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九十八章 援军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4:4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噗噗噗……”一块块飞溅的碎石打在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向着四周蔓延,格兰特紧咬牙关,嘴唇上一丝血线淌下。

    “乔伊,飞扬,别回头,快跑。”

    在他前面,是两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一个是亡妻的弟弟乔伊,一个是山楂王唐大叔的小儿子,他们正一边跑,一边回头打量身后步步紧逼的毒镰,恐惧在他们脸上绽开。

    这让格兰特想到了格雷,想到他鲜血纵横的侧脸,想到他嘴角那抹欣慰的微笑,还有他最后的那句,“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泪水一瞬间迷蒙了双眼,哪怕他已经30多岁,不再年轻,不再意气,不再有满腔豪情。哪怕他早有心理准备,业已在亡妻坟前提前竖下自己的墓碑。但此时此刻,面对同伴们的牺牲,想到他们曾经的笑容,眼泪却是如同堵不住的涌泉,滚滚淌下。

    他恨自己的懦弱,做为一名指挥官,却做不到冷静面对死亡,做不到理智对待牺牲。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但,去他娘的狗屁指挥官,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那些倒在地上,寂然不动,以空洞的眼神望着那一片蔚蓝的人是他。

    他扭过身子,用尽全身的力量扣动扳机,机枪的子弹骤雨一般打在毒镰的玻璃舱上,溅起无数火花。

    毒镰内,一脸凶横的军方士兵朝他送来一道嘲弄的目光,好像猫戏耗子一般,向三人身后射出一枚榴弹,看飞溅的碎石与泥沙打在他们身上,落在他们头顶。

    格兰特将整张脸都涂花的热泪,更是如同给毒镰驾驶员们扎了一针兴奋剂,整个人都疯狂起来。

    “突突突突……”爆炸在脚后爆开,子弹撞击岩石带来的震动感由脚底传来。格兰特听不到毒镰驾驶员的笑声,他只能看到他们暴戾中带着一丝戏谑的脸。

    不远处一道身影倒下,飞溅的鲜血混合着大量砂石散开,炽烈的太阳光照下,折射出一抹抹耀眼的红。

    那是马尔尼,他有一个哥哥米哈尔,当了8年的兵,在眼看就要退役的那年,被友军误伤,炸掉了一条腿,随后被强制退役,送回克罗坦的老家。

    至于赔偿,寥寥无几,只有5万。米哈尔不想让相依为命的弟弟走自己的老路,用这些钱买通了负责招兵工作的军队干事,这才令马尔尼逃脱兵役之灾。

    为了攒钱供马尔尼上大学,一贫如洗的米哈尔拖着残废的身体进入军方的药物研究所,当了一名试药员,以透支生命力为代价,赚取那一点点在帝国贵族眼中看来微不足道的薪资。因为只有这样,残掉一条腿的他,才能快一点赚到弟弟的学费。

    从那时起,马尔尼再没见到过哥哥,就像往年每到圣诞节,都会收到哥哥的礼物一样。那年圣诞,他收到了最后一份来自哥哥的礼物。一张支票,上面醒目的“一万元”,如同血液一样绯红夺目。

    马尔尼没有去上大学,因为学历,改变不了他的命运,更救不回哥哥的命。在这个国度里,入眼所见,更多的是压迫,欺凌,以及贫民们悲哀与无助的眼神。

    他很想告诉米哈尔,他缺的不是钱,而是自由与尊严,但是,他却连兄长的坟在哪都找不到。

    格兰特望着马尔尼仰天摔倒的身体,喃喃自语道:“马尔尼,见到你的哥哥,帮我向他道歉,我没能照顾好你……当然,如果路上寂寞,你可以多等我一会儿。”

    子弹的射速更快了,玻璃舱溅起的飞星如同风中来回飘荡的锡箔。

    格兰特仿佛看到一张张逝去同伴的面庞,他们在对自己笑,那么的灿烂,仿佛春天里温暖的阳光。

    他们张开嘴,轻轻吐出一串音符:“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格兰特只觉鼻子发酸:“理想……”

