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一十九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他们几人的相貌、人生经历、说过的话,乃至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什么日子,某个爱国者、蒙亚忠臣,还会打造一套惟妙惟肖的铜像石雕,让他们跪在文登巴特死难民众的纪念碑前,永生永世,受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事实?真理?呸!在蒙亚,哪有什么事实,哪有什么真理,官老爷的话即为事实,皇帝陛下的思想,即为真理。

    若是朋友之间,亲人之间,受了委屈,唐方会去澄清,会去为自己开脱。但……面对言论封锁、媒体管制下的蒙亚,如今的他,仅仅是势单力孤的一小股叛军,还没壮大到足以左右蒙亚时局的地步。

    因此,对于政府的洗脑式爱国教育、政治宣传,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他不是什么圣人,也没有成熟到足以理智的对待一切事情,同所有年轻人一样,他也会任性,也会倔强,也会叛逆。既然政府立志将他塑造成一个不惜动用核武屠杀数百万人,毫无人性可言的恶魔、侩子手,屠夫,那他还犹豫什么?

    你们不是说我动用核武吗?好,我就用了,真的用了,还炸死雷克托8成贵族,及大批政府要员,怎么着吧?

    我就是一个屠夫,专门屠杀权贵的屠夫!

    只有看着昆汀岛沦为火海,看着罗杰、昆娜这些人下地狱,那颗在文登巴特受难民众们撕心裂肺的哭泣下隐隐作痛的心,才会感觉舒服一些。

    他不是神,做不到让时间倒流,更无法从死神手里夺回那些人的生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报仇。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为他们,也为自己!

    唐林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醒来后的头一战,就是用聚变弹头将那些只在电视中见过。整天这会,那会,这剪彩,那奠基的政府高官与贵族们送下地狱,这样的事情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哪怕已经回到医疗运输机,全身的血液兀自猎猎燃烧,脸烫的不行。

    被兰纳军事学院录取后,他一心要当将军。率领一支铁血舰队驰骋疆场,纵横星河。然而,现实却是那么的残酷。将军?区区一个平民,想从基层军官一路晋升成为将军,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在成为法拉第的“小白鼠”后,所有的理想,所有的憧憬都变成了奢侈品。唐林觉得在这些贵族面前,自己与牲畜无异。死,是早晚的事情。

    可谁能想到。大哥回来了,并成功将他从深渊里拉上岸。如今的他,同样想当一名将军,同样想有一支舰队。不过,不是为蒙亚开疆拓土的舰队,也不是为皇帝陛下尽忠的将军。而是要埋葬这个国家。摧毁斯图尔特王朝的将军。

    他跟白浩、罗伊不一样。白浩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他只想为孪生哥哥白飞报仇,杀尽一切可恨的贵族,支撑他走下去的是“恨”。而罗伊,单纯的要做一位英雄。拯救所有受苦的人,保护弱者,相比白浩,罗伊骨子里有一种对生命的“爱”。

    至于他唐林,跟二人不一样,他只是单纯的想贯彻自己的人生目标,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去战斗,去燃烧斗志,永不言弃。

    想起大哥的评价,他觉得很对。白浩,就像一个行走在黑暗荒野,却有着一颗渴望光明之心的恶魔猎手,他憎恨黑暗,诅咒人世间所有丑恶。

    罗伊,一个单纯的孩子,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却又在善与恶,对与错这个漩涡里苦苦挣扎的可怜少年。在他心里,英雄代表着光明,有暖人心怀,如同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有熠熠而辉,金光闪耀的背影。然而,他的右臂,却是一只恶魔之手。

    至于他,说好听点,为理想奋斗的热血青年。说难听点,就是一个认为可以靠着努力,靠着一腔执着与倔强,便能实现人生价值的愣头青。

    的确,正如大哥所说,这次对政府的报复,燃沸了他浑身的血液。做为一个男人,便该如此,为了自己认为对的去战斗。他不想当什么英雄,也不愿做暗夜行者,他只想成为一名勇者,有一颗无畏之心,敢于对一切自认为不对的事情大声说“不”。

    炸毁昆汀岛海湾军事基地的是唐林,直接对苏拉威亚宫实施聚变打击的是唐方。克蕾雅没能下去手,第二颗核弹是她身边那名ghost丢下去的。

    见识过文登巴特的惨状,听着那些幸存者痛不欲生的哭号,她对雷克托政府的恨,几乎融入血液,浸透骨髓。可是,当c-20a的低频标记激光发射器启动,引导进程待命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怎么也下不去手。

    面对士兵、面对军队,她能够下得去手,但……面对那些手无寸铁的贵妇、小姐们,她却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她固执的认为,杀掉这些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属于罪孽,同政府摧毁文登巴特的性质一样,太过残忍。

    “唐方,咱们这样做对吗?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昆汀岛上可不光有罗杰、沃特斯等人,还有一些贵族家眷,无辜侍者……”克蕾雅神色黯然地抬头看了唐方一眼:“冤冤相报,以杀止杀,这样做,真的对吗?”

