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二百八十六章 单方面的屠杀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唐方可不认为这仅仅是一个巧合,芙蕾雅属于“融合混血”,从法拉第的研究报告上不难看出,她的能力完全来自伊普西龙人基因,要说自己额头的伊普西龙符文与她发生共鸣的话,倒也合情合理。顶 点小说 。

    “炮姐?炮姐是谁?”白浩一头雾水,旁边罗伊也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眼见躲不过,唐方只好心不在焉答说:“某电磁炮,可以用来打炮的姐姐。”

    “噗。”后面格兰特一口气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白浩一扭头:“格兰特大哥?你笑什么?”

    “没……没笑什么。”眼见唐方朝他瞪来,格兰特憋得面皮通红:“等你再大个一两岁,自然就明白了,这种事需要自学成才。”

    白浩可不傻,望望前面从头到尾一脸正气的唐老大,再瞅瞅几乎憋出内伤的格兰特,眼睛越瞪越大。然后,再抬头望望大屏幕,终于,一抹羞红在他脸上泛开。

    罗伊要单纯许多,扯扯白浩的手臂:“白哥,你干嘛捂着鼻子?有人放屁吗?”

    白浩使劲捏着鼻子,尽量不让那道火热淌下:“小屁孩滚开,老老实实当你的新人,没事不要乱问。”

    “好像我认识唐大哥他们,比你还要早一些吧。”罗伊一脸困惑地抓了抓头皮。

    旁边阿罗斯吐出一团呛鼻的烟气,不动声色的将二人挡在背后。

    “阿罗斯大叔,你挡住我了……”罗伊大声抗议道。白浩却是一把捂住他的嘴,挤眉弄眼的说道:“看什么看,不怕老大以后给你小鞋穿?没听他说吗?炮……姐!”

    “炮姐?到底什么意思?”

    “……”白浩无语。

    唐方站在最前面,后面谁也没注意到,他的眉毛已经抖做一团。脸上表情更是哭笑不得。格兰特这家伙,平时看起来人五人六,道貌岸然,却没想到这货是个内敛闷骚型。

    当然,也怪不得他们曲解“炮姐”的含义,实在是自己嘴贱。说什么打炮,还姐……

    “呲……”就在几人走神的时候,大屏幕上的芙蕾雅动了,掌心电流激荡而出,那些悬浮在半空的子弹就像被一股无形力量推了一把,瞬间倒射而出。

    咻,咻,咻……

    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痕,乒乒乓乓。打在2名血狼勇士身上火星四射。旁边几名研究院惨遭池鱼之殃,那些倒飞而回的子弹在他们身上钻出一个个血洞,鲜血如同涌泉一样大股大股往外冒。

    子弹在倒飞过程中并未调转弹体,不用弹头,只靠弹尾就能射穿人体,可想而知,刚刚弹射的一瞬,芙蕾雅激发的斥力有多强。

    研究员死了一茬。身穿动力装甲的血狼勇士却是毫发无伤,毕竟。不靠电磁加速,单以斥力做功射速肯定不够,弹尾又不似弹头贯穿力强,自然破不开“大地骑士”的防御。

    能从8年兵役中平安活下来,并成为刑军血狼部的一员,这些士兵又怎是易与之辈。之前对芙蕾雅的密集扫射只是障眼法。除去正大刀阔斧劈门的那位,另外2名血狼勇士已经迂回至女孩儿后方,双手紧握高周波剑,在子弹反弹的瞬间,一剑斩下。

    芙蕾雅犹如机敏的野猫。眼角向外飙出一线电芒,也没看她有弯腰,或是屈膝的举动,整个身体突然窜起,然后一个凌空翻,“啪”的一声脚尖吸住天花板。

    2名血狼勇士一剑斩空,正欲收剑回防之际,猛听头顶“噌”的一声,靠左侧那位感觉手心一沉,抬头看时,只见芙蕾雅如同一头狼人似得,双目血红,蜷缩着身体悬浮在长剑上方一寸位置。