    如果是在从前,他会嗤之以鼻的指着他们的脸说:“这东西太重,别想让我一个人背。”只是,此时此刻,他却怎么也说不出,话到喉头,却只剩下无力的哽咽。

    毒镰的驾驶员们或许是玩腻歪了,瞳孔渐渐收缩,目光变得阴沉而冰冷,随着操纵杆轻轻一抬,微微泛着红光的枪口指向弹药耗尽,却仍然机械地扣动扳机的格兰特。

    ……

    扑倒在地的尸体,跳跃如飞的毒镰,席卷漫天的无人战斗机,还有那四下飞溅的鲜血……

    望着监视器上快速闪现的一幕幕战争场景,穿着得体西装,发蜡打得均匀细密的贾思尔,此时正坐在卡车指挥间的真皮沙发上,右手摇着高脚杯里的特酿白兰地,嘴里哼着谁也听不懂的乡土小曲,一脸惬意的享受着“毒镰”与“毒蝗”给他带来的乐趣。

    这两种武器都是他的得意发明,望着那一个个纵横跳跃,漫天飞舞的战斗兵器,他就像一个母亲注视自己的孩子,是那么的专注、得意。当然,还有慈祥。

    至于那些被爆炸抛飞的尸体,被子弹贯穿身体喷溅如泉的鲜血,都被他选择性的无视了。

    “欧文中尉?怎么样,我的孩子们可爱吧?”

    “可……可爱?”欧文接过助手递过来的一杯酒,嘴角一阵抽搐:“博士,这些都是你的发明?”

    “唔,可以这么说。”贾思尔抿了一口酒,按下身边触控板上一个绿色按钮。

    显像系统中央,屏幕稍大一些的监视器上闪出一幅画面。

    是北坡的场景,由皮卡与导弹发射器组成的简易导弹发射车侧倒在山坡上,滚滚浓烟腾空,火焰猎猎作响,高温将阳光折射出一道道光纹,好似水幕一般,模糊了视线。

    服色各异的尸体七零八落的瘫倒在铺满碎石的坡地上,他们有的被mini导弹炸断手脚,有的被掀飞脑壳,还有的被四射的弹片在身上开出一道道鲜红的口子。鲜血淌过地面,转眼功夫便在烈日的炙烤下蒸干,只留下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殷红。

    零星的火光闪过,那不过是硕果仅存的几名敌对武装分子苍白而无力的还击。一排子弹飞过,打在“毒蝗”的装甲上,擦出一团火花。

    “一群杂碎!”贾思尔皱皱眉,脸上多了几分不耐。“毒镰”与“毒蝗”可是他的心肝宝贝。做为父母,看到孩子受伤,难免会心疼,哪怕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擦伤,也照样不能接受。

    恰在这时,欧文中尉非常不识趣的问了一个问题,“博士?为什么我们刚刚遭遇袭击的时候,您不及时出动这些战斗单位?”

    贾思尔斜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你们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欧文的瞳孔霎时扩大一圈,右手一晃,杯子里的酒水溢出大半。这个贾思尔到底是个怎样冷漠的家伙,难道在他眼中,除了那些发明外,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么?周围那些倒在地上的士兵,可都是自己人,都是为保护卡车上的他而牺牲的。

    疯子,真是一个疯子,视人命如草芥的疯子。欧文打了个寒战,望着眼前衣着光鲜的贾思尔,犹如在看一个披着人皮的地狱恶魔。

    “时候不早了,是时候送那些狂妄的家伙下地狱了。”贾思尔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后面助手答应一声,走到通讯台前,向各战斗单位下达贾思尔的指令。

    欧文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酒水,馥郁着浓浓果香的白兰地,这一刻却是那么的苦涩。他扭头朝着监视器望去。

    北坡上,毒蝗聚拢成一个圈,将仅剩的五名武装分子围在一个小坳子里,足足上百道黑黝黝的炮筒锁定在目标身上。

    南坡上,毒镰们也开始了最后的清剿行动。它们高高跃起,一下将眼前的敌人扑倒,机枪口微微下压,顶在目标的脑壳上。

    只要扳机一扣,他们的脑袋就会如同爆裂的西瓜,开出好大一团红瓤。

    格兰特身后的毒镰驾驶员好像知道他心中的想法,操纵杆一提,直接跳到乔伊与唐飞扬的面前,黝黑的转管一横,驾驶员嘴角的嘲弄又盛了几分。

    格兰特扭头看到这一幕,身子不由得一抖,7.92mm的lg-301使徒从手中滑落,坠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一股无力,无奈,无能交织在一起的懊恼情绪充斥心间,多少次他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如果想要那两个年轻人的性命,这些该死的机器必须先跨过他的尸体。

