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三百一十六章 收取幽冥天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飞升魔界?是谁带走了纳兰风?此人修为你看得出来吗?另外此人的相貌,你能想象的出来吗?”纳兰周易从虚空之中走出,歉意的看了一眼纳兰玉叶和何仙儿,最后才望向了血魔老祖,声音冰冷不已,心里却是一叹,真的出事了,是何人,竟然抓走了纳兰风?!

“不错!是飞升魔界!那个带走纳兰风的修士,深不可测,我是一点也感受不起来,不过我隐隐有个感觉,那个修士身上有一股仙气的飘逸气息,就如同一个上品仙器一般!”血魔老祖在看到纳兰周易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这个煞星的手段,当年纳兰周易被追杀了整个修仙界,也横扫整个西土修仙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仙气?难道他是你们上部魔界的天魔使者下凡?!”纳兰周易眉头大皱,难道真的有天仙一般的修士,下得凡来,那么肯定回来找自己的麻烦,匹夫无罪,怀璧自罪,自己的宝物太多了,也太逆天了,更何况自己又得罪了天界的三个至尊,怕是派了天仙下来,也是要灭杀自己的!

不过让纳兰周易奇怪的是,以天界至尊风尊,云尊,月尊他们的手段,现在知道了我没有死,定然不会只派遣一些天仙来追杀自己,难道天劫除了什么事故?不过纳兰周易想想也释然了,既然派遣天仙来追杀自己,那么肯定认为星尊已经死在了当时,毕竟星尊是直接死在了他们的手里一回,而且还是灰飞烟灭的。

“哼!来吧,来吧!天仙又如何?既然来了,那我就给你们一个终生不忘的教训!还有那个上部魔界下凡的天魔使者,竟然敢抓走我大哥纳兰风,要是真心实意的想带着纳兰风飞升还好,要是不是,你也逃不了被灭杀的命运!”纳兰周易心中冰冷,看了看纳兰玉叶和何仙儿,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这个道友。。。不,前辈,那个修士很有可能是上等魔界的天魔使者下凡,那一日,他来我们血魔天宫的时候,我就有所感应,不过来去太匆匆,只来得及惊鸿一瞥,可是我却感受到了惊人的魔气,就是比我血魔天宫堆积了几十万年的魔气还要纯正的魔气,而且他只是带走了纳兰风,还留下了这一句话,我想定然不会,害了风儿!”血魔老祖恭恭敬敬的说道,面对着纳兰周易三人,心中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

“恩!那你为何,刚才气急败坏,还有你的血魔天宫***,为何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攻击我的父母?!”纳兰周易沉思了一刻,静静的问道。

“哎!自从上次的远古森林*,有人见到了纳兰周易,发现和我的徒儿纳兰风,外貌非常的相似,再联系到在幽冥天之时,一些魔门修士被纳兰周易所害,那些修士都是这些魔门的最有潜力的***,一时间,众魔门愤恨不已,认为是我的徒儿纳兰风,勾结了纳兰周易,故意陷害了各个魔门的顶阶***,所以才会三天两头的到我们血魔天宫撒野,要是单独的一两个魔门,我血魔天宫也怡然不惧,可是要是所有的魔门全部想我血魔天宫,逼近,那就没有办法了,这些年,我血魔天宫的***,死伤无数!”血魔老祖看了看纳兰周易,心中一动,可是却没有直接喊出纳兰周易,毕竟当年纳兰周易可是被灭杀了一次,现在再次见到,心里还是浓浓的不敢相信。

“哼!所有的魔门?不错,当年是我献计,灭杀了那些魔门的顶阶***,最后还是我推波助澜,灭杀了那些不听话的魔门修士,最后归功于纳兰风的手上,既然他们想找麻烦,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纳兰周易很恨,想不到自己当年的一些小事,竟然让所有的魔门***血魔天宫,那么纳兰风肯定也受到了波及!

“父亲,母亲,我会找回大哥的!就算是上天入地,踏破整个魔界,也在所不惜!”

