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二十章 目标“西格玛”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就在雷克托大多数民众还在熟睡的时候,由角鲨级护卫舰与小型侦察舰组成的联合行动小组下降至星球大气层,将昆汀岛周围数千海里的斯廷法斯海整个封死,别说苍蝇,连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85米长的候鸟级侦查舰在马罗沙漠、金色海岸、卡罗内斯堡市等区域来回巡弋,配合体型更大的金枪鱼级无人侦察机母舰,在短短3个小时内将整颗行星分割成无数区块,组成一个庞大的侦察网络。

    叛军们在内陆行动,必然要用到载具,伊利克特拉有充足的信心将他们抓获。因为“海军”这个词,在星际时代代表着无敌,代表着绝对的实力。

    ……

    海军各型舰只在大气层穿梭发出的刺耳音爆先朝阳一步唤醒了雷克托民众。望着天空往来穿梭的空天飞行器,以及只剩寥寥几个官方频道的电视节目,他们意识到一件事。

    出事了,雷克托一定出事了。不然,为什么海军会突然插手内陆事务?

    奥罗维亚、卡罗内斯堡等城市的中层官员们这种感觉尤为强烈,因为打从上班以来,一直没见到政府高层的身影。打电话没人接,就连他们的家里,亦只剩一些管家、仆从之流。

    当然,也有一些获知“内幕”的,地位不上不下,徘徊在贵族圈边缘的政客。罗杰?菲利特在降落昆汀岛之前,曾派人向他们传达了一个不幸的消息。

    “在雷克托海军与政府陆军的联合打击下,占据北郊研究所的叛军节节败退,一溃千里。然而,就在胜利即将到来的一刻,那些卑劣的加西亚反抗军。那一群恶魔,他们……他们居然丧心病狂的对文登巴特施以核打击,致使整个首都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数百万平民罹难,近十万士兵死亡。不过还好,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叛军终于被消灭了。”

    得知这样的消息后,再看到第二天清晨漫游于天际的战舰,他们并没有紧张。不过,顶头上司都不见了是闹那般?去开庆祝会了?那也该跟手下打声招呼,安排一下吧。

    “难不成……是碰到相好的,去玩ons了?嗯,一定是这样的。”这是绝大多数官员的想法。

    对于文登巴特周边市镇的民众来说,昨夜的事故就是一场噩梦。

    夜空被染得一片血红,狂风大作。地动山摇,巨响将玻璃窗震得粉碎,人们由睡梦中惊醒,呆呆的望着地平线那头连环爆开的大火球,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许多许多的人拖家带口,来不及收拾细软,只带了一些必需品,连夜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还有一些因种种原因无法离开的。只能躲入地窖,钻进防空洞。哆哆嗦嗦的捱到天明,捱到辐射云消散。

    当晨曦刺破夜空,美嘉尔跃出地平线,黑色的雨终于停了。

    来自斯廷法斯海的风吹散聚集在天上的稀稀拉拉的云团,扫清昨夜的阴晦。

    人们纷纷从地窖、防空洞、地下室钻出,在检测到空气中放射物浓度恢复到正常值后。全都松了一口气。

    空中有战舰掠过的巨大轰响传来,各种型号的无人侦察机、支援舰艇在云层忽隐忽现。他们原以为那是政府的救援队。然而,静悄悄的主干道却分明在说,“你们想多了。”

    一些人叹气,一些人愤怒。还有一些人二话不说,收拾好衣物、食品、急救包,将工程器具、民用动力装甲丢上车,一脚油门到底,轧碎无数碎石瓦砾,笔直朝着文登巴特驶去。

    政府可以拖延,官员可以迟到,他们却无法面对内心的拷问。底层民众,最懦弱的是他们,最胆小怕事的是他们,但同时,又是最善良,最富同情心与正义感的人。

    英雄,其实无处不在,他们可能是个秃顶男子,也可能是一位水桶腰大婶,或许在日常生活里面,他们会斤斤计较,为缺斤少两跟市场小贩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于捡到钱包将里面的钞票塞进自己兜里。但是当灾难真正来临,他们会义无反顾的去倾尽所有,帮助那些岌岌可危的人。所谓人性,无外如此。

    然而,在如今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在贵族们决定国家意识的当下,统治者们不需要英雄,不需要好人。他们只想平民们就这样互相算计、勾心斗角,像一团散沙,永远被他们鱼肉,被他们主宰。

    熊熊火焰已经被暴雨浇熄,硝烟亦散尽,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些焦糊味。繁华的文登巴特变成一片死域。

    倾颓的房屋,黑色的地面,铺满垃圾的街道,歪倒的灯杆与广告牌,还有斑驳陆离的墙面……一夜之间,整个城市沦为废墟。

    没有活物,没有尸体,只有风吹打着金属制品与满地的石块瓦砾“噼啪”作响,还有一线灰黑的天空中不时有无人机闪过。

    这些由周边市镇三三两两汇聚到文登巴特,想为那些幸存者贡献一份绵薄之力的人们愣住了。为什么没有尸体?也听不到伤者的哭号?难不成政府已将他们救出,并已安置好那些死难者?

