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二百九十七章 反击战(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谢书友天马流星炮的打赏~)

    在其他坦克兵眼里,能开上“双头犀”,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实际上,不管是车长,还是照看火控系统的炮手,都不认为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在他们看来,军方的工程师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才制造出这样的重型坦克。不打仗还好,可一旦出现战争,毫无疑问,“双头犀”肯定是对手的重点照顾对象。一炮打不穿,那十炮,百炮呢?

    还有,在旅长大人的眼皮子底下当值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是战斗人员,不是勤务兵。仗打胜了,功劳是冲锋部队,是指挥官的。仗打败了,难免成为旅长大人的泻火对象。真可谓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

    “那导弹呢?”朗费罗扯着脖子吼道。

    “敌方机车的红外辐射水平比咱们的剑齿虎还要低。至于激光制导,在这样的近距离作战环境下不适用。”

    “该死!该死!”朗费罗急得直跳脚。导弹、火炮施展不开,小口径枪打了没反应,大口径机炮追不上敌人的速度。

    一个人,一台武装机车,竟然玩儿的他整个装甲旅团团转。这事儿要传回师部,他朗费罗以后有什么脸见人,还不如掏出腰上的圣骑士m5,嘴一张,舌一裹,嘎嘣一声,喂自己一发呢。

    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对敌人的超高速武装机车造成威胁,就只剩武装直升机、战斗穿梭机这类灵巧的空中单位了。288师有一个航空战斗团不假,但他们驻扎在远程火力点更北面的地区,要想获得空中火力支援,必须与师空军指挥中心取得联络才行。

    研究所向北近百公里区域都被强大的电磁干扰遮蔽,想通过无线设备联络。那简直就是做梦。如今的朗费罗只能期盼激光通讯卫星尽快到位,这样才能呼叫武装直升机的支援,将那可恶的家伙送入地狱。

    或许是朗费罗的祈祷起了作用,阿罗斯大肆屠戮政.府军步兵的时候,北方天空传来一阵涡轮引擎的咆哮声。

    5架“毒鼬”级武装直升机由东北方向快速驶来,太阳光照在驾驶舱的玻璃窗上反射出一道道刺眼强光。

    “毒鼬”直升机是一款纯正的攻击型飞行器。能够提供对装甲载具的远程打击,及步兵火力支援任务。其机身两翼上方的可折叠涡轮风扇,能够为机体提供强大的动力与稳定性。机翼下方配置有数台蜂巢火箭发射器,2x4枚空地两用导弹。另外,在机首下方的一对附翼上各架有一挺30mm口径的加农炮,利用机身上的光学瞄准具及数据链系统,不仅可以有效对抗地面的装甲载具、步兵,还可对远方的空中目标发起视距外打击。

    “空……空中增援来了?”朗费罗结结巴巴地说道。“毒鼬”来的太及时了,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朗费罗觉得他应该感谢上帝。

    其实早在弹药补给车被炸,燃起熊熊烈火的时候,北方的航空战斗团就已经有所行动。电子干扰,袭击远程火力阵地,无不表明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斩首行动。288师所属航空战斗团的指挥军官可不是什么酒囊饭袋,第一时间便派出了4支“毒鼬”武装直升机空中支援部队,用以应对眼下的紧急情况。

    因为灌木丛及装甲车残骸的原因,地面武器难以对秃鹫战车构成威胁。但在空中就不一样了,30mm口径的加农炮在直升机驾驶员的操控下。逼得阿罗斯渐渐远离坦克旅的步兵阵。

    于此同时,在朗费罗的指挥下,两翼的“独角犀”坦克也开始收缩防线,将轻型单位保护在中央,并配合空中的“毒鼬”对秃鹫战车展开密集炮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兵的处境越来越糟糕。装甲旅一方却是军心大振,朗费罗的叫嚣在战场上空回荡:“给我轰,轰爆他的头,不用留活口。帝国不需要俘虏。”

    坦克车里的炮手们卖力地扣动扳机,“毒鼬”驾驶员们一面开火。一面前后散开,缓缓展开阵型,将阿罗斯逼入火力中心。

    朗费罗仿佛看到秃鹫战车中弹翻滚的一幕,恍如听到驾驶员的哀嚎。透过“双头犀”的车载电视,他死死盯住老兵,生怕错过一分一秒。好戏即将开场,精彩就在眼前!

    终于,阿罗斯停住射击,但……他没有逃亡,也没有举手投降,而是举起手枪,向着天空射出一幕红色曳光弹。

    当那枚曳光弹托着浓浓白烟,在天空炸成一圈焰火的时候,朗费罗愣了一下,“这家伙在干嘛?召唤援军?面对5辆‘毒鼬’的狂轰乱炸及‘独角犀’坦克集群,如果没有旅团级的地面力量根本就难以有所作为。军区的情报部门说过,研究所的敌人最多就是一些机械化步兵外加几辆机动载具,只有这么点兵力,谈什么增援?”

    事实证明,朗费罗被坑了,被己方军队的情报部门实实在在坑了一把。那些坑爹货说什么敌人只是一群两条腿的机械化士兵,可tm天上那呼啸而来,肋下插着一对翅膀的玩意儿算什么?

