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二百五十二章 手术开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后面的话安妮没有往下说,在脑科领域工作这么多年,后面的话不用说他也猜得出来:“好孩子,交给我吧,最多一个星期,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如意郎君。”

    安妮只是菲尔德的未婚妻,却能在他被诊断为植物人后不离不弃,这样的好女孩儿,但凡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心生敬意。

    “哈尔教授,谢谢您。”

    “先别急着谢我,日后你与他结婚的时候,别忘了叫我这老东西去喝杯喜酒就行。”

    为了同菲尔德在一起,她抛弃了家族,抛弃了出身,甚至连一片光明的未来都不屑一顾,如今的菲尔德亦是举目无亲。

    就算他醒过来,两人够顺利走进婚姻殿堂,亲友席上怕也只能是荒僻凋零,空无一人。

    可……可是现在,安妮突然好想大哭一场,不为别的,就为眼前这些人,这些让她心怀温暖,把她拉出黑暗深渊的人们。

    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教堂天窗上五颜六色的阳光,听到了神父充满磁性与庄严的吟诵,还有亲友席上望着她微笑的唐方、唐芸、唐林,克蕾雅、哈尔教授、高医生……

    他们会毫不吝啬的献上祝福,然后去酒店喝的酩酊大醉。

    家族的无情,公婆的冷漠,连日的等待与身心俱疲,凡此种种,就像一片笼罩心田的厚重阴霾,让她看不到光明,看不清前方的路。

    她只是咬牙苦撑,一步一步,强迫自己不断向前,就算跪着,也要把路走完。

    终于。她迎来了阳光,迎来了喝彩,迎来了一双双温暖,厚实,有力的手。

    “谢谢,谢谢……”安妮的眼有些泛红。

    唐方走上前。拍拍她的肩膀,把她带到一边,然后丢给哈尔?史密斯一台pda:“你要的数据都在里面。”

    老哈尔点点头:“我这就去设定参数。”说完,径自转身走出病房。

    后面几名医务人员走上前,在病床的控制面板上连续按下几个按键,随着超导电磁模块充能,下方支架缓缓收起,整张床切换至悬空状态,被医务人员推出房间。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告诉格兰特照看唐林,唐方同安妮跟在医务人员身后走出房间,乘电梯来到1楼,经连接通道进入医院附属科研中心的治疗大厅。

    数百平米的大厅内各种监测、记录、演算设备分列左右,中间是由生物电流转换装置与医疗、急救系统,及多用途病床构成的作业区。

    阿罗斯与豪森坐在外围休息区,高建章正与几名医务人员检视器械,之前的年轻医生赫然在列。还有一位国字脸,厚嘴唇的男医生。远远望去给人一种沉默寡言,木讷憨厚之感。

    想是察觉到唐方与安妮的到来,高建章招呼二人一声,迈步来到唐方身边,一指身后的年轻医生道:“他叫郎曼,算是我半个徒弟吧。”

    “嗯。”唐方微微点了点头。

    年轻医生有些激动:“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

    “不必客气。”唐方淡淡答到。

    “这位是内利?安德森医生。资深脑科医师。”高建章又介绍起另一位医生。

    “嗯。”唐方再次点点头。

    这位名叫内利?安德森的医生他曾在会议厅见过,是当时唯一一个保持缄默的人。

    内利?安德森冲他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感激之言。

    这反而让唐方对他生出一丝好感:“好了,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了。”说完。领着安妮走到休息区坐下,静观诸人施为。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哈尔?史密斯设定好设备参数,高建章那边亦将医疗器械检视完毕。

    开颅手术于0点时分准备启动,哈尔?史密斯负责指导,高建章与内利?安德森主刀,郎曼与诸护士从旁协助。

    看得出,安妮的心情很紧张,唐方本意是想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哪知道被女孩儿一把抓住,死命攥在掌心。

    她的指甲修剪的十分整齐,圆滑,不过可能因为紧张的关系,用力太猛,指尖几乎掐进唐方手背肉里,直疼的他呲牙咧嘴,却又不敢声张。

    “安妮也不容易,眼下这里自己是她唯一的朋友,忍忍就好,忍忍就过去了”唐方如是想着。

    室顶的无菌舱缓缓落下,将工作区隔离成两个通透的房间。哈尔?史密斯深吸一口气,冲高建章几人点点头,道声:“开始吧。”

    大约0:30,手术正式开始。安妮手攥的更紧了,唐方疼得嘴角直抽抽。豪森注意到这样的一幕,想笑又不敢笑,一张脸涨的猴屁股似得。阿罗斯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倒不是因为唐方的滑稽表情,而是因为老兵烟瘾犯了,偏偏在病房内又不能抽。

    “我出去一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末了,阿罗斯还是忍不住找借口溜了出去。豪森拍拍屁股,道声:“我去拉屎。”亦转身离去,只留下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满脸凄苦的唐方。

    在高建章与内利的娴熟配合下,开颅手术很快完成。接着,哈尔?史密斯将做过杀菌处理的头盔型电极阵列戴到菲尔德头上,驻足观察一阵后,朝高建章等人做个密切观察的手势,转身走出无菌舱。

    看到老头儿出来,唐方呲着牙,咧着嘴问道:“怎么样?”

