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二百九十八章 反击战(四)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旅……旅长,还……还要不要冲?”车长结结巴巴地问道。 。

    朗费罗望向窗外。恐惧在士兵中间蔓延,有些步兵抱着头躲在土丘后面,臃肿的身子瑟瑟而抖,轻型装甲车的阵型亦变得糟糕至极,茫然失措的情绪如同瘟疫,眨眼席卷整支部队。

    那些由天空落下的虹球伤害范围超过百米,并且还有溅射效果,飞洒的高热液体连“剑齿虎”这样的装甲载具都能烧穿,更别说步兵的“守护骑士”了。

    再这样下去,就算能冲到敌军阵前,恐怕轻甲单位也会损失殆尽。这仗没法打了!

    “撤还是不撤?”

    朗费罗犹豫之际,一道激光束由高空云层射入,笔直落在“双头犀”外置的激光接受器上,激光通讯仪上绿灯亮起,信号解密、验证、同步进程依次激活,显示器上弹出激光通讯网络上线倒数计时。

    30秒,还有30秒就可以联络上作战指挥部了。朗费罗心中的天平开始向着一边倾斜。

    “坚持住,还有半分钟就能呼叫空军及天基武器的支援了。”无线电通讯被干扰,他只能用车载激光仪向各载具传达指令。

    众士兵恐惧心理稍减,坦克结阵继续向前推行。

    朗费罗紧紧盯着显示器,随着数字的闪动默默倒数。“24……23……22……”

    “棕熊”加快了扫雷进度,先锋连8辆坦克在其身后组成刀锋阵型,炮弹已经上膛,随时准备应对来自前方的危险。

    咻……咻……

    又是一轮齐射,车长们看着光球由地平线跳出,越升越高。然后由头顶呼啸而过。

    “一颗,两颗,三颗……”他们默默地数着。

    忽然,在光球跃起的地平线上多出一个小黑点,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坦克阵迎面冲来。透过车首的光学望远镜,先锋连的车长与炮手们同时看清了冒失鬼的真面目。

    一辆坦克。银甲附体,炮塔上横着两根炮管的主战坦克,迎着光,逆着硝烟飘扬的方向,就那么笔直冲过来。

    士兵们懵了,这tm是搭台唱戏吗?演的是水浒演义一百单八将怎么地?你方唱罢我登场,还有没有完?这仗还能不能好好打了?

    朗费罗觉得牙疼,口腔上膛起了好多溃疡,他现在恨不能把那些叛军的卵蛋一个个都捏爆。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妈的。开机车的家伙才走,转眼又来这么一坦克,还tm一个一个的来,简直把他的装甲旅当成亮相工具了。

    “打,给我狠狠的打,轰碎他的脑袋,撞瘪他的驾驶舱,一定要给兄弟们报仇!”

    先锋连的8辆“独角犀”在行驶过程中开火了。8根黑黝黝的炮管指向地平线那头的陌生坦克。

    轰!轰!轰!

    涂着迷彩的炮口射出一团团火球,车身产生剧烈震荡。扬尘与硝烟四起。

    8枚贫铀穿甲弹一路呼啸着直奔豪森,攻城坦克不为所动,不似之前的秃鹫战车,行驶线路连变都没变,愣是硬扛着贫铀穿甲弹的射击,如同一头威猛的草原雄狮。履带在已经开始凋零的菜地轧出两道轨迹,一路咆哮,直奔敌群。

    125mm口径的贫铀穿甲弹落在攻城坦克四周,弹头插入土层数米之深。

    轰!轰!轰!轰!

