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二百七十七章 罗伊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格兰特,你继续向前,我去阿罗斯那边看看。”

    “好。”格兰特答应一声,离开房间,带着两名ghost继续前行。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唐方待要动身,扭头望了一眼计算机的画面,不觉顿住脚步,走到计算机前面,将动力装甲的数据引线接通计算机。

    “艾玛,看能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好的指挥官,请稍等。”

    大约5秒钟后,艾玛传来回应:“很抱歉指挥官,系统无法连接研究所数据库主机,对方已经使用物理形式切断设施内电脑网络,要想获取相关数据资料,必须前往数据中心。”

    唐方不禁皱起眉头:“那这台计算机中有否可用信息?”

    “研究所计算机网络采用多层分布式c/s结构,数据演算工作与存储工作都在节点服务器上进行,一般的客户端只保留简单的运算、显示能力。通过提取该计算机的内存数据,所获有限,只知道这副基因结构图的名称叫做‘yp-001号’样本,眼前这幅画面,属于整条dna链的一个基因片段,被工作人员命名为b935片段。”

    “只是一个微小片段?它与唐林体内第47条染色体有什么关系?两者是否相同?”

    “指挥官,经过基因图谱对比,两者所携带的遗传信息不尽相同,不过,种种迹象显示,份属同源。”

    同源而出,但构造不同。唐方紧锁双眉。

    大约2秒后,艾玛的声音再度响起:“指挥官,通过对比刚才所得的未知生物基因片段,人类基因,以及唐林的第47条染色体dna结构图,星轨中心得出一个可能,唐林体内的第47条染色体是由未知生物的某基因片段与人类基因重组而成。当然,由于其呈网状,不同于人类的双螺旋,可以看出,在基因重组过程中,未知生物的基因片段占据主导作用。”

    “基因重组?艾玛,能够确定这段基因所携带的遗传信息具有什么功效吗?”

    “很抱歉指挥官,除非得到该生物完整的dna链,不然,很难确定其基因表达。”

    “好,我知道了。”点点头,屏退艾玛,他转身离开房间,沿原路而返,朝着阿罗斯与白浩所在地快步走去。

    同唐方、格兰特二人不同,阿罗斯的小队并未遭遇云爆弹攻击,所以,他们走的更远。

    唐方走到目标点不远的时候,白浩忽然从左前方一个房间跑出,一把抱住走廊另一头的垃圾桶大吐特吐。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什么场面能让一名杀过人,打过仗的士兵吐成这样?白浩的意志力与忍耐力可谓是出类拔萃,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里面绝对属于拔尖的存在,房间里到底有什么?

    “白浩,你怎么了,没事吧?”往前走了两步,唐方有些担心的问道。因为白浩摘掉了头盔,万一是化学试剂中毒,那就不妙了。

    白浩摇摇头,冲着身后点了点,意思是让他自己去看。

    唐方深吸一口气,抬脚走进房间。

    这是一间大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医用溶剂的古怪气味,周围电子设备上荧光熠熠,电脑屏幕向外辐射着一道道青蒙蒙的光。

    阿罗斯站在大厅中央,不说话,也不动,如同僵直了一般。他抬着头,仰望上空,那里有一双眼正同他对视;一双罩在玻璃器皿中,被透明液体包围的眼;没有眼眶,没有眼睑、没有睫毛,**裸,圆滚滚,泛着血丝的一对眼白。

    空洞的黑瞳在眼白上来回转动着,一回儿落在阿罗斯身上,一回儿又落在刚刚进门的唐方身上。

    它的目光中饱含着一种复杂的情绪,有渴望,有惊讶,有悲哀,有痛苦,还有深深的绝望。

    若果那是一双完整的眼,它会哭,会有晶莹的眼泪滑落,然而,此时此刻,它只剩下空洞,麻木,与哀求。

    那双眼上面是一颗大脑,真真切切的一颗大脑,没有颅骨的保护,没有头发的遮掩。无数人造的或是非人造的神经组织,纤维管,血管,由大脑垂下,进入下方的玻璃器皿中。

    紫色的肺,赤红的心,粉白的胃……胰、脾、肠、胆、肾……

    没有手足,没有四肢,也没有皮肉,骨血,只有这些五颜六色的内脏、头颅、以及一对空洞无神的眼珠。

    复杂的维生设施将新鲜的血液注入器官,再将废弃的污血排出,将氧气压入肺部,再由导流阀排出……

    “噗通、噗通”,心脏快速而有利的跳动着,胃肠不停蠕动……

    “它”亦或是“他”?还是“她”?