见到父母纳兰玉叶和何仙儿脸上的那一股忧伤之色,纳兰周易莫名的心头一痛,本来还盼望着能够一家人团聚的两人,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呵呵,易儿,无妨,你大哥既然飞升魔界,定然也是他的机缘,强求不得,不过他要是飞升魔界了也好,风儿的修为,肯定是突飞猛进,到时候,也会有自保之力!”何仙儿轻轻地笑道,掩饰住心中的失落,望向纳兰玉叶,一时无言。

“仙儿,既然修仙,就要忍受这种无边的失落和痛苦,风儿也有自己的路要走,不可能永远的跟我们一起,现在易儿还在,我们也不至于太过失落!”良久无言,纳兰玉叶才轻轻地叹道。

“呵呵,也是!”何仙儿展颜。

“不知父母,是想在这个修仙界,继续流浪,还是先到识海里去?”纳兰周易问道。

“哎,不了,我们还是先走走吧!我们会回世俗界一趟,你也去忙你自己的去吧!”纳兰玉叶和何仙儿,静静地看着纳兰周易离去,然后才略微伤感的回转身,向着曾经生存了那么多年的世俗界而去。

纳兰周易离开后不久,就一个有一个挑了各个魔门中的老祖,最多不过是元婴后期的修士,毫无疑问,在纳兰周易的魔爪下,一个也不能幸免,对付这些以前想要对付纳兰风的修士,纳兰周易也不会和他们客气,虽然没有灭杀,可是却直接打入了万世控魂印,成为了自己的俘虏,然后扔进了识海小世界,交给了山园和水音,成为了无边的奇花异草药园里的一个采植夫,从此与花草为伴。

不久之后,整个魔门之中,只有血魔天宫一个魔门,幸免于难,***的魔门中,元婴后期的老祖,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一时间,所有的魔门修士,顿时人心惶惶,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已经是这片修仙界修仙者的最顶峰,可是却在同一时间消失无踪,血魔老祖在纳兰周易走后的第一时间,把门下的***,全部派了出去,果然不过一时半刻之后,就收到了所有的元婴期老祖莫名消失的消息。

沉死了片刻,血魔老祖愤然走出,强势灭杀了几个魔门之后,喊出了一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而且还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每个魔门元婴后期的老祖的消失,是因为血魔天宫有一位超越了元婴期的老祖,坐镇,平时都是闭死关,只有等到忍无可忍之时,才会出手,灭杀一切敌人!

顿时没有了主心骨的魔门修士,全部来投,魔门修士讲究的是武力为上,强者至尊,现在血魔天宫已经是整个魔门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当然全部不费吹灰之力的收复了整个修魔者区域,有一些奋起反抗的魔门,因为没有元婴后期的修士的坐镇,也被血魔老祖强势的灭杀了。

纳兰周易收起这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离开后不久,就知道了血魔老祖的算计,不过这些也跟自己没有关系,不过不得不感叹,这个血魔老祖确实也是个人物,竟然狐假虎威,一统了魔门,从此只有血魔天宫,在没有了***的魔门,什么黑魔宫,无边魔门,消失得一干二净。

纳兰周易刁然一身,行走在这个修仙界之中,慢慢的体会着自己的道,自己的路,纳兰玉叶和何仙儿一路前行,亦不过是追思怀念,那些以前的旧时光,而纳兰周易又何尝不是哪,要不是小时候,被孔流燕封闭了筋脉,成为一个标标准准的废人,纳兰周易也不会去寻找什么星辰果,去追寻什么仙缘,也就不会遇到星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坎坷,要是一切回到最初之时,也许自己还只是一个少年,安安静静的呆在纳兰府里,攻读兵法,清风扶剑录,以期能够报效周氏皇朝!

