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二百九十章 大闹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她们在烟雨亭!”

送走了风含烟,纳兰周易暗自沉思了起来,虽然妖族一直在找阳神尊兽,并且尊称为妖族的圣兽,不过纳兰周易感觉,妖族可不只是为了一尊阳神尊兽而已,以纳兰周易所了解的尊兽咿呀的能耐,可以点化灵兽,***苏醒远古的血脉,使各种灵兽进化神兽。

妖族乃是一个强大的族群,可是因为妖族之修太逆天,所以在数量上,一直趋于下风,要是有了尊兽的加入,怕是要不了多久,妖族就会强大起来,到时候,定然是人族修士的一大灾难。

“哼,管它哪你!尊兽咿呀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哪怕是整个妖族!”纳兰周易眼一寒,也不知道妖族有没有打什么坏主意,要是真的再打尊兽咿呀的注意,怕是这个妖族,也要和自己对立起来了。

“烟雨亭?”

纳兰周易手里握着一个玉简,里面记载着羽仙门的一些山脉分布,其中就有这个烟雨亭的介绍,烟雨亭本身就是一个山脉,位于三十六洞天的内部的位置,几乎和羽仙门的两个老祖所住的山脉,相连着,要是***的修士,就算是大乘期的修士,也不一定能够在无声无息中,接近于烟雨亭。

纳兰周易皱眉,虽然自己可以无声无息的接近着烟雨亭,以周若云和静雯仙子在羽仙门的受重视程度,不过还是有点难度,两个大乘期的修士,肯定时刻监视着烟雨亭,只怕自己混进烟雨亭不难,但是要接近周若云和静雯仙子,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哎,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既然知道了周若云和静雯仙子的下落,纳兰周易也不再迟疑,是夜,纳兰周易就和仙冥以及商量了一番,以仙冥对纳兰周易近期的了解,见到纳兰周易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再阻拦,在放清寒竟丫的目光中,任由纳兰周易一人,慢慢的消失在了羽仙门的山门之中。

羽仙门三十六洞天,像纳兰周易这一群来羽仙门碰碰机缘的外来修士,都被安排在对外面一层,也就是第三十六洞天,纳兰周易控制着幻影分身,无视一切禁制阻碍,转走一些偏僻无人的山脉角落,慢慢的想着三十六洞天之中的第二洞天烟雨亭走去。

“哼,你知道吗?老祖得到的那一件宝物,竟然是远古之时的逆天古宝?”纳兰周易的幻影分身,正要穿过一个不起眼的内殿之时,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传了出来,纳兰周易也没有在意,可是下一刻,纳兰周易神色一变。

“我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那两个天之骄女带来的那一口铜棺吗?!嘿嘿,说起来,还是我们老祖有仙缘,掐指一算,就知道我们羽仙门有一场天大的仙缘,只是没想到老祖只是出门一趟,就带回了一个逆天的远古铜棺,还有两个千万年难遇的绝世天才!”另一个修士有点惊讶的说道。

“嘿嘿,是啊,没想到啊,不过那些外门派的修士,还真是令人讨厌,竟然想来我羽仙门碰碰机缘,哼,有这么两个天之骄女,我们羽仙门怎么会把她们让给***的仙门,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们只能留在我们羽仙门,***人想都不要想!”刚开始那个阴森森的话语再次响了起来,言语间,对***的门派的轻视,跃然而出。

“那是,那是,就他们那一堆熊样,也像得到两位仙女的垂青,简直是不自量力,他们哪能和羽叶师兄你比,你是我们羽仙门的老祖的亲生儿子,有事渡劫初期的修士,我看我们羽仙门的两个天之骄女,一定是羽叶师兄你的,***人都是土鸡瓦狗。”另一个修士侃侃而谈,两句话说得把那个说话阴森森口吻的羽叶,给哄得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嘿嘿,还是你最合我口味,老祖已经给我说过,等到两个仙女,进阶合体期之后,就运用手段,让我和其中的一位,结成道侣,到时候,我在去老祖那里,好好的说道说道,看看能不能同时娶得两位道侣,嘿嘿!”羽叶一阵狞笑,似乎正在幻想着以后成为道侣的那一刻,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头顶一个冰冷的面孔,正在冰冷的盯着他,似是看着一个已死之人。

“哼,算你们走运,今天不方便灭了你,不过也不远了!”纳兰周易冷漠的收回了目光,幻影分身在此一动,又向着烟雨亭而去。

“咦?我怎么感觉到一丝凉意?!”在纳兰周易收回目光的那一刻,羽叶一个踉跄,浑身一震凉意,心中一股不安之兆,闪现了出来。

“恩?没有啊,公子你肯定是太激动了,嘿嘿,两个仙女马上就是你的道侣了,公子肯定是等不及了!”另一个顿时叫道,眼里掩饰不住的狡黠。

对于羽叶这两个修士,纳兰周易已经打上了必死的符号,也不管他们能翻得了多大的浪,此时纳兰周易本身停留在识海小世界里,操控着幻影分身,直接朝着烟雨亭而去。

转眼间,纳兰周易已经穿过了三十四个洞天之脉,下一个就是第二洞天,也就是周若云和静雯仙子的的烟雨亭,不过纳兰周易没有贸然的走进去,意味纳兰周易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阴森的凉意,冥冥之中有一股被监视的感觉。

