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二百九十七章 重回星辰殿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都给我闭嘴,所有***听令,用精血化形,给我全力的炼化星辰殿,做为我们天涯阁的山门!”天海恼怒的一吼,顿时止住了不安的众***。不过一旁的众修士,不屑的撇了撇嘴。

炼化星辰殿,也是那么容易的,就算是炼化了,周围这么多在星辰殿里,一无所获,还付了一身伤的大乘期修士,岂会那么容易,就拱手相让,不过对此众修士,也只是撇了撇嘴,露出了一股莫名的诡异的一笑。

话说此时,天涯阁的老祖天海,心中憋着一股无法发泄而出的怒意,是谁?是谁竟然趁着自己来炼化星辰殿的一刻,前去灭杀了自己在天涯阁里的方天画戟仙器的投影,来人又是怎样进入天涯阁的,那一方全部开启的吞天灭地大阵,就算是大乘中期的修士,也休想安然无恙的进入其中。

天海想不明白,自己苦心经营的天涯阁,竟然被外来修士,给占据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竟然给别人做了嫁衣,一切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天海越想越死愤怒。

噗!!!

天海红着眼睛,满腔的愤怒,化为一股股无明业火,吞天灭地大阵浮在星辰殿之上,若隐若现的毁灭之力,一条条无法言明沧桑纹络,萦绕着星辰殿,有如实质一般。

随着天海的吼叫,天涯阁一众渡劫期的***,全部齐齐的逼出了一滴精血,然后双手掐诀,在空中形成了一个血色的骷髅头,虚空之中,一股无法言明的感应,降临下来,哪一个个盛开的血色骷髅头,齐齐的通身一阵,然后散发着一股无尽久远的气息,空气之中,竟然传出了一声声的鬼哭狼嚎的呜咽,一时间一些修为低下的***,浑身一震,七窍流血,看起来狰狞无比,然后噗通一声,扑倒在地,没有了声息。

“好诡异的吞天灭地大阵,不愧有吞天之名,竟然可以引动修士的神魂波动,这还只是一个残破的上古大阵,元婴期一下的修士,竟然抵挡不住一次的神魂冲击,可想而知,上古之时,一个吞天灭地大阵,就算是天仙,躲入其中,恐怖也要饮恨,魂飞魄散!”

对着周围的那些元婴期的修士的身亡,随无茫没有一丝的怜惜,如此贪婪,既然想来星辰殿寻觅机缘,那就要有随时陨落的准备,现在死了,也怨不了别人。此时的随无茫略微郑重的看了一下正在操控吞天灭地大阵的天海,随无茫是一个散修,没有加入任何的仙门,不过不妨随无茫对***大乘修士的了解。这个天涯阁的老祖天海,只是一个的了好运的幸运的渡劫后期修士而已,当年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进阶到了大乘之境,随无茫一直不对这样的修士,有所看重,可是刚才那一招,仅仅是一声震动,元婴期的修士,尽皆神魂破碎死亡,而自己一个大乘期的修士,也有了片刻的恍惚,随无茫知道,修士过招,往往一个呼吸间,就可以决定成败,刚才那一下,要是有大乘期的修士,要对自己不利,怕是自己一已经死了,想到这里,随无茫收取了自己的轻视之心。

“哼,哪里来的修士,竟然想炼化星辰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之仙门,必将魂飞魄散!”

随着天涯阁老祖天海的一口精血的喷出,星辰殿悄然一阵,竟然隐隐间轰动了一下,虽然轻微,可是在星辰殿里的修士,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竟然有人真的能够炼化星辰殿?!那可是一个天仙的临时宫殿,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大乘期的修士,还有一群渡劫期的修士,炼化的哪?!

感受着星辰殿之内的震动,南离子不得不站出来了,上次设计骗取那么多的大乘期的修士,进来,然后再一网打尽,就是南离子的主意,虽然最后只是灭杀了一个大乘期的修士,活捉了一个,剩下的狼狈而逃,不过却也是受创不少,而且纳兰周易说过,所有星辰殿***,全部都要听从南离子的安排,所以现在南离子的威望,也让星辰殿的***,信服,更重要的是,南离子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达到了大乘之境!

