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16章 净土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檐下乳燕,啾啾待哺,河堤雪枫,飘絮飞花,花草的芬芳随风而动,灵气氤氲的小村中,也同时充满了乡土的气息,一切都是那样的生动,仿佛黄河岸口那个小山村,萧晨几疑在梦中。

        一晃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萧晨的身体在慢慢恢复,尽管寿元流逝严重,不过九大神穴内藏着旺盛的生命精元,虽然没有喷涌出来,但每日间都有丝丝精气流淌而出,滋润着那本已老化的器官,令萧晨的身体维持在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中。

        生命之火依然在跳动,战力也依然还在,萧晨心中浩荡着一股凌厉的战意,恨不得立刻杀回天帝城。

        但是,他知道目前远远没有杀回去的实力,冷静的思索后他那颗躁动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站在石拱小桥上,看着水中那白发如雪的自己,萧晨默默无言,这一次他真的败的很彻底……在天帝城他失去了太多太多,心中空空落落。

        失落的是对人性的认知,名、利、权、情、爱、恨、仇是为何物?

        失落的是情谊,友情如海云天,拔剑反刺,冷漠相对。亲情如珂珂,身死魂灭,死的是兽身,但凋零的却是神心。

        失落了两百年年的岁月,相当于两世人生,但却没有点滴刻入生命中的不灭历程中,那不过是一个空洞的符号,一个苍白无比的数字。仅仅记述了那一夜地惨败。

        败走天帝城!

        萧晨失去了很多,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不想幼稚的发誓,不想喝出豪言壮语,心痛唯有自知,他在默默反思,他在冷静反省。^^

        年少轻狂,个性张扬。他曾经对于人性的认知,太过流于表面了,名、利、权、情、爱、恨、仇……交织成了一面巨网,在这个世间没有人可以躲过,他需要磨砺。

        那意味着将要隐忍与逃避吗?

        不!青春飞扬,无需压抑自己的本性,他是一个自由洒脱的人。让枷锁困缚己身,只会扼杀他的灵性与生命。

        要做的是反思,他需要更加地老练,甚至可以说是老辣,让以往的稚嫩变得成熟,让昔日的棱角稍有些光滑。

        不是妥协,不是气馁,而是蜕变,为了让生命更加精彩。

        他需要在惨败中汲取经验。老练并不意味着失去锐气,正是风华正茂的年岁,激情不会熄灭。激昂的情怀,奋斗进取的信心会更加坚定。

        改变的只是手段,心永远不会变!

        萧晨静静地立身在石拱小桥上,思绪飞扬。

        清清的爷爷叶老爷子悠闲的踱着步子,走上了石拱小桥,老人整天笑眯眯的,非常的和蔼与慈祥。“在想心事吗?”

        “在反省而已。”

        老人笑呵呵的道:“经历失败并不可怕,关键的是要怎样看待失败。能力出众者。若没有失败过,一生都可能止于出众而已,人这一生需要不断的磨砺,风风雨雨走来,才会懂得其中的真义。我年轻时同样轻狂过,要知道独秀于林惹疾风啊,我可是经历过不少惨痛教训。有能力是一回事,但关键要看你如何来发挥自己地能力。不屑于似那墙头草一般左右摇摆。但也确实要有应对疾风闪电的高明手段。”

        萧晨笑了起来,言称受教。

        “老爷子我请您去喝酒吧。”

        “好啊。我倒是忘记了,我家清清可是救回来一个大富翁啊,随身携带着几十万金票,就是去购买王仙婆的极品仙酿,也足够喝上几年地。”

        六十万金票,那是珂珂赢得南荒兽王称号后得到的奖金。每当看到这些金票,萧晨就会想起小东西,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算起来他还真是一个富翁了,卖掉巴斯德古矛的八十万金币也没有花出去呢,只不过现在还在诸葛胖子手里。

        “不是我小气,这几十万金币,我真的不想去动,那会让我心生惭愧。不过您放心,昨天我去深林采到了一株九叶龙草,已经送到了王仙婆那里,想必换取极品仙酿十几坛是没问题的。”

