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四百二十五章 亿万星辰(大结局)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是你们九个吗?进来吧,你们终于回家了,想不到我们还有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多少年了,我早已遗忘了时间!”突然混沌涌动的空间内,传除了一个沧桑古朴的嗓音。

突然脑海中,传来的声音,让纳兰周易身影一滞,融合在纳兰周易身上的混沌鼎,花弄影等九大奇物,尽皆静止了一般,瞬间之后,全部都爆发出了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完全的从纳兰周易的身体中钻了出来,一个个精光四射,发出颤颤抖抖的声音。

“老大?是你?!”

“老大,真的是你!”

“哈哈,老大,我们终于找到你了!我们终于又可以再次奋战了!”

..................................

一声声吵嚷,无止息的传开。纳兰周易看的心旷神怡,这一幕幕,犹如当年的自己一样,多年离家出走的孩子,再次见到亲人的那种浓浓的心情,是怎么样也不乏替代的。

“呵呵,你们几个....都已经有了主人了,还想着我这个老大吗?好啦。别吵啦,进来吧!”沧桑的声音,依旧平静,不过任谁都听出了话音里的言不由衷,那一丝丝的颤音,表示着开天斧,此时也是相当的不平静。

面前的无形之墙,悄无声息的消散而去,一个巨大地通道,延伸到了纳兰周易的眼前,混沌鼎,花弄影等十大器物,轰然钻了进去,看到他们猴急的摸样,纳兰周易也不禁为他们高兴,身影一闪,纳兰周易也随着通道,走了进去。

通向开天斧的通道,犹如时光通道,一幕幕虚幻犹如真实的画面,从面前一闪而过,有空流云冷漠高傲的一瞥,有星尊被灭肉身的一幕,还有飞升仙界之时的空间之门,看的纳兰周易有点迷离。

“呼!好强的幻境,竟然是引动每个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画面,开天斧,身为上古十大器物的老大,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可以和吞天兽,一较上下,而且还是势均力敌。”

纳兰周易的意志,坚硬如铁,很快就恢复过来,不由得再次,眼光精光乍闪,饱含着丝丝的敬佩,虽然开天斧现在依然没有达到全盛之时,不过这一手,幻境,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破除的。

“呵呵,果然意志如铁,而且修为不凡,深不可测,就算是上古的那一群修士,也最多不过如此而已,难怪混沌鼎他们会任你为主,不过也是我害了他们,当年要不是他们为我抵挡住了吞天兽的攻击,恐怕我也不会在这里了,连累他们真灵陷入无边的黑暗,要不是你,恐怕他们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宝物而已!”

纳兰周易还没有走出通道,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刻,纳兰周易就感觉到眼前一亮,一个封闭的密室中,一个老者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坐下一个九天寒冰制成的玉座。

“哪里哪里,前辈和混沌鼎他们九个,犹如一体,是为兄弟,怎么可以说连累,晚辈万幸可以成为他们的主人,不过我待他们也是自己的至亲兄弟,他们也就过我的性命,是我的救命恩人!”

虽然老者看上去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不过纳兰周易可不敢太过造次,眼前这位可是与吞天兽一战上下的存在,如今纳兰周易虽然厉害,可也没有厉害到不惧吞天兽的时候。

“恩恩,是啊,老大。主人对我们很好,而且我在主人身上,感到一股特别亲密的感觉,好像血肉相连一般,我们九个都是这样,所以,我们认主人为主,也是心甘情愿的!”混沌鼎等几个器物,立刻说道,他们可不希望主人和开天斧老大之间,有什么误会。

要是大打出手,那就不可收拾了,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得不抑制啊!

“不错!老大,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混沌鼎等几人,看到开天斧的神情气势,收了起来,暗呼一口气,才不慌不忙的观察起了开天斧所在的这一方空间。

这一看不要紧,让混沌鼎,轩辕剑,等几个大吃一惊,纷纷惊叹。这分明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虽然没有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完善,但也独立在仙界之外。

“呵呵,当年我们几人和吞天神一战,看似势均力敌,其实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要不是畏惧人类修士的殊死反抗,我们可能早已经被吞天神给吞了。当年你们相继被吞天神打的神魂受创,真灵沉睡,我也收到了致命的打击,虽然就遭到了吞天神的围堵吞吸,就这样,我在逃亡的时候,趁着吞天神不注意,把你们九个散落在修真界和仙界两个界面,而我也做好了被吞噬的准备,谁知道最后柳暗花明,我无意中钻入了这个空间内,躲过了一劫。”开天斧眼里闪现出一股凶意,一股恨意,但是看向混沌鼎,轩辕剑,花弄影等的时候,有了一股说不尽的解脱,“当然我受到了致命的打击,等到了这个空间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无边的沉睡当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悠悠转醒,然后就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的伤势,这次要不是你们进来,我还不知道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开天斧感叹。

在纳兰周易进来的那一刻,开天斧就料到了,吞天神再次苏醒了,而且又是一次来势汹汹的袭击,上一次大战,吞天神根本没有收到重创,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修养,吞天神定然更加凶悍了,而且还吞噬了半边天道,也许这个世界在无敌手了。