纳兰周易讪讪一笑,要不是自己遇到了星尊,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这一路,一幕幕的生死危机,虽然九死一生,但是也为自己留下了一颗坚强的种子,一颗永不认输的不灭之心。

渐渐的纳兰周易的心绪,再次沉入了无边的道法自然之中,心绪也慢慢的似是摸索到了自己的路,一时间心绪安静无比,静听水无声,天地亦有名,山河图不自觉的出现在了纳兰周易的身前,里面一幅幅平静变换的山河之色,和自己的这处真是的大世界,渐渐的引起了共鸣,然后自己的识海小世界,也跟着山河图的变换,引起了诸天的共鸣。

良久,纳兰周易回过神来,山河图已经自动的回到了自己的体内,而识海小世界之中,仿佛也经历了一次蜕变,多了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

自从纳兰周易进阶元婴期的修士,识海小世界进化完成,随着纳兰周易以后的进阶,识海小世界已经几乎不在进化,就算是有变化,也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变化,不像现在。

以前的识海小世界,虽然已经近乎完美,可是却没有那股道法自然的轨迹,虽然鸟语花香,星辰变换,日升月落,看起来真是无比,可是纳兰周易身为这个世界的主人,自然知道识海小世界的不足之处,要是按照正常情况,怕是识海小世界药香进阶为道法自然,想自己身处的大世界一样,有道的轨迹一般,恐怕要经历几万年,甚至是几十万年,可是现在这一次的顿悟,还有山河图的嫁接,竟然让识海小世界有了一丝道的轨迹,过不了多久,识海小世界就会再上一个台阶,纳兰周易喜出望外,心神也欢悦了起来,更是隐隐勾动了四周的变化!

幽冥天外,朦朦胧胧的布满了一层令万物失色的混沌之气,流转不息,只有等到一个具体的时间,才会开启一个缝隙,持续一年,供西土修仙界的金丹期的***,进去试炼,可是子从纳兰周易上一次进入以后,幽冥天已经变了一个样,几乎所有的灵兽,全部都被纳兰周易给带走了,如今的幽冥天,怕是只会有幽冥一族的幻影,不过也不重要了,从今天以后,这个幽冥天,就会彻底的消失,有的只是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

“幽冥天!幽冥,当年你也是天纵之才,确实不知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被人击的神识破碎,而看这个幽冥天,也有了一丝真实小世界的摸样,只差了最后一道进化,可惜了!”如今纳兰周易的境界,早已经到了令整个修仙界的修士仰视的地步,现在再次看向跟这个幽冥天,顿时知道了这个幽冥天的一切,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残破的小世界而已,还没有进化完成,不过领纳兰周易疑惑的是,自己的识海小世界为何到了元婴期,已经完美的进化完成,而幽冥当年可是超越了元婴期的大成修士,怎么还会一个残破的世界,没有完美的进化的世界。

“不过,逝去了这么多年的幽冥,也不会给我什么***了!”纳兰周易自嘲的笑笑,静静的站在幽冥天的外面,一动不动的盯着幽冥天,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劫将至,本来我还想把这个残破的世界,留给纳兰风大哥的,可惜他却已经飞升到了魔界之中,想不到这个幽冥天,最后还是要融入我的世界中来!”

静静的也不知站了多久,纳兰周易紧闭的双眸内,才慢慢的恢复了神光,眼神变得无欲无求了起来,看着幽冥天,恍若未见,这一刻,纳兰周易的心境竟然变得是如此的深邃!

“识海相溶,幽冥化天!”

纳兰周易一声大喝,识海小世界打开,对着幽冥天交接而去,现在随着纳兰周易的修为的深不可测,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也已经变得好大无比,比起如今的幽冥天,不知道打了几倍,要是当年纳兰周易以金丹期的修为,来融合幽冥天,怕是会立刻遭受到无边的反噬,最后丢失自己的小世界,虽然幽冥天没有了主人,可是毕竟是一方残破的小世界,世界之力,也不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可以应付的。

当然现在的纳兰周易,却没有这个顾虑,识海小世界影几近真正的完美,自然在也不担心幽冥天的反噬,就算是没有纳兰周易主导,识海小世界,也会主动的吸收这个幽冥天,这是一种本能,一种世界之力的疯狂吞噬,就像是当年的吞天神,吞噬一切生灵,来强大自己。

随着纳兰周易的大吼,识海小世界和幽冥天,完全的交接在了一起,混沌气流涌动,慢慢的产生了一股水溶交融之感,纳兰周易早就知道了会有这样的效果,所以也是不急,盘膝下来,控制着识海小世界和幽冥天的融合,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星宿真解和无念无生经,自从无念无生经的那一丝筋脉,融入了星宿真解的筋脉之中,纳兰周易就发现了现在的星宿真解,竟然和无念无生经,有一股异趣同源的感觉。

轰隆!!!

