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四十九章 通用力场发生装置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由此可见,伊普西龙人利用零素的“万能”属性,在护盾科技方面的造诣,还要超出星际争霸神族一筹。

    就像星灵族人可以吸收幽能,伊普西龙人可以吸收宇宙辐射一样。星灵有凯达林水晶,伊普西龙有零号源素。这两个种族到底孰强孰弱,还是一个未知数。

    向二女解释完“极光”的运作原理,唐方话锋一转,又介绍起它的由来。伊普西龙科技远远超越人类这点毋庸置疑,在战舰制造方面,亦是更加先进化、自动化、集成化。

    就像兰斯洛特称这种装置为“极光”护盾发生器,而唐方却将之命名做通用力场发生装置。一个“通用”,恰如其分地诠释了“极光”的特性。

    就一艘战舰而言,根据设备功能不同、性能不同,分为许许多多的模块,子模块(如战斗系统,及其下属导弹发射模块。又如维生系统,及其下属温、湿度全自动调节子系统),还有主要、备用设备。

    不同级别的舰船,各级模块的体积、功率、造型、性能、构成组件等方面也有很大不同,民用级设备装在军舰上不仅难以提高舰只性能,还极有可能削弱舰只的整体战斗力水平。角鲨级护卫舰的装备自然不好用在虎鲨级驱逐舰上,甚至于同级别的护卫舰、驱逐舰、巡洋舰,因为作战环境不同、任务目标不同、舰员配置不同,功能性设备的规格也是不同。

    伊普西龙人在简化制造工序方面,自然远比人类高明的多,就连护盾这样的精密设备,亦做到了通用化、集成化、封装化。一如晨星号上的“零素粒子空间效应场生成器”那样,只要嵌入战舰系统。接通能源,便可以正常运作。

    若只是这样还则罢了,真正让二女面露骇然的是。如通用力场发生装置这样的护盾系统,可用在不同大小的舰只上。别说军舰,就算民用船,甚至大型穿梭机,只要空间够、能源足,亦能使用。

    通用力场发生装置的核心大小固定,只有30几米,别说巡洋舰、战列舰这样的大家伙,就算长须鲨级这样的小型护卫舰。牺牲掉一定的生活空间,都能轻轻松松列装。从外面看,“白银之轮”的星环直径很长,近200米,比一艘护卫舰都要大,其实,构成星环的设备可以自由收缩、伸展,根据舰只尺寸不同,星环直径也是不同。

    通用力场发生装置可以说是护盾科技集大成者,根据小型舰与大型舰的反应炉功率不同。其构造的护盾大小、强度也不同。当然,这种最尖端的伊普西龙科技造物一样有其极限,因核心与星环具备固有尺寸。配装飞行器的长度最少也要50米以上。同样的,它也有极限值,750米,护盾最大覆盖距离。

    毕竟,对伊普西龙人而言,这是一种通用设备,同“零素粒子空间效应场生成器”一样,属于普通战舰设备。不适用要塞级、精英级伊普西龙舰船。

    比方说中继站这样的庞然大物,若是使用通用力场发生装置。所需数量怕不是成千上万。另一方面,做为护盾。自然有其防御极限,就好像雷克托那门直径5米的超重粒子炮。便可以破开它的防御。仔细想想,倒也无可厚非,那可是超级武器,雅丹公爵耗费数十年建成的超重粒子炮。而通用力场发生装置只是伊普西龙人工业流水线上的一件普通制品。

    这样一件流水线造物,放到人类战舰上,只要你舍得烧钱,立马变成一件防御神器。

    周艾与克蕾雅听完,一脸呆滞地望着舱室中央的通用力场发生装置。这么一件宝贝,居然只是一件流水线造物,伊普西龙人到底强大到何种程度?拥有这等科技的文明种族,又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被滚滚的历史浪潮淹没?

    “这么说来,你有办法把它弄上晨星号咯?”周艾往前走了几步,望着十几米开外的灵能火焰,似喃喃自语一般说道。

    金黄色的流焰在她双眼蒙上一层霞彩,熠熠闪耀,如同森林精灵挥动翅膀洒下的萤粉。

    “那是当然。”唐方笑呵呵地说道。这东西在兰斯洛特手里就是一个僵尸,只能单纯的通过供应零素,激发“极光”护盾。不过,到了他的手里,那便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跟周艾、克蕾雅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向艾玛发去一道指令,着她结合晨星号的内部构造,设计一个最佳移植方案。

    根据艾玛给出的评估报告,如果派出人族基地现有的scv,按照设计图操作,移植进程大约需要一周时间。

    “7天,7天后我会让你们看到一艘全新的晨星号。”唐方一脸得意地说完,又道一声:“走吧”。同俩人结伴走向舱门。

    行至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回望一眼。此时密封舱缓缓闭合,那一线缝隙中除去灵能火焰的金色光芒外,还有一线青蓝,好似雷霆一般。

    “怪事。”唐方忍不住叨念一句。以往的伊普西龙遗迹内,灵能火焰都是纯色,纯净的状态,为什么这“通用”型的力场生成装置会有此不同?