“是啊!如今吞天神再次出世,又是一次生灵涂炭!”纳兰周易虽然没有经历过上一次的远古大战,但是想想也知道那一次的凶狠,几乎残存的所有人类修士,全部陷入了自我封印之中,有半边天道的掩护,吞天神也是无可奈何,但是天地间的自然神明精灵,除了开天斧这十件上古器物残存外,***的全部被吞天神,吞噬了。

“好了,吞天神出世,已经迫在眉睫,最后的大战,又要拉开序幕了。”开天斧顿了顿,看向纳兰周易,“如今你的修为,虽然已经很高了,不过就凭借你现在的修为,根本不是吞天神的一击之敌,现在你的重中之重,乃是全力的提升修为。”

纳兰周易皱眉,开天斧说的不错,自己的修为虽然就算是对上剑老人,也可以由还手之力,可是对上吞天神,却是无可奈何,吞天神的天赋神通吞天之力,自己根本挡不住,自己虽然战力高,可是境界低。

“老大?”

“老大,主人他?”

一听到开天斧这么说,混沌鼎等九大奇物顿时急了,纳兰周易身为他们的主人,这次前来就是为了提升修为的,来一次造化的,可是听开天斧老大的意思,根本没有让纳兰周易和他们一起的意思,这让他们几个如何不急。

纳兰周易也露出了一股失望。提升修为,没有逆天的机缘,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自己还是已经站到了修仙的最高点,想要在更进一步,谈何容易。

“呵呵,也罢!反正你已经是他们九个的主人了,也算是我们中的一员了,这一次我要逆转时空,回到我们诞生的源地去,助他们九个和我自己回到巅峰状态,你也来吧。省的他们九个不高兴,责怪我!”开天斧笑眯眯的看着纳兰周易,此时混沌鼎等九大奇物,早已经乐开了花,回到诞生的源地,一定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另外更重要的是,纳兰周易也可以在此达到一个更加高深的境界。

“多谢前辈!”纳兰周易眼神一亮,立刻对着开天斧一拜。

纳兰周易明白,若不是自己是混沌鼎等九大奇物的主人,怕是开天斧定然不会带着自己进入他们所诞生的源地,当年他们十大器物,一出世,就可以笑傲整个修仙界,定然和诞生源地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次,能带着纳兰周易这个人类修士进入,定然也是冒着极大地风险。

不过,这一次吞天神来势汹汹,定然不会再对生灵有丝毫的手软,不成功则成仁,想到这里,开天斧也释然了。

“开天之斧,是为开天!”

开天斧一声咚喝,自己摇身一晃,变回了本体,开天斧,一股股凌冽的混沌气息,扑面而来,纳兰周易惊愕,如此浓烈的混沌气息,要不是自己有识海小世界,怕是也抵挡不住,混沌气息的冲刷。

“龙丝盘归位,龙须惊天;轩辕剑归位,名动轩辕;混沌鼎归位,鼎纳混沌;山河图归位,重画山河;转心瓶归位,九天倒转,花弄影归位,扑风捉月;亡魂谷归位,谨守亡魂;阴阳路归位,天地阴阳;通天桥归位,一念通天!”

“开天斧归位,回归太初!”

上古十大器物,全部归位,散发着惊人的气息,散开在三界之中,到处都是明亮的刺目之光,纳兰周易惊讶不已,混沌鼎等九大奇物的能耐自己清楚,绝对没有这么惊人的气息,没有想到十大器物,全部集齐,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不由得,纳兰周易对这次的源地之行,充满了期待。

唰!

光华一闪,纳兰周易连同上古十大器物,消散一空,原先的那一方,独立的空间内,恢复了平静,放肆什么也没有出现过。

.........................................................................................

整个仙界,整个修真界,整个凡人界,此时一半阴暗,一半光明,仿似两个独立的世界,而此时阴暗世界的一个角落里,一个浑身模糊不清,但却充斥着极为强大地混沌之力的存在,露出了两行明亮的森然目光。

“啧啧啧,想不到上古十大器物,竟然还都活着,而且历经这么多年,竟然还***在了一起,不过就算你们都回到了最巅峰的状态,这一次,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嘎嘎嘎!”

只见黑影说话的瞬间,周身的气流混沌之力,全部钻入了自己的体内,转眼间被吞噬的一点不剩,形成了一个真空,显然此人正是吞天神。

“猎物,嘎嘎嘎,本神来了!”

另一面,仙界的剑冢之地,正在闭关的纳兰玉叶,还有何仙儿相继睁开了眼眸,相对一眼,露出了一丝微笑。

“易儿的机缘到了!”

“嗯,这一次,易儿定然可以更上一层楼了!”

“哈啊哈,是上古十大器物,纳兰周易道友竟然真的做到了,集全了十件上古十大器物,这一次,有了他们的加入,定然可以打败吞天神,夺回半边天道,回到远古!”另一面剑老人目光灼灼,兴奋地大叫道,天外天也是兴奋不已,想不到当年自己只是随手就下的一个金丹期的小子,如今做到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吞天到来!”