识海小世界,大动,此时里面残余的众修士,都是心头一动,全部从入定中醒来,然后看着识海之中,原本平静无比的各种道法的轨迹,竟然全部变得紊乱了起来,一个个惊骇莫名。

不一刻,识海内竟然产生了一丝的空间波动,还有无边的黑暗,像是一双大手,在无情的撕裂识海里的一切,众修士心神大骇,有一股天地寂灭的感觉!

“所有星辰殿***听令!全部躲进星辰殿,不准踏出星辰殿半步,否则,死!”纳兰周易的声音,犹如非常的有魔力一般,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所有的星辰殿***,一个个掉头迈进了星辰殿,没有一个有一丝的迟疑。

同时每一个修士,都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镇定,以识海的这种情况,怕是就算是违反了纳兰周易的命令,也不用纳兰周易亲自动手,就自己倒在了无尽的空间乱流中。

同一时间,幽冥天内,以前死活不肯跟随纳兰周易离去的幽冥一族,现在也是打乱,自始至终,都平静无比的幽冥天,竟然瞬间打破了平静,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的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空间变得极为不稳定,放佛随时都会碰碎一样,犹如摇摇欲坠的一叶扁舟!

“怎么会这样?幽冥天为什么会变得*了?!”幽冥一族的几个修士惊恐的大吼道,本来只想独善其身的幽冥一族,想不到这么快,就面临了灭顶之灾,此时幽冥一族的一个元婴期的修士,面如死灰,现在这个修士,曾经面对着一个人类修士,那个人类修士说,只要跟随他,就可以让自己一生受到保护,还可以完全的庇护幽冥一族,可惜被自己拒绝了,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将要死去,一时间,竟然留下了眼泪。

“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一个幽冥一族的元婴期的修士大吼道,心里恨恨不平!

“对不起,都是我!要不是我当年拒绝了那个修士的要求,仙子阿你们也不会死!对不起!”突然那个幽冥一族的元婴期修士,顿时大哭了起来,有一股心死如灰的感觉。

“冥月长老,不怪你。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凭什么让我们跟随,今天我们幽冥一族,该有此劫,不过我们一直躲在这个幽冥天里,永世不得出世,现在灭绝了,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一个幽冥一族的族人,顿时劝解道。

“是啊!长老,我们死不足惜!”顿时所有的幽冥一族,镇定了下来,犹如慷慨赴义一般,只不过眼神之中,那一丝的迷茫和惊恐,却是挥之不去。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还是这些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幽冥一族的修士哪!

“哈哈,臣服我星辰殿,庇护你们平安?!”正在众幽冥一族的修士,默默的等待死亡之时,一个犹如天籁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冥月长老,顿时身躯一震,不可思议的睁开了眼眸,望向无边的死寂空间之中,这个声音,冥月不会陌生,相反还是如此的熟悉。

“是你?!我愿意带着幽冥一族臣服阁下,加入星辰殿,见过殿主!请殿主庇护我的族人!”冥月长老再也不敢迟疑,无边的死寂,正向着自己的族人迫近,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立刻覆灭了自己的族人,是以冥月突然跪在地上,而***的族人,一愣神之后,顿时全部跪了下去。

“见过殿主!”众幽冥一族的修士,顿时喊道。不是他们怕死,只是要所有的幽冥一族,遭遇灭顶之灾,哪一个修士舍得,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了整个幽冥一族着想!

“哈哈,好,给我走!”