大乘之境!距离天仙也只是那飘渺的一步了!

“哼!大乘期的修士?你也敢嚣张?的确要是在外面,我还真的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你竟然不能走出星辰殿一步,肯定是被碧云天仙给下了禁制,哼,我劝你还是好好的给我安分下来,等我炼化了星辰殿,你们都是我的傀儡,我可以让你一命,不过你要是冥顽不灵,那可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白白的断送了你的一身修为!”

南离子站在星辰殿的入口之处,脸色铁青的看着虚空之中,密密麻麻的吞天灭地大阵的禁制,犹如一道道天之纹络,道之痕迹,沟通阴阳,衍化诸天,南离子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冥冥之中的危险气息。

“哼!星辰殿也是你能够炼化的?!”南离子眯起眼睛,盯着正在不断掐诀的天海,眼光迷离,不多时南离子的身后,出现了一些厉害的星辰殿***,星辰殿属下,是一个分殿的殿主,竟然都达到了合体期,不过此时的脸色,却是异常的难看!

“我不能?我不能,谁能!星辰殿注定是我天涯阁的!你们注定要成为我的傀儡,受制于我。”天海看了一眼南离子等人,眼里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寒光,和一丝浓浓的贪婪。

轰隆!!!

在南离子等人沉默的瞬间,星辰殿再次轰然一阵,似乎有了一丝要脱离地面的感觉,天涯阁的一众渡劫期的***,猛然一喜,就连脸色阴沉的老祖天海,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随着天海的不断炼化,随无茫眼光也是微不可查的一闪,盯着天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冽气息,一闪,随即隐去,然后云淡风轻了起来,装做若无其事的一瞥。

突然间随无茫脸色大动,就在随无茫向着星辰殿里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沉默不语的南离子等人眼里闪过了一丝得意,一丝诡异的欢笑,而且南离子等人的手中,不知何时,竟然都拿着一件灵器,而且最差的也是极品灵器,甚至还有几个修士的手里,拿着的宝物,自己竟然分便不出来,仿佛没有一丝的波动,可是却有一股本能的不安。

“杀!”

刹那间,光影一动,星辰殿里的修士,瞬间飞了出来,都认定了星辰殿里的修士,不能走出星辰殿的时候,竟然有十几个修士,走出了星辰殿,随无茫一惊,情况有误,既然瞳孔一缩,就要出手,可是已经晚了。

南离子杀字一出,众修士刹那间,在众修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飞出了星辰殿,主持大阵的天海,也是一愣,随即露出了鄙夷的嘲笑,手中法诀一变,然后竟然分出了一丝丝的细不可查,但是却威力惊人的毁灭之芒,向着飞出的众修士,杀去。

啵!!!

可是让人振奋的情况没有出现,十几个飞出的修士,竟然没有一个人死亡,而且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刹那间出现在主持吞天灭地大阵的那些渡劫期的修士,身边,然后杀招尽出。

本来要是这些渡劫期的修士,要是能够防备一二,也不至于这么轻易的被灭杀,但是由于对自己的吞天灭地大阵的过度自信,噗通几声,五十六个主持大阵的渡劫期修士,刹那间,死去了十几个,众星辰殿***,以及得手,然后回还,毫不拖泥带水。

“啊!!!你们找死!”

看到自己地天涯阁的渡劫期的***,就这样被星辰殿之人,一击必杀,天海眼角欲裂,狰狞无比,自己的天涯阁竟然被***不明来历的修士,给占据了,掠夺了自己天涯阁的全部资源,可眼前这一群,星辰殿的***,竟然扮***吃老虎,就算是里面的***,被人血祭了,也没有一个修士,走出星辰殿,所以才得出了星辰殿的***,不能走出星辰殿,所以天海才敢明目张胆的用吞天灭地大阵来来炼化星辰殿,只是没有想到,星辰殿的***,竟然隐藏的这么深。

失去了十几个渡劫期的***,吞天灭地大阵已经失去了作用,就算是勉强炼化星辰殿,也没有了效果,天海恼怒的站立起来,就要上前拦截那些刺杀自己***的星辰殿修士,可是马上愤怒的天海,一张老脸变成了***肝色。

他看到了什么?!