三界之内,突然一声飘渺的声音,传了出来,光明世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黑暗世界突然疯狂涌动,光明世界,一时间岌岌可危了起来。

正暗自兴奋的剑老人,笑意凝固在脸上,慢慢的凝重,慢慢的狰狞,爆发出了一股浓烈的杀机,多少年了,自我封印了这么久,决战终于到来了。

与此同时,一些沉睡的老古董,全部睁开了眼睛,短暂的迷茫过后,就是无尽的杀机,当年屈辱的自我封印,不见天日,为了躲过吞天神的吞噬,可是躲过一劫的众修士,顿时看得开了,这个世界,是生我养我的世界,眼睁睁的看着世界走向毁灭,而自己却苟且偷生,有何面目,面对芸芸众生。如何面对自己。

“纳兰玉叶,噬天大帝,你们两个过来,和我组建三才大阵!”

剑老人目光一动,顿时叫醒了闭关的纳兰玉叶以及天地剑中的噬天大帝,剑老人把两人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内,敞开了自己的剑道真意,一面讲述着自己的三才剑阵的施法,纳兰玉叶和噬天大帝都是一代奇才,领悟力自是不必说,等到三才剑阵熟悉掌握的时候,两人的剑道真意,已经到了于剑老人比肩的地步了。

顿时所有的修士,慢慢慢的忙碌了起来,为了迎接吞天神的到来,拼死一击,殊死反抗。天地剑的修仙者越来越多,一些老古董终于汇集到了一起。

这一天,剑老人愣愣的望着袭来的黑暗世界,心头一片肃穆,山雨欲来风满楼,连天道自己都应接不暇,处于拼死阶段,而人类修士,更是破釜沉舟。

“哈哈,吞天神,你终于来了,等着老子吞了你!”人穷志不短,虽然天外天如今的修为距离吞天神的境界,尤为天地之别,虽然在吞天神的阴影下,惶惶不可终日,但是到了这最后决战的时刻,自然而然的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一腔热血。

喀!!!

狞笑的天外天,狰狞疯狂的脸上,突然间愣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无数个***都没有突破的心境,竟然突破了,进一步,海阔天空,天外天自信的轻笑了起来。

“哈哈,想不到在最后的时刻,我天外天还能突破,吞天神,你就等着老子最后的疯狂吧!”天外天说完,立刻回头,一头扎进了天地剑冢,默默的突破最后一层***之境了。

“呵呵,真是想不到天外天这小子,还有这等机缘,哎,要不是吞天神大势已成,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反击,一局定乾坤!”剑老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一丝决然。

“是啊,可惜已经太迟了!”天音山也是满脸愁容。

“也罢,躲避了这无数***,我们也活够了,这么多***,都不能突破传说中的那一步,超脱天道轮回,达到传说中的不死不灭,突破这个世界的桎梏,也只有和吞天神,同归于尽了。”

两人相视一笑,都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是的,要解脱了!

最后一战!

不死不休!

。。。。。。。。。。。。。。。。。。。。。。。。。。。。。。。。。。。。。。。。。。。。。。。。。。。。。。。。。。。。。。。。。。

也许是最后的疯狂,无数卡在了最后一道门槛的修士,竟然在最后一刻,突破成功,达到了和剑老人,天音山一样的境界,虽然不能超越剑老人和天音山,但是也为最后的决战,奠定了一丝成功的希望。

就这样,在这个风雨飘摇,天道摇摇欲坠,世界一半黑暗,一半光明的环境中,九十九年,悄然而逝,转眼间,九十九年末,也就是第一百年的开始,最后的决战,终于到来了。

吞天神隐身在黑暗中,一半被腐蚀的天道,突然间扩张了起来,其中不断的传出吞天神嚣张跋扈的吼叫,那是想吞噬生灵的嗜血味道。

“哈哈,猎物啊,多少年前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最后还让我吞噬了半边天道,到如今我又处在了巅峰,你们还是乖乖的被我吞噬吧,只要我突破了天道束缚,世界的羁绊,那么我就可以不死不灭了,哈哈!”

吞天神的话音一落,“放屁!”一声愤怒的吼叫,从后方传了出来,然后从天地剑之中,废除了三道身影。

“麻家兄弟,小心!”

这三人也是传自远古,上古之时,被吞天神吞噬了无数的族人朋友,此时见到吞天神如此的嚣张,顿时铁青着脸,飞了出来。

三道身影,转眼间,就飞入了黑暗天空之中,剑老人,天音山等无数的大能,都望着三人的身影,默然无语,麻家兄弟也知道,要想获取最后的一丝生机,必须要弄懂吞天神如今的实力,那么就需要一些炮灰,麻家兄弟,义无反顾的做了第一批炮灰。

“啊,大哥,我被吞天神的神力腐蚀了身体,大哥,怎么办?”突然黑暗之中,传来了一声惊呼,正是麻家兄弟中的老二。

“是啊,大哥,怎么办,我感觉到了力量的流失,好厉害的吞噬之力!”麻家老三,也是一阵惊悸,想不到自己堂堂大能,连吞天神面都没有见到,就要消失了。

何其的可恨,何其的悲哀!

“哈哈,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老二老三,随我一起去吧!”麻家三兄弟中的老大,荒凉的大笑,露出了无限的解脱。

“兄弟们,我先走了!”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麻家老大,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爆。

“老大,我们陪你!”