        “哈哈……好啊,足够我们喝了。”老人畅快的大笑。

        萧晨对这个慈祥、乐天派的老人,发自真心地有着一股敬意,老人非常的随和,但其修为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无法估量其深浅。

        最让萧晨震惊的是,整个村子里这个年岁的老人,足有几十名。

        从小胖子牛仁那里了解到,这片净土中隐居的是森林族与蛮族的名宿,他们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无人知道。^^^^据牛仁说,他的奶奶从龙岛脱困回来后,见到这些人也都很恭敬,用小胖子地话说,这里地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萧晨猜想,净土中地老人可能都有过无比光辉的过去,只是他们的心性淡泊了,才集体隐居在这里。

        很少有人来净土打扰这些老人,除了特别允许外,这里对与森林族与蛮族来说是一片真实的天堂净土。

        净土外就是蛮族与森林族的众多部落,绵绵延延的万里疆域内,很难弄清到底有多少古老的部落。

        这里相对于南荒天帝城来说是西北,但相对于整片长生大陆来说却是西南边陲,已经紧邻浩瀚的中土。

        如果可以御空飞行,想进入中土的话,一日的工夫足够了。

        王仙婆的小酒馆是露天式的,只在小木屋外摆了一些桌椅,每天都会有不少老人光顾。隔着很远就能够闻到阵阵醉人的酒香,这可不是普通地佳酿,萧晨亲身体验过,可谓杯杯皆是仙品,直醉到人的骨子里去。

        尽管这些老人都很慈祥与随和,但是萧晨却不敢怠慢,见到每位老人都要笑着表示敬意。

        “萧晨你的身子太虚了,生命精元少的可怜。今天我教一手。如此炼身,保你精元慢慢凝聚回来。”

        龟老爷子乃是一位蛮族,因为本命兽魂为龟,所有萧晨平日随别人那样称呼他为龟老爷子。不过,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境界,早已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兽化迹象,与寻常人类并无差别。***

        龟老爷子摆的姿势那是相当的……别扭。就像一只大乌龟一般趴在虚空中,只是嘴巴不断开合,丝丝天地灵气如水一般不断向着他口中涌动而去。

        叶老爷子提醒道:“萧晨赶紧学下来,这乃夺天地造化的养生奇功,可谓罕世地长生绝学。”

        萧晨急忙感谢,别扭的趴在虚空中,用心聆听龟老爷子悉心的指导,仔细体味一番,他不得不惊叹。奇功也,妙不可言。

        “嘻嘻……年轻的大叔你在干吗?”清清明慧空灵,黛眉凝华韵。秋水蕴诗菁,整个人像个精灵一般,她笑嘻嘻的从村外走来。

        “噗通”

        想到眼下的姿势,萧晨被惊的摔在了地上。

        “嘻嘻,大叔不要激动哦,其实你刚才地姿势挺标准的,我从来都学不会。”

        龟老爷子捋了捋雪白的胡须,笑道:“小丫头你别打趣。虽然姿势不太好看,但确实是保命的绝学,想教给你,但每次你都逃掉。”

        单纯并不意味着简单,清清可谓聪慧无比,有着一颗水晶玲珑心,这样一个钟天地之灵慧的少女,令村中所有老人都很喜爱与宠溺。

        她灿烂的笑着:“是哦。以后清清会找龟爷爷去学的。”说到这里。她转过身来看着萧晨,道:“大叔。你真要和小胖哥去圣山?那里很危险的,你这么虚弱不该去冒险。**

        听到这些话语,小酒馆的老人们都望向了萧晨,叶老爷子道:“去那里地人都是九死一生,很少有人敢去冒险,太危险了。”

        龟老爷子也道:“很危险啊,当年我如果不是被逼入了绝境,绝不会去那里碰机缘的。”

        蛮族的圣山,乃是一个最为神秘之地,相传乃是祖神燧人氏祭炼成地一个“天地铜炉”,那里可以熔炼天地万物。

        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地铜炉化成了一座圣山,成了天地间圣魂的寄身之所,许多强者陨落后魂力都会归于那里。