    哈尔?史密斯没有立刻作答,快步靠近旁边的检测设备,连续按下几个键位后,重重呼出一口气,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一切顺利,接下来,只需耐心等待便可。”

    唐方点点头,会心一笑。旁边安妮长出一口气,绷直的身子这才放松下来,唐方趁此时机赶忙抽回双手。

    哈尔教授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刻表:“已经凌晨1:30,你们回去休息吧。菲尔德的各项生命特征很稳定,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你呢?”唐方反问道。

    “老头子虽说精力大不如前。一时半刻还是能坚持住的,如果不出意外,两三个小时后,我会将后续监视工作分派给高建章他们三人。”

    “嗯,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唐方揉着手站起身。扭头望向安妮:“整个疗程最少也要三五天功夫,你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安妮只是静静地摇摇头,眼睛始终定格在无菌舱那头的菲尔德身上,自始至终都没移开过半分。

    “唉。”唐方叹了口气:“哈尔教授,我会安排豪森留下,有事的话他就在门外。”

    “好,我知道了。”

    “那……明天见。”说完,他径自走出科研中心。

    “艾玛,监视工作区的一举一动。万一出现什么突发情况立即通知我。”

    “好的,指挥官。”

    指令下达完毕,少时,来到科研中心外面,吩咐豪森留下,他则带着阿罗斯返回8楼icu病房,后将老兵与格兰特赶走,径自走到唐林身边坐下。

    繁星点点。月华幽幽。白日的喧嚣缓缓消褪,文登巴特就像一个迷蒙着双眼。安静地听着睡前故事的小女孩儿。街道上车流稀疏,唯有那些霓虹广告,还在不知疲倦的向着四周播洒出一圈圈柔和的光。

    湿润的鼻息为透明的呼吸罩蒙上一层雾气,唐林的神态很安详,多了一些平和,少了一些小时的调皮。

    “老二。你不是要当将军吗?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蔫了?赖床,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窗外吹来的风有些寒,唐方起身掖了掖他身上的棉毯。

    “老二,既然你那么想当将军,等你醒来。哥一定帮你实现这个愿望。所以,睡一时可以,睡一世绝对不行。”

    “……”

    起风了,夜凉如水……

    翌日,脑海里还在闪着杂乱无章的梦,走廊外面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唐方微蹙双眉,强迫自己睁开双眼,从白色的棉毯中抬起头。

    是克蕾雅,姑娘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蕾丝短衫,下面是条奶白色修身八分裤,相比昨天少了一些妩媚,多了一些清爽与阳光。

    “哥,看……怎么样?”唐芸从后面一步跳出,捏着身上崭新的粉色系连衣裙轻轻旋了半个圈:“是克蕾雅帮我买的。”

    “嗯,不错,很合身。”

    “呜……”唐芸撅起嘴:“只是合身?”

    “呃……很漂亮。”唐方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唐芸冲他送去一个“上道”的眼色,一举手里的饭煲:“哥,我给你带了早餐,你最爱的瘦肉粥。”

    “唔,还是小芸疼我。”唐方笑呵呵的说道,

    一听这话,唐芸的小脸蛋一红:“这……这是克蕾雅做的,酒店的厨师不让她弄,为此她……她一脚下去差点把清扫机器人踹散架……”说到这里,女孩儿的脸由红转白。

    唐方脸色一变,情不自禁的脑补出克蕾雅大闹酒店后厨的一幕,怪不得姑娘今天换了一身清爽装,感情是一早就准备要跟人干架啊。

    “克蕾雅,谢谢。”冲姑娘露出一个微笑,他一转头又看向唐芸:“小芸,我告诉你多少遍了,克蕾雅比你大,你该叫她姐姐。”

    “咩……就不。”唐芸冲他做个鬼脸。

    克蕾雅也不在意,从唐芸手里接过饭煲,轻轻放在床头柜,盛出一碗递到唐方面前:“我听阿罗斯说,治疗对象临时换成了菲尔德,这是怎么回事?”

    “克蕾雅,你做中餐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他先是赞扬一句,然后才把二人走后,安妮求助一事掐头去尾简要一说。

    “安妮姐姐……”唐芸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唐方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治疗很顺利,菲尔德萎缩的脑神经组织正在慢慢复原。”

    “真的?”唐芸一脸惊喜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唐方笑着揉揉她的头,刚刚喝粥的时候,艾玛已向他汇报过菲尔德的治疗情况,从大脑各项数据与生命体征来看,病情正在逐步好转。

    克蕾雅亦是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看来治疗方案很成功。相信用不了多久,唐林就会恢复健康。

    “二哥,你听到了吗?”唐芸扭头望向病床上的唐林,因激动所致,眼睛已经蒙上一层水雾,半个多月的坚持。总算没有白费。

    “二哥,等你醒来,你,我,大哥,咱们一家人就团聚了。”

