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一卷 第207章 假戏成真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海家地人未了,面色古怪地看着萧晨,萧晨附近的那几座院落早己被几大家族买下了,方才这里地龙啸声己惊动了这些人,虽然没有完全听清详情,但大抵发生了什么还是被他们猜测出来了。

        龙腾等于狠狠地抽了这些大家族一个大嘴巴,三十年前如此。三十年后依然如此。龙腾行事无所顾忌,完全是率性而为。

        这样的事情居然如此发生了……海家地人急匆匆离去。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向家主禀报。

        “什么?”海翻云听到这些话后勃然色变。一掌将整座大厅都给震碎了,呆呆地立身在废墟之上,脸色铁青无比。最后咬牙切齿地道:“龙腾你敢这样玩我们……你不过是一个***。人不人龙不龙。如果不是身后有一个老龙撑腰。早死一万次了!”

        ***大家族也都得到了消息,也全都恼羞成怒,龙腾让这些大家族深恶痛绝,吹起一个大泡沫。让众人去吹捧,到头来在破灭之际,所以人都如跳粱小丑一般暴露在阳光下,身无寸缕,要多彻底有多彻底。

        “这个龙腾该死!”

        “龙族真地该彻底灭绝,太狂妄了。欺人太甚!”

        许多家族都传出了意思相近的咒骂声。

        这件事情让他们灰头土脸。实在大丢颜面。全都被龙腾给耍了。

        尤其是海家,现在骑虎难下。嫁女还是不嫁?请帖都已经遍发天帝城,所有有头有脸地人都接到了消息。

        幸灾乐祸者有之。嗤笑着有之,现在天帝城处在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时刻。各大家族地情绪随时可能会爆发出来。

        当然,海家是最不好受的,这不是玩人吗,现在他们恨不得将龙腾吊起来一刀刀刮了他。

        海翻云默默站在废墟之上良久。指关节都捏的发白了。最后恨恨地长叹了一声:“龙腾等我破入长生之境。必然会与你清算。我不相信你一辈子躲在南荒最深处不出来!”

        “家主……接下来怎么办?”旁边地下人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问道。

        而这时海家***重要成员也得到消息赶到了这里,小辈都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中年一辈足有数十人。

        “太丢人了!”

        “这个巴掌被抽地太响了,恐怕已经成了南荒最大的笑话。”

        “大哥马上取消这桩婚礼吧!”

        “是啊,云雪绝不能这样嫁出去,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那个没有背景的小子。待会儿***杀了他!”

        “闭嘴!”海翻云冷喝了一声,家主威严然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如果这样悔婚。让天帝城中人如何看我们?”

        “可是……这毫无背景的小子不值得这样联姻,能为我们家族带来多大好处?”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反对这门婚事。有人开口道:“即便没有龙族又如何,不是还有一个***教祖吗?再说了。还有三头圣兽,再加上萧晨一表堂堂。资质不凡,将来的必然会名动一方。如此足矣!”

        但绝大多数人都在冷笑。

        “不用多想也知道,***教祖必然也如龙族那般,不过是被人吹起来大泡沫,三头圣兽都被龙腾带入了南荒深处。已经不属于萧晨了,就是他资质超绝又如何,现在他惹了不该惹的人,他还能够活下去吗?我们家族没有必要为了他结下大敌。”

        众人几乎一致要晦婚,海翻云越听越心烦。最后喝道:“够了!不要再吵了。婚礼继续!”

        “大哥……你糊涂啊!怎么能这样呢?”

        “家主……”

        海翻云冷冷地扫视着众人。道:“云雪是我的女儿,难道我会比你们更不在乎她吗?出了这等事情。如果我们立刻悔婚。南荒所有人都会嘲笑看不起我们。那样显得太过势力了。”

        “可是家主……城外的两个凶人会杀来怎么办?”

        海翻云非常果断地道:“婚礼继续。只走个形式。不要让南荒***人看不起我们。云雪以后可以再嫁。”

        “大哥你是说。走完形式就将萧晨扫地出门?”

        海翻云虽然年过半百。但是这个家族***的魔功真地非常神奇,他看起来并没有老态,而且显得相当地英俊。仿似一个三十多岁地男子一般。不过。阴柔之气重了些,少了阳刚之美。

        海翻云双目中透发出两道冷光。道:“那样做太过明显了。无需落人口舌。你们现在马上与城外地虎奴、虎尊联系。说明一切,沟通后他们自然知道怎么做,我们地颜面保住了。萧晨能否活下去就看他地造化了。”

        事实上许多大势力都在等着看海家的笑话。恨不得想立刻对萧晨出手地家族现在极力保持克制。如果海家将萧晨扫地出门。海家名声定然会臭遍南荒。那是他们再出手也不晚。

        海家让婚礼继续地举措。让许多大家族摸不着头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会那么“厚道”,难道真地想吃哑巴亏不成?他们就不怕中土的虎家忌恨他们?

        海家后花园中,美艳无双的海云雪满面寒霜,玉手一挥。神光爆现。***花木被斩碎,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洒。

        “我竟然会嫁给他!”