轰!轰!

三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在黑暗世界中,不断的响起,让天地剑中的修士,一阵默然,麻家三兄弟虽然没有达到最后一个境界,但是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这样默默的消失了。

“哼,***,***,竟然自爆,不过你们以为自爆,就可以解脱吗?给我吞噬!”麻家兄弟自爆之后,传来了吞天神气急败坏的声音,不过麻家兄弟自爆的余波,还是让吞天神都愤恨不已。

注意到吞天神的语气,和黑暗世界中的隐晦波动,让天地剑中的众修士,脸色一阵变化,见老人和天音山也是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决绝。

“真的到了油尽灯枯之时,也只有如此了!”默默的两人心中同时响起了这句话。

闭关之中的天外天,也是一阵阴狠,看着遮天蔽日的黑暗世界的来临,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而光明的半边天道,也是一阵收缩,对于吞天神也是畏惧不已。

“哈哈,吞天神,想要吞噬我,我要不要你如愿!”

“老子也来!”

、、、、、、、、、、、、、、、、、、、、、、、、、、、、、、、、、、、、、、、、、、、、、、、、、、、、、、、、、、

顿时一个又一个身影,从天地剑之中飞了出去,钻入了黑暗世界之中,二话不说,直接选择了自爆,恐怖的余波,让黑白两边天道,都波动不已,躲在黑暗世界中的吞天神,传出一阵阵愤怒的吼叫,显然无数的修士自爆,让吞天神也非常不好过。

剑老人和天音山,天外天,以及剩下的修士,一个个脸色肃穆,看着无尽的身影,一个有一个魂飞魄散,在黑暗世界中自爆。心中血泪直流,却无能为力。

黑暗世界在不断地自爆中,也终于收到了一定的波动,剑老人天音山以及剩下的修士,眼眸一亮,看到了黑暗世界中,一个黑暗额的影子。

属于吞天神的影子,无数年前,弱小的吞天神,就是这个样子,一个犹如黑暗阴影的影子。

只是没有想到,曾经的影子,如今变成了一个吞天吞吞地吞噬一切生灵的怪物。

“我们的时机到了!”这是天地剑冢所有修士共同的感觉。

。。。。。。。。。。。。。。。。。。。。。。。。。。。。。。。。。。。。。。。。。。。。。。。。。。。。。。。。。。。。。

“灭世宫,灭尽苍生!”

突然无尽的虚空之中,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宫殿,要是王影能够看到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这分明就是下届之时,修真界的灭世宫,而此刻说话的竟然也是一个熟人,灭世宫,灭楚歌。

随着灭楚歌的大吼,灭世宫陡然解体轰散,从内部露出了无边无际的修士以及凡人,而灭楚歌的这一招,竟然是燃烧众多的修士凡人的身心和魂魄,来灭世。

未伤人,先伤己。

“古城***!”隐匿在虚空中的一个个身影,陡然出现,虚天雷,虚天痕,挥舞着虚州古城,向着吞天神狂暴而去。另外一边,轩辕古城,轩辕猛,推动轩辕古城,风枯荣挥舞着风云古城,等等,无数的身影,前赴后继,在黑暗世界中炸开一朵朵血雾。

灿烂的血花!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在修真界才有的身影,从虚空之中,现身出来,然后义无反顾的向着吞天神飞去,一一的自爆,鲜血飞溅,长空染血,一个个修士犹如神魔附体,悍不畏死,充满了一股无以名状的神性,或者是一往无前的魔性。

“无法无天,天外有天!”

天外天眼神冷冽,出手毫不留情,那一股属于修到巅峰的功力,压抑了无数***的心绪,终于得到了解放,舞动着亿万年来一直***着自己身躯血液的古朴之门,冷冽无比,有一股永恒的味道。正在愤怒怒吼的吞天神,心神一悸,也不再吞噬自爆修士残留的精华,黑暗中,一双无情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天外天。

“无法无天,天外有天!”

天外天又是一声大喝,身后无数的修士,也是齐声吼道,让诸天万界,都震动不已,冷冽中带着悲恨,传自远古,来自未来,震动现在。

天外天手中的古朴之门,叟的一下,向着黑暗世界远遁而去,本来几十方圆大小的古朴之门,刹那间,放大了亿万倍,上托天,下榻地,发出了亘古的轰鸣之音。

咔嚓!

随着亘古之门的放大,吞天神一声惊呼,见势不妙,一退万里,但还是完了,只见黑暗世界,被天外天分开了两半,中间刹那间充满了光明,犹如一声闷雷,炸开了一方天空。

被裂开了的黑暗世界,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刺耳之音,显然天外天的这一招,对吞天神有了一定的伤害,不过天外天也是丧失了最后的战力,摇摇欲坠,慢慢的跌落在了天地剑之中,昏迷了过去。但是天外天身后的无数修士,却一个也没有残活下来。

“呼,不好,吞天神要吞噬自己的另一半身躯,快点组织!”