    可为什么没看到身穿白褂,涂着像口红一样颜色的血十字标志的医护人员?还有,部队在哪儿?警察在哪儿?民政官员在哪?修缮电力、通讯、清除路障的工程部门在哪?

    没有,统统没有,政府的人将“迟到”属性简直发挥到了极致。不过仔细想想,又释然了。这些成天吃着皇粮,剥削着底层百姓的蛀虫们,他们哪里能体会到底层平民的痛苦,死的是文登巴特的普通市民,又不是他们的爹妈姐妹,有什么好急的?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冲在第一线,不畏艰难,排除万苦。冒着生命危险走入核爆废墟,这样的殊荣,必须要让给领导。上面的大官不发话,底下的人谁敢动?不怕日后被穿小鞋?

    政府是指望不上了,这些好心人自发地分成许多小组,通过无线电对讲设备进行联络。将车辆停在城外,徒步进入毁坏严重的市区。

    地面上还残留着斑驳血迹,一些倒塌的建筑物废墟中还有人为挖掘的痕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不是政府,谁会大半夜的,在放射性物质还未消散的环境下进入文登巴特实施营救行动?除非他们不想活了!再者,一个千万级人口的城市,总面积1万多平方公里,这么大的一片受灾区,想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救出所有遇困、受伤的平民。简直比徒步登天还难。

    所有人心里都画出一个问号,大大的问号!是谁?到底是谁?谁把他们救了出去?活着的人呢?他们在哪儿?

    文登巴特的大型广场一共有8个,分列八方,如同捧月众星一般将市政厅围拢中央。

    当第一拨进入市区的民间救援队到达伍德区的戈尔广场时,他们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一具具死难者遗体被整齐的排放在中央广场上,洁白的布单盖在他们已经没了温度的身体上,在晨风的吹拂下如同波浪一般上下起伏。

    一些活下来的幸存者扑倒在他们的身上。或低声啜泣,黯然神伤;或大声哭号。叨念着亲人的名字;或注视着他们的脸,用颤巍巍的双手擦掉业已干涸的血渍。

    广场对面是一间大教堂,在核武的袭击下竟然挺了过来,里面坐着许多人,足有上千,祷告与悼词如同一首单曲循环的音乐。一刻不停地播放着。

    教堂外面的空地上,一些身上沾染着斑斑血迹与泥泞的人们三三两两聚集一处,分享着由商城、速食店、便利超市的废墟中扒出来的食物。

    他们一脸悲痛的同时,眼中还闪烁着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悦。亡者已去,生者总要继续活下去。所谓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oh,my,god!”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民间搜救小组的人面面相觑,望望整个戈尔广场四周密密麻麻数量足有上万的幸存者,再望望自己这些人手上的工程器具、医疗用品,一个个全懵了。

    这些幸存者绝大多数身上都沾染着血迹,有的更是将浑身染红,可为什么……为什么全都生龙活虎,看不到一丝受伤的迹象。要说那些血迹是死难者的,谁会信?在如此规模的灾难下,上万幸存者无一人受伤,可能么?

    “你们是……”这时,一位有些年纪,怀里抱着十几件干净外套的中年男子由后面一家倒塌大半的商场走出,看到搜救小队的人,于是怀着感激的心情上前搭话。

    “我们是宾诺镇的人,得知文登巴特的事故,特地赶来支援的。”搜救小组里一位身穿工程型动力装甲的汉子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不等中年男子回话,又继续说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他们……”

    后面的话不用说,中年人也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唉!如果我说我们都是被一群面目狰狞的异形生物救了,你会相信吗?”

    “面目狰狞?异形生物?文登巴特有异形生物?”搜救小组的一些人忍不住搔搔头皮,认为中年男子可能是在经历过那样的灾难后精神方面出了点小问题。文登巴特除了人类,还有其他生物不假,但智商高到能把人从废墟里救出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

    “我就知道你们不信。”中年男子摇摇头:“如果是以前的我,也绝不会相信。”说完,他绕过搜救小组的几个人,快步朝着教堂走去。

    “不管它们来自何处,又受何人驱使,在战场波及文登巴特市的灾难里扮演什么角色。最起码,它们远比那些伪善的政客要仁厚的多。”

    “谢谢,谢谢你们……”

    中年男子的喃喃自语顺风飘进耳廓,搜救小队的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上写满了“骇然”。理智告诉他们这不是真的,但前方广场上的一幕。却又让他们不得不信。

