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一十四章 灾难(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中子弹爆炸辐射出大量的光和热,并产生emp风暴,各种射线,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下,芙蕾雅就相当于一块全力运转的人形蓄电池,她又不像唐林那样可以自主控制吸纳量,出现暴走现象自然在情理之中。

    其实法拉第称呼他们“新人类”倒也不是随便一说,要知道当年莫里斯废了那么大劲,冒着被联邦政府流放的风险才培育出可以勉强适应宇宙环境的“莫里斯奴”。而法拉第的“混血”,相比“莫里斯奴”可是优秀许多,若不是受制于神经系统障碍,如芙蕾雅、唐林这般的“混血”将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白浩、罗伊能够暴露在辐射环境下的前提是必须注射哺液针剂,用以抵抗高能中子对组织器官的有害照射。而芙蕾雅与唐林的身体细胞,却可以有效抵抗核子辐射,并吸收其蕴含的能量为自身所用。

    600枚核弹,整整600枚核弹,哪怕只是放射性污染很小的中子弹,可是如此大的数量,对环境的破坏绝对是毁灭性的。如今的文登巴特,在放射性尘埃云与快、慢中子沉积之前这段时间内,生存环境之恶劣,足以比拟太空。而唐林与芙蕾雅,却可以毫无防护地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下,叫一声“新人类”绝对当之无愧。

    “穿上它们。”走到三人跟前,唐方并未急着动手,而是取出1套恶劣环境防护服,2套“马润甲”丢在地上。因为事情发生的很急,唐林、白浩等人根本没有时间穿戴动力装甲,这也是合二人之力却仍是不敌芙蕾雅的原因之一。

    眼见三人领命而去,唐方一步一步走向进入暴走模式的芙蕾雅。想必是连接几次打斗,唐方成功地在她心里植入不可战胜的阴影。打他一露面,芙蕾雅血红的双眼中除去疯狂外,更多出一抹忌惮。

    若是放在往常,唐方或许会打趣几句,道声:“吆,好久不见。”甚或调侃几句:“青霞姐姐别来无恙?”只是。今天他提不起定点兴致,不光因为与克蕾雅等人失散,今夜的文登巴特有太多太多的悲伤,悲伤到好像胸口压着一块万钧巨石,心堵得难受。

    他没有犹豫,整个人合身飞窜出去。芙蕾雅眼中血光一盛,强大的高压电由前身各处射出,聚于一点,直朝唐方眉心刺去。

    核爆环境下。虚空中游离的能量十分庞大,不过暴露在外短短几分钟,芙蕾雅体内的电能便已经积蓄至临界水平的80%,如今的她,比以往几次暴走模式下更强,毕竟20%、30%,甚至50%,与眼下的80%相比。可谓差之甚远。

    如今的芙蕾雅,就算来一个机械化步兵营。上千单兵,在不动用生物、化学、激光、等离子束、冷冻喷雾这样的特殊武器的前提下,只怕远不是她的对手,分分钟就能给屠个干净。

    不过很可惜,她的对手是唐方。好道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比儿腿还粗的巨大闪电硬是被唐方一只手接下,好似如来佛掌压孙猴子那样,一把抓住芙蕾雅的右手,直接将她扑倒在地。

    一阵耀眼的电芒在两人身上冲天而起,芙蕾雅被唐方牢牢按在地上。摆出一个“大”字,两人手脚四肢接触的地方青光湛湛,大量高能电子被长鲸吸水一般由芙蕾雅体内吸走。

    这一过程持续了大约5分钟,当萦绕在二人体表的锯齿状电芒如落潮一般徐徐消退,芙蕾雅双瞳的血色亦慢慢淡去,恢复至原本的浅蓝。

    眼见失去全数电能的芙蕾雅晕厥过去,唐方将她交到业已穿好“马润甲”的白浩手中。然后扭头询问唐芸与格兰特的情况。

    唐林告知他唐芸、格兰特二人没事,只是在迫降的时候受了一些皮肉伤,想必已在护士mm的治疗下痊愈。不过医疗运输机受损颇重,机身龙骨在与地面撞击的时候发生形变,尾部推进系统被毁,就连舱底外装甲,亦在撞击中爆裂,从而让芙蕾雅接触到外界有核环境,体内电能暴涨。

    是格兰特发现芙蕾雅有些不对劲,赶紧让唐林把她引到外面,以避免在狭小的环境下暴走,伤到唐芸。

    果然,二人出了机舱还没走几步,芙蕾雅便控制不住体内暴涨的能量,彻底陷入疯狂。本来凭唐林一人是绝难与她相抗衡的,不过好在搭载唐方三人的运输机相距不远。罗伊第一时间发现打斗中的二人,急急忙忙赶来支援,这才勉强拖住能力节节攀升的芙蕾雅,顺利捱到白浩将他叫醒。

    得知唐芸与格兰特并无大碍,唐方这才放下心来,之后几人进入运输机腹舱,果然看到一脸心有余悸的唐芸蜷缩在角落里,至于格兰特,则在检查运输机上的电子设备。

    “哥……”看到唐方平安无事,姑娘心下一酸,眼眶登时红了,好像一个受了无限委屈的小女孩儿,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天真如她,何曾经历过如此场面,虽然在唐方看来,这只不过是人类宇宙战争的一个缩影,但在她眼中,刚刚发生的一幕不啻于末日浩劫。