正在众修士,检查天外天的伤势时,不知是谁,陡然间大喊一声,让众人的心绪一惊,正要出手阻止之际,却已经晚了,只见黑暗世界中吞天神伸出一只大手,拉扯着自己被炸开的另一半身躯,疯狂的吞噬着。

“哈哈,想阻止?晚啦!”吞天神狞笑。

众人一阵暗恨,好不容易让吞天神受到重创,要是再让吞天神恢复过来,岂不是白白损失了天外天,修到巅峰的天外天。剑老人背后一把冲天巨剑,想要斩下,却已经来不及了。不过正在愤恨的众修士,突然间,心神一动,然后就是大喜。

“天地时针,给我断!”

啪!只见何仙儿手中,拿着一把古朴的时针,上指天,下指地,唯我独尊,天上地下!

没错。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天地时针!

“快先灭了吞天神的这一半残躯!”何仙儿一声大呼,让众修士一阵欢喜,然后毫不犹豫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鼓舞着浑身的法力,打散吞天神的残躯,剑老人,天音山,相视一笑,两人严阵以待,准备再次给予吞天神一次重击。

不一刻,无所遁形的吞天神的残躯,终于被消灭一空,哪一方黑暗的世界,被无尽的光明所占据,散发着欢快的光明之音。

“啊,我要你们都死啊,给我死!”失去了一小半身躯的吞天神,狰狞的大叫了起来,也不再隐藏身躯,一团漆黑如墨的阴影,站在黑暗世界中,也是尤为的引人注目。剑老人天音山凝神以待,何仙儿也是托着天地时针,时刻准备着切换吞天神那令人心悸的身躯。

“吞天无限,神魂***!”

吞天神的身躯,一阵变化,最后***为无数的小吞天神,刹那间分了开来,向着天地剑之中飞去,最后的混战开始了。吞天神本体,冷冽的望着天音山,以及剑老人。

“哼,也就只有你们两个老东西,值得我认真对待了,可惜啊,你们多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被我吞噬,何苦来哉?实话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想自爆,我也可以吞噬你们的生命精华,为我所用,嘿嘿,所以,你们还是乖乖被我吞噬吧,我要是超脱与世界之外,也有你们的功劳啊!”

“呵呵,吞天神,任你说破天,我们也不会信你的。吞噬诸天,就算是最后生你一个存在,也不过是一个无情的天道而已,想跳出三界之外,痴心妄想。”剑老人冷然大笑。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我死吧!”吞天神勃然大怒,身躯刹那间放大几倍,环绕着剑老人和天音山,无尽的腐蚀之力,不断地侵蚀着剑老人和天音山的防御。

“哼,想吞噬我,哪有这么容易!”

“天地人,三才剑阵,第一转,人转!”剑老***喝,身后纳兰玉叶,噬天大帝,顿时十指点动,一个又一个玄奥的法诀,消散在虚空中,三人之间,陡然间,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结界,而且内部散发着无尽的光明,渗透到吞天神所化的黑暗世界中,竟然开始反吞噬。

“天音所化,无所遁形,世界万物,皆为天音!”

天音山,脸色肃穆,出口之音,慢慢的围绕着,旋转了起来,不一刻,天音山的周围,出现了一副又一副场景,一把传自亘古的古琴,铮铮之音激荡。下一刻,一个青绿色的亿万年幻化的青色长笛,吹出一个有一个音符,不一会,一座古朴的山峰,出现,散发着惊人的气息。一个又一个场面,一一的闪过,让天音山的周身,都散发着无尽的光芒,隐隐有突破吞天神束缚之感。

“哼,倒是真有两把刷子,不过还是逃不了,哈哈!”吞天神嚣张无比,任由天音山,和剑老人,在自己的黑暗世界中,挣扎。

“天地人,三才剑阵,第二转,地转!”剑老人说完,结界内部的光明,陡然大放,却还是奈何不了吞天神,剑老人脸色苦涩,“难道真的只有自爆了吗?”

。。。。。。。。。。。。。。。。。。。。。。。。。。。。。。。。。。。。。。。。。。。。。。。。。。。。。。。。。。。。。。

虚空之中,似是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动荡,一个古老的宫殿,从虚空中,慢慢的现身了出来,宫殿之上,三个巍峨的大字,散发着无尽的寒气。

星辰殿!

咣当一下,星辰殿的大门,被打开,紧接着无数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最后分为十一部人马,悄然的站在了星辰殿的前面。

“世纪之战,已经开始了啊!”

“走吧,生死一战,不可避免!”

“也不知殿主,如今怎么样了?!”说完这句话,星辰殿就陷入了沉寂之中,周围无数的人影,也消失不见,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只留下,空空如也的星辰殿。

。。。。。。。。。。。。。。。。。。。。。。。。。。。。。。。。。。。。。。。。。。。。。。。。。。。。。。。。。。。。

死伤惨重,无数的吞天神分化的身躯,不断的分化着参与的修士,一个又一个身影,在最后苦涩的笑容中,选择了自爆,无数的自爆,虽然也消散了一些吞天神的魂体,但是代价却是自己的魂飞魄散。

越来越多的修士自爆,让整个天地都染上了一层血色,光明中血色涌动,黑暗中血色狰狞,处在吞天神之中的剑老人和天音山,脸色阴沉,外面不断传来的自爆声,让两人心头沉重,虽然吞天神也是受伤惨重,但是比起修士,却胜过了千万倍。

“天地人,三才剑阵,天阵,转!”