    唐方叹了口气,若说身边的同伴里,他最放心不下谁,那也只能是眼前这个善良到有些软弱的女孩儿了。

    她有革命的决意,却没有一颗与之相匹配的强大心灵。

    “杀人从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哪怕以‘正义’之名,也一样令人作呕。但……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文登巴特的数百万亡魂,他们的仇谁来报?恐怕只能是我们。”

    “那些贵族家眷的确手无寸铁,可你想过没有,但凡他们多少有点善心,有一些人性,将核弹打击的消息泄露给文登巴特的平民。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吗?”

    “在她们心里,罗杰?菲利特、兰斯洛特?弗格森……这些人的地位要远在平民之上。如昆娜?奥斯汀那样的人,同样是手无寸铁,同样只是一介女流,但她做的那些事,却远比男人们更加龌龊。”

    “就像平民社会的‘势利眼’现象。有多少是因为妇人在男人身后推波助澜,吹枕边风。再比如‘结婚必须有房有车’这样的要求,可不全是丈母娘的责任。一个社会现象,道德问题的形成,从来都是多方面原因共同影响的结果。所以,手无寸铁,一介女流,并不能说明她们无辜。”

    “文登巴特的天还在下雨,受难的民众还在废墟中瑟瑟发抖。那些死去的平民还在暴尸荒野,到处都是哭声与痛呼……而他们,他们却在这里举杯庆祝,为罗杰总督与兰斯洛特勋爵的大魄力斩首行动呐喊助威,杀这样的人,何须愧疚,何须难过。”

    “还是那句话,以杀止杀。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却是当下最有效。最快捷的办法。蒙亚的上流圈子已经腐朽烂透,平民们在贵族眼里不过是一些人形牲畜,随时都可以牺牲掉。今天,兰斯洛特可以大手一挥,炸掉一座城市,明天。他就能牺牲掉整个雷克托。在统治阶级眼里,只要利益足够,死多少平民,也只是一串数字罢了。”

    “如果不报仇,不反抗。委曲求全,苟延残喘的活着,权贵们就会越来越‘任性’,只有让他们感觉到痛,知道那些任他们鱼肉的牛羊被逼急了也是会反击的,他们才会收敛一二,给民众留一条活路。”

    “对待这些高官、权贵,我们要做的不是质疑,不是训斥,而是拿起武器,令其体会一下死亡的恐惧,才能让他们惊醒、悔悟。”

    唐方絮絮叨叨,自言自语一般说了好多,这其中不乏对穿越之前那个时代的一些社会现象的碎碎念。

    克蕾雅不说话了,人生在世,总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就像她明知那些人该杀,但在最后时刻,仍旧会心软一样。

    “就像维吉尼亚婶婶说的那样,我果然还是太软弱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还是那句话,战争,是男人的赛场。”唐方深吸一口气,扭头望了一眼窗外,奥罗维亚市的黄金海岸已经遥遥在望。

    这个雷克托最为繁华的都市就像一个霓虹闪烁的器皿,装着许许多多的人生,不管它是美好,还是龌蹉,是令人感慨,还是平凡无奇。

    “罗杰?菲利特、梅尔维尔等人一死,部队进驻文登巴特的时间应该要拖上一阵子了,应该为阿罗斯、白浩他们争取了更多时间……”

    “唉!”唐方重重叹了一口气,他、唐林、克蕾雅发兵昆汀岛对权贵们实施报复的时候,阿罗斯、豪森、白浩、罗伊、格兰特、瓦伦丁几人被他留在文登巴特救人。

    在一些狂热者,机枪兵、scv、以及大部分虫族单位的帮助下,应该可以最大限度的救出那些被困在废墟中,以及遭受各种伤害的人。按照罗杰?菲利特等人的计划,派遣救治队伍是在天明以后。到那时候,却不知又会有多少人在辐射与大量失血下丧生。就像警察局的那些警察一样,总是在窃贼或是凶犯得逞后他们才会到来。姗姗来迟,是政府部门一贯的作风,所以,这种事,他宁肯自己来做。

    雷克托太空轨道上的天基侦察设备几乎都在海军舰队的打击下损毁,600枚中子弹爆炸扬起的微放射性尘埃云将整个文登巴特的天空都遮蔽住,又兼这是黑夜,一般的侦查舰根本就没用,如今只能靠一些低空飞行器进行侦察作业。

    梅尔维尔、沃特斯双双身亡,如今首都军区已是群龙无首,谁还有闲心去管文登巴特。在尘埃云消散的这段时间内,阿罗斯、豪森等人当没有什么危险。

    再有几个小时,应该能将城市里被困的幸存民众救出,届时,他们将在奥罗维亚南部的某个小镇上汇合。然后,就是找勋爵大人算总账的时间了。

    “只希望那些被救出来的人别被虫族单位吓坏……”唐方喃喃自语道。

    这时,医疗运输机平安抵达目标地点。稳稳降落在奥罗维亚市南方200公里处一片碎石滩上。

    ……

    15分钟后,当伊利克特拉叩开兰斯洛特寝室房门,将侦察无人机拍摄的昆汀岛照片呈递给他的时候。愤怒的勋爵大人将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办公用具一股脑掀翻在地。

    “没死,居然没死,遭遇这样的打击那些人还没死,他们是不死之躯吗?”