不过也不是没有破绽,大乘期的神识探查,虽然紧密,可是却也是断断续续的,相信在他们大乘期的修士眼中,在羽仙门的第二洞天之内,也不会有人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到这里。

纳兰周易观察了一会,发现了一丝神识的规律,然后又再次慢慢的潜伏了起来,过了一段时间,发现没有变化,纳兰周易才操控着幻影分身,在神识散去的那一瞬间,迅速的冲进了第二洞天之内。

呼!!!

纳兰周易暗呼一口气,在自己刚来到第二洞天的一个内殿之时,就发现一道猛烈地神识,扫了过来,那是大乘期的修士无疑,虽然纳兰周易对自己的幻影分身,有绝对的信心,不被神识感受到,不过纳兰周易还是不希望出现任何的差错,大乘期的修士目力惊人,万一让他们察觉到自己的幻影分身的事情,那么也许好奇之下,望来,败露了形迹,那就得不尝试了。

直接步入了第二洞天内,纳兰周易也不着急了,既然周若云和静雯仙子再次,那么自己一定可以找到,想到这里,纳兰周易的心慢慢的激烈跳动了起来。

纳兰周易控制着幻影分身,慢慢的在这第二洞天漂泊了起来,不过还是万分的谨慎,在这里第二洞天,很有可能会有许多的大人物,虽然没有达到大乘期,不过最少也应该达到了渡劫后期的境界。

“哎,也不知道,若云和静雯,到底在什么地方?!”走了一圈,纳兰周易也有些皱眉了,看起来这一个洞天,没有多大,可是真要找出一个人来,那就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找到的是了。

嘎吱!!!

“听说,又要***门派的修士,为了两位小姐,来到我们羽仙门了!”纳兰周易正在纳闷,不料眼前的一个内殿里,走出了两个少女,一身修为也是不弱,竟有元婴后期的样子,手中捏着两个玉蝶,分明就是端茶送水的侍女。

“恩恩,我当时知道了,还有我还知道今天另外四个上仙门的年轻一辈的修士,全部都来了,不过,你知道吗?灭世宫的灭云公子,竟然被一个外来修士,给杀了!”另一个侍女兴奋地说道。

“咦?真的,那灭世宫的修士,可要急了!”

“恩,是啊,不过两位小姐好像有点不开心啊,整天都呆在这沉香缘里,也不知道出来走走,不过要是我也有这么好的资质,短短一年,就可以从金丹期***到元婴后期,我也不会踏出着沉香缘的!”那个侍女语气有点酸酸的说道,随即慢慢的越走越远,消失在了远处。

纳兰周易的幻影分身,慢慢的从另一个方向里,显现了出来,随即颇为古怪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一个内殿:沉香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才还在沉思怎么才能找到若云和静雯的,想不到转眼间就有了着落,而且就在自己的面前。

“沉香缘!若云,静雯,我来了!”

纳兰周易控制住心中的激荡,看了一眼这个沉香缘,然后幻影分身一个闪身,进入了沉香缘之内,入目所及,一株株约有千年左右的灵花异草,散发着清香之气,还有一股淡淡的仙雾缭绕的气息。

“哼,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有人进来吗?是谁敢不听从我的吩咐!”就在纳兰周易踏入沉香缘的那一刻,一颗略显冰冷的气息,在沉香缘里响起,纳兰周易一听到此言,顿时心神一荡,没有错,这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哪一个声音吗!时过经年,再次听到了这个声音,虽然冷酷无比,可是在纳兰周易听来却是如此的美妙动人。

纳兰周易举目望去,发现两位伊人,静静的盘膝坐在内殿里,一动不动,周围摆放着一个个散发着浓重灵气的灵石,散发了浓郁的气息。

周若云更加的飘逸了,每每让人看到,都有一股错觉,仿佛只是一个影子,根本不存在时间一般,就如同纳兰周易的幻影分身,只能用肉眼看到,而不能用神识探查到。

静雯仙子也是越加的清冷了,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虽然没有睁开双眼,不过那一冷冽之气,纳兰周易却感受的异常清晰。

纳兰周易突然感觉到有点心酸,经静静的站在不远处,沉默了下来,眼角不自觉的一滴清泪留下,看到周若云和静雯仙子的那一刻,纳兰周易就感觉到了,周若云和静雯仙子身上有一股浓重的复仇气息,想必定是以为自己已经死在了天界至尊风尊,云尊,月尊的手里,所以才会这样的冷冽,生人勿近,才会这样的一心一意的陷入无止境的***当中,才会在短短的一年里,修为横云之上,在能在这个冰冷的毫无感觉的羽仙门里,卧薪尝胆。

