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三百一十二章 灾难(一)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同一时刻,高建章的寓所内,老哈尔双眉拧成一股绳,表情严肃地就像在开追悼会。www。23us。com 看最新最全小说他的面前放着一张棋盘,中间是用隶书镌刻的四个汉字-------“楚河汉界”。

    “将军,哈哈哈,教授,你又输了。”高建章眉飞色舞地道。

    “马后炮,又是马后炮,你就不能来点新花样?”哈尔?史密斯的脸色就像在吃一碗过期方便面,还是缺了酱包的那种。

    “老话说得好,一招鲜吃遍天。”高建章扭头瞥了一眼身后:“呀,这都午夜0点了,不玩了,不玩了。”

    “不玩了?那怎么行?赢了就跑么,你这也太没棋品了。”老哈尔倔脾气上来哪管其他,一把抓住高建章肩头,用力将他按回原位:“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高建章:“……”

    ……

    自从兰纳军事学院被毁之后,学员们便被安顿到首都军区的营房暂栖,只是随着“敲山震虎”行动的失败,首都军区遭受重创。所谓树倒猢狲散,人心惶惶之下,连一些学员都开始谋求退路,离开文登巴特这个看似趋于平缓,实则暗流涌动的无底漩涡。

    先是一些外籍学员陆陆续续被人接走,继而是大贵族、实权官员的子嗣,然后是小贵族,就连一些有名望的富商后代也在入夜前走了个干净。

    唯有极少数的平民学员留了下来。由于学院负责人诺灵顿准将自杀身亡,学院高层群龙无首,而首都军区的新任负责人沃特斯大校出于忌惮心理,处处刁难学院那些军衔高,却没有什么实权的高层教员,再兼罗杰子爵的注意力都放在唐方身上。选择性地忽略了重建学院这件事,以致兰纳军事学院名存实亡,学员们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连日常的体能训练也停了下来。

    有背景的外籍学员、大贵族、实权官员的子嗣一走,普通学员的生活就更没人关心了。只要他们不惹出什么乱子,哪怕是吃喝嫖赌,甚至在外留宿,教员们也绝不会过问一句。

    自打巴赫?杰拉德死后,诺维雅被安全局官员叫去协助调查,之后就再没回过首都军区。昆娜?奥斯丁同格兰特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的时候,确认诺维雅没有利用价值后,安全局官员将她随意丢在罗兰区街头。

    巴赫?杰拉德身死,兰纳军事学院损毁。学籍被削,在文登巴特举目无亲……

    面对这种情况,一般人可能会选择返回故土,但诺维雅没有,虽说唐林患病跟她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可她心里的愧疚却是与日俱增,尤其是巴赫?杰拉德在医院欺辱唐芸期间,看着病床上不能动。活死人一般的唐林,她想起以前一起逃课。一起夜不归宿,半天不见如隔三秋的日子。还有那些海誓山盟,那些指天为证,指地为媒的甜蜜回忆。

    但……生活永远与无奈相伴,社会总是同无情挂钩,活在这样的制度下。所谓长大,成熟,说到底不过是磨平棱角,学会妥协,选择向高高在上的势力、阶级低下头。弓起腰,趋炎附势,奴颜婢膝。

    于男人而言,要学会钻营、事故。于女人而言,要学会精打细算,没有底线。

    所谓精打细算,就是待价而沽。在这个男权至上的社会,男人可以拼命工作,拼命学习,拼命战斗,要么失败,要么成功,要么死,要么王。然而,对女人而言,人生就是一桩买卖,一宗交易。商品,就是自己的身体,利润嘛,便是不同等级的饭票。

    既然做买卖,首先就要考虑价值,考量一个男人是否值得投资,首先要看的便是家境,也就是他爹,乃至爷爷辈有多少钱,吃不吃皇粮,是不是贵族、官员、专家教授、明星富豪。

    个人能力?呵呵,只有白痴才会拿个人能力说事。没有体现能力的平台,没有公平的环境,所谓个人能力,完全就是画饼充饥。

    最好是能把目标的家底摸清,然后记在一个本子上,根据实际情况筛选出优先级,分清主要目标,次要目标,备胎、预备备胎、保底备胎。

    接下来,自然便是无底线了。人靠衣装马靠鞍,女人们先要学会打扮自己,然后使出浑身解数,努力去接触上层交际圈,即便代价是身体,是人格,是尊严,那又何妨。

    自古以来,千人骑万人睡的李师师,苏小小,陈圆圆之流还不是为人津津乐道。一些道貌岸然的儒生高弟,乃至圣贤学究,虽然张口闭口洁身自好,清正如莲,但私下里哪一个没有yy过她们?