纳兰周易话音一落,众幽冥一族的修士,突然间感到空间破碎,世界破灭,下一刻,却是柳暗花明,来到了一个宽大的大殿之内,而且竟然还有好多的修士和妖兽灵兽,正看着自己,而且那群人的修为,竟然恐怖如斯,以冥月元婴后期的修为,竟然看不出任何的修为波动,一时间幽冥一族的族人,顿时噤若寒蝉,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哪,刚才那个声音,是几年前的那个金丹期的修士吗?为何,几年不见,星辰殿竟然有如此多的高阶修士!

想到这里,冥月又是气极,暗恨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因为冥月在环视一周的时候,竟然发现了在有明天之内,和自己有过过节的灵兽地穴龙,那是的地穴龙只是一个元婴初期的灵兽而已,可是现在却是一个自己高不可攀的存在,冥月不由得心中一滞。

“哈哈,原来是幽冥一族!你们终于进入星辰殿了,是不是殿主,把你们收进了星辰殿?!”冥月认识地穴龙,地穴龙又何尝不认识冥月,当年那一次的交手,虽说冥月受伤颇重,可是却没有一丝的致命伤,而且咦幽冥一族的体制,就算是所有的手脚断裂,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初,而相反的,当时自己却是受伤颇重,不过此时再见冥月,地穴龙星穴,却只啊站在了另一个高度,而且身体之中的血脉,已经不是灵兽的血脉,而是神兽的血脉了。

“见过前辈!不错,承蒙殿主不弃,幽冥一族,被殿主收进了星辰殿!”冥月苦涩的说道,而身后的幽冥一族的修士,刚开始时还有点不忿,可是现在却是满腔的不安。

西土修仙界,虽然纳兰周易把自己的小世界和幽冥天结合的那一刻,已经平静了许久的修仙界,再次震动了起来,一个不下于当年天界至尊下凡之时的那惊天一剑的波动,充斥着整个西土修仙界,一时间,所有的修士,纷纷从打坐闭关中,惊醒!

“哎,又是天变了!”

“这个修仙界,越来越是不太平了!”

恐怕的天地波动,越来越是激烈,一团团的乌云,遮盖了整个西土修仙界,无尽的雷光,雷霆,倏然的出现,像一头*的远古凶兽,狰狞的翻滚。也不知从何处,传来了这个声音,在西土修仙界每一个修士的耳中响起,不偏不倚,是每一个修士,都可以听得真切。

远古洞府里,星尊,无念,周若云,还有天外天侃侃而谈,两者一串联,几乎把整个修仙界的一幕幕,都表达了出来,让没一个修士,都是一阵唏嘘。星尊,无念和周若云对于远古的那一段秘辛,也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更加促进了自己的记忆的苏醒。

正在几人交谈甚欢的那一刻,天外天突然脸色凝重了起来,神识疯狂的遍布了整个西土修仙界,甚至是无边的乌云翻滚的雷霆之上,神色变得难看无比。

“道友,出了什么事?咦,是易儿在收取幽冥天!”星尊现在变得只剩下魂体,自然赶不上天外天的神识强度,可是星尊和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终于察觉到了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的变化,惊喜的大喊了起来,然后就对着天外天一抱拳,和无念以及周若云的身影,刹那间,消失在了天外天的远古洞府里。

看着星尊,无念,周若云的离去,天外天仿若未知,神识还是不断的伸展,想找出那个刚才出声的修士,可是那个响彻整个修仙界的声音,仿似凭空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会是谁哪?!为何我没有熟悉之感?”天外天神色不自然的皱着眉,刚才那个出声的修士,修为竟然不在自己之下,甚至还是在自己之上,可是自己却一点也不熟悉,天外天不得不凝重了起来。

“咦?混沌之气?纳兰周易想要收取这一层层的混沌之气,怎么可能?混沌之气,就算是我也不敢收取,他怎么可能?嗯?不对,有古怪!”