    而且,中继站的“海魔女”级护卫舰长100多米,为什么没有装配这种设备?

    莫非这是新产品?灵能火焰亦经过升级换代?真是奇怪。不过想想刚才精神联通灵能火焰时,并未察觉有何不妥,唐方随即摇摇头。管它呢,只要没什么害处,升级版亦或原版又有什么区别,用得顺手就好。

    三人又去舰桥逛了一圈,然后转至能源储备舱。好家伙,不愧为少公爵的座驾,零素储量比一般的战列舰高出几十倍,哪怕经历过之前一场大战,剩余的零素还有5吨左右。

    零素这东西不但是稀缺货,更是高浓缩能量源。一般的远征战列舰,标准零素配额最多也就100公斤,足够一次远程星际航行了。而少公爵的座驾“白银之轮”呢?却是论吨计算的。烧起钱来那是一丁点儿都不心疼。

    别看零素这东西市面价只有50000myd/kg。此乃黑市价,是一个普通人卖到零素贩子手里的价钱。而零素贩子转手卖给私人业主。却是直接十倍、二十倍这么往上翻,战乱时期甚至能达到百倍,即500wmyd/kg。

    之所以有这样的现象,原因很简单。在蒙亚,私人经营零素生意可是大罪,轻则几十年牢狱之灾,重则无期,甚至于绞刑。帝国在对待零素这种足以颠覆政权的东西上。简直比地球历时代某些国家的禁枪还严酷。零素,唯有国家、大贵族方可染指!

    对于现在的唐方来说,5吨零素其实算不得什么,左右不过5000瓦斯。搜刮完“西格玛”,又弄到“西尔贝罗”的存货后,系统内瓦斯资源数将近30w。别说区区5吨他看不上眼,就连格兰特从“西尔贝斯”搞来的15吨零素,他亦没有放在心上。

    晨星号马上就要远航了,天知道去了天巢星区会遇到什么,考虑到零素可以转化为瓦斯。但是瓦斯不可以转化成零素。不如将这20多吨零素做为储备能源,以备不时之需。

    接下来,吩咐几名机枪兵把零素运去晨星号。唐方与二女走出“白银之轮”。沃尔顿与乔伊已经将那些士兵的尸体运走,连血迹也清理干净。

    白浩与罗伊不知去哪儿了,只有唐芸、璎珞、玲珑与舰务官尤菲在叽叽喳喳地交谈着。

    “克蕾雅,你带周艾去晨星号上参观一下,我去看看阿罗斯他们。”

    “好。”姑娘答应一声,同周艾走向晨星号。

    接下来,他先是召唤出全体scv,令其按照艾玛提供的舰船改造方案着手施工,并吩咐沃尔顿、乔伊两人做好警戒、疏导工作。然后转身朝着码头平台那头看似库房的建筑走去。

    几分钟后,唐方走到库房门口。阿罗斯正双臂环拢,斜倚在门沿一口一口嘬着雪茄。烟劲儿很大。呛的唐方直咳嗽。

    “你怎么又抽上雪茄了?格兰特不是给你弄了一批名牌香烟吗?”

    “抽完了。”阿罗斯淡淡地说道。

    “抽完了?”唐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抽啊?还是吃啊?”

    阿罗斯捻起嘴里的雪茄,点点烟身,震落一缕烟灰,没有接话。

    唐方也不在意,歪着头往空旷的库房打量一眼,黑漆漆的不见一丝光亮:“他们俩呢?”

    “里面呢。”阿罗斯喷出一口烟气,漫不经心的说道。浓郁的烟气由鼻孔溢出,将钢针似得胡子染成一片银灰。

    “里面?为什么没动静?”唐方刚要出声叫那二人,阿罗斯挥挥手:“别管他们,这两个家伙一个针尖,一个麦芒,都是三天不打浑身皮痒的主儿,今天我就让他们一次打个够,谁赢了谁出来。”

    唐方听完,嘴角微微翘起,无奈一笑。阿罗斯这一手玩儿的漂亮,豪森与丘吉尔这俩棒槌可不似白浩与罗伊一样,最多就是拌拌嘴,互揭伤疤。这俩棒槌嘛,要是放任不管,长此以往下去,指不定哪天给你把天捅个窟窿。

    只是,为什么没声音?

    “哼,打累了,在休息呢。”阿罗斯眼皮也不抬,一面随口答话,一面轻轻摩挲着胸口弹痕。

    做为一名老兵,谁身上没有几道伤疤,只不过阿罗斯胸口这道弹痕委实凶险,玉堂穴偏左,再稍稍往下一些,便是心脏所在。

    “唐方,你真打算去天巢星区?”老兵叹口气,轻声问道。

    “不错。”唐方点点头,认真地打量他几眼:“怎么?你有话说?”

    “没。”阿罗斯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道光华,似缅怀,又似伤感,有些自嘲地道:“生命就像一个圆……”

    “嘿,阿罗斯,你今天怎么了?玩什么生活哲学?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唐方有些好奇地问道。从认识他到现在,一晃数月时间,老兵从未提及他的来历,难不成他跟天巢星区有所关联?