    呜……

    巨大而刺耳的尖锐音爆由南方天空传来,一前两后三个小黑点急速扩大,然后朗费罗看到5道烟龙飞过,由远方天空笔直向北而来,如同离弦之箭,一头撞在正将秃鹫战车逼入绝境的5架“毒鼬”武装直升机上。

    空中爆起一团团烈焰,mt50兰泽尔飞弹的强大破坏力将直升机的复合装甲撕裂,“毒鼬”直升机如同被腰斩的长虫,燃着熊熊烈火,直接由空中坠落。

    涡轮的带起的狂风吹得植被东倒西歪,机身残骸坠落产生的巨大冲力在地面推出一道长长的壕沟。5架“毒鼬”,面对远空袭来的战机,连丝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便被炸成一堆破铜烂铁,落在地面凄惨地燃烧着。

    呜……

    如同北风的呜咽,维京战机调头远去,而阿罗斯也趁此时机扭身,一路呼啸向南飞驰。

    枪炮声停了大约有4、5秒钟,朗费罗方才回过神来。望着绝尘而去的一骑银龙,暗一咬牙:“追!给我追!”

    电磁干扰使得通讯中断,敌人的超长程火炮又将远程火力点端掉,敲山震虎行动已经失败。倘或原地待命,敌人的远程炮火早晚会落到装甲旅头上。摆在朗费罗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前进亦或撤退!

    装甲旅总计2个营900多人的机械化步兵,在刚刚的交火中愣是被对方单人独骑干掉150多人。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十几辆轻甲战车。这绝对是一个耻辱,若不能将功折罪。打掉敌人的远程火力点,那他朗费罗的军事生涯也到头了。

    所以,他没得选择,只有进攻!进攻!

    被阿罗斯摆了一道的先锋坦克连早就憋着一口气,接到命令后,一个个卯足了劲,以最大速度冲向南方。

    ……

    很多时候战争就像滚雪球,不知不觉间便会越滚越大。

    按照秃鹫战车的时速。笨重的“独角犀”是绝无可能追上的,对此。朗费罗心知肚明。他的打算是端掉叛军的远程火力点,有这样的战绩,足够为自己开脱了。

    能够攻击五六十公里外的移动目标,类似这样的武器装备肯定异常笨重,朗费罗对自己的装甲部队很有信心。而且,激光通讯网络已经完成一半。再有几分钟,低空轨道的侦察卫星就能为装甲部队进行目标定位,发动超视距打击。

    30辆“独角犀”主站坦克头前开路,滚滚钢铁洪峰如同一台马力强劲的轧路机,越过植被苍翠的原野。继续向南挺近。

    大约行驶了两分钟左右,前面的先锋连突然发现一个情况,原本早该跑没影儿的秃鹫战车竟然出现在光学探头的视野里,就好像刻意挑衅一般,不紧不慢的吊在“独角犀”直瞄射程外一点。

    叔可忍婶不可忍,先锋连士兵肺都快气炸了。那哥们儿在之前的战斗中凭借一台单兵武装机车冲破前沿坦克阵,爆了装甲旅的鲜嫩菊花不说。如今又玩儿了这么一手,这跟一边跑,一边脱下裤子说“你来啊,你来啊,有本事你也爆我菊花!”有什么分别?

    车长们怒目圆睁,几乎把油门当成了老兵的睾.丸。“独角犀”随着地形的起伏奔腾跳跃,疯狂地追逐着前方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车长们沉浸在对猎物的追逐中不可自拔,这让他们很爽,自觉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炮手们摇摆着操作杆,只等再凑近几分,就可以在那个他们恨之入骨的家伙屁股蛋上开出一个窟窿。有的人手心已经冒汗,这简直比洞房花烛夜还让人紧张。

    阿罗斯就像一个害羞的新娘子,又惊又怕地躲着身后一群饥渴的野兽。

    “快点,再快点,老子要戳爆他的菊花。”

    “md,跑什么跑,大爷的东西已经饥渴难耐。”冲在最前面的一辆“独角犀”内,炮手忘乎所以地吼道。

    “休利特,那家伙是个爷们,你可真重口!”车长有点看不过去。

    “爷们儿?爷们儿又怎么样,不就比女人少一个洞吗?老子一炮轰过去,给他来个造孔手术,到时候哥几个三洞齐发。”

    “……休利特,你简直太恶心了。”

    “老子可不跟你一样,灌肠什么的太麻烦了,老子的处世之道只有三个字,狂野!简单!粗暴!”

    “这是六个字吧……”

    “……”

    休利特使劲盯着秃鹫的背影,认真到就算是一个屁,也别想瞒过他的眼睛。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屁,真的是一个屁。阿罗斯抬抬屁股,马润甲的排气孔中喷出一缕白烟。

    休利特眼睛瞪圆了一圈,忍不住破口大骂:“我x你大爷!”

