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08章 洞房花烛夜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金屋可藏娇,玉楼可珍美。三层绣楼修建的瑰美而又华丽,玉石铺地,紫檀做窗,玛瑙为景,馨香阵阵,沁人心脾。小楼虽然不宏伟,但是却极其精致,富有美感。

        起哄的人不肯散去,一直推着萧晨向着二楼行去,推开紫玉门,水晶灯将新房渲染的一片柔和,温暖的光辉荡漾着温馨的气息。只是这一切只是流于表面,事件中心的几位人物心境与此大不相同。

        海云雪一身喜衣,像是火红的云朵一般,静静的坐在床前,两个小丫鬟服侍在左右,头盖上垂下的珍珠链条静静不动,说明她心中很冷静,一点也不忐忑。

        是的,于她来说婚礼不过是一场形式,萧晨绝非她之良配,她的心早已飞出了南荒,飘向了北方的大地。浩瀚中土,人杰地灵,有着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往事,她不想局限在小小的南荒中……萧晨无背景,如何与天下帝王相争,如何与传承了上千年的古老世家抗衡?海云雪是一个不甘于平淡的女人,她想以可以横扫天下的大势力为依托,她不想默默无闻,她想成为一个名动天下的女人。

        她觉得自己与那些贪慕荣华的俗女人是两个天地的人,她觉得自己这种选择这并不势力,一切是因为她比较冷静且现实而已。站在“巨山”之上,总会离“高天”近一些,她需要一个至高地。不想从山脚开始攀爬。

        萧晨已失龙王之势,给不了她那么多,海云雪早已在心中给其判了死刑。事后萧晨不能活下去,要让这场婚礼的一切痕迹都消失。

        推开房门,萧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走了进来,身后嚷着要闹洞房地人堵在门口起哄,甚至冲进来不少人。

        “掀开头盖!”

        “抱起新娘子!”定,到了现在他有什么可怕的?该担心的是海家。挑起红头盖,露出了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海云雪肤若凝脂,美若天仙,美的让人感觉晕眩。闹洞房的许多年轻人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喧闹的场面在一时间完全静了下来,众人全都有些发呆。

        “可惜呀!”也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如果可以,虽然明知必死,但我也愿与萧晨换这一夕。==

        众人如梦方醒,感慨的同时皆不由自主摇了摇头,再次纷纷起哄。他们知道萧晨是无福享受这等美丽女子地,海家不可能让这场婚礼成为事实。

        “交杯酒!”

        “咬苹果!”

        海云雪平静的容颜终于起了波动,她不知道家族为何还没有联系上虎奴。让萧晨活到了现在,且为何不制止这些人,怎么能让这些人来闹洞房呢?

        她冷冷的看着萧晨,美目中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目光是充满了警告。

        “你们很过分啊……”萧晨笑着推拒众人的起哄,既然已经放开了,那还有什么所顾忌的?眼中那偶尔隐现的神光,预示着他此刻很镇静与从容。

        萧晨无视海云雪的警告的目光,轻佻的伸手挑起了海云雪的下巴,借古人之语品评道:“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并没有因海云雪艳冠天下而又丝毫情绪波动,萧晨以无所谓地语气随意的问道:“你们说我的新婚夫人好看吗?”

        闹洞房的人既是艳羡,又是迷乱不已。皆纷纷喊道:

        “好看!本就是天仙之姿。南荒之明珠。”

        “堪比洛神。”

        “赛过九天玄女。”

        “广寒仙子临凡尘。”

        众人神情有些恍惚,尽管是为了搅闹而来。但喝好之声大半也都是出自真心的。

        海家那个一直跟随在萧晨身边的老不死很焦急,他的旁边竟然有两个摸不清深浅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让他难以再锁定萧晨。

        该死的!他在心中暗骂,这两人虽然都以玄功化出幻境掩去了真容,但是凭着本能他知道这两人年岁都不小了,最起码也是五六十岁地人。这么大年岁的人闹什么洞房,明显是为阻挡他而来的。

        海家的老人恨得咬牙切齿,知道这一定是***大家族在使坏,但是他此刻却没有丝毫办法,两人地修为高深的有些邪乎,一左一右完全锁定了他,使之根本难以动弹分毫。=

        而这个时候,萧晨怎么会放过机会呢,他虽然不知道有人挡住了海家的老人,但是锁定他的那股气机消退了,他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机会不容错过,自然而然,但却非常有力的抓住了海云雪的一只玉手,洒然一笑道:“从此夫妻同心,比翼齐

        众人闻言纷纷起哄:“亲一个!”

        在这种场合下海云雪虽然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一双美眸中的冷冽还是能够被萧晨清晰地捕捉到,有杀意、有恼怒、还有一丝鄙夷。

        萧晨笑了,本身已在困局当中,他越发地放得开了,再糟糕还有比死更糟糕的事情吗?虎奴来时就是他危急之际,现在完全可以放开心怀。

        一只手牢牢地抓住海云雪的玉手,另一只手轻佻的托起海云雪的下颌,道:“亲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就这样给你们看到了显得太过不雅了。”边说萧晨边移动手掌,轻轻地抚过海云雪的脸颊,而后有细心的为分开挡在她眼前地一缕秀发。

        如果是本是夫妻。如此动作应该是算是亲昵与温馨的,但是两位新人的关系可谓微妙之极,海云雪的眸子中隐隐有火焰在跳动,如此等若在被调戏,不过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嫣然一笑,显得妩媚多姿。

        萧晨心中却是一凛,这个女子非常可怕。如此还能保持镇静,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不行,亲一个!”