    对很大一部分颇具姿容的女人而言,即便沦为贵族、官员的玩物,也好过混迹于社会底层,终日为柴米油盐折腰,缺斤少两计较。

    找个贵族后嗣,富家子弟嫁掉,不管为妻,还是为妾,那都是一步登天,从此虺化天龙,扶摇九万里。即便不能,跟那些呼风唤雨的男人睡一觉,所获报酬之丰,也远不是底层平民能比的。

    比如一个矿工,一生的积蓄,都不一定比得上贵族老爷随手赠送的限量版手袋。

    对于一个姿容出众的女人,在蒙亚,决定人生轨迹的不是知识,也不是能力,更不是努力,而是交际圈,关系网。

    那些出身平凡,靠着积蓄躲过兵役的男人们,就算是骂她们不要脸,下贱,肮脏。但当女人们吃惯大鱼大肉,想尝尝小可爱,小清新,从而抛下橄榄枝,伸出纤纤玉手,那些男人还不是跟条狗一样匍匐在她们脚下,由那双为贵族子弟、官员老爷们服务过多少回的脚上开始,从下而上舔遍全身。

    女表?各种女表?得不到才会这么叫,有机会,有可能的话,“表”会被他们自动忽略,从而变成“神”。当然。因为她们混迹的交际圈都是上流人物,即便最下等,最底层的角色,也要比平民出身的男人们富有的多,宰相家奴七品官,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还有。在如今这样的世道下,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都会引得蜂狂蝶乱,想独善其身?那简直就是笑话。

    所以,越是姿容出众的女人,就越是成熟,老练。世风如此,这是为人者的悲哀,更是为女人者的无奈。

    诺维雅永远忘不了在得知自己入选兰纳军事学院时候父母俩人激动而又渴望的眼神,他们的想法如何。她心知肚明,做为一个贫苦家庭出身的女孩儿,2个男孩子的姐姐,她无助又无奈。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更何况她是老大,又是女儿,诺维雅没得选择。其他女孩儿要自己想开,而她却是被逼上梁山。

    多少次夜深人静。星辉盈空,她都会像这样坐在窗口。自我嘲讽,自我讥笑。说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根本就是当biao.子又想立牌坊罢了。

    只是,每每见到唐林,却总是忍不住心绪万千。人终究是感情动物,过往的一切又怎么可能说忘却便忘却。所以,自从搭上巴赫后。诺维雅有了两个新的生活习惯。第一,每个礼拜都要去教堂,向神父倾诉自己的罪恶与愧疚;第二,她开始失眠,如果没有安定药物的帮助。她便会像眼前这样,一直静静地望着夜空发傻,直至灯隐星沉,朝阳出海。

    默默地为唐林祈祷是睡前的必修课,今天自然也不例外。0点将过,转眼又是新的一天,却不知地平线那头的他一切可好?

    星辉灿烂,天上有流星坠落,一如连绵不断的雨丝那般。

    ……

    唰!

    幽蓝闪过,防弹玻璃直接碎成一片,唐方来不及换上动力装甲,整个人一跃而出,使劲抱住医疗运输机垂下的吊缆。

    哗!哗!哗!

    又是连续几声脆响,隔壁房间的窗户破碎,两名狂热者夹着睡眼朦胧,还没反应过来的白浩、罗伊二人纵身而出,抓住吊缆往上升去。

    被外面凉风一吹,白浩激灵灵打个寒战,惊醒过来。当他睁开眼看到对面脸色大变的唐方时,表情一愣:“老大,出了什么事?”

    哗啦!

    不等唐方说话,前排房间的窗子依次破裂,芙蕾雅、格兰特、唐林、唐芸四人分别被狂热者抓住,攀上另一艘医疗运输机。

    同一时间,一声怪异的轰鸣响起,d区楼房的天台“嘭”的一声炸裂开来,一架维京战机腾空而起,机身上方是死死抱住驾驶舱的克蕾雅。

    嗞……

    两条飞龙紧跟维京战机身后,近13米长的身子扭转弯曲,将阿罗斯与“哇哇”大叫的豪森牢牢盘住,使劲震动着一对翅膀快速升空。

    维京战机一个侧转,将克蕾雅震飞,一头王虫突然出现,长须一圈,缠住姑娘纤腰向上急飞。“唐方,这……”

    克蕾雅的声音转眼间便被战机的轰鸣淹没,又有两架维京战机由天台的破孔中窜出,上面是瓦伦丁与他的学生。

    这时,唐方一脸阴沉的扫过研究所,道声“来不及了”,医疗运输机尾部推进器火焰大盛,悬空之势一变,“呼”的一声斜向上飞去。

    就在由维京战机、飞龙、医疗运输机、王虫组成的飞行器集群驶离研究所的一瞬间,一道呈天蓝色,熠熠流光的巨大等离子光束由上而下,将雷克托外围大气层融出一个直径达数百米的空洞,挟裹着狂暴的烈风,雷霆一般落在研究所正上方。

    所有有形有质的东西在接触的一瞬间直接被数千度的高温融化,泯灭,直径达数十米的等离子光束在地面激起一道巨大的火红色燃烧云,冲击波与热辐射将周围数千米区域笼罩在内,高温电浆在短短几毫秒内点燃了一切低熔点的物质,并将爆炸点外围灼热的粉尘、沙土推向四周。