    闷闷的爆炸声与震动由地下传来,如喷泉般扬起的泥沙雨淋了攻城坦克一身。

    终于。一发炮弹命中了攻城坦克的车前装甲,只听“嘣”的一声,赤红闪现,大火球挟裹着滚滚硝烟涌浪一般快速扩散开了。

    “打中了!打中了!”id为c108的“独角犀”坦克炮手兴奋地手舞足蹈。125mm口径的贫铀穿甲弹,其威力足以洞穿数米厚的钢板,被直接命中车首,敌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之前的武装机车是因为时速太快,转向灵活,这才躲过了“独角犀”的炮击。而今,仅凭一辆主战坦克,便想平安穿越先锋坦克连8辆“独角犀”构筑的火力封锁线?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炮火稍霁,所有人紧张地望着视线那头,只待硝烟散尽,便可一睹敌人的凄惨景象。

    很可惜,天公不作美,事情并未按照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滚滚浓烟中,一团阴影冲天而起,带着摄人心魄的引擎轰鸣,飞一般越过3米宽的短壕。

    吭!的一声,履带压在灌木丛中,全地形悬挂系统令它无视车身下方传来的冲击,微微甩了一下尾,继续向前飞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炮手们傻眼了,那可是125mm的贫铀穿甲弹,竟然只是在敌人的车首装甲钻出一个不足10mm的窟窿眼,对整体构造一点实质性的损害都没有。

    tmd这哥们儿开得是坦克吗?金刚葫芦娃吧……

    “愣着干嘛?用导弹,激光制导!”先锋连连长大声吼道。

    炮手们纷纷回过神,转动瞄准具,在攻城坦克身上投射出一道道激光。接着,按下导弹发射器的开火键。

    嗖,嗖,嗖……

    “独角犀”炮塔两翼的导弹发射架尾部射出一道道烈焰,十六枚“鹰狮”空地两用导弹破空而去,如同乱舞的彩带,打在攻城坦克的装甲、炮塔、及履带上,燃起一团团巨大的火球。8辆“独角犀”对1辆攻城坦克。

    老话说得好,蚁多咬死象,“鹰狮”级导弹可是连战舰的超硬度钛合金都能打伤的反坦克武器,用来对付装甲目标,称得上行家里手。不说破甲效果,单是爆炸部炸裂的震荡波,都足以将100多吨重的重甲坦克内的驾驶员活活震死。

    “独角犀”不是蚂蚁,而攻城坦克更不是大象,如果硬要用陆地生物来比喻,或许,猛犸、剑龙之类的要更形象一些。

    在十六枚“鹰狮”导弹的攻击下。坦克外装甲受到一定损害,由原来的银灰色,变得斑驳陆离,表面上多了大大小小的弹坑。然而,这些都阻止不了它的推进,2000米。1500米,1000米,800米……近了,更近了。

    车长们情不自禁的踩下刹车,炮手们的表情更是精彩至极。经受过16枚“鹰狮”导弹的狂轰乱炸,它竟然还顽强地活着,眼前的一幕颠覆了他们的战斗观。

    疾如风,快似电,一苇渡江的武装机车;铜头铁臂。十三太保横连金钟罩铁布衫缩阳入腹的陆战坦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还有,他要干嘛……他到底要干吗啊?

    一些车长都快哭了,攻城坦克明明有着一对令人望之生畏的炮管。然而,至始至终它都没发一枪一炮,跟头发狂的蛮牛一样,就那么冲了上来。

    “我们只是想好好打仗啊!”一名炮手哭丧着脸,跟死了亲爹一样:“这日子没法过了!”

    有这样想法的可并非他一人。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后,先锋连全体坦克兵的大脑全部当机。觉得20多年白活了。

    敌人的一辆坦克就那么嘴对嘴,顶牛一般冲“棕熊”撞了过去。

    要知道“棕熊”可是一台超重型扫雷车,重量高达150吨。这tm是在打仗,不是在掰手腕。身为一辆主战坦克,不思用炮火伤敌,居然跟街头小朋友掐架似得跟“棕熊”死磕。这不是找死吗?