        “喝交杯酒!”

        众人唯恐天下不乱,纷纷不断的起哄,闹洞房闹的如此之凶也算少有。

        萧晨爽朗的大笑道:“这有什么,不就是亲一下吗,还有比这更***的事情呢,要不然来一次别开生面地闹洞房吧。去外面更广阔的地方,我们夫妻表演给你们看比翼齐飞!”

        说着这里,一股刚猛的力量顺着萧晨的手掌冲入海云雪的体内。让她那九重天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挡。萧晨推开紫檀窗,拉着燕倾城轻灵的飞到了夜空中。先脱离海府再说,手中有这个人质,他们应该不敢出死手。

        闹洞房的人很吃惊,瞬间就警醒了过来,他们知道萧晨要采取行动了。人们纷纷起哄着,跟着冲出了绣楼,飞跃上房顶。今晚众人本就是为看戏而来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海家那名负责锁定萧晨的老人,气地肠子都要青了。这个胆大包天的萧晨真的实在太过分了,竟然敢如此。事实上,自从萧晨扣住海云雪,就是他能够行动也将投鼠忌器。更为可气的是两个来历不明、隐藏身份的大家族强者此刻依然锁定着他。让他没有办法行动。

        萧晨没有冲天逃去,显得很随意而又从容,拉着海云雪静立在虚空中。不是他不想逃走,而是海家防范太严了,东西南北四方的天空中,竟然各有一名老人静静的立身在虚空中。

        如果此刻能够逃走,天帝城如此之大,也许能够躲避一时。就是争取到活命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可能。

        缓缓自空中降落在地。萧晨一把揽住了海云雪盈盈一握的细腰,对着众人笑道:“诸位看戏已经看的够了吧。接下来相送我们夫妻一程如何?”

        海云雪并没有挣动,任萧晨轻揽着她,没有一丝害怕地神色。

        众人纷纷跃下楼阁,他们知道萧晨要摊牌了,目前准备彻底决裂逃走,等在这里只有一个结局,虎奴与虎侍定然会杀死他。不过,众人也纷纷心惊,这个萧晨胆子真够大的,竟然敢劫持海家贵女。

        “我的结局似乎已经被打上了死字,无论我做什么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萧晨大笑着,对着四方地老人喊道:“你们想下死手的话尽管出手,但是我要提醒你们,我的能力足以让我在死前拉上你们家族的南荒明珠。”

        “萧晨你……我海家如此对你,将南荒最美的女人都下嫁给了你,你竟然如此不识好歹,恩将仇报,做出这种事情来?你到底是为什么?”海家一个中年人喝喊道。

        “哼,我懒得理你,有些事无需多说,在场的人都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们海家再继续惺惺作态,那完全是在侮辱我的智慧。闪开,想要海云雪活命就给我让开一条道路!”萧晨乱发无风自动,身上透发出的杀气让周围地百花都在凋零,花瓣片片如蝶舞。

        海家地那名老人此刻能够行动了,锁定他的两名高手已经在刹那间消失在人群中,只是他恢复行动也晚了。

        婚宴引起这等轩然***,刹那间海府像爆炸了一般,人声鼎沸,所有人都纷纷走出房间,向这里赶来。

        众人不得不感叹,萧晨这个小子够狠够果断,居然真敢在这种场合出手,而且是在有高手跟随在旁地情况下得手的。“萧晨你怎么能如此?”海家家主海翻云冷声问道。

        “我想活下去。闪开一条大路,我不想多说废话!”萧晨一招手,旁边一名修者的长刀瞬间飞入他的手中,冰冷的刀锋取代了手掌,架在了海云雪雪白的脖颈上。

        “让他走!”海翻云也是非常的干脆。

        萧晨头也不回,押着海云雪没有走正门,而是直接向着墙根走去,长刀扫去,神光爆闪,高大的院墙轰然崩碎。

        如此,萧晨一路径直走了出去,敏锐的灵觉被提升到了极限,方圆百米内的一切都清晰的浮现在心间。

        意外的变故,让婚宴不可能继续下去了,众人本就是为看戏而来,不过这场戏未免太过直白了,远远不够激烈。

        所有人都跟随萧晨的脚步,一起向着大街上追去。

        萧晨展开不死天翼直接冲天而起,但是在空中他又被硬生生逼了下来。

        “想要逃离天帝城?哼,那就先放开云雪。如果你真要杀她,就出手试试看。”苍老的生声音很森冷。让人不会怀疑他的话语。海家无法忍受萧晨真个逃离天帝城。

        “有何不敢?杀就杀!”萧晨非常果断,手中长刀豪不留情的按了下去,当时血光就崩现了出来,海云雪的颈侧出现了一道血口。“停!”空中老人立时变色,寒声道:“你很是可以!如果真能够成为我海家女婿,真的不错,可惜啊……”

        萧晨伸手一拂,海云雪的颈项停止了流血,什么话也不说,化成一道神光冲天而起。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