刺杀自己***的修士,都是一群合体期的修士,而自己的对面竟然走出来两个元婴期的修士,一男一女,男的手里,拿着一把毫无波动的铁剑,女修士手中握着一个看不出有什么用处的一根破旧之针,就这么两个元婴期的蝼蚁,竟然敢来拦截自己,拦截自己这个大乘期的修仙者。

“啊!?你们真的找死!”

天海大怒。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也太看不人了,竟然连自己的***,都不如,就算是刺杀自己这个大乘期的修士,也至少拍一个渡劫期的修士啊,最不济也要是一个合体期的存在啊,可是却偏偏派来两个元婴期的小蝼蚁。

元婴期的修士,有什么用?就算是自己站着不动,任由两人仙术连连,也决计上不了自己一丝一毫,天海眼里的煞气,再也控制不住,弥漫了开来,然后动摇了内心,天海发狠,直接理也不理两个小蝼蚁,也懒得出手去灭杀此人。只是出于本能的随意一挥,然后再再也不理会两人。

纳兰玉叶和何仙儿眼里一喜,对视一眼,然后纳兰玉叶取出自己的宝剑,直接挡在了两人的身前,而何仙儿则是抚摸着手里的那个上指天,下踏地的时针,紧闭着双眼,默念着不知名的口诀。

咔嚓!!!

正要从纳兰玉叶两人身边飞过的天涯阁老祖天海,顿时一惊,忙回过头来,看向纳兰玉叶两人,只见自己的随手一击,就算是合体期修士,也要瞬间被灭的一击,竟然被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用一把毫无灵气的凡铁,给生生的挡住了,只是吐了一口血而已,而另一个拿着怪异的时针的女修士,竟然动动也不动。

突然天海瞳孔一缩,心中一股莫名的惊骇,刹那间遍布全身,天海想退,可是面对着两个元婴期的修士,自己要是退走,那么自己将会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甚至在东升境地,在***的大乘期修士眼里,再也抬不起头来,可是要是不退,就会面对着这些未知的危险。

退,还是不退?

这是一个问题!

不能退!一个蝼蚁一般的小小元婴修士,能有多大的本事,就算认知仙术用尽,也不可能上的了自己!一瞬间,天海冷静了起来,刚才的那一丝恐惧,早就被跑到了九霄云外,不过天海也是个谨慎的人,自然不会留给何仙儿和纳兰玉叶足够的时间,身后一道亮光,闪现了出来,正式天涯阁的成名***,天涯大道。

而那道亮光,竟然是一把剑!

咫尺天涯,一剑生辉!

纳兰玉叶神情一变,大乘期的修士的全力一击,可不是自己能够接的下来的,不过为了身后的何仙儿,纳兰玉叶咬咬牙,收起了自己的凡铁之间,取出了一个竟然有一丝仙气的宝剑,丝毫不亚于一件普通的仙器。

“仙器凝练,返本还源,本源之剑,灭天屠灵!”

随着纳兰玉叶的喊声,只见刚刚取出的哪一个类似仙器的仙剑,竟然咔嚓一声,完全的断裂开来,不过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柄虚幻的带有全部仙气的灵剑,轰然一下,和天海的那一道宝剑硬碰到了一起,纳兰玉叶毕竟只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但是这一招竟然挡住了天海的一击,但是自己的身躯,也被那一道道恐怖的余波,给震伤了,身影***了几步,双臂鲜血淋漓,显然是废了!

“好,很好!竟然可以挡得住我的全力一击,不过你没有机会了!”

见到纳兰玉叶竟然真的抵挡住了自己的全力一击,天海再也镇定不起来了,心里的那一丝不安,慢慢的放大了起来,转眼看向那个一动不动的女修士,突然间周身寒气直冒,紧闭着双眼的何仙儿,终于睁开了双目,可是那是一种怎样的双眸,死寂,苦凉,罪恶,仇杀,茫无生机,天涯阁老祖天海全身大震,想也不想,就要后退而去,可是却已经晚了,只见何仙儿轻轻地伸出了双手,双手之上,一个上指天,下踏地的时针,竟然在一瞬间,指针转动,指向了自己。

天海瞳孔一缩!