    做为首领,做为指挥者,除了带领他们往前走,去追寻光与温暖,还必须有拿自己的身体为背后那些选择信任他的追随者们遮风挡雨的觉悟。

    流血算不得什么,疼痛更算不得什么,甚至连死,在他眼里,也跟睡一觉没什么分别。如果死的是他,到了九泉之下,他可以笑着面对瑟琳娜,面对格雷,面对马尔尼,面对所有在这一战牺牲的同伴。

    可为什么,为什么这些混蛋们偏偏不让他如愿。整支队伍116人,如今剩下不足10人,伤亡达9成。他的心在滴血,可是,面对眼下的景象,所有的抗争都是那么的徒劳无力。希望,整天挂在嘴边的希望,这一刻,恍如天边的云彩,看得见,却触手难及。

    驾驶员笑了,好像一只高傲的斗鸡,趾高气昂的扬起头颅,最后朝着格兰特送出一抹冷笑,伸手按下机枪的扫射按钮。

    “突突突突……”一道道耀眼的火舌喷出。

    “乔伊!”格兰特大吼一声,只觉胸中一股悲愤如浪头般拍打着心房,下嘴唇已经被他咬破,鲜血顺着嘴角滑落。

    他真的很想去跟对方拼命,但……凭什么?血肉之躯?还是说地上那杆连对方的玻璃外壳都射不穿的“使徒”?

    “瑟琳娜,对不起,我……”格兰特怅然若失的默念道。

    然而,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他使劲揉揉眼,乔伊站在身前不远,好好地,完整的不能再完整。旁边唐飞扬坐在地上,用力抬起屁股,一寸一寸往后挪着。

    这……敌人还想继续侮辱他吗?亦或是……他们要抓活口?

    格兰特抬起头,往上瞧去,那架毒镰就像一个喝高了的醉汉,歪歪扭扭,左摇右晃。

    一道银光划过,随着“轰”的一声爆响,毒镰的悬挂系统与承重底盘相接之处燃起一团火光。就像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骆驼一般,在驾驶员惊恐莫名的叫嚷声中,毒镰的身体如同被雨水冲垮的房屋,“吭噔”一声歪倒在地面上。

    “这……发生什么事了?”格兰特茫然四顾。

    透过乔伊与唐飞扬的间隙,地平线尽头快速跑来一个人。

    是门罗,该死的,不是叫他不要回来了吗?为什么不听命令。他刚要出声斥责,忽然,门罗身后出现一线异色。

    “是……是他们?”格兰特看到阿罗斯,看到豪森,还看到了最中间的唐方:“他们怎么会来的?三人旁边身着动力装甲的士兵又是怎么回事?”

    “轰,轰……”愣神之际,连续几声爆炸传来。他机械的扭过头,只见散布于南坡的另外九架毒镰几乎在瞬间遭受了与眼前毒镰一样的打击。

    随着一个个体型臃肿的黑甲士兵从岩石阴影中走出,一架又一架毒镰轰然倒地,椭圆的驾驶舱如同玻璃牢笼,将三人一组的军方士兵死死困在其中。

    他们多数挤成一团,脸蛋死死的贴在玻璃上,压成一张肉饼。他们的表情更加诡异,嘴角的嘲弄之色尚未消退,目光里已然多了一丝惊恐。

    仅存的四架毒镰发疯般的向着一名名劫掠者扫射出无数子弹,然而,事实难料,刚刚在它们身上发生的一幕,又一次上演了,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换成了那些黑熊般的大块头。

    12.7mm的子弹狂风骤雨般落在劫掠者身体上,金铁交鸣的声音不绝于耳,火星四散,一名名劫掠者被巨大的冲力推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然而,就在毒镰驾驶员以为成功将敌人射杀的时候,他们就那么施施然,打了一个滚,又从地面上站立起来,接着,一枚枚榴弹从他们手臂上的四联榴弹发射器里射出,打在驾驶舱上爆成一团团银白色闪光。