    他只能这么直盯盯的看着这个房间,这些人,这个国家,不能说话,不能呼吸,甚至不能听,不能感受,只是这么痴痴呆呆的望着他能看到的一切。

    唐方的脸微微发白,胸中胃气翻涌,他忍着,使劲的忍着。

    再一次与那双眼对视,他读出了渴求,读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笑,还有,一股子莫名的依赖与感激。

    他紧捏双拳,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为什么……

    阿罗斯已经察觉到他的到来,没说话,也没回头,只是有些落寞地点了支烟,狠狠吸上一口,然后喷出一道长长的烟龙。

    唐方别过脸去打量四周,一样的玻璃器皿,一样的大脑,没有五官,没有身体,只有一些人造神经线,连接在下面一只没了大脑与手臂的长臂猿身上。

    偶尔,它会钩钩脚趾,或是抽搐性的晃动一下双腿,大多时候,它就那么静默不动,任凭身体死物一般悬浮在生理溶液中。

    往前大约10米距离,还有另一件“陈列品”,大脑连接的不再是活物,而是机械,卸掉武器装备的防卫机器人。“它”的周围电子设备最多,各种脑数据收集设备,敏感电极,各类传感装置……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从活人身上剥离下来的大脑,及各种组织器官。唐方觉得身体发凉,整颗心如同坠入无边深渊,他终于明白白浩为什么会忍不住跑到外面大吐。

    一些所谓“盗亦有道”,贩卖人体组织的惯犯,在挖掉目标一只眼,一个肾,或是半个肝后,或许会留下一些钱,让他们足以舒舒服服的度过剩下的日子。就算是最狠辣的黑帮,对待普通人,大多也是一枪击毙了事。

    或许,在他们心里,无关紧要的人只是一些牲畜,予求予取,随意剥削的奴隶,最起码他不会否认你是一条生命。

    然而,在这里,在这栋有着政府背景的设施内,活人,只是一件道具,一件用以研究,用以试验,用以提取各项数据,开发新型科技产品的素材。

    素材……素材……只是一件素材!

    击倒白浩的不是那些五颜六色的内脏,不是那些望之生厌的大脑,而是那种无力、恐惧

    、绝望与怜悯纠结在一起的复杂情绪。

    阿罗斯走到一边,轻轻揭开手术台上染血的白布,下面是一具女尸,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她的整个肚皮由颈部向下刨开,被铁钩固定住。胸腔与腹腔内空荡荡,不见一物,唯一的色彩,是血红的积液,与外翻的肚皮中间一抹脂肪黄。

    旁边的维生设备中放着她的心肝脾肺肾……五脏六腑,计量器上显示着称重数值,旁边的监视屏幕上闪着生理曲线……

    环境调节设备不停的将大厅内的浊气抽走,然后输入新鲜的空气,可是,唐方却分明闻到一股子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咔。”一声轻响,阿罗斯打开了大厅最里面的门,昏黄的灯光顺着门缝溜进二人的视野。老兵使劲吸了口烟,迈步走进房间,唐方犹豫一下,快步跟了过去。

    赤红的灯光由20多米高的穹顶落下,到达地面的时候,已是昏幽难辨,上空错落成排的铁架上悬吊着一段段阴影,寂然无动,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寒彻心扉的冰冷恶意。

    阿罗斯走上前,拖住一段阴影轻轻一拉,毫无意外,一具浑身**,被剖开肚皮的男尸出现在他面前。

    “呼……”阿罗斯吐出一口浓烈的烟气,吐掉半截雪茄,用脚踩熄,然后轻轻拉上尸袋的拉链。

    想来这是尸体处理间,上面的穹顶应该可以打开,每隔一段时间,吊机会将这些尸体装上直升机,然后将它们运走,处理干净,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该死的混蛋!”唐方忍不住骂了一句,哪怕有着唐岩的记忆,一路走来见识过无数血腥场面。可是,眼前的一幕却依然让他恐惧,当然,还有悲哀……

    战场是残酷的,而眼前的一切却只能用残忍来形容,虽不过一字之差,但是天壤之别。战场无尊严可言,这里,无人性可言。

    “喀拉。”角落里忽然传来一声异响,前面阿罗斯把枪一横:“谁在那里?”

    半天不闻回音,他扭头冲唐方点点头,迈步走向声音传来的角落。

    因为房间太过昏暗的关系,看不到发声物体,直到走近,这才发现房间往里还有一道门。

    阿罗斯皱皱眉,上前拉了一下,铁门纹丝不动,看起来是从里面锁上了。

    眼见如此,唐方从后面走上前,借着“马润甲”的灯光打量周围,发现并没有电子锁之类的设备,于是召唤出一名狂热者,指了指铁门。

    “唰。”光芒一闪,厚重的铁门霎时断成两截,一道光由里面透出,照亮了唐方与阿罗斯的脸。

    与停尸间不同,里屋灯火通明,狭小的屋子里挤了10多名身着白褂的研究员,尽都满面惨然的望着他们俩,几名胆小的家伙更是打起了哆嗦。

    “你……你们是……是谁?”为首一个60多岁,颧骨高耸的老者磕磕巴巴的说道。

    “杀你们的人。”唐方一步迈进,面色阴的可怕,如同阴影中走出的恶夜修罗。

    研究员们明显吓傻了,一些人甚至瘫软在地。唐方与阿罗斯由黑暗中走出,浑身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

    唐方慢慢抬起枪,遥遥对准最前面的老者。

    “为……为什么要杀我们?”老者强撑着问道。

    唐方忽然笑了,笑得很冷,目光凛冽如刀:“很简单,因为你们该死。”

    “你……你肯定搞错了,不……不管我们的事……”老者旁边一名30岁左右的研究员拼命的摇着头。

    “你们即便不是主谋,当也逃不过从犯之罪,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其罪当诛!”