        “姐姐不要生气了。”海云天来到了她的身后。道:“你应该明白父亲地无奈……”

        海云雪冷冷一笑。轻灵如谪仙。踩着争奇斗艳的百花。向着自己的闺房方向而去。

        萧晨静静地看着四周的人,他表现的很沉默,根本不想进入海府。但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寸步不离地跟着他,这是海家地老辈高手,完全锁定了他,逼得他不得不来参加这场荒唐的婚礼。

        道喜地宾客皆饱含意味深长地笑容。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他们知道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己,看海家怎么折腾下去。

        萧晨很冷静,他知道海家不是善类,城中地大势力更没有善茬,现在没有出手对付他,那是因为还不到时候。而海家如此做就更显得不一般了,他才不相信这会是一场单纯地婚礼。

        说不定婚礼正在进行时。虎奴就会杀进来,斩他于剑下,终止这场婚礼。想到这里。萧晨心中突然一冷,海家不会也想到这些了吧?一定会!如果想要做地好看一些。他们此刻恐怕已经已经出城去联络虎奴了,萧晨在这一瞬间想乎相通了所有问题。

        海家这样做果真是一记妙手。完全保住了家族颜面,自然巧妙的化解了这场危机!是地,如果他萧晨死在婚礼上,人们只知道凶手是虎奴他们。而海家并没有像势利小人般推拒婚礼,更可能还会因此落个好名声。要怪只能怪萧晨自己命短,没有那个福分娶海云雪。

        好可怕的心机。海家好算计啊!萧晨暗叹了一口气。

        到了现在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就是死也要先让海家狼狈一番。就在他要有所行动之际,身后地老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轻声道:“留点力气等着跑路吧,我们家不会做绝地,生死由命。就看你自己地造化了。”

        萧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沉默了下来,想要让海家狼狈不堪不需要多少时间,即便老人在说谎,想稳住他。接下来他也应该还有很多机会。

        金碧辉煌的大厅中。觥筹交错,山珍海味、百年佳酿不断被送上来。气氛热烈,大喜的气氛被渲染地仿似没有丝毫虚假。

        宾主其乐融融,不时有人与海家家主打趣。言称招了一个好姑爷,说不定数十年后南荒百年第一人就落在海家了。

        众人一轮轮的向着海翻云敬酒。不时地说着道喜地话,海翻云皮笑肉不笑,恨不得捏碎手中的酒杯。砸在这群老***的脸上。

        当然,萧晨周围地人也有很多。许多人纷纷与他碰杯。言辞之热烈让他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正死不要脸地虚伪。许多人的表情让他感觉很恶心。

        但是。他不得不满面陪笑,如一个优伶一般表演。

        萧晨地心中郁郁。苦楚难言。自小到大他几乎从来没有哭过,但是现在忽然有了一股心酸的感觉,有些凄楚,堂堂一个男人。竟然***到了这等地步。

        像个优伶一般,似喜似悲。站在舞台上独自表演。其实是个可怜人。

        平日。他给人的心印象是果断与决绝地。对敌时出手冷酷无情,但又有谁知他冷硬地外表下。也有着常人一般的悲惊呢?

        非常讽刺的一场婚礼。众人都在等着看戏,但本身又不得不极力演戏。

        然而一直到了傍晚。海家出城去地人还没有回来,就更不要说虎奴与虎传显现身影来杀萧晨了。

        海翻云地脸色更加阴沉了。难道婚礼还要继续下去?再下去地话就真的弄假成真了。这不等于搬起来石头砸自己地脚吗?直觉告诉他可能出事了。寻个机会他快步出走了大厅。秘密吩咐了一番,派遣高手紧急出城去打探。

        满天星斗,水晶灯将金碧辉煌的大厅照耀地一片通明。众人推杯换盏,气氛甚是热烈。

        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该入洞房了。我们不能耽误这世间最贵地春宵啊!”

        “对。春宵一刻值千金。”

        “请新自『;新娘入洞房吧!”

        许多人纷纷起哄,要去闹洞房。

        大家族地人已经看出来了。海家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呢,恐怕是想让某种意外来终止这场婚礼吧。既然如此,怎能让海家如愿。该推一把就推一把,纷纷起哄要求夫妻入洞房。

        海家地人终于变了颜色。作茧自缚啊!事情竟然会演变到这样。出城地那几个高手为什么还不回来,虎奴为什么还不来杀萧晨?!

        这真是一个急死人的时刻。

        根本无法拖延下去了。夫妻拜完天地。还不让入洞房,委实有些说不过去了。

        最终海翻云咬了咬牙,挥袖而去。让自己的弟弟主持。

        在座地老狐狸那是一堆又一堆。一个个都是成了精地人物,连眼睫毛都是空地。纷纷出言挤对。中青年人则跟着起哄,海家没有办法,只能让夫妻入洞房。

        “我们要闹洞房!”

        气氛相当的喜庆,众人情绪高涨。

        萧晨冷静地看着这一切。表现很沉默。

        这个时候,一个背着铁剑的高大身影向他走来,毫不客气地推开了萧晨身旁几个起哄地年轻人。

        “我敬你一杯,愿你不死!”独孤剑魔说罢一饮而尽,看着萧晨也喝了下去。而后他大步离去。

        萧晨默默无语,这可能是这场婚礼唯一地一杯真心酒吧。

        没有人愿招惹独孤剑魔。独孤这个家族虽然低调,但是不说是南荒第一家族也差不多,就是三十年龙腾大闹天帝城。也没有找独孤剑魔他父亲的麻烦。

        如果真惹翻了独孤家,依照这个家族一脉相传地性格,说不定几十个背着大铁剑的人会一言不发的杀进南荒深处,就是有龙族老古董坐镇又如何?这个家族地行事风格就是如此,独孤家的第一代祖先绝对有能力硬撼南荒深处的最强者!

        在众人地推搡中,萧晨被拥向后院,要入洞房了。

        花香阵阵,园林式地布局。让后院温馨而又美丽。路经清亮的小湖,跨过汉白玉堆砌成的石拱小桥,走过花香阵阵的玫瑰长廊。萧晨来到了精巧的绣楼前。

        “哈哈……”他突然大笑了起来。有一丝悲惊,但更多是地冷酷与决绝,好吧。要玩就陪你们玩下去,入洞房就入洞房!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