    然而,事实又一次给了所有人一巴掌,“棕熊”就那么被掀了起来,前面的多模式扫雷器被撞得稀巴烂,远远望去。就像一位相扑运动员被扯掉兜裆布,然后被一奶牙还没长齐的小屁孩掐着脖子扣住卵蛋一个绊子撅翻在地。

    先锋连所有士兵头上出了一层冷汗,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先锋连连长福至心灵,他忽然想通了,敌人为什么要这么干,为什么不用炮击,而是选择这么野蛮的方式。

    因为“独角犀”之名!敌人分明在嘲笑他们,用实际行动来嘲笑他们的无能。“独角犀”本就是以野蛮霸道著称,眼前的对手却是将他们足以夸耀的本钱撞的粉碎。

    什么“独角犀”,“棕熊”,“剑齿虎”,在他的眼中就是一群羸弱不堪的土鸡瓦狗。

    “哈哈哈哈,小子们,尝到豪森大爷的厉害了吧?乖乖地献上你们的菊花,大爷保证会尽量温柔一些。”攻城坦克驾驶舱里,豪森一脸潮红,表情就跟摸黑爬上富家小姐绣楼的采花贼没啥分别。

    将“棕熊”撅了个底朝天以后,他猛地将车头一转,攻城坦克六条履带启动,“嘭”的一声,又将一辆“独角犀”撞了个原地360度大回旋。

    “哈哈哈哈,阿罗斯,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像你那样,真是太小家子气了,这种方式才更符合老爷们儿的作风。”

    阿罗斯哈哈大笑着,攻城坦克的引擎咆哮连连,顶住一辆“独角犀”的右舷,直接将其推出数十米远,直到将一根桦树撞成两截。他这才一扭操作杆,向着不远处那辆往后倒车,id为“c-207”的“独角犀”猛冲过去。

    “不……不……别……你别过来。”车长用力踩着油门,一脸惊恐的模样犹如遭遇色狼的长腿高跟黑丝短裙妞。

    豪森不问所动,马力加至最大,一脑袋把“c-207”碓出八丈远。

    攻城坦克就像一头冲入人群的公牛,左遮右挡,横冲直撞,其嚣张气焰一时无两。

    朗费罗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任凭作战指挥部通讯员的呼叫声在耳畔回响,他却是痴痴呆呆的望着车载摄像机传回的影像默然无语。

    在豪森橄榄球运动员式的粗暴冲锋下,装甲旅坦克部队组成的攻击阵型被撕扯的七零八落。面对他的野蛮冲撞,“独角犀”或许还能保住些许作战能力,可是“剑齿虎”,“猎魔人”这样的陆战轻型载具可就糟了大难了。“剑齿虎”系列装甲车因为体型较大,多数被撞翻拉倒,而“猎魔人”这样的小型导弹机车却是被整个撞飞、碾爆,燃成一团团烈火。

    “独角犀”与“剑齿虎”等装甲载具如同受惊的兔群。向着左右散开,那些行动能力远远不及攻城坦克的步兵们可是倒了大霉。攻城坦克在豪森的操控下就像一台大型轧路机,所过之处血肉横飞,肝脑涂地。

    m-505军刀射出的子弹打在攻城坦克厚重的外装甲上不疼不痒,一些不及闪避的士兵被整个卷入坦克车底,然后被碾碎挤爆。轧成一张掺入铁屑的鲜艳肉饼。

    帝国曾经引以为傲的“守护骑士”,阅兵式上雄赳赳气昂昂的金枪鱼罐头兵,在攻城坦克面前却是如同脆弱的鸡蛋皮。

    这根本就是一场走秀,属于阿罗斯与豪森的个人show!前者灵动飘逸,有智将之风。而后者,豪迈粗犷,尽显虎将本色。

    朗费罗浑浑噩噩地挂断与作战指挥部的联络,无力地望着杀入装甲旅腹地的重型坦克。它就像一位风暴使者,履带所过。掀起腥风血雨。

    毫无疑问,坦克是远程武器,其任务多是阵地支援,掩护陆军部队推进。但……在敌人手中,却分明形同吕温侯的万胜方天戟,拨马奔腾处,神挡杀神,佛阻杀佛。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几分钟前,一台武装机车。单人独骑在他的部队中杀了个七进七出。而今,一辆主战坦克,单枪匹马,运使一己之力怒破千军。

    我这是在做梦吗?这怎么可能!