剑老***喝一声,三才剑阵的结界,陡然间光华大放,犹如实质,吞天神幻化的黑暗世界,刹那间,裂开了一个口子,剑老人,纳兰玉叶,还有噬天大帝,三人阴沉着脸,飞了出来。另一边,天音山身边的一个个画面,最后重组在了一起,构成了一幅类似于山河地理图一样的画面,一束束净化之光,射穿了半边天,天音山也是从吞天神内部钻了出来。

剑老人和天音山看着***的战场,到处都是一片血色,无边无际,心头沉重,最后再次看向了吞天神本体,“看来我们也走到了这最后一步!”

两面相视苦笑,身后的众修士,也是一阵苦笑,继而都是神情一松,露出了解脱的神情。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反正只是一方躯壳,那就自爆算了!

“哈哈,别反抗了,享受我最后的疯狂吞噬吧!”

正在众修士准备慷慨就义的时候,突然间对面狰狞的吞天神,传来了一声惨叫,紧接着无数的惨叫,此起彼伏,络绎不绝,让众修士,呆愣不已。

“盗尽诸天,灭!”虚空之中,一方人马冷厉的扯下吞天神的一方身躯,就像从人身上撕下的一块肉,然后毫不犹豫的被消散一空。

星辰殿所属,盗天殿,星盗到来!

“补遍诸天,收!”

声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再次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吞天神的有一声愤怒的大吼,然后只见吞天神的身上,再次被扯下一方身躯,然后被无尽的法力填充,黑暗被光明净化,剩下一方光明世界,天地剑之中,众修士目瞪口呆,就连剑老人和天音山也是一阵错愕,速度太快了。

星辰殿所属,补天殿,星逸到来!

“浴火重生,涅焚天!”无念也恢复了远古时的风采,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无法言状的气质,而且在时间大阵之中,有所领悟,比起远古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星辰殿所属,涅殿,无念到来!

紧接着,劫天殿,苍龙殿,水云殿,地藏殿,星飞殿,醉花殿,还有飘渺殿,清风殿,一一的到来,每一次都让吞天神受创不已,星盗,星劫,星逸,无念,星甲,星穴,星地,星兔,星虎,星风,花如醉,羽山,都眼神冷冽,看着吞天神,煞气纵横。何仙儿和纳兰玉叶,对视一眼,然后瞬间回到了清风殿的前面,至此,星辰殿所属,十一殿,齐至。

“吞天神,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受死吧!”

“哼!哪里来的小虾米,也敢阻我?”吞天神狂傲,虽然猝不及防被偷袭一下,不过吞天神却不在意,虽然是偷袭,但是自己也没有收到多大的伤害,不过紧接着吞天神就不淡定了,因为再定睛一看,发现偷袭自己的这一群修士,竟然都有巅峰的战力。

“你们到底是谁?”吞天神问道。

“嘿嘿,吞天神难道你也怕了吗?”剑老人本来也是一愣,不过看到吞天神的神情,顿时心中一喜,立刻发出声来,不过紧接着神情一滞,“小心!”

“哼,竟然偷袭?吞天神我高看你了。”无念一声轻喝,“星辰所属,天地玄黄,补天青云,日月倒转。”无念冷哼,顿时带着涅殿的修士,冲了上去,然后***诸殿,不甘示弱,一个个组成阵法,向着吞天神冲击而去。

“清风所至,天地至清!”纳兰玉叶何仙儿,以及身后的一众身影,犹如化身清风,无所不至。

“天道不全,以身补之!”星逸半边身子融入虚空,半边身子归入星空之中,看起来梦幻无比,庄严肃穆,犹如至高无上的诸神。

“天地一斗,飘渺飞升!”飘渺殿,也是最初的飘渺通天宫,此刻化为一个飞升的神祗,举手投足之间,犹如开天辟地。

。。。。。。。。。。。。。。。。。。。。。。。。。。。。。。。。。。。。。。。。。。。。。。。。。。。。。。。。。。。。。。。。。。。。。。。

虽然星辰殿一众修士的加入,吞天神也是感觉到了压力,紧接着剑老人,天音山等一种老牌的老古董,一个个后恢复了修为之后,再次冲击而上。

大战惨烈。

吞天神虽然受到了一定的伤害,但是却好像永远没有极限一般,而剑老人天音山手下的诸人,却是虽然惨重,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但是却只剩下了千人不到,还一个个身上带伤。而星辰殿的修士,虽然组成战队,威力惊人,但是奈何吞天神,神力无限。

这一战,打得星河颤抖,日月无光,天道暗淡,诸天都被染上了一层血色,剩下的诸人,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眼中只有一抹血色,血色中只有对吞天神无尽的愤恨,以及不死不休的杀意。

一个月,过去了。剑老人,天音山等修士,只剩下了几百人。

一年,过去了。剑老人身后只有了几十人。

十年,过去了。只剩下了剑老人等几人,其中包括天外天。

而星辰殿的修士,更是悲惨。刚开始无尽的修士大军,终于还是奈何不了吞天神,而且每个殿的修士,也只剩下了十几人而已。

可谓惨烈到了极点。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退缩。而吞天神也是狼狈不堪,曾经阴雨黑雾中,看不清面目的吞天神,周身暗淡,以前的黑雾,变得暗淡,变得模糊,但是吞天神还是看不到身影。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黑雾就是吞天神,吞天神就是黑雾。只要把黑雾净化灭掉,吞天神也就会消失了。

“想不到,你们竟然给我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就是远古,我也没有被灭掉,更何况现在,我会让你们,死在我的口中的!”吞天神虽然狼狈,但是对于自己的胜利,还是不加怀疑的。

无念领着星辰殿残余的修士,站在了剑老人身旁,沉默的对着吞天神,“看来到了最后的生死存亡了!想不到无数***之后,我又到了与吞天神面对面的时候了!”