    “啊!”他吓了一跳。如果换成普通士兵,此时只怕早已弃剑逃命。然而,他们是血狼勇士,帝国最最精锐的陆军,丰富的战斗经历教给他们一个生存道理,永远不要背对敌人。

    诚然,他们战斗经验丰富,训练有素。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剑刃上电光一闪,就像极限速滑一样,芙蕾雅极速逼近那名血狼勇士,两只手向前一拍,“呲。”强大的电流顺着改装版“大地骑士”两鬓的雷达天线涌入动力装甲的电路中。

    咚!

    那名血狼勇士直挺挺栽倒,一股黑烟冒出,电器与**燃烧的焦糊味弥漫在半空。

    “一起上,杀了她。”剩下的3名血狼队员一拥而上,剑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

    他们配合默契,进退有据,这一点从之前狙击唐方的战斗中便可以看出。

    遗憾的是,他们碰上了芙蕾雅,历经基因融合,组织再生。以她现在的身体素质,几乎可以同持续注入兴奋剂的阿罗斯相比。不,或许还要更胜一筹。

    3名血狼勇士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短短半分钟的功夫,二死一伤。虽然芙蕾雅不能像唐方那样释放高能电子,凝聚成破坏力很强的束型武器。但她身体各部位细胞中储存着大量的电能,在应激防御与运用方法上,远比唐方要灵活的多。

    最后一名血狼勇士还在不知疲倦的劈着大门,厚重的复合装甲防爆门已经烂掉一半。只要再给他一两分钟,便可以将蒂莫西等人救出去。

    他怎么也没想到芙蕾雅会那么快,干掉他的4名同伴后,连口气都没歇,电光火石一样起掌攻来。他急忙停住砍伐,拽着剑柄向后一抡。

    芙蕾雅一个急刹车躲过横扫的一剑,右手向后一引,原本躺在身后3米处的一把高周波剑受力而起,“嗖”的一声射入她的掌心,就势向前一抛。

    招式已然使老,来不及做出有效反应的最后一名血狼勇士就那么被长剑刺穿胸膛,无力地向后倒下去。

    鲜血喷在剑痕交错的安全门上,洒下一片猩红。

    吼……

    芙蕾雅发出一声似兽吼,又似宣泄的高音。脚尖渐渐离开地面,就那么悬浮起来。

    她眼中的血红色徐徐消退,不过瞳孔中却是亮起一道道幽蓝,长及腰部的棕发更是翩然而起,在她颈后摊成一道飞瀑。

    丝丝电芒游走在她身体各处,雪白的**上沾染的血珠被震动弹起。泡沫一般漂浮在半空。

    “法拉第,快……快阻止她。”幸免于难的蒂莫西朝着密封玻璃窗对面操作室的法拉第大声吼叫道。目睹过芙蕾雅的数次暴走,他自是清楚的很,眼前这个丧失理智的疯女人已经承受不住体内越积越多的能量,转入爆发姿态。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她将以高压雷暴的形势,释放掉身体80%的电能。届时,整个实验室都会被闪电淹没。他,以及侥幸活下来的其他几名研究员都将再劫难逃。

    眼下只有一个办法能救他们。法拉第必须启动实验室的冷却设备,对芙蕾雅进行冷冻喷雾。只要体温降至零下200度,“融合混血”的细胞活力将受到抑制,机体进入“冬眠”状态,这样才能平息风波。

    法拉第望着玻璃窗那头的蒂莫西,眼中闪过一缕悲意。自打芙蕾雅从培养皿中走出,他便试图操作冷却设备,哪知道操作间所有设备全数陷入失灵状态。就连对芙蕾雅研究所得的数据拷贝工作亦停滞不前。