    眼见小妮子要哭,未免触景生情,唐方忙把她拉到一边:“小芸,我看饭煲内的粥不少。你给安妮端一点去吧,她从昨晚一直熬到现在,早饭还没吃呢。”

    “嗯。”唐芸乖巧的点点头,盖好盒盖,拎起饭煲转身走出病房。

    “唐林受伤的原因查到了么?”克蕾雅走到窗前,望着远空轻声问道。

    唐方摇摇头:“军校一部分主机处于独立的内网,星轨指挥中心无法入侵。算了,等唐林醒来后。自会告诉我们实情。如果真像军方对小芸说的那样,是一场意外。还则罢了。倘若不是,哼,雷克托……”

    后面的话他没说,不过克蕾雅还是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子冰冷的杀意,凛冽如霜,彻骨冰寒。就连夏末的暖阳都无法驱散。

    ……

    同一时刻,雷克托“斯廷法斯”海中央昆汀岛一座20多米高的红顶宫殿内。

    **上身,只着一条白色短裤,毫不吝啬地展露健美身材的兰斯洛特勋爵轻轻关好厕所的雕花木门,冲卧室床上靠近落地窗一边绒毯下面的人形凸起道:“宝贝儿。我去处理一份急件,去去就回。”

    “嗯。”雪白的绒毯下面传来一声轻呼。

    以兰斯洛特勋爵的尊贵身份,她的女人,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有着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

    然而,令人大跌眼睛的是,那声“嗯”低沉粗重,富有磁性。哪里是什么女人,分明就是一如假包换的汉子!当然,也有可能是人.妖。

    “吧。”勋爵大人撅撅嘴,送去一个飞吻,随手按下房门开关,迈步离开卧室。

    一出房间,他整个人气势一变,由一位深情款款的绅士,瞬间变成一个浑身散发着阴寒气息,沉稳冷酷,掌控一切的大贵族。

    处理政务的殿堂据此不远,步行三五分钟便可到达。

    造型奢华的水晶吊灯由天花板垂下,四周墙壁纵横交错的鎏金纹饰间是一幅幅色彩明快的精美壁画与浮雕。

    空旷的大厅里只有一个头发微卷的中年人,他低着头,表情恭谨而严肃。

    兰斯洛特由右侧长廊步上铺着长毯的石阶,走到那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金色王座前,缓缓坐了下去,接着,低头扫了一眼下方侍立的中年人:“雷昂,找我何事?”

    雷昂抬头看向王座上的公爵继承人:“lord,罗杰子爵有件政务难以决断,特发电询问处置之法。”说着,双手将一份文件呈递至兰斯洛特面前。

    “这有什么难以决断的。”浏览完文件内容,兰斯洛特一脸平静的道:“告诉罗杰,巴克尔的要求就是13皇子的要求,该怎么做,不用我教吧?”

    “这……”雷昂面露难色。

    “雷昂。”

    “属下在。”

    “你跟着我多少年了?”

    “大人,已有24个年头。”

    “既然已经这么久了,为什么还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兰斯洛特瞳光中掠过一抹冷厉。

    “是,my,lord。”雷昂再不敢质疑,弓着身子慢慢退出大殿。

    眼见雷昂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兰斯洛特缓缓起身,慢步走下石阶,沿原路返还。

    “吧嗒,吧嗒……”

    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大殿内往复回响。

    ……

    对菲尔德的治疗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唐方、唐芸二人时不时去探望一番,不过重点还是放在照顾唐林上。

    当然,唐方也会时不时的针对哈尔?史密斯的治疗方案提出一些“自己”的“浅见”。这些“浅见”往往能够一针见血的直指治疗过程中出现的微小瑕疵,从而促使哈尔教授及时做出一些细节调整,极大的加快了治疗进程。

    安妮一颗心几乎全放在了菲尔德身上,每天只胡乱睡两三个小时便红着眼赶回治疗大厅,万幸有唐方等人在,吃穿用度一概不用她操心,这才没把身体搞垮。

    这期间,那个名叫凯文的小鬼时不时也会来探望一番。熊孩子还是一副牛逼哄哄,吊炸天的德行,除阿罗斯外,包括豪森、克蕾雅、唐方、格兰特全被他“调戏”一遍。

    格兰特成了“大妈”,豪森是“笨熊”,克蕾雅是“大咪咪”,唐方则是“无聊妹控+变态鬼畜男。”

    这让唐方很不爽,妹控?鬼畜?老子tm活脱脱一正人君子,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谁教给他的啊,倒霉孩子的嘴巴也太欠抽了吧。

    终于,在一次精心策划的“袭胸”行动中,这货彻底惹毛了第一次穿低胸装的克蕾雅,熊孩子来的时候衣衫俱全,走的时候清洁溜溜,只剩一条短裤。

    当凯文的父母一路打听找来的时候,姑娘已经将那套脏兮兮的衣物洗净烘干,熨烫整齐。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