    兰斯洛特的吼声在套房内回荡。卧室里的朴敏镐从被子后面露出头,侧耳倾听一番,又再次蒙上脑袋,钻回去。打仗,是老爷们儿的事,他?只需舒舒服服做一个“女人”。

    伊利克特拉的处境可是不妙,勋爵大人沉静的时候毫无疑问是一名智者,然而,当他愤怒起来。更像是一头母老虎。

    pda、行程表、咖啡杯……一件一件砸在他的身上。

    “伊利克特拉,你的海军都是酒囊饭袋吗,核打击都侦测不到?父亲养你们有什么用?”

    伊利克特拉心里那个委屈,感觉倾尽五湖四海之水都洗刷不掉,绝大部分侦查、监测用天基平台都在凌晨的斩首行动中被海军舰队击毁,怎么侦测核弹?

    为了确认叛军已经全部死亡,海军侦查舰在文登巴特大气层的尘埃云上方不间断的派出无人侦察机进行夜间微光航拍。然而,诡异的是。在昆汀岛爆炸的那些核弹竟似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没有热源反应。没有飞行噪音,没有雷达反射波,就连残留的烟迹都没有。

    还是在低轨道巡逻的角鲨护卫舰发现昆汀岛上空的闪光与巨大热能反应,方才发现雷克托出了大事,苏拉威亚宫被人丢了3颗核弹。

    伊利克特拉本已睡下,却硬是被副手给唤醒。然后将昆汀岛遇袭的事呈报给他。接下来,无人侦察机赶到事发地进行拍照后,那些传送回来的影像数据彻底让他傻掉了。

    雷克托的心脏,著名的“皇后区”,整个从地图上被抹掉。昆汀岛完了,核爆几乎夷平了所有军事设施、生活建筑、园林设施,就连倍受勋爵大人喜爱,可以俯瞰朝阳东升,斜阳西落的那座代号为‘日晖之冕’的小山,亦被炸的粉身碎骨。

    太恐怖了,太惊悚了,罗杰?菲利特竟然死了!总督大人一个小时前还跟他推杯换盏,称兄道弟,并盛情相邀去苏拉威亚宫小聚,只因兰斯洛特在这,他不好离开,于是出言婉拒了总督大人的邀请。

    可哪里知道……一个小时以后,他竟然死了,堂堂一位帝国子爵,在美嘉尔恒星系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贵族,就这么死了。伊利克特拉现在仍觉得背后凉飕飕的,犹如梦幻一般,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令人心有余悸。

    同伊利克特拉不同,兰斯洛特心中只有愤怒的情绪,那些下贱的乱民不仅没死,居然反过头来在昆汀岛上丢了几枚核弹头,将他心爱的苏拉威亚宫与8成雷克托权贵屠戮一空,这无异于当面打他的脸,绝对是一记响亮的不能再响亮的耳光。

    他,兰斯洛特勋爵,雅丹公爵的未来继承人,付出一个城市数百万人的性命,不但没能将区区几个叛军除掉,还被人反将一军,把老窝都给端了,大猫小猫死了一炕头。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骄傲如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如果不能将那伙叛军干掉,以后只怕会沦为贵族圈的笑柄。

    “伊利克特拉,命令海军各中小型侦查舰,给我下降到大气层,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那小子挖出来。”

    “还有备用的天基侦察平台,不要等明天,现在,立刻,马上启动。”

    “是!”伊利克特拉答应一声,规规整整地行个军礼,转身就向外走。

    忽然,兰斯洛特又把他叫住:“如果雷克托海军不够用,就向布鲁诺借调,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些地老鼠给我抓到。”

    在勋爵大人眼中,那个叫唐方的家伙终究有些上不了台面,只会偷偷摸摸的搞小动作,不是老鼠是什么?

    “yes,my,lord!”伊利克特拉退了下去。

    躺在沙发上喘息好一会儿,兰斯洛特方才平息下心头的怒意。罗杰?菲利特死了,坦尼森、梅尔维尔这样的军区负责人,还有威廉、豪斯曼等雷克托政府高层死了个九成九,如果不能立刻安排相应人员接手日常政务,在叛军的煽动下,雷克托必将大乱。

    文登巴特的善后事宜也要做,昆汀岛的事能瞒则瞒,大量天基设施被毁,还要命令“西格玛”加紧制造急需的军用卫星,死了这么多贵族,父亲大人那里还要去应付一二。

    乱,全乱了,一团乱麻。兰斯洛特对唐方的恨,堪比杀父夺妻。区区一个没有海军力量的叛军头子,老鼠一般的家伙,居然整的未来的公爵大人焦头烂额,伤透了脑筋。

    ……(未完待续。。)u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