    在敌人突入研究所的时候,他便命令工作人员以物理手段关闭内部电脑网络。用以防止敌人获取关键资料。在拷贝完成并删除主数据库内储存的yp-001与ts-001标本数据后,他第一时间赶到安置芙蕾雅的操作室,由节点服务器上拷贝剩余研究资料。

    研究所每台节点级计算机都有强大的软硬件防火墙,免疫进程,反间谍系统。若想攻破这套体系完整,技术先进的保护策略。哪怕是查尔斯联邦最尖端的黑客团队,也要超过一天的时间才能做到。更别说研究所的电脑网络被以物理形式切断,修复连线,也需要花费不少功夫。

    可……可为什么短短几分钟,节点服务器便被瘫痪掉。所有电子设备失去控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法拉第满腹怒火,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铜墙铁壁的防御阵线被敌人摧枯拉朽,弹指荡平。而今,密不透风的电脑网络,亦成了人家的后花园,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他自然不清楚唐方的能力,有scv在,修修补补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入侵方面,星轨指挥中心连全球卫星网络都能攻破,又岂是研究所几台破电脑能挡住的。

    实验室的门锁住了,操作室的门同样也锁住了,如今的法拉第,只能眼睁睁看着蒂莫西与那些研究员在纵横肆虐的雷暴下抽搐,起火,燃烧,最终变成一具具焦黑冒烟,散发着刺鼻恶臭的尸体。

    强烈的闪光大约持续了3分钟,高压雷电在绝缘、密封的超强度玻璃窗上留下大团大团的斑点。狂暴的雷蛇以芙蕾雅为中心向外飞舞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感觉,仿佛战栗汪洋上的一叶扁舟,那么的弱小,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可怜……

    ……

    高压雷暴终究还是停了下来,弥漫至房间各处的电流被储能设施吸收,芙蕾雅缓缓落回地面,眼中的幽蓝退却,身上跳跃的电芒亦归于稀疏。

    法拉第失神地望着实验室中的凄惨景象,嘴唇一翕一张,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怎样表达他此时的心情。如果他是一名士兵,或许会骂一句**!bitch!乃至asshole!但……他不是,他是一位“高尚”的教授,一位有爵位在身的贵族。

    咚!咚!咚!

    震动由玻璃墙延伸至足下地面,整个操作间都在摇晃。芙蕾雅正在用力撞击着玻璃墙,疯狂暴虐如她,本能的想要将所有出现在眼前的活物撕碎,烧焦。

    哧,哧……

    碎屑纷飞,细密的裂纹在墙体表面蔓延。尽管玻璃墙是为应对芙蕾雅暴动专门订制的,防御力极强。然而,面对高周波剑的强力切割。难免伤痕累加,粉尘四射。

    门被锁死,冷却设备失灵,操作室就是一个囚笼,抵挡得一时,抵挡不了一世。

    另一边。全程目睹这一切的格兰特、罗伊等人不禁面面相觑,久久无语。难怪蒂莫西会对芙蕾雅寄予厚望,期待她杀光己方所有人。

    这个女人不仅强大,而且残暴不仁,嗜血无情。活脱脱就是一只没有人性的凶蛮野兽,一台杀戮机器。

    “走吧,过去看看。”唐方淡淡说道,转身朝门外走去。

    法拉第被困在操作间,如果去的晚了。被芙蕾雅杀掉就不好了。

    当然,他不是担心法拉第的生命安全,而是惦记教授大人手里的yp-001号标本,及那些数据资料。

    “老……老大,真……真要过去?那个女人可不好对付。”白浩犹豫好半天,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

    “无妨。”唐方挥挥手:“害怕你可以留在这里。”

    说实话,对芙蕾雅他还是很感兴趣的。身为“融合混血”的她,可以说是半个伊普西龙人。同样的。某种意义上讲,自己也算是半个伊普西龙人。俩人多少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