“哈哈,还是不要反抗了,吞天之力,给我吞,吞天,吞地,吞神,吞进诸天!”吞天神发出一声长啸,隐匿的黑雾突然间暴涨开来,无念剑老人等人神色大变,一个个凝神以待,“到了最后一刻了吗?”

“啊?是谁?混账!”

正当诸人准备孤注一掷的时候,嚣张的吞天神,突然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然后身处的黑雾,突然间消散大半,让剑老人无念诸人,神情大震。

“天地一转,混沌一兜,星河一碎,乾坤一动!”

仿佛为了应对吞天神的问话,虚空之中,慢慢了出现了一个个玄奥的身影。开天斧,龙丝盘,轩辕剑,混沌鼎,山河图,转心瓶,花弄影,通天桥,忘魂谷,阴阳路。一一显现。

上古十大奇物!与天地同生的奇特存在!

“吞天神,受死!”

“又是你们?!上古十大奇物,想不到你们竟然也都恢复了修为,我还真是小看你们了。不过你们也别得意了。为了对付你们,我这次可是有所准备的,我也是与天地同生的存在,为了对付你们,我可是找了好久啊!”吞天神说完,就取出了一物,竟然是又是一团黑雾。

不过看到这一团黑雾的那一刻,开天斧等十大奇物,都是一震。

天地间至纯的污秽之气!

“这是天地剑至纯的污秽之气,对我等有天生的克制作用,打击一起上吧!”剑老人无念会意,虽然天地间的至纯污秽之气,对她们也有伤害,但是却也不致命,要是真的伤到了上古十大奇物,那么团天神还真的无法无天了。

。。。。。。。。。。。。。。。。。。。。。。。。。。。。。。。。。。。。。。。。。。。。。。。。。。。。。。。。。。。。。。。。。。。。。。。。。。。

另一片虚空中,一个盘坐的身影,时而眉头紧锁,时而露出欢快了然的神情,双手划出一道道玄奥的轨迹,刚开始时,还有些陌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快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虚空之红,一道又一道残影,而盘坐在地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虚空中,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但是有人在此的话,定然会惊骇无比,虽然没有任何身影,但是却有真实的感受到那个身影的存在,紧接着感受到那个身影的无处不在。

“哈哈!”突然天地剑爆发出一声惊天之音。

“天地轮回,六道枷锁,破灭六道,挣脱轮回!”纳兰周易,轻轻地站起身,仔细的感受着自己的变化,脸上露出了轻笑,这一刻,诸天都绽放光明,天地都为之一清。

“想不到,星宿真解,真的是残破的!想不到无念无生经,也是残破的。哈哈,更想不到的事,两者竟然可以合二为一,让我勘破生死,突破轮回。果然古来多惊采绝艳之辈,大道三千,却又殊途同归!以后星宿真解就和无念无生经合二为一,并为星辰道!”

。。。。。。。。。。。。。。。。。。。。。。。。。。。。。。。。。。。。。。。。。。。。。。。。。。。。。。。。。。。。。。。

“啊?怎么回事?”吞天神虽然胜券在握,但是却又心里隐隐有一丝不安,无数次的被偷袭,虽然没有多大的伤害,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现在吞天神就是这种情况。心里不安的吞天神,正要放心下来的时候,天地间又是一道大喝,吓了一跳,更是涌出无尽的天地至清之气,让吞天神更是心里不安。而这天地至清之气,更是吞天神身后黑雾的克星,吞天神一声惊怒,占据的半边星空,更是锐减到了三分之一。

吞天神心里发慌,可是无念剑老人等修士,也是一愣,不过紧接着众人再次跟上,既然吞天神受创,哪有不同打落水狗的道理,更何况,还是你死我活的那种。

“是谁?给我滚出来!”吞天神怒吼,丝毫也没有在意赶过来的无念剑老人等修士,黑雾之中,一堆炯炯有神的眼睛,不断的扫描着。不一刻,吞天神神情一动,“看来重创我的修士,还没有赶到,此人很厉害,让是让他们合在一起,有可能我也不是对手。。。好,那我就先吞了这几人!”

“吞天之力,吞天,吞地,吞神,吞进诸天!”吞天神打定主意,在无念等人刚到之时,突然进攻,一来就是终极杀招,几人顿时一惊。不过却是徒劳。

吞天之力,发动,无念剑老人等修士,一个个神情难堪,而更加惊骇的是,自己的修为之力,竟然慢慢的流失了,显然是被吞天神吞噬了。

好诡异的手段!