        当然,这只是众人知道的部分秘密而已,传说那里还有着更多不为认知的上古秘辛,即便是蛮族各个部落的祭祀与先知也不知晓。

        “我真的想去……我想试试看在那里能否召唤到珂珂的灵魂。”

        萧晨没有隐瞒自己的来历,这些老人都知道他因何而闯入了净土。

        王仙婆从小木屋中了出来,她虽然满头白发,但容颜却如玉般美丽,说老迈那肯定是错误地,说年轻也不太合适,她笑着对萧晨道:“昨日,你带来的九叶龙草功效很强劲,足以酿出五十坛仙酒。”而后她略有关切的道:“既然你要去冒险,这里没有人拦你。但我们不得不再次提醒你,那里真的很危险。我教一手防身术吧。”

        说到这里,王仙婆变得无比肃穆,口中念道:“寰宇为虚,心藏天地,相又心生,印由身结……”

        此刻的王仙婆显得神圣庄严无比,飞旋到天空中,做出各种复杂玄奥的动作,双手不断结印,一个宝瓶凭空悬浮在她的头顶上空,绽放出亿万道光辉,让人不可正视!

        叶老爷子对萧晨,道:“快,赶紧记下,这可是传说中各种印法的最高奥义宝瓶印啊!”

        萧晨身随心动,聆听着王仙婆地传音,体味着那种妙境,开始结宝瓶印。

        王仙婆是森林族人,对于自然法印可谓精通之极,能以体术展出夺天地造化之力。宝瓶印乃是她结合佛家宝瓶圆满一说创成地最高印法。

        萧晨沉浸到了一种空灵状态,感受到了宝瓶印的强大与可怕,他有一种感觉,达到极致境界,宝瓶一动,大有吞吐日月之威。

        另一边,清清也如花蝶一般在舞动,纤纤玉指不断结印,一个水晶宝瓶出现在她地头顶上方,她看起来像女神一般圣洁,自语道:“每次看王婆婆结印,都让我有不同的感受,不知道何时我也能够自创印法。”

        “资质还算不错。”王仙婆看到萧晨熟记要义后,给予了这样的评价。

        要知道萧晨在修炼一途上天赋是极高的,但在这些老人们眼中似乎才刚刚及格而已,足以说明他们的强大与深不可测。这些老人们都曾经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他们见过的天赋高的修者都不知有多少,而他们自己定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清清明慧聪明无比,笑嘻嘻的对萧晨,道:“大叔还不快买酒,请大家痛快喝上几杯仙酿,到时候他们随便教你一手,就让你终身受用无穷。”

        萧晨知道她是好意帮自己,当然不会如木头似的听不懂,立刻买酒请这些老人品尝。

        “呼啦”

        村内许多小木屋的门都被推开了,一听有人要请客,许多老人全都笑呵呵的不请自来。

        事实上,这些老人根本不屑于藏私,固定的玄学奥义于他们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凡是有蛮族与森林族青年来村落中时,他们都会尽心尽力的指点。

        萧晨尽管本就掌有玄奥的天碑古法,但是当看到这些老人偶尔展露的法诀时,依然觉得那绝对是最顶级的奥义,如果能够学上几式,相互印证,对他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

        净土的生活是朴实的、是无华的,非常富有生活气息。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争权夺利,与天帝城相比,这里真的是人间的天堂净土,让萧晨有一股恍若隔世的感觉。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萧晨从老人们那里学到了几种艰涩难懂的奥义,每当他真正体悟进去时,就会惊叹的产生一种联想,这些老人会不会是神呢?怎么能够创出如此妙绝天下的法诀呢?似乎真的一点也不弱于天碑古法啊!

        时间匆匆,萧晨来到净土已经四个月了,身体机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处在了一种微妙平衡的状态。他决定动手,将与小胖子牛仁去蛮族圣山,召唤珂珂的魂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