天外天神识的疯狂的环绕了一圈,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最后也放弃追寻了,不过神识在寻找的时候,竟然发现了纳兰周易的身影,顿时来了兴趣。

纳兰周易的身影,不动如山,幽冥天慢慢的和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结合在了一起,有了一股水溶交融之感,此时识海小世界,还有幽冥天,已经震动无比,识海小世界是纳兰周易的根基,已经趋于完美,此时虽然动荡不已,可是还没有到疯狂的边缘,而幽冥天却是一片黑暗,要不是有纳兰周易识海小世界的牵引,怕是早已承受不住,崩溃了。

不过纳兰周易现在所有的心神,也萦绕在了识海小世界和幽冥天的上面,努力的控制着*不已的识海和幽冥天,虽然如今的纳兰周易早已经疲惫不堪,可是眼角之中,却充满着兴奋,因为现在的幽冥天,已经和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融合了近一半,要不了多久,幽冥天就会全部的消失,从此并入了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之中。

“易儿,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哈哈!”

星尊,无念,周若云的身影,刹那间出现在纳兰周易的不远处,星尊眼睛大亮,随即二话不说,直接进入了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之中,然后星尊的魂体出现在那几株春树空花之上,一旁碧绿幽深的养魂木,烁烁生辉,散发着一丝柔柔的光芒,环绕着星尊的魂体。

“识海相溶,幽冥化天!”

星尊一声大喝,只见识海之内,震动不已的空间波动,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但是和幽冥天相溶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大了起来,一直控制着幽冥天和识海小世界的纳兰周易,在星尊进入识海的那一刻,终于定下了心,回过一口起来。

“星辰殿所有***听令,立刻走出星辰殿,配合星尊,维护空间的稳定!”

回过一口气来的纳兰周易,心中一动,就发现了识海内的巨变,看到星尊吃力的维护着识海小世界的稳定,顿时下令道。同时敢来的无念和周若云,也是眼神惊喜不已,然后同时出手。

无念的无念无生经也是***到了第二层,然后瞬间分开,一个又一个巨大的佛门涅印,幻化出一声声惊天动地的万字真言,然后直接的映在了幽冥天最外一层的混沌气流上,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涅之音。

周若云一身天魔神通,出神入化,一个又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天魔身影,围绕着周若云,不愧是凤舞九天的转世之身,纳兰周易看了都有点咂舌,此时的周若云妖艳无比,和端庄神圣的无念,刚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对比,难怪在上古之时,凤舞九天会和涅,成为一对死对头,这分明就是走的两个极端!

一个神圣,一个妖艳!

周若云幻化出来的天魔,看似无力的击打进无边的混沌气流上,可是纳兰周易却感受的清晰,那每一个天魔的攻击,竟然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幽冥天之上,和无念的声势浩大的涅印,威力不相上下。

纳兰周易心中一喜,有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幽冥天又再次融入了一部分,而且识海小世界里面,已经趋向于稳定,幽冥天也停止了崩溃。

纳兰周易一直关注着识海小世界和幽冥天的融合,却没有发现,自己的修为,随着幽冥天融入识海小世界的那一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已经达到了星月中期的纳兰周易,竟然修为提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已经达到了星天期的顶峰,甚至可以把星宿真解,全部的凝练完成!

“哈哈,纳兰周易,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修士,收凤舞九天为道侣,收涅为徒儿,拜一个天界的至尊为师,这一切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平常的修士,能够办到,原来你是一个小世界的开创者,你是一个创世主!”

正在纳兰周易几人奋力的收起幽冥天的时候,虚空震动了一下,天外天的身影,瞬间走出了虚空,随即啧啧笑个不停,看着纳兰周易有一丝的兴奋,还有浓浓的复杂,纳兰周易心中一动,看来天外天知道小世界的秘密,似乎还有什么难言之言,或者说是什么隐秘。

是了!上古之时,人才济济,怎么会没有天才绝艳的修士,得到了逆天的机缘,开辟出了小世界,也不是什么难题,更何况自己只是得到了一枚星辰果而已,就凝练除了小世界,上古之时,那么多的逆天的天材地宝,应该也不知一个修士,凝练出了小世界!

“哈哈,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天外天仔细的有观察了纳兰周易几眼,发现幽冥天已经几乎全部融入了纳兰周易的小世界,顿时说道。然后天外天的身影,竟然完全的分解开来了,一半为肉身,一半为血液,竟然是天外天被***之前的状态,纳兰周易感觉自己的视线,突然间化为一幕幕的血色遮天之幕。

“好,多谢。识海相溶,幽冥化天!给我凝!”

