睡梦中苏醒的巨人,撑开一道水幕般的光华,护盾系统终于重新运作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更加值得高兴之事。在打捞战舰残骸的过程中,“丘比特”修复出两套适用于晨星号的高科技产品。

    一,反物质辅助推进器阵列。这是在一具特殊型号的护卫舰残骸上发现的,根据“丘比特”传回的分析资料,该辅助推进器阵列类属反物质设备范畴,在接通零素供应后。推进器的转换设备会将零素转换为正反质子,通过二者间的泯灭反应,获取带电介子,而后在多重效应场内进行压缩、加速,最后由尾部喷管射出。

    因为介子的初速很高,又经过多重效应场的压缩、再加速,从喷管射出时速度几近光速。大密度,几近光速的介子喷发,在一瞬间会赋予战舰非常恐怖的爆发力。

    不过。这种辅助推进器阵列因为能耗过高、承载多重效应场的反应腔无法高频率使用的缘故,多数情况下用于起步提速、快速转向等辅助推进方面。

    因为是护卫舰级别舰船装备,体型不大,移植进程非常顺利。未改装前的晨星号做为查尔斯联邦的闪电蟒级驱逐舰,本就以快速著称,此时在两翼加装反物质辅助推进器阵列后,其爆发力、转向速度,都达到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水准。在唐方看来。现在的晨星号,方不愧为闪电蟒的名号。

    二。聚能炮。晨星号终于有了一件拿得出手的武器,一件足以让200米级驱逐舰发挥出战列舰强大攻击力的武器。这是一件由伊普西龙驱逐舰残骸移植而来的武器。

    其实吧,唐方觉得聚能炮这个称呼不怎么合他口味,倒不如叫mini大和炮更亲切一些。原因是该武器的运作原理同星际争霸中人族战列巡洋舰的大和炮类似,都是将核能压缩禁锢,然后发射出去。依靠高热粒子杀伤对手。

    从运作原理上看,聚能炮,或者说大和炮,跟等离子炮相差不大。只是在爆发力上更强,最能起到一击定乾坤的效果。

    不过。大和炮利用的是聚变反应方式。至于聚能炮嘛,在伊普西龙护卫舰上时是聚变核能,但是到了晨星号上,就成了裂变核能。

    伊普西龙护卫舰别看体型小,却是真正的短小精悍,金,枪不倒的一夜十七次郎,以其聚变反应炉的转化效率,一分钟射个**回那就跟玩儿似得。

    可就是这么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神仙见了也投胎的妖娆美人儿,安到晨星号上,说好听点,那叫下嫁,说难听点,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嗯,还是只腹泻老牛拉的牛粪。

    在艾玛的努力下,聚能炮总算是装上了,唐方也实验过,威力很强,曾一炮轰碎过200多米的小行星,如果是普通巡洋舰,不消多,捱上一炮就得回姥姥家。战列舰亦在它手底讨不得好去。

    然而,有一利必有一弊,这东西就是个外表清纯,内心狂野的风,骚**,凭晨星号动力舱裂变反应炉那羸弱不堪的小身板,根本就架不住她的姹女十三式,那边还没爽够,他这就软了。

    简单点来说,晨星号的裂变核能反应炉功率不够,难以同时支持聚能炮、推进系统、等离子护盾等模块并行。

    当聚能炮运作的时候,推进系统、等离子护盾、舰弦磁轨炮阵列都会下线,并且在聚能炮攻击结束后,还会有一段时间的疲软期。当然,这时候唐方还可以骚包一回,将护盾模式切换为高能级的“万用护盾”,以免被对手抓住timing一炮干翻晨星号,只是,这总归让他感觉不爽,非常不爽。

    偏偏捡了这么多天破烂,愣是没搞到一台可用的聚变反应炉,这足足让他懊恼了好几天,直至中继站外壁的修补工作完成,才不得不强压心头烦躁,着手远航事宜。

    ……

    这一天,唐方起了个大早,倒不是他变勤快了,实在是这几日一直忙于打捞战舰残骸,忽视了与众人之间交流。

    当他洗漱完毕,穿好军装来到舰桥,格兰特正黑着脸坐在沙发上,旁边乔伊一副做错事的表情,低着头不敢说话。

    扭头打量一眼舰桥。发现大部分操纵员都不在,就算现在时间还早,又是泊靠状态,舰桥也不该没人值守啊。唐方扭头看向二人:“怎么回事?”