    文登巴特就这么毁了,数百万人在一眨眼的功夫死去,他们跟她一样,也有父母、兄弟、姐妹、朋友。

    核弹,那可是核弹,就在头顶爆炸,运输机坠地的一瞬间,死亡是那么的近,只有咫尺之遥。唐芸吓坏了,她怕,非常非常怕,怕失去这得来不易的团聚,怕失去盼星星盼月亮盼回家的大哥,怕失去历经千难万险方才醒过来的二哥。

    爸爸妈妈已经不再,对她而言,两个哥哥便是一切……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唐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他能够感觉到妹妹滚烫的眼泪顺着军装前襟流进胸口。

    过了足足一分钟,唐芸方才在他的安慰下止住啜泣。旁边鬓角挂着一行血迹的格兰特走过来:“咱们没事。却不知阿罗斯他们怎么样了。”

    “阿罗斯与豪森并无大碍。”飞龙的速度很快,全力飞行的话比维京战机亦不遑多让,早在天基等离子炮开火之后,那两头裹住他们的飞龙便飞出核爆范围,眼下正在北部游走。

    瓦伦丁也还好,被维京战机成功救下。只不过除莫里顿、卡洛琳两个弟子外,其他助手与学生全数葬身在等离子束下。此时这年过6旬,人生业已走过大半的老人却是老泪纵横,跪在一道土丘上遥望天南。

    对那些学生,他倾注了许多感情与心血,老而无子的他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子嗣,然而,今时今日,那些孩子却是横死在政府的屠刀之下。死在他们曾报效过的政府手中。在格兰特与昆娜?奥斯丁的谈判过程中,雷克托政府自始至终都没问过他们几人的情况,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只关心法拉第、蒂莫西那些外来科研人员的生死,对于他们,竟是完全忘记了一般。如今,就像舍弃棋盘上的棋子那样,为了杀掉唐方,杀掉在官老爷眼中罪大恶极的叛军。不惜动用等离子炮与核武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整个文登巴特在地图上抹去。

    “自己这些人算什么?真的只是任人宰割的猪狗牛羊吗?”面对眼前的悲惨景象。瓦伦丁彻底崩溃了。文登巴特------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如今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剩一片浓的化不开的悲伤。

    透过维京战机驾驶员的眼看到这一幕,唐方叹了一口气,又去联系保护克蕾雅的王虫。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不管如何呼唤,那头王虫居然毫无反应。

    系统空间内的单位没有减少,这说明王虫并未身死。可为什么没有回应?

    “克蕾雅可能出事了。”唐方阴着脸说道:“眼下我们必须去同阿罗斯他们会合。然后找到那头王虫,相信再过不久政府一定会派出无人机来赶来侦查,如果发现我们还活着,到时候一定会再度发起核弹打击。”

    唐方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愤怒,这事绝不会这么算了,他一定会让政府付出代价。但,首先要做的是同阿罗斯等人汇合,然后找到克蕾雅。

    因为医疗运输机不具备隐形效果,且目标太大,就算有核爆引发的尘埃云阻挡,也难保不会被政府的侦察机发现。所以,他选择收起两架受损严重的医疗运输机交由scv修理,另取出1套“马润甲”,1套护士mm用cmc-405,2辆秃鹫战车与3辆恶火战车。“马润甲”与cmc-405是给格兰特与唐芸用的,而5辆战车则用以赶路。

    唐方将昏迷状态的芙蕾雅放进后座,自己坐在前座,发动机车引擎,恶火战车一路撞开无数杂物,笔直朝着北方驶去。

    白浩与罗伊一人一辆秃鹫战车,格兰特自己一辆恶火,唐林、唐芸二人同乘一辆恶火,一路卷起滚滚扬尘,转眼驶出别墅区。

    与富人聚居地相比,平民公寓的人口密度要大的多,一路上除了破碎的玻璃,倾颓的房屋,街上散乱的残骸,被核爆过后的辐射风吹得漫天飞扬的布片、纸屑,唯剩下路边巷口一层层的焦尸。

    鲜红的血已经凝固,在刺穿人体的利器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线,还有一些喷在不远处的银白色墙壁上,涂出一片斑驳。

    怒目圆睁的尸体倒卧在马路牙子上,直勾勾的望着没有星光的夜幕,有些尸身兀自往外冒着血,鲜红沿着手指滴下,在满是灰尘的路面留下一滩滩泥泞。

    火还在一些尸体上燃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恶臭,女人们衣衫不整地倒卧在碎石瓦砾间,甚或趴在建筑物破败的墙头上,还有些被冲击波抛上天,被锐器戳穿,鲜血从她们嘴里涌出,在**的身体上留下一片殷红。