    英雄、猛将、万人敌、一骑当千什么的,早在火药武器诞生的一天起,便淹没在历史浪潮之中。到了兵器为王的时代。单纯的匹夫之勇,于战争大势而言,根本毫无作用,甚至会拖累同伴,危及战局。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敌人的一两个作战单位就能拖住自己整整一个装甲旅的部队。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朗费罗歇斯底里地咆哮着:“黑科技……黑科技,你们这根本就是在作弊!”

    “旅……旅长,撤吧!”炮手颤声说道。

    撤?那也要有空中火力支援才行,不然,外面那个残暴不仁的家伙会把步兵单元烙成蘸满番茄酱的千层饼。

    “dt1呼叫老鹰,请立刻派遣空中打击力量支援,请立刻派遣空中打击力量支援。”

    “dt1,dt1,待命战机已经全部派往dt2,dt3,dt4防御阵地,无法提供空中火力掩护,你可以选择继续等待,或是联络作战指挥部,呼叫天基武器支援。”

    朗费罗这回是真懵了,还以为只有他的部队遭遇敌人袭击,却没想到4个远程火力点全部遭受了敌人的攻击。

    梅尔维尔不是说敌人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步兵吗?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啊?

    朗费罗觉得自己被作战指挥部那些酒囊饭袋给耍了,首.都军区聚集了来自全球各地,许许多多武装飞行器,难道连一支掩护自己撤退的力量都分不出来吗?

    因为无线网络遭遇强电磁干扰陷入瘫痪,整个数据链作战网络亦受到严重影响,眼下只是利用激光卫星恢复了战斗通讯,要想重启全域数据链作战网络,尚需几分钟的时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朗费罗自然不知道他的同僚们处境如何。其实,相比dt2,dt3,dt4三个防御点的作战部队,他的装甲旅所面临的形势要好受的多。

    诚然,这里已经成为阿罗斯与豪森的个人show舞台,让他受尽了屈辱。但……与n-102,n-103,n-104三个远程火力点,以及dt2,dt3,dt4三个前沿防御阵地上的同袍相比,他的部队所面临的主要敌人只有一台秃鹫战车,一辆攻城坦克。而288师下辖的其他三个装甲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除了研究所缓冲带轰鸣不休的15辆攻城坦克外,还有30台恶火战车,30辆秃鹫战车。在这短短十几分钟内,朗费罗的装甲旅减员一半,其他3个装甲旅却是近乎全灭。

    “各坦克注意,以‘双头犀’为中心结成固守阵势,掩护步兵与轻甲载具撤退。”情势不由人,尽管朗费罗满腹委屈,但是,面对眼下困境也只得选择妥协。政.府军的溃败已是大势所趋,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存部队的有生力量。

    大批“独角犀”涌向朗费罗所在的“双头犀”巨型坦克,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四散而逃的步兵也在基层军官的呵斥下变换为撤退阵型,开始有条不紊地往北退却。

    “剑齿虎”的烟雾弹发射筒向半空射出一枚枚烟雾弹,“猎魔人”亦将锡箔片抛洒至半空,然后借助烟幕遮蔽快速后撤。

    “咦?不玩儿了?”豪森望着前方潮水般退却的装甲旅作战单元不觉皱起眉头:“你们说走就走,老子还没玩够呢!”

    “狗日的。”大声叫骂一句,他将注意力转到阵型核心的“双头犀”上,一脚油门到底,攻城坦克“呜”的一声笔直冲了上去。(未完待续。。)u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