    唐方的手已经伸向扳机,眼下这些人,留着,对不起前面那些死难者,同样,也对不起他现在的情绪。

    然而,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是……是……塔罗萨大哥吗?”

    听到这个“塔罗萨”这个名字,唐方身子一震,在雷克托,谁会这么叫自己。还有,这声音好熟。

    塔罗萨?大哥?有些稚嫩的声音一遍一遍在耳畔回响。

    “滚开。”他迈步上前,抓起老者一把丢在旁边,又将三五名研究员拨开,快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房间里面一个医疗舱内,医疗器械上的台灯照在一张青涩而稚嫩的脸上。他歪着头,苍白的脸上弯起一抹微笑,有些激动,又有些怅然的望着快步走来的唐方。

    “塔罗萨大哥,终于又见到你了,在这最后的时刻……真希望……你还记得我……”

    “罗伊……你是罗伊!”仔细打量男孩儿几眼,唐方终于回忆起10天前的一幕:“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

    他心里有些发堵,罗伊只露出一个头,维生设备将一滴滴的能量液与血浆输进医疗舱下面的管路中。

    他对罗伊的印象不错,是个勇于承担的男孩子。不过,此时此刻,那敢于用脊梁硬抗皮鞭,保护同伴的男孩儿,却是静静的躺在医疗舱里,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连微笑,都是那么牵强。

    唐方从不觉得自己是圣人,亦或坚强到足以冷静应对所有突发事件的强者,他仅仅是一个想要贯彻自己梦想,有时候偷点小懒,开开小差,把亲人、朋友看的很重要的平凡人。哪怕有了星际2系统,他都没想过要去征服世界,让所有人匍匐在他的脚下,聆听他的布告。

    他只是想打破“帝国”这个囚笼,把柯尔克拉夫一世从那高不可攀的王座上拉下,用军靴踩在他的脸上,让他听听地狱亡魂的咆哮,还有底层平民们声嘶力竭的呐喊。

    他只是单纯想不要再有人受兵役的苦,不让那些翘首企盼的父母们等来的只是一件连儿女体味都没有的崭新军装,不要再让如小萨姆那样的孩子端起枪,用仇恨的目光面对这个社会,不要让白浩、玲珑、璎珞这样的年轻人屈从命运,成为一具具游荡于无边黑暗的行尸走肉。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

    罗伊的眼里淌下两行眼泪,他哭了,如同见到亲人那般:“塔罗萨大哥,我想家了,爸爸,妈妈,还有刚上一年级的妹妹。”

    “好,我带你回家。”唐方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罗伊摇摇头:“谢谢,可惜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罗伊,不要放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罗伊只是摇头,继而扭头朝着身边另一个医疗舱望去:“其实,我早该死了的。”

    见此,唐方脸色一沉,走到旁边医疗舱前,伸手揭开蒙头用的毛巾,是个女孩儿,已经死去多时,紧紧蹙起的眉头与微张的青紫嘴唇说明她死得很痛苦。

    又仔细打量一眼她的相貌,不由得身子一震,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半步。是她!那个被罗伊在温布利手里救下的女孩儿。

    此时此刻,她紧闭双眼,中短发杂乱地摊在脑后,印象中那枚可爱的蝴蝶发卡不知所踪, 乌黑的头发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唐方还注意到她的颈部皮肤长着星星点点的梅花状斑点,越靠近身子密度越高。

    深吸一口气,他缓缓降下医疗舱的遮盖屏。

    “不要……”后面传来罗伊有气无力的叫喊。

    唐方不为所动。遮盖屏缓缓退却,看到医疗舱下面的一幕,他忍不住脸色一变。

    女孩儿并未向前面大厅手术台上的女尸一般,被取走五脏,“身体”依旧完好无损。

    只是,这副“身体”即使完整一些,亦让人觉得难以承受。雪白的皮肤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梅花状粉红斑点,不是疱疹,也非疤痕,纯粹是一些胎记般的梅花般。如同严冬洒在雪地的落梅,凄美又令人惋叹。

    “唉!”唐方长叹一声,一抬头,发现屋内还有一处被纱帘隔出的区域,一阵悉悉索索的碎响从中传出。他继续向前走去,随手拉开纱帘。

    里面是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人,嘴里塞着棉布,手脚四肢被金属锁具固定。刚才那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便是他扭动身体,皮肤与病床摩擦所致。rs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