    烧掉半边的脸;努力张开的嘴;扭曲的头颅;黏连着碎肉的残肢;还有伸出废墟,努力地想要抓住什么的手……

    核爆过后,漫天飞舞的扬尘在所有惨烈的地方铺了厚厚一层,好像要遮住这份悲伤,让死者安眠。

    火焰哔路作响,偶尔还有一两声爆炸传出。不知是汽车油箱,还是城市的输油网络。

    唐芸缩在恶火的后座里瑟瑟发抖,她紧闭着双眼,不敢往外看。白浩冷着脸不说话,罗伊的右臂一会儿黑一会儿白,口里在絮絮叨叨念着什么。

    恶火战车开得很慢。唐方小心翼翼地操控着方向盘,尽量避开那些死去的平民。

    滴答,滴答……

    下雨了,等离子炮汇聚的雨云先是被核爆的高热驱散,然后又与抛洒至高空的尘埃结合,夹杂着海量的带电粒子,形成一片雷雨云。

    黑色的水滴打在恶火的车身上,淌出一道道雨痕。有风吹过,带起废墟中小姑娘的睡衣来回摇摆着。

    火渐渐熄了。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死寂,没有灯光,没有霓虹,更没有熠熠闪动的星辉,只有雨滴打在地面上“噼里啪啦”爆豆子般的声响。

    偶尔有几声轻响传来,那是重物在雨水作用下滑动的声音,5辆机车缓缓向前行驶,引擎的“嗡”鸣如泣如诉。

    一双脏兮兮的手由碎石堆中伸出。努力拨开上面的障碍物,带着茫然无措的表情。一个30多岁的女子由地下通道爬出,环视一眼四周,她“噗通”一声跪倒在满是泥泞的地上,眼泪夺眶而出。

    “孩子,我的孩子……”哭过一回,她猛地抬起泪眼婆娑的脸。不顾满地的尖石瓦砾,发疯般向着北方狂奔。

    黑色的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顺着沾满灰土的衣服流满全身。

    噗通!

    也许是踩空了,亦或者地面湿滑,她一下扑倒在地。下一秒。她挣扎着挺起身子,瘸着一只脚,一点一点向前捱。

    恶火战车的灯光照亮前方的路,她甚至连看唐方他们一眼都没,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跌倒了再爬起来,再跌倒,再爬起来。

    雨水打湿了她全身,擦伤处淌落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她身后崎岖的路面上。

    一名6旬老人从坍塌大半的楼房爬出,用颤巍巍的手刨开碎石,将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从破败的餐桌下面拉出来。

    少年的头顶血肉模糊,脸蛋几乎被血染红,老人抱着他冰冷的尸身,就那么茫然坐下,双目无神的瞪着天空,瞪着那片几乎将整个世界都笼罩的阴霾。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如同一把淬满盐水的匕首,在一道道剜着血肉。

    “啊……”罗伊发出一声扬天悲呼,右臂因激动所致剧烈的变形,再变形。

    轰!街角弯曲的信号灯杆被一分为二,那是他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右臂暴走的结果。

    白浩没有说话,驾车向前一冲,然后直接将那名陷入疯狂的女子扑倒在地,顺手由背后摸出哺液针剂,“哧”的一声注入她的体内。

    中子弹的辐射量很小,但600颗同时爆炸,天空中的尘埃云所蕴含的放射元素量足以杀死任何暴露在街道上放任雨淋风吹的人类。

    白浩看不下去,他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法拉第那样的人被小狗一爪一爪肢解掉,却怎么也忍受不了眼前这样悲惨的一幕。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残忍!

    女子在他的怀里使劲挣扎着,甚至不惜用牙咬,白浩吃痛放手,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继续向前狂奔。

    跌倒了,爬起来再跑!就算锐物刺伤脚面,迤逦出一地血迹,她也毫无所觉,目光从始至终落在城市西北。

    另一边,老人与他死去的孙子倚在侧倾的墙上,罗伊帮他注射完哺液后站起,一步一步走向唐方所在。

    “去吧。”没等他说话,唐方便开口回了一句。

    二人点点头,转身走回秃鹫战车,将传感器切换至热成像模式,一左一右,快速朝前驶去。

    恶火战车再次开动,唐方扭头望了身后像是在做噩梦,不停皱眉的芙蕾雅一眼,轻叹一声,吩咐道:“格兰特,你也去吧。”

    “嗯。”通讯器里传来一声回应,走在最后的恶火战车方向一变,沿着一条街区驶向不远处一片居民区。

    时间无法倒带,眼下他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多的救下一些人。生命很脆弱,脆弱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数百万人就这么泯灭在烈焰中。

    他本以为艾玛掌控着绝大多数轨道卫星,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下,可谁知道政府军竟然有这等壮士断腕的决心,只为将他一击必杀。

    1000多颗无人天基平台,有军用的,也有民用的,就算最便宜的侦察卫星,造价也2-5亿myd之间。雷克托海军居然在一瞬间利用巡逻舰队、双子星港、有人值守防御平台突然发难,将它们全部摧毁。2000亿,最少2000亿的资产就这么毁了,自己的脑袋已经值钱到这种地步了吗?遥想2个多月以前,卫海涛指使托马斯和康达来杀自己的时候,才不过100万myd,而现在,雷克托政府竟然一掷千亿。(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