“天地时针,一指断肢,二指断魂!”何仙儿冷漠的念叨,放肆来自九幽之地的悠悠沧桑之音,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身躯,已经瘫倒了地上,随即昏迷过去,生死不知。

“仙儿?!”纳兰玉叶神情一振,上去抱起了何仙儿,然后飞逝一般的钻进了星辰殿之内,然后众修士,才向着天涯阁的老祖天海望去,不明白为何天海会放过这两个元婴期的修士。

“啊?!这是什么?!”

众修士瞳孔一缩,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就连同为大乘之境的随无茫,也是一样。就看到天海静静站着的身体,刹那间一分两半,血流如注,然后从天海的身躯之上,冒出了一个虚幻的魂体,竟然是天海的元婴,众修士大惊,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竟然逼迫一个大乘期的修士,丧失了肉体,只剩下一个元婴,可是在下一刻,让众修士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只见天海的元婴飞出身体的那一刻,竟然露出了滔天的恐惧,一张小脸上,尽是不可置信的惊恐,正在众修士不解的时候,轰然,天海的元婴,竟然再次一分为二,生生的断绝了一半生机。

然后天海的元婴,头部以上,慢慢的再次凝聚了一个小巧的元婴,不过虚幻了许多,就算是夺舍重生也不可能达到大乘期了,至少要修养几百年,才会恢复到大乘期的修为。

“啊?!你毁了我的肉身,毁了我的神魂,这到底是什么招数?!”天海惊恐的大吼道,神色充满了不安,这一次丧失了肉身,难免会被以前的一些对手追杀,很有可能会魂飞魄散。

“老祖,老祖!”天涯阁的中渡劫期修士,又惊又怒,想不到只是一个照面,自己天涯阁的大乘期的老祖,竟然被两个元婴期的修士,给击破了肉身,甚至连神魂也伤了一般,算是伤了根基。

“快,快带我离开!”天海的元婴,惊骇的大叫道,这一刻,高高在上的天海,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这么恐惧过,对于星辰殿深深的恐怖,一股滔天的悔恨,在心中弥漫了开来。自己老老实实的呆在天涯阁里,那该有多好,不但自己的天涯阁不会丢失,***不会死去,自己也不会失去肉身,重伤神魂。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后悔,也没有任何的补救之法,天海只是带着无法形容的愤怒和惊惧,看着自己只剩下的似是随时都要消散的元婴之体,隐隐间有一丝茫然。

“天海,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被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给割断了肉身,分割了灵魂?!”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若是天海还是大乘之境的修士,那么随无茫也许会客客气气的问话,可是现在对于还只剩下元婴的天海,随无茫可是没有半点的惧意,甚至随时都可以灭杀。

“随无茫,我给你无冤无仇,你想干嘛?!你想杀我?”突然看到随无茫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天海顿时叫嚣了起来,显然已是惊骇到了极致。

随无茫眉头一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就算是大乘期的修士,在怎么轻敌,也不可能被一个元婴期的修士,重创的,更何况是割断了肉身,突然随无茫脸色一动,是哪个诡异的时针,想到哪个时针,竟然如此的厉害,随无茫一时之间,神色大动,那可是一个无上之宝,甚至有可能是远古之时的古宝,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就可以灭杀一个大乘期的修士,那么要是在自己的手里,那该是多么珍贵的古宝。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手!”