在看到血色的遮天之幕的那一刻,纳兰周易就发现幽冥天和识海小世界的相容竟然快了不止一倍,而且识海小世界的世界之力和幽冥天的残缺的世界之力,已经完全的不分彼此,交融在了一起!

咔嚓!!!

轰隆!!!

连续两声,震动剧烈的轰鸣,纳兰周易周身一震,片刻之后,对着天外天躬身一拜,随即静静的盘膝了下来。

在两声震动之后,纳兰周易明显的感受到了识海小世界和幽冥天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从此再也没有了幽冥天,有的只是纳兰周易的识海小世界,纳兰周易盘膝坐下,然后发出一道道类似接引之光的光芒,轻盈盈的落在了无念和周若云的身上,无念和周若云对视一眼,然后身躯任由纳兰周发出的那道道光芒,牵引着消失在了原地,进入了识海小世界之中。

以前的识海小世界,虽然已经几乎无边无际了,可是十个大乘期的修士,全部的展开神识,也可以把整个识海小世界给环绕过来,可是现在识海小世界融入了幽冥天以后,尽然再次引发了巨变,本来相当于识海小世界十分之一的幽冥天,融入之后,竟然把识海小世界,引发了一连串的*。

识海小世界,竟然疯狂的扩张了起来,纳兰周易凝重的运起星宿真解,引动着无边的真元,凝固着识海小世界,识海周围围绕着无尽的混沌气流,也在疯狂的流动了起来,要不是纳兰周易身为造物主,也是一个小世界的开创者,怕是此刻,早已经身躯,神魂,早已融入到了混沌之中,化为一股混沌之气了!

“铁树开花怎能齐,阴阳行乐跨红霓;只因无福为仙侣,斩将封为昴日鸡。昴日鸡星,凝聚!”

丹田之内的星辰世界,早已经不知不觉中,飞上了纳兰周易的头顶,混沌鼎,山河图,花弄影,通天桥,阴阳路,亡魂谷,也飞到了星辰世界之上,接受无边的雷霆洗礼!

“面加蓝靛多威武,赤发金睛恶如虎;唤风呼雨不寻常,斩将封为虚日鼠。虚日鼠星,成!”

星宿真灵虚日鼠,被纳兰周易抬手拘谨了起来,打入了星辰内部,然后缓缓的进入了一个玄奥的轨迹之中。

“三昧真火空中露,霞光前后生百步;万仙阵内逞英雄,斩将封为房日兔。房日兔星,成!”

星月后期大***,纳兰周易的修为一下子暴涨,直接从星月初期,达到了星月后期的大***之境。识海之内,纳兰周易摆放的灵石堆,刹那间,粉碎了一座小山般大小,一部被纳兰周易疯狂的吸收,转化成了真元,化进了经脉之中,另一部分,被识海小世界吸收。

“金木水火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生生不息!”

纳兰周易筋脉内的真元,疯狂涌动,星宿真解,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一般,生生不息。

“好恐怖的无上仙术,竟然可以一举突破这么多境界!”天外天见到纳兰周易盘膝而坐,冲击自身的修为境界,顿时来了兴趣,特别是看到纳兰周易头上的星辰世界,着实震撼住了天外天,就是在远古之时,也没有可以凝练出星辰世界的修士啊,一时间,一直认为纳兰周易不是平常人的天外天,也犯起了嘀咕。

“阴阳相生,阴阳协调,阳生阴!”

星月期,犹如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之后的,阳,星日马,昴日鸡,虚日鼠,房日兔,均属于无形之中的阳神,而星天期中的天地星宿真灵,乃是阴神!

“道术精奇盖世无,修真炼性握兵符;长生妙诀贪尘劫,斩将封为毕月乌,毕月乌星铺就,星天一色齐鸣!”

轰隆一声,在纳兰周易利用融入的幽冥天的世界之力的加持下,达到星月期大***之后,一鼓作气,再一次的迈进了星天期,也是星宿真解的最后一个层次!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