    “哼。”老家伙还是那副沉默表情。慢吞吞吐出一口烟气,耳根微微动了一下:“听,又开始了。”

    “嗯?”唐方皱皱眉。侧耳倾听,果然。黑漆漆的库房内传来拳脚相接之声,一并的还有豪森、丘吉尔俩人的叫骂。

    “看来他们俩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了。”唐方拍拍老兵的肩膀:“告诉打赢的那个,晚饭奖励一瓶酒,好酒!”

    话罢,潇洒地转身走掉,留下半张脸没入阴影与烟气中的老兵,倚门独立。

    ……

    结果出乎唐方意料,赢得那人居然不是豪森。拳击手败给了连龙套都没跑过的丘吉尔。唐方说话算话。当即拿出一瓶由“白银之轮”中收缴的少公爵专享白兰地。

    只是,赢是赢了,还得了一瓶佳酿。丘吉尔却是毫无喜色,只因他的脸跟毕加索的抽象画似得,花花绿绿,那叫一个醒目。再瞧豪森,虽然眼神跟死了亲爹一般看谁都是杀父凶手,不过脸蛋如常,一点伤痕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丘吉尔不忿:“老子明明比他长得好看……”

    除了眼巴巴望着丘吉尔手里的白兰地猛吞口水外,豪森将大半精力都用在仇视阿罗斯身上。用他的话说,这老东西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向着外人。有本事找个擂台再来一场,库房算什么?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五指,非常影响他的拳技发挥,这才着了丘吉尔的道,一世英名付流水。

    老兵自始至终看都没看二人一眼。罗伊耿直,闷不吭声。白浩这小子却不是什么善茬,这边给丘吉尔送上跌打药酒,那边又替豪森抱不平。搞得听力大胜常人的唐林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上蹿下跳的猴子。

    唐方晚饭吃到一半便被护士mm送来的讯息打断,进入中继站以后。芙蕾雅体内的电能积蓄速度大幅提高,才不过半天功夫。便已接近暴走临界点。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只好道声:“我吃饱了。”瞒着唐芸、周艾等人,独自一人赶到芙蕾雅房间,赶在姑娘暴走前吸走她身上多余的电能,稳定住她的情绪。

    不知道是伊普西龙遗迹的影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芙蕾雅的情绪波动很大,以往只要被唐方抽走体内电能,便会恢复平静,变成一个有着彩虹般璀璨笑容的阳光少女。然而,今日却不知为何,只情“呜呜”抽泣,整个身子缩在唐方怀中,一直叨念着:“别走,我怕。”

    这不禁令唐方心生疑窦,以往芙蕾雅可没这样过。当他问及姑娘怕什么时,芙蕾雅支支吾吾大半天,却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求他别走。

    唐方无奈,只能如她所愿,跟哄小猫似的陪她至夜深入睡,却才亲了亲她的额头,转身走出房间,回到自己的住所。

    打量一眼时刻表,已是23:24,这时间,雷克托民众多半已然睡下,克蕾雅、唐芸等人想必也已进入梦乡。

    他走到床边坐下,侧着身子歪靠在床头,暗暗盘算行程问题。

    “咕咕”就在这时,五脏庙不合时宜地传出一阵异响,唐方摸摸肚皮,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都现在这个点儿了,舰上的炊事兵恐怕早已睡下,干脆弄点巧克力、罐装肉什么的随便对付两口。

    想到这里,他起身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忽闻“叮”的一声,铃声响起。

    “咦,这么晚了,会是谁?”他也没多想,顺手按下开门键。

    随着房门开启,褪去军装,换了一身粉色系清爽运动装的克蕾雅出现在门外。

    看到唐方有些错愕的脸,姑娘不禁微微一笑,举举手里的食盒:“饿了吧。”

    唐方一愣,下意识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看你晚饭吃的那么少,还不到平时的一半,我就知道你一准儿会半夜起来找吃的。”说着,克蕾雅迈步走进房间。

    柔软的棉质布料在室灯照耀下漫出一层暖光,蓬松的金发在脑后很是随意的盘出一个花苞。克蕾雅脚步轻盈的就像一只夜晚走过沙发的小猫,散发着三分慵懒,七分从容。

    将食盒放在多功能工作台,细嫩的十指扣住食盒边沿轻轻一提,一缕鲜香透过缝隙荡入口鼻。

    唐方本就饥肠辘辘,乍闻香气,肚皮又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

    “还愣着干嘛?过来尝尝我新学的手艺。”克蕾雅嫣然一笑,将盒盖轻轻放到一边,顺手拿出一副碗筷。

    唐方自然不会跟她客气,接过白瓷碗,小啜一口白米粥,点点头:“嗯,很香,谢谢你。”

    自己晚饭没有吃饱这件事,恐怕也只有克蕾雅清楚。她愣是熬到这么晚还不睡,只为等他回来做一餐宵夜,这份恩情,虽不大,却叫人暖心。(未完待续)

    ps:明天双更~r655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