    有ghost在,有大批狂热者在,他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因为身体的关系,芙蕾雅的神经机能受损,这才表现出疯魔情况,如果能帮她一把。他是绝对不会吝啬的。当然,若是没有治愈的可能,他会送芙蕾雅最后一程,亲手结束她可悲的人生。

    “谁说我怕了!”白浩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完美主义者,有着严重的精神洁癖。像临阵退缩,背弃伙伴这种事,他怎么做得出,就算心里怕的要命,也会硬着头皮走下去。

    罗伊摸了摸右臂,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前面格兰特回头望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说道:“别怕,他既然说‘无妨’,那就一定有应对之策。相信我,如果真有危险,他比谁跑的都快。”

    二人抬头望望他,用力点了下头。

    眼见罗伊没有穿动力装甲,只着一件臃肿的白大褂,裸露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格兰特不知从哪儿翻出一套休闲装,伸手递过去:“给,穿上它。”

    白浩看他变戏法似得拿出一套休闲装,不禁眼都瞪直了:“你……这玩意儿从哪儿来的?”

    “商店里买的。”格兰特面露讪色。

    白浩与罗伊直勾勾看着他。半分钟后,副舰长被他们俩盯得脸皮发红,一生气,劈手夺过那套尺码牌上印有“up,to,30%,off!”字样的休闲装:“不穿拉倒。”说完,紧追唐方而去。

    ……

    看着裂痕渐渐连成一片的玻璃墙,法拉第的心沉了下去。尽管从设备失灵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知道大势已去。

    面对芙蕾雅,死在他精心调制出的“融合混血”手里,还真是讽刺。

    爱与美的女神。的确,芙蕾雅很美,称其为女神并不过分,但是,做为一名疯狂科学家,法拉第对美丑、爱恨、乃至性的关系很淡漠。

    他没有伴侣,没有子嗣,也没有朋友。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上司,同僚,以及形形色色的实验品。与许许多多的天才科学家一样,法拉第把全部热情,全部心血都倾注到科学研究上。做为yp-001号标本基因调制实验唯一的成果,芙蕾雅距离新人类只有半步之遥。

    这让法拉第很兴奋,在芙蕾雅身上灌注了很复杂的感情,不仅有科学家对实验品的态度,还有一种类似父亲对女儿的溺爱。

    然而,再过不久,他就要被实验品反噬,被女儿弑父,这样的命运既凄惨,又可悲。

    法拉第坚持认为这是敌人故意为之,就是为了让他后悔,让他痛心,让他尝尝绝望的滋味。这是对他的审判。而芙蕾雅,便是裁决之刃。

    他错了,错的很离谱,在芙蕾雅即将把玻璃窗打穿的时候,安全门外传来一阵异响,法拉第回头一瞧,一道闪着蓝光的能量剑透门而入,上下一划,开出一道容两人通过的门户。

    咚!

    沉重的门扇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一名身着黄金战铠的异族出现在他的视野内。法拉第不由得瞳光一闪,好奇心可以说是科学,乃至人类进步的一大推动力,做为一名生物学专家,看到狂热者的存在,如何不惊讶,如何不好奇?

    狂热者把门破坏后,往侧面一闪,唐方与阿罗斯并排走入操作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做为十三皇子的科研大将,法拉第可是有着很高的特权,加西亚反抗军,乃至帝国大敌查尔斯联邦的武器装备、作战能力,多少也算心中有数。他敢肯定,攻破研究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伙人,绝对不会是加西亚反抗军,更加不可能是查尔斯联邦潜伏在帝国境内的细作。

    短短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冲破罗兰区警察局架设的封锁线,荡平兰纳军校的守护力量,后又碾碎研究所的防御,这般强大的作战能力,光是想想就叫人恐惧。雷克托的陆军战力,在整个帝国不说拔尖,却也谈不上吊车尾,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小股力量击破兰纳军校的驻防旅,这充分证明了一件事:帝国的陆军,在他们面前就是一群懦弱无能的羔羊!(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