虽然星辰殿的修士,一个个手段层出不穷,可是只要自己注意,对于里面的星辰殿***,用雷霆手段击杀,定然可以得到那个时针,然后依仗着那个时针,在进入星辰殿,灭杀***的修士,那里面的宝物,不都是自己的了吗!越想越是兴奋,随无茫心里乐开了花。

“杀你?天海,你现在只是一个重伤的元婴而已,我要是想杀你,秩序轻轻的一动,你就要死无葬身之地,还有你的这一群***,都会一击抹杀,还会只是拦住你?!”随无茫鄙夷的摇了摇头,心里却是暗叹,要是没有***的修士在场,恐怖自己真的会一举把这么一群人全部灭杀了。

“哦,哦,不杀我就好,不少我就好!”天海忙点着头,念念自语道。这一幕让随无茫更是鄙夷,身为大乘期的修士,竟然如此的贪生怕死,丧失了全部的傲气。不过话又说回来,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这么一个经历过那么高高在上的经历的一代老祖哪。要是唤作只随无茫只剩下一个元婴,不知他又能否,可以不畏惧死亡。

“好了,我不会杀你。你可以放心了,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会被那个元婴期的修士,给割断了肉身,和神魂?!”这才是随无茫的目的,对于一个大乘期的元婴,随无茫可没有什么兴趣,最重要的哪一个时针,自己一定要得到。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给个断了肉身?对了,为什么那一刻,我会有一股无法抗衡的感觉,有一股深陷死亡的感觉,为什么?”天涯阁老祖天海,竟然痴痴傻傻的叫嚷了起来,显然被何仙儿的天地时针重创了灵魂,已经痴傻了。

“恩?好了,你们走吧!”

随无茫冷漠的摆了摆手,眉头紧皱,对于何仙儿手里的哪一个时针,更是迫切的想要得到了,不过星辰殿内部,又不能进去,怎么可以得到那个时针哪。一时间,随无茫郁闷了起来,刚才要是在何仙儿和纳兰玉叶出手的时候,自己能够瞬间进入其中,定然现在买那个诡异的时针,已经被自己收进了出去戒指中去了。

“怎么还不走?***!”愤恨于自己刚才没有出手的随无茫一时之间,心中一股郁结之气,慢慢的升腾了起来,突然眼光一转,竟然发现这一群天涯阁的***,竟然还不走,愣愣的站在自己眼前,随无茫一时之间,竟然想一巴掌拍下去,直接全部灭杀了。

“呵呵,走?往哪走?我让他走了吗?”

愤怒的随无茫,突然听到这句云淡风轻的话语,竟然更加愤怒了起来,随手就是一击,想要把这个搅乱自己兴致的修士,被灭杀了,可是就在那一击挥出的那一刻,突然间神色愣在了原地,突然间,神色大变。

“谁?你是谁?!”

随无茫惊惧的回过头,竟然发现身后站着三个修士,虽然没有散发着任何的气息,可是随无茫可以肯定,这三人几乎都不弱于自己,难道三人都是大乘期的修士。瞬间随无茫身后冷汗淋漓,暗呼自己真是太大意了,竟然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自己的身后,而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感觉,要是刚才三人出手,恐怕自己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是谁?呵呵,我还没有问你哪?为何来攻击我的星辰殿,你竟然先盘算起我了?”纳兰周易莞尔一笑,一点也看不出有丝毫不爽的表情,可是越是这份毫不在意,随无茫越是胆战心惊。

俗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可是想纳兰周易这样,温文尔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的修士,才是最可怕的。想到这里,随无茫就想撒腿就跑,同时心里哀嚎不已,是哪个***说星辰殿的***,不能走出星辰殿一步的,刚才哪一个大乘期的修士,出其不意,不断灭杀了十几个渡劫期的修士,更是几乎灭杀了一个大乘期的修士,现在又来了三个大乘期的修士,这不是明显的坑人吗?!

“道友,误会。我只是看一看的,没有攻击过星辰殿,真的没有,我刚到!”随无茫现在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三个大乘期的修士,而且星辰殿里还有一个大乘期的修士,四个大乘期,就算是蓬莱仙域的五大上仙门,也没有这么***啊。

“哦,是这样啊,不过我星辰殿里,宝物众多啊,就算是上古的古宝,也是恒河沙数一样多,难道道友就不想拥有那么一两件?!”纳兰周易笑道。

“想啊~~~不想,那是道友的,我怎么敢夺人所好哪!”随无茫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连星辰殿一个元婴期的修士,都有一个可以灭杀大乘期的古宝,那么身为大乘期的修士,怎么会没有利害的古宝,怕是要是眼前的三人刚才对自己动手,自己真的已经身死道消了,想到这里,随无茫再也静不下心来了。