    他的声音很响亮,把车长的怪叫都压了下去。

    独角犀冲上一个小丘,然后飞跃出去,透过车体四周的全景摄像头,车长观察到一幕奇异景象。

    土丘下方凸起一个鼓包。接着,一个顶端闪着红光的古怪装置钻出,四条腿按住地面一弹,它就那么飞了起来,然后一下贴上“独角犀”的底盘。

    “它……它要干什么?”车长头皮一麻,那里是……“独角犀”的菊花。

    轰!

    一声爆响。近9米长,4米高的“独角犀”整个爆裂开来,车舱一分为二,炮塔更是飞上了天。至于休利特与车长,整个身体四分五裂,连根完整的腿骨都没留下。

    轰!轰!

    紧接着,只听两声爆响,又有两辆坦克步上他们的后尘。

    铁三角全军覆没,先锋连其余士兵一下子从热血沸腾的逐鹿战中醒过来。只觉浑身冰冷,如堕冰窟。

    地雷,是地雷!

    挑衅?奚落?耀武扬威?错,大错特错。前面那家伙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思,他只是趁机抽了根烟,埋了几颗雷。

    先锋连连长握着驾驶杆的手都在颤抖,冲不冲?到底还冲不冲?万一前面还有地雷怎么办?虽然刚才只是惊鸿一瞥,但他分明看到地雷的样子。从土里钻出。然后贴地跳跃,粘上“独角犀”最为脆弱的底盘。要多智能的地雷才能完成如此复杂的一系列动作啊!

    就在288师下辖第一装甲旅犹豫着是否继续向前冲锋的时候。研究所内,待得纳米神经机器人注入设备顺利运行,对唐林的治疗步上正规,吩咐克蕾雅与唐芸从旁照应,唐方一个人回到指挥中心。

    抬头向着上空扫过一眼,他喃喃自语道:“既然阿罗斯玩够了。那么,就开始吧。你们要敲山震虎?来而不往非礼也,不听话的妞儿,就应该好好调教……”

    话音一落,研究所北面的30辆攻城坦克动了。180毫米等离子震荡加农炮一转,按照星轨指挥中心传来的坐标,快速锁定北方n-101,n-102,n-103,n-104远程火力点的前沿防御阵地。

    轰!轰!轰!轰!

    狂暴的电蛇在数米高空连成一片,瑰丽的电浆球划破长空,拖出一道道长长的虹慧,彩带一般,霎是缤纷。

    维京战机的轰鸣响彻天空,眼虫体表的突刺根根竖起,各传感突触最大功率运作,无数的数据流由星轨指挥中心分发至各战斗单位。

    豪森驾驶的攻城坦克早已切换回移动模式,n-101远程火力点的大威力载具已经变成一堆破烂。接下来,看了一眼车载作战系统上的影像数据,他一拨驾驶杆,履带轧过周围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的弹坑,攻城坦克快速向北驶去。

    288师下辖第一装甲旅的进攻势头相较之前减弱了很多,冲在最前面的也由“独角犀”主战坦克换成了“棕熊”级重型扫雷车。朗费罗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只能这么做,蜘蛛雷的威力太过恐怖,像“独角犀”这样的主站坦克都能撕碎,更何况那些步兵。

    山鬼突击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前车之鉴,他不得不慎重行事。

    朗费罗并未被一时的失利冲昏头脑,他还算清醒,知道调来“棕熊”扫雷车开路。

    朗费罗称得上一个冷静型的指挥官,但是,若被他知道秃鹫战车最多只能布3颗蜘蛛雷这件事,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咻,咻,咻……

    就在坦克集群向前一点一点推进的时候,南方的天空忽然闪现出一道道彩虹。

    “那是什么?好漂亮……”前面传来炮手的声音。

    “它……它们过来了。”接下来是车长的惊呼。

    透过“双头犀”的高倍光学探头,朗费罗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那一颗颗璀璨夺目,闪着七彩光芒的球体如同落入水洼的雨滴,落在坦克阵后方的步兵集群里溅出无数“水花”。

    由于被阿罗斯杀怕了,这一次前方与两翼的坦克间距变得更加紧凑。相应的,轻甲部队单位面积内的密度也更大了。

    5辆攻城坦克这一轮齐射,身穿“守护骑士”动力装甲的士兵就像被浇上一层沸油的,一眨眼的功夫全熟了,外焦里嫩,色泽鲜亮,一股子肉香味霎时弥漫开来。

    或许,从高空望去,这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油炸钢铁,却是目不忍视,几欲作呕。

    只这一轮齐射,整个装甲旅便损失了近300名士兵,20多辆轻型载具。

    朗费罗眼都红了,从冲出壕沟到推进至此,遭受连番损失,整个装甲旅除坦克部队尙算完整外,轻甲部队损失超五成。

    将功折罪……将功折罪……功劳一分没有,罪责却是越积越多。他发现这就像赌博,总想捞回本钱,结果捞着捞着把自个儿折进去了。

    轰!轰!轰!

    那带着死亡气息的电浆球再次光顾步兵集群,哪怕吃过苦头以后,步兵与轻甲战车已经尽量散开,但是,在攻城坦克精准的轰击下轻甲部队再一次遭受重创,步兵减员过百人,5辆“剑齿虎”失去行动能力。(未完待续。。)u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