    “哼。”格兰特没好气地瞪了乔伊一眼:“你自己说。”

    “我……我……我……”乔伊张着嘴,支支吾吾好半天,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脸几乎红成两瓣猴屁股。

    唐方瞅瞅格兰特,又瞅瞅乔伊:“乔伊,你去忙吧。”

    看到这一幕,他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制定是乔伊闯了祸,格兰特正在教训他。说起来,乔伊也算最早跟他的一拨人,与沃尔顿、丘吉尔等人相比,他的年龄要小的多。也就跟白浩、罗伊一边儿大。小孩子嘛,有几个不爱闯祸,捣蛋的,白浩那小混蛋自不必说,就连罗伊这闷闷的乡下小子,有时候亦会弄出几个乱子。

    听说最近他往瓦伦丁哪儿跑的很勤,还总爱帮倒忙,一次毒理实验差点没把老教授的眉毛胡子全给燎着。要说乔伊闯点什么祸,那也在情理之中。

    “哎。”乔伊如蒙大赦。冲格兰特嘿嘿一笑,猫着腰一溜烟儿跑出舰桥。

    “你啊……”唐方摇摇头:“对白浩、罗伊,那真是处处惯着,宠着,怎么到了自己的小舅子身上,就这般严厉?”

    “别提了。我这不也是很铁不成钢嘛。”副舰长的脸总算是缓和了几分。

    “到底出了什么事?动这么大肝火。”唐方一边问,一边走到舰桥二层中央的圆形多功能指挥台前面,随手将一台pda接入星图系统。

    一提这事,格兰特的脸色变了变,气呼呼地道:“这两天我就奇怪。那小子平时没事的时候最爱在娱乐区与那群兵小子吹牛打屁,怎么这几天忽然便勤快了,老爱往舰桥跑。”

    “今天正好起的早,过来一瞧,你猜怎么着?”说这话时格兰特的脸色有些古怪,似是恨铁不成钢,又似颇为无奈,还有点不胜唏嘘的味道。

    “怎么着?”唐方一面将艾玛参照次元锁分布图设定出的航线输入星图,顺嘴问道。

    “这家伙……他……他居然跟舰务官尤菲搞到一起了。”

    唐方愣了一下,过有三五秒钟,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玩味的望着格兰特道:“你这是在吃醋吗?我怎么觉得有股子酸味,尤菲虽说大那小子两三岁,但这也没什么吧,我就不信你十七八岁的时候没有喜欢过大自己几岁的女孩子。”

    格兰特的脸一红:“那怎么一样,就如今这种战争形式,他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看着传输进度定格在100%,唐方拔掉连线,走到格兰特面前,微笑道:“怎么不行?再恶劣的环境,再黑暗的世道,也总有足以温暖人心,支撑人们走下去的东西。有时候是希望,有时候是仇恨,还有时候是爱情。社会死了不要紧,但我们还活着,乔伊与尤菲的事,顺其自然吧,他已经长大了,你也是时候放手了,相信我,瑟琳娜一定不会怪你的。”

    说完,唐方拍拍他的肩膀,扭头走出舰桥。

    自从周艾吞食“蛇胆”后,因担心出事,克蕾雅搬去与她同住,哪知道这20多天以来周艾的情绪很稳定,身体并未出现异象,也不似唐林、芙蕾雅那般获得驱策电能的本领。

    来到“失落之地”后,一直忙于打捞战舰残骸,也没顾上询问她的身体情况,想到明天便要启航离开“欧米伽-2”,唐方盘算着来看看她,顺便问问玲珑的近况。

    周艾的房间距离舰桥不远,上了二楼前行不远即至,走到门前,随手按下门铃,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随着“哧”的一声,房门打开,一阵扑鼻香气袭来,克蕾雅出现在面前。

    可能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姑娘的长发湿湿的,胡乱披散在肩头。透过衬衫衣领,可以看到白皙的皮肤上沾着点点水珠,有些还老大不识趣,一路蜿蜒而下,没入一片阴影中。

    本来克蕾雅正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手整理窝在衬衣内的散发,或许是热气熏蒸所致,脸颊泛着醉酒一般的酡红,长长的睫毛上亦是露珠低垂。似水含烟。

    “咦,你怎么来了?”她显然没料到是唐方,对于舰长大人的了解,晨星号上就属她最深,连唐林、唐芸两个人都要靠边站。做为外人眼中的叛军头子,众船员心目中的模范舰长。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个懒散成性的家伙。或许执行任务、两军对垒等关键时刻,他会勤快一些,可若是放到寻常时候,每天不赖赖床,拖个二十分钟、半个小时,那还是他?