“道友,真的是误会,我只是来看看的,如今道友归来,星辰殿定然安然无恙,那我就先告辞了,告辞,告辞!”随无茫先是退后了两步,发现纳兰周易三人,没有追上来,心里一喜,然后转身,瞬间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哼,我让你们走了吗?竟然想用吞天灭地大阵,炼化星辰殿,天涯阁好大的气魄,好大的胆子!”看到随无茫在这三人的面前,恭恭敬敬,颤颤巍巍,顿时天涯阁的渡劫期***,一个个脸色大变,就要默默地退走,可是听到纳兰周易的这句话,瞬间一个个脸色苍白了起来。

“你。。你想怎么样?!”一个渡劫后期的修士,也是天涯阁唯一的一个渡劫后期的修士,此时真了出来,面带惊惧的问道。

“怎么样?呵呵,怎么样?!天涯阁的仙门,已经被我屠戮一空,成为一片飞灰,那么你们几个残余的天涯阁***,还有你这个天涯阁的老祖的元婴,就全部留下吧,以后天涯阁在东升境地除名!”纳兰周易神色冷了下来,慢慢的话语一落,身后的放清寒大手一挥,顿时全部的天涯阁修士,包括那个天涯阁老祖天海的元婴,全部被放清寒收了起来,袖里乾坤之术,然后被纳兰周易全部扔进了识海之内。

“怎么?你们这一群老家伙?还不出来?想得到我的星辰殿,也不出来和我这个主人,见一面吗?!”几句话逼走了随无茫,一出手全部灭杀了天涯阁的修士,纳兰周易才对着空旷的四周吼道,至于那些大乘期以下的修士,纳兰周易也懒得理会,一群乌合之众,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呵呵,原来是星辰殿的主人,贫道寒门,寒千山,见过道友!对了,刚才看这位道友一出手,竟然有一丝丝的剑道气息,让我想起了已经绝迹于修仙界四五百年的一个修士,一剑清寒,不知是否是道友你?!”

西北方向一个白发须眉的老者,慢慢的走了出来,拄着一个歪歪斜斜的拐杖,可是却晶莹如玉,内蕴真龙之气,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更含有一股惊世之威。

“不错,正在在下,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认识我!”放清寒轻轻地一笑,回了一声,轻轻的退居到了纳兰周易的身后,那个老者寒千山,没有看出纳兰周易和仙冥的虚实,可是看到一剑清寒放清寒,竟然默默的站在了纳兰周易的身后,突然神色一凝,连手下紧握的拐杖,都有点颤抖。

一个大乘期的修士,竟然臣服于另一个修士的手下,那么它至少也是一个大乘期的修士吧,难道是大乘中期的修士,甚至是大乘后期,不由自主的,寒千山脑门一阵寒意。

“哼,还不出来,是不是让我逼你出来?!”纳兰周易目光一寒,没有理会寒千山,然后转过脸来,看向了另一个方向,喊声说道。

“道友,安好!贫道火山!见过道友!”随着纳兰周易的目光,一个青年大乘修士,突然闪身走了出来,立刻抱拳说道,生怕纳兰周易一个不悦,直接来一个雷霆一击,自己就算不死,也要饮恨负伤。

“道友安好,我乃水华!”

“道友。。。”

。。。。。。。。。

随着火山的走出,周围默默的又走出了五个大乘期的修士,和寒千山一起,就是有六个大乘期的修士,而纳兰合奏一这方有三个大乘期的修士,在加上纳兰周易,就是相当于四个大乘期的修士而已,而且这还是因为他们不知晓纳兰周易的底细,怕纳兰周易当成了一个大乘中期以上修士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客气了。

“不知道友,为何攻我星辰殿?!”沉思良久,纳兰周易才慢吞吞的说道。

“这个,道友,是误会,我们不知道这是道友的山门!”寒千山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的修士,也是理科附和道。不过言下之意就是,不知道是纳兰周易的洞府,要是别人的洞府,那么就没有必要解释了。攻了就攻了,有什么问题,要不是有三个大乘期的修士,还有一个大乘期以上的修士,怕是会立刻被这么五个修士,被瞬间灭杀了。