    震爆波如同暴怒的海啸,带着烟云漫向四周,席卷数公里之远,远远望去就好像有千万亿匹骏马在奔腾。

    巨大的赤红色火球腾空而起,飞洒的烟尘散射出一圈光晕,随着热辐射的扩散膨胀膨胀。再膨胀,形成一个直径达千米的烈焰熔炉,一如小太阳那般耀眼夺目。

    强烈的光辐射向着文登巴特扩散,整个大地都在震颤,冲击波连续不断,带着灰色的烟雾。如同层层叠叠的海浪一般向着四周蔓延。

    强热将数公里区域内的湿气一扫而光,形成一个波动剧烈的气压带,烈风如刀,用力撕扯着漆黑的夜空。

    红日,风吼,强光,气浪,地震……整个研究所在短短几秒种的时间内化为一片乌有。

    从文登巴特望去,地平线那头如同升起一个硕大的朝阳。整个天都亮了起来,街上的霓虹,夜幕的群星全都失去原有的光辉,被一片光的海洋淹没。

    许多人跑出房间,走上街道,呆呆的望着北方的夜空。一些人爬上天台,极目北眺。更还有为数不少的市民由睡梦中惊醒,一脸惺忪双眼看向窗外。疑似梦幻。

    “怎么了?北面发生什么事了?”有人在问。

    “是……是天基等离子炮!”

    巨大的光束由天外泻下,蓝芒与红日相映成辉。氤氲出一片七色光华。毫无疑问,这是百年难遇的一幕景象,比朝阳还耀眼,比彩虹更璀璨。

    然而,它代表着死亡与毁灭,不过还好。天基等离子炮的目标是北郊研究所那些叛军,以光束中心点至文登巴特市区,间距差不多有30公里。之前的日子里军方疏散了该区域内的民众,等离子炮再强,影响范围十几公里已是极限。是绝不可能波及文登巴特市的。

    “哈,北郊那些家伙,这回绝对是死了,等离子大炮之下,一切皆灰灰。”从女下属怀抱里挣脱出的基层小官们忘乎所以地大声狂笑着,仿佛唐方等人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亦或有夺妻之恨,绿帽之“谊”。

    他们奔走相告,约定要一起举杯庆祝,一道聚会狂欢,甚至于拿出各自珍藏的情人、女.奴,来一场别开生面的群.交party。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选择拨通领导的移动视讯仪,然而,一些官职较高的人发现,卫生部长、国防部长,教育部长等等这些白天还慷慨激昂,宣誓效忠帝国,誓死捍卫‘凯尔特’圣剑尊严,坚守岗位,绝不后退一步的贵族们却是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丝痕迹都没留下。

    “唉,政府军这群卑鄙小人。”一些市民在为唐方等人默哀,毕竟,在一般平民心里,有一支可以将政府军打得哭爹喊娘的部队存在,会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感到如鲠在喉,如芒在背,连睡觉都不踏实。这对他们而言,属于一种馈赠,一种激励。

    有本事跟别人面对面硬杠,用这种作弊性质的天基大炮,算什么能耐!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说到底,所谓的叛军,也不过是加西亚的大批矿工,一些受难平民,以及不甘于政府、贵族、官员们的压迫与剥削,从而走上革命之路的普通人。

    他们只是想国家变得更好,社会制度更加人性化。然而,在政府的定义里,这些人就是狂徒、叛军、十恶不赦的罪犯,为一己私欲颠覆国家的败类。

    这种流氓逻辑,也只有真正的流氓才有。嗯,其实用流氓来形容那些贵族高官、特权阶级,已经很宽容了,说实话,他们就是一群蛀虫,寄生在人民血肉骨髓里的恶心吸血鬼。

    只是,文登巴特的市民们还是低估了政府的无耻与丧心病狂,当等离子光束将研究所染成一片火海的同时,晴朗的夜幕忽然多出一些闪亮的小红点。

    倘或有人用望远镜,甚至于新型的移动视讯仪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些小红点不是侦察飞行器,也绝非军用传感仪器,而是密密麻麻,足堪百数的载人导弹发射舱。

    这些突入大气层内,悬停于百万英尺高空的导弹发射舱呈圆柱型,最前面的墨绿色一截是驾驶舱兼激光定位设备。

    此时此刻,直径达30多米的导弹舱表面用以储存弹药的舱盖缓缓打开,如同盛开的花朵一样,变成6片流转着一道道幽蓝的花瓣。

    接着,6个弹药舱内各自弹出一座导弹发射平台,随着一道道火光亮起,6枚导弹如夜幕下绽放的烟花一般,由中央一点向外扩散,在红彤彤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稀薄的烟轨,快速射向地面。

    这所谓的地面,除去研究所东、西、北一百公里区域,竟连文登巴特市区也囊括在内。

    一百架载人导弹发射舱,总计600颗导弹,如同落入湖面的雨点一般,激起一团团震荡不休的“水花”……

    600颗导弹在数据系统的控制下先后爆开,分区域,分层次,在地面,百米低空,甚数千米处炸成一团团火红。

    导弹的战斗部不是常规装药,也非化学、生物战剂,而是核武,真正的中子弹头。(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