残余的几人,就连上古十大奇物,也是不甘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决绝。

自爆,也是最后的手段了!

正在诸人要自爆的那一刻,天地间突然出现一道轰鸣,紧接着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突兀的一颗颗星辰凝聚而来,不一刻,就绽放满了整个天地间。但是每一颗星辰之上,模模糊糊的都有一道伟岸的身影,那身影,纳闷如此的熟悉!

纳兰周易!

“殿主!”无念等残余的星辰殿***,一个个欣喜的惊呼出声。而何仙儿和纳兰玉叶,也是神情大喜,露出了一丝解脱之意。

剑老人,天音山,天外天等远古之修,也是神色大喜,恨不能仰天长啸。

“天地轮回,六道枷锁,破灭六道,挣脱轮回!入我们,得我道,我为星辰道!”天地间不断的回荡着这句话,似是亘古之音,仙音渺渺。

“见过星辰道尊!”残余的众修士,一个个肃穆的对着纳兰周易,一拜!

“你是谁?什么星辰道尊?”吞天神声色俱厉的喊道,但是任谁都听出了语气之中的那一丝色厉内荏。他们知道,吞天神完了,不可一世的吞天神,终于要灭亡了。

“鸿蒙初开,天地混沌,开天辟地,清浊二气,清气分化,一股天地至清之气,守护苍穹,另一股化为芸芸众生之气。浊气分化,一气化二浊。一股为天地污秽之气!”纳兰周易看着吞天神,波澜不惊的说道,然后吞天神惊骇的发现,自己手里的天地污秽之气,就消失在了手中,出现在了纳兰周易的面前。“这就是天地污秽之气!”

丝毫也没有在意吞天神的心思,纳兰周易再次说道,“另一股,化为天地间芸芸众生的心相,丑恶,悲凉,哀伤,无边的心相。”

“吞天神,想不到你吞噬了一丝天地的污秽之气,竟然变异到了如此的地步,存在即是有道理,我也不想灭了你,不过把你打回最初的状态,再害不了人,还是不难的!”纳兰周易说完,无尽的星辰缓缓的移动了起来,不一刻,就传了吞天神的惨叫,然后吞天神身后的无尽黑雾,突然间,收缩了起来,下一刻,星空之下,黑雾不再,充满了祥和安静的气息。

而最后不可一世的吞天神,竟然变成了一个袖珍的黑乎乎的黑影,有鼻子有眼,看起来很是可爱,让人怎么也和刚才那个嚣张的吞天神,连不到一起去。

纳兰周易一摆手,突然间,身前出现了两个更加可爱的身影。正是王影在凡人界得到的那一头阳神尊兽,当然还有另一只阴神月隐兽。

“哈哈,主人,你终于来找我了!”阳神尊兽一看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就是一愣,随即欢喜的跑到纳兰周易的身上,尽显可爱。

“咦?这是吞天神、、、兽?”正要黏上纳兰周易的阳神尊兽,突然间看到了地上的那个黑乎乎的身影,顿时喊出了声。只是让众人不解的是,想不到一个小兽也知道吞天神,不过下一刻,众人瞬间石化。

吞天神兽?

这是一头神兽?

这是一头什么样的神兽?

差一点,就覆灭了整个世界的东西,竟然只是一头神兽?!

更让人石化的是,接下来,阳神尊兽的一句话!

“吞天神兽,还不过来!”命令式的语气,好霸气!那可是吞天神!

“是!尊兽,有何吩咐?!”吞天神竟然没有丝毫的愤怒,竟然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讨好的对着阳神尊兽,一个劲的拍着马屁。

这是什么情况?

收复吞天神,竟然这么容易?

。。。。。。。。。。。。。。。。。。。。。。。。。。。。。。。。。。。。。。。。。。。。。。。。。。。。。。。。。。。。。。

“道尊,你真的突破了轮回了吗?”剑老人,天音山,天外天等众修士,敬畏的看着纳兰周易。

“轮回?不错!六道枷锁尽去,我已超脱于这个世界!”纳兰周易神情波澜不惊。

“那么道尊,是不是已然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呵呵。。。”纳兰周易轻笑,浩瀚如星辰的眼眸,看着无边的天地,神识却已放开,整个世界都已经在自己的脚下,虽然纳兰周易神识的展开,纳兰周易的身影,竟然慢慢的和这个世界重合了起来。下一刻,纳兰周易的身影,连同气息,竟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

虚空之外,又是一片虚空。

纳兰周易站在星空之中,脚下一个晶莹透亮的小世界,正是自己身处的那一方世界,而周围还围绕着无数的***晶莹的球体,那是无数的小世界。

“三千大道,三千世界!想不到本以为自己到了修道的巅峰,才发现这才是另一个开始!这里的三千大世界,是不是这个星空的尽头哪?等我有朝一日,突破这三千大世界极限的时候,会不会发现,还会有更高级的三千大世界?”

无声中,纳兰周易的身影,再次的消失在了星空中,他要去看一看,这一方三千大世界,到底会有什么更高级别的***者。

“哪里才是***的尽头?!”

一声叩问,在星空之中,慢慢的跌荡开来!

全书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