纳兰周易鄙夷的哼了一声,心里也是愤恨不已,要是自己现在已经达到了大乘期,这么多来对星辰殿不怀好意的修士,一个也休想离开,可是现在,要是闹翻了,怕是星辰殿会损失惨重,而且还不能留下这几个大乘期的修士,一时间,纳兰周易再次有了对修为的渴望。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身为大乘期的修士,攻打了我星辰殿的山门,不会就这么一句口头道歉,就可以抹杀的吧!”纳兰周易心一横,虽然现在不能够那你们在怎么样,可是既然来了,那就要付出点代价。

“额。道友?这个?”

“嗯?火山道友,有意见?!”纳兰周易眼一横,顿时瞪了过去,一股杀气刹那间凝聚了起来,火山心底一颤。

“额,不,不,不,没有意见!道友,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一个万年的冥思金蝉,具有诡异莫测的威力,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大乘之境。不过由于被我发现了,就封印了他的神识,就送给道友了,为星辰殿天上一个护殿神兽!”火山颇为肉疼的从出去戒指中取出一个被寒冰包围的冥思金蝉,交给了纳兰周易,纳兰周易心中一喜,竟然是一个神兽,虽然没有觉醒,可是却也有诡异莫测之威,只是火山所说的只差一步,达到大乘期,只不过夸大之言。

“道友,这是一只万年的冰莲,对于这头冥思金蝉的进化,有一丝的助力,希望道友莫要嫌弃!”

有了火山的那一只冥思金蝉的取出,剩下的几个大乘期的修士,非常肉疼的,不舍的各自取出了一件件的宝物,最后只剩下一个寒千山,留在了原地。

“怎么,寒山道友?不会连一个赔偿,都没有吧?!”纳兰周易冷了下来,然后对着火山几个大乘期的修士一抱拳,而火山几个大乘期的修士,怎么会不知道,面对着这个一个疑似大乘中期以上的修士,他们早就有了退意,此时一见,纳兰周易眼中的那一丝冰冷之意,顿时了然,得到了纳兰周易的同意,一个个修士二话不说,刹那间化为一道道光影。

“道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些话,想和一剑清寒道友,说几句话?!”寒千山有些凝重的看向纳兰周易,然后有些急迫的看向放清寒。

“怎么?你认识放某?!”得到了纳兰周易的指示,放清寒一步跃出,根本没有想动一动的意思,寒千山一阵苦笑,想不到时隔四五百年,一剑清寒,竟然不认识自己了。

“一剑清寒?五百年前,寒山之下,翩翩少年,把酒言欢,对酒当歌,一醉千年!”见到了放清寒的摸样,寒千山苦涩的摇了摇头,继而神色恍然说出了一句无头无语的话来,可是就这么一句话,倒是让没有一点兴趣的放清寒,突然间凝重了起来,然后神色大变,呆呆的望着这个毫无印象的修士,寒千山。

“你?是你!道尽千山一日寒!”放清寒初始的冷漠摸样,听到寒千山的前一句,眉头深深的皱起,记忆之中,一个已经快要消逝在脑中的回忆,慢慢的涌了上来,在寒千山说完那几句话的时候,放清寒大叫一声,惊喜的看着眼前这个同样是大乘期的修士,寒千山!

“长老,既然是你的熟人,那就算了,你先陪这位道友,好好聊聊!”纳兰周易和仙冥向着星辰殿里走去,放清寒惊喜的和寒千山,远离了一段距离,也不知道说什么去了。

“师傅,这就是星辰殿的总殿了!现在在里面驻守的就是我另一个师傅,南离子,只是没有想到,师傅,竟然也达到了大乘之境!师傅,我回来了!星辰殿***,速速出来!”看着相隔一年,再次相见的星辰殿,纳兰周易有一瞬间的恍惚,心神之中,对星辰殿有了一股更加亲近的感觉。

“恩,徒儿好本事!这是一个天仙的洞府,接近于上品仙器的层次!”仙冥看着眼前的星辰殿,也有了一丝恍惚,却伴随着惊喜,浓烈的不可思议。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