    这样的一幕不只发生在来自宾诺镇的救援小组身上,同样的场景也在其他民间救援团体身上上演着。当然,这一切都逃不过无人侦察机的眼睛。只是,与那些民间救援团体所不同的是,勋爵大人在得知此事后,本就十分糟糕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因为除去任命官员、稳定时局。搜查叛军等一系列繁冗政务外,他还要去考虑怎么抹黑那支异形生物救援队的问题。

    中午时分,政府的卫生系统官员方才带着一些医务人员赶来,首都军区的一支机械化步兵团亦缓缓开进满目疮痍城区。

    在士兵们控制住局势以后,一些勋爵大人临时组建的救灾委员会的官老爷们却才出现在文登巴特市区。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有着足以媲美专业演员的精湛演技,有几个人前哭的是泪眼婆娑,鼻涕横流,一面深切的嘘寒问暖,一面义正言辞的指责着那些可恶的加西亚反抗军。

    记者们一路随行。闪光灯与精心排练过的问答响成一片。

    官老爷们在人前,可谓是鞠躬尽瘁,赤胆忠心,然而,当他们渴了、饿了,停下来,进入营帐,脸上的悲伤瞬间消失。拧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取而代之的是颐指气使。意气风发。

    若不是豪斯曼、昆娜那些人全数下了地狱,救灾表演哪里轮得到他们。只要一切按照剧本来演,等风头一过,他们便会加官进爵,成为新晋贵族,彻底步入帝国上流阶层。

    ……

    当兰斯洛特勋爵还在为谁来做雷克托总督头疼的时候。一艘由奥罗维亚市升空的星联iii型私人穿梭机顺利通过雷克托海军布设的安检哨卡,缓缓驶向雷克托与布鲁诺两颗居住星球之间的拉格朗日点。

    雅丹公爵的军工命脉,三大船舶制造企业之一,“西格玛”空间站便坐落于此。

    透过穿梭机的舷窗望去,“西格玛”静静矗立在幽暗的宇宙空间。主体结构形似十几个“王”字拼接在一起。

    40公里长,8公里宽的庞然大物表面灯火通明,核能探照灯的光芒与空间站外面的航标指示灯交相辉映,将“西格玛”周边上百公里虚空照的色彩斑斓,如同霓虹。

    “西格玛”与其说是一家工厂,倒不如说是一个中等大小的城市。当然,他的职能很单一,在雷克托、布鲁诺提供舰船配件的基础上,设计制造战舰核心的零素引擎、武器、操作等系统,并将之组装成一艘艘体积大小不尽相同的宇宙战舰。

    做为弗格森家族的军工重地,整个空间站的防御力量之强,比西尔贝斯军港还要强上许多,除却大量的浮游炮塔,警戒哨所,导弹平台,自己的防卫驱逐舰编队外,还有着强大的护盾技术。

    伊普西龙人在护盾科技方面有着令人咋舌的造诣,就像跃迁中继站外围的能量护盾,不但能够阻绝终焉星的灼热气流、狂烈暴躁的飓风、时速很快的飞沙走石,还能过滤掉作用范围内的有害物质。

    人类自进入宇宙文明以来,发现了许许多多的伊普西龙遗迹,对于先民们的护盾科技自是垂涎三尺,欲得之而后快。不过,受限于文明等级相差太多,国与国之间又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做不到精诚合作。因此,在破译先民科技方面,进展很慢,如蜗行牛步。

    当然,人类的山寨本领绝对是不可小觑的,虽然制造不出伊普西龙护盾,却依靠曲速航行方面的知识,制造出一种强大的偏移护盾。

    与只能弹开金属类弹丸、飞雷的磁力场不同,偏移护盾是利用数目庞大的时空翘曲激发装置,以大量零素为启动能源,在要保护的物体周围形成一个偏移力场,能够将来袭的弹丸、导弹这样的实体弹药、乃至激光、等离子束、荷电粒子炮等指向性光束偏转至目标后方时空。

    说白了,偏移力场就是利用零素引擎的时空翘曲效应,在保护物与现实宇宙之间制造一个虚拟空间隔离带,从而使敌人的攻击进入虚拟空间,绕过保护物,由后方逸散通道射出。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一种堪称无敌的力场,时空翘曲激发装置燃烧零素逸出蓝色光芒,被一些人命名为“守护之光”。

    偏移护盾的诞生,一度被某些偏执狂科学家当做划时代的科技进步,人类文明赶超伊普西龙人文明的体现。

    当然,这明显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的表现,偏移护盾强大是强大,但是这种强大的防御护盾却没几个人用的起。

    克罗坦的斯基德普拉特尼级空天母舰是个烧钱的玩意儿。然而,相比偏移护盾,前者就像一个精打细算,一毛钱恨不能掰成8瓣花的穷diao丝。(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