    “咔,咔……”驾驶员们引以为傲的高密度玻璃合金出现一道道裂纹,蛛网一般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轰,轰。”又是一阵耀眼夺目的白光,承重底盘与腿型悬挂系统遭受重创,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仪表盘上闪烁的红光照在他们茫然无措的脸上,如同死神镰刀的投影。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九架毒镰在审判者榴弹的招呼下变成瘸子,远远望去,就好像濒临死亡的细腿昆虫,兀自不甘心的乱蹬乱踹。

    最后一架毒镰的驾驶员慌了,操纵毒镰往后一退,便要发动跳跃技能,躲开这是非之地。

    不曾想,“轰”的一声,一枚榴弹在承重底盘爆开,12.7mm的转管机枪被轰成一团钢铁碎片。操纵杆已经提起,但是,令驾驶舱里三名士兵大惊失色的是,毒镰就好像一个吃坏肚子,跑了无数次茅房的馋虫,腿都软了。别说跳跃,连走路都很勉强。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些榴弹到底是拿什么做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效果?”三人的脑海里画满了无数问号。

    现实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思考时间,几名劫掠者从周围贴近,手臂前方火光一闪,毒镰四条腿的关节处连续亮起数团闪光。然后,它就像不小心崴到脚的老汉,一屁股坐在地上。

    驾驶员兀自摇晃着手中的操纵杆,可是,回应他的,除去腿部关节缤纷四射的火花,就只剩下两侧越来越近的几道身影。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他们是谁?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尖刻而狂躁的咆哮声从卡车指挥间里传出。

    贾思尔站在监视器阵列前方,望着毒镰机载摄像头传回来的影像发疯般的大喊大叫。他精心梳理过的发型已经乱成一团,胸前的领带亦被扯开,歪歪扭扭的搭在一边。

    助手们躲得远远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欧文的脸色有些发白,抓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着。这支突然闯入战场的部队到底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救那些**武装分子,二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命令毒蝗集群去南坡,一定要让这群家伙后悔,后悔!”贾思尔回过头,用力的挥着双手,表情严肃而认真,仿佛士兵出征前为帅者慷慨激昂的陈词。

    “博……博士。”一名女助手指了指他身后的监视器。

    “怎么?”贾思尔横了她一眼,扭头向身后看去。

    只一眼,他便呆住了。9名身着动力装甲,手拿大号突击步枪的家伙们对毒蝗集群发动了突然袭击。

    一道道银光由枪口射出,非常精准的打在毒蝗的圆形腹腔。原本可以抵御10mm以下子弹的碳钢合金装甲,竟然直接被打爆,炸成一团团氤氲着汹汹烈焰的火团,歪歪扭扭的由半空坠落,掉在地面引发连环爆炸。

    “只有9个人?区区9个人就想挑战毒蝗集群?”贾思尔拿起手边的通讯器,大声吼叫道:“炸死他们,炸死他们!”

    不用他吩咐,远程遥控小组已经着手控制毒蝗反击。

    漫天飞舞的mini导弹犹如水底的游鱼,拉出一道长长的烟轨,呈铺天盖地之势,朝着9名机枪兵飞去。

    “轰,轰,轰……”连串的爆炸声响起,飞扬的沙暴排成一条直线,向着远方快速蔓延。

    注射了兴奋剂的机枪兵身手矫健的就像丛林猎豹,翻腾跳跃间躲过一枚又一枚mini导弹,每每转身翻滚之际,还不忘向着身后甩出一溜火光。

    c-14“穿刺手”高斯突击步枪特有的电容控制系统为他们提供了强大的射击准确性。几乎每一次扣动扳机,都会有一架无人机爆成一团烈焰。

    贾思尔呆呆的望着监视器,左脸皮跳一下,右脸皮跳一下。每一架毒蝗坠落,他就哆嗦一下,每一团烈焰燃起,他就怪叫一声。

    到最后,他的脸已经扭曲的不成人样,而声音,更是乖戾刺耳,形同夜枭。

    短短几分钟,100架毒蝗便成了地下的一堆钢铁垃圾。至于9名机枪兵,死亡2名,伤2名。(这次我可没踩刹车,大章5000+,晚上没有了。)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