    “不是我,你以为是谁?”不等她让,唐方迈步走入房间,环视一圈:“周艾呢?”

    “她跟玲珑去训练了。”克蕾雅拢拢头发。使劲白了他一眼:“你不睡你的懒觉,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唐方咧嘴一笑,上上下下打量她一遍,打趣道:“我来看看你啊,得亏起的早,不然,岂不错过一幕芙蓉出水的好戏。”说话的时候,这小子一双眼死死盯在姑娘胸部。

    克蕾雅脸更红了。手臂有意无意往胸口遮了遮,轻啐一声:“流氓。”而后背过身去。一面拿过桌子上的一团发带,拢起满头金发,在脑后盘成个花苞,一面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是来找周艾的吧……”

    “嗯。”说到正事,唐方点点头:“她最近怎么样?没出什么异常吧?”

    “没。”芙蕾雅对着镜子收拾一下鬓角散发,又擦去眉头上的水珠:“这些天来一切正常。连我都有点疑惑那天发生之事,会不会真像瓦伦丁说的那样是食物中毒,从而引出的幻觉。”

    唐方沉吟片刻,皱着眉道:“不会吧,周艾行事一向稳重。那天之事怎么看都太鲁莽了,不像她的性格,如今想来,仍旧透着骨子怪异。”

    “你也不用太担心,有我陪着她呢,一旦有变,会立刻通知你的。”

    唐方点点头,话题一转,又问起玲珑的事来:“怎么?玲珑每天都来找周艾?”

    “嗯,1个月来风雨无阻。”说起玲珑,克蕾雅不胜唏嘘:“这孩子也真够坚强的,就周艾那种训练强度,一般部队的特种训练营精英士兵都吃不消,没想到她居然能坚持下来。”

    “很努力的女孩儿!”所谓刀不磨不锋利,人不磨不成器,逆境造英雄。说起玲珑,唐方也蛮欣赏的,往日的艰难困苦没有压倒她,反似高原的烈风一样,让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刚强的女孩儿韧性十足。

    “对了,要不要跟我去晨跑?”芙蕾雅随手递给他一杯咖啡道。

    唐方接过,小啜一口,斜着眼望望她,笑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今天就给你拉一回壮丁,也算报答连日来的照顾之恩。”

    “切。”克蕾雅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你倒会顺水推舟,总拿这些小恩小惠来贿赂我。”

    “呀,你这么说,我还真不好意思。要不,你看这样成不成。”说着话,唐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克蕾雅身后,扶住她的后腰,将脸从后面探到耳根:“反正明天才出发,今天我一整天都陪着你,怎么样?”

    末了,就在克蕾雅耳根飘红之际,他好死不活地又添一句:“嗯,晚上也不走了。”

    “啐。”姑娘由羞转恼,直接转过身子,两只手推着他的胸脯,气哼哼地将唐方推出门外,随手按下关门键。

    “咦。”唐方也不恼,笑眯眯地道:“这样啊,那我走啦……你可别后悔。”

    他这作势要走,房间里忽然传来一声幽幽叹息:“真是冤家……我换衣服呢。”

    “哦。”唐方嘿嘿一笑:“我去外面等你。”

    5分钟后,中继站码头,换了一身运动装的克蕾雅一路小跑而来,手上还拿着两片热腾腾的面包片,从表面的金黄色泽看,应该是煎过的。

    “还没吃早饭吧,喏……”姑娘随手递来一片,然后将自己那片一小口一小口,跟只小鸟一样啄进嘴里。

    唐方看着她的样子直乐:“怎么,这可不像平时的你。”

    见他将煎面包片囫囵塞了一嘴,姑娘没好气的道:“别吞那么急,一会儿还要跑步,对胃不好,容易岔气。”

    “没事,没事。”唐方摆摆手:“习惯了。”

    “真拿你没办法。”克蕾雅叹口气,歇息一下,待他全数咽下,却才抻抻手臂:“开始吧。”

    “嗯。”唐方点点头:“前面带路。”

    姑娘不再多说什么,开始慢跑,唐方跟在她旁边,二人一路跑,一路说笑,静静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大约7、8分钟的时间,当他们俩由外环区转至内环,准备回去时,迎面碰上周艾、玲珑、白浩三人。

    周艾表情如常,白浩额头蒙上一层细微的汗珠,最狼狈的要属玲珑,清秀的小脸上大汗淋漓,几乎染湿了两鬓的秀发。可是,在她眼里看不到痛苦,看不到疲惫,只有一道坚定而无畏的目光。(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