依稀间,纳兰周易看到了两束清冷的痕迹,在脸颊间,闪闪发亮。

“结尽同心蒂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许久,纳兰周易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而自从静雯说出那一句话,没有得到回答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一句声响,仿似都陷入了无边的死寂一般。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时间仿佛已经没有了意义,纳兰周易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多久之后,纳兰周易念出了这一句,刻骨铭心的那一句话,在天界至尊围杀下,艰难的吐出的这一句话。

话语一出,周若云和静雯仙子神情大振。原本犹如枯木一般的两个娇躯,顿时猛烈地颤抖了起来,紧闭的双眸,刹那间射出了两道精光,盘膝而坐的身影,立刻间站了起来。

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纳兰周易没有走出识海小世界,只是一句幻影分身,可是卓若云和静雯仙子却露出了嫉妒惊讶,惊喜之色,虽然这一句幻影分身,还没有凝练成纳兰周易的面貌,可是来自心灵的那一股安慰和依赖,两女瞬间就感受到了纳兰周易的气息,在心底永远也不会消散的气息。

“你终于来了!”

良久,精致的双眸上,慢慢的流出了一滴又一滴晶莹的眼泪,周若云和静雯仙子,脸上的那一抹惊喜,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柔情似水的眼睛,却始终没有挪开一丝,这一刻,三人陷入了永久的沉默中。

这一刻,仿似永恒!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做若云和静雯仙子对视一眼,对方眼里的默默情怀,一字不差的落进了对方的心底,然后回过头来,不约而同的念出了这么一句,藏在心底,挥之不去的话语!

“仙冥,你说殿主,能不能混入烟雨亭?那可是第二洞天,相邻的第二洞天可是有两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就算是你我,也不可能在他们两个的眼皮底下,溜进烟雨亭的!”第三十六洞天的外围,一个密室之中,仙冥和放清寒这两个大乘期的修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焦急不已。

“我说,放道友,你不要急。不会有事的,我这个徒儿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我这个大乘期的修士,要不是有周易徒儿,怕是早已经死去多时了,哪还有现在这么风光!”虽然仙冥心里也是焦急不已,可还是起那个破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慢慢的说道。

“哎,怎么能不急啊!那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梦儿的救命恩人,就算让我拼命,也在所不惜啊!”放清寒焦急不已,一点也不像个大乘期的修士。不过仙冥却是眼睛一亮,为自己的这个徒儿感到骄傲,总算一枚造化丹,没有白白的浪费,物有所值,换来了一个大乘期修士的效忠。

“呵呵,夫君,静下来。我也认为殿主不会有事的,你这样走,也于事无补啊!”另一边怡梦看到放清寒这样的来回躁动,不由的开口说道。

“对啊,放道友,赶紧坐下,等候易儿的消息!”仙冥也是说道。

“额,好吧!”万般言语,终于说服了放清寒,一时间,密室内,再次静谧了下来,慢慢的竟然静谧的有些可怕。

识海小世界之内,纳兰周易,周若云和静雯仙子,三人慢慢的坐着,许久之后,周若云和静雯仙子,才慢慢的叙说起了自离开纳兰周易是的遭遇。

原来那日纳兰周易用避天棺吧卓若云和静雯仙子送走,避天棺竟然落到了羽仙门仙门的不远处,当时降落下来时,引发了异象轰动,一起了大乘期老怪物的异动,加之两女心情悲切,一时不查,竟然没有来得及躲起来,最后被羽仙门的一个老祖,给带了回来,连同那口避天棺,也被老祖给收了回去,那个大乘期的老祖,竟然让两女加入到羽仙门之中,两女不肯,那个老祖竟然把两女给强制性的留在了门里,不过也相当于监禁了起来。

“嘿嘿,竟然敢私吞我的避天棺,还有竟然敢把你们两个监禁了起来,看来这个羽仙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听完周若云和静雯仙子的道来,纳兰周易冷冷地说道,虽然两女没有说监禁期间的事情,不过纳兰周易可以想象的出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周易,那口避天棺,被那个老祖,放到了第一层洞天的古洞中,那里有一个地火洞府,是其中一个老祖的闭关之地,不知道怎么才能要的回来?!”一听纳兰周易的口气,两女顿时知道不可善了,两女问道。

“好,在第一洞天,那么就让着羽仙门乱一点,我们好趁机收取那口避天棺,哼,两个大乘期的宝物,想必也会有很多好宝贝!”纳兰周易眼神一寒,冷冷的话语,在识海里,传递了开来。

“咦,是易儿的传音符!”焦急的三人,在密室里,沉默不语,惊显得沉闷不已。正在这时,仙冥的手里,多出了一个传音符,正式纳兰周易传来的信息。

“人已见到,闹一场,趁乱盗取宝物!”传音符里,传出了纳兰周易的声音,随即传音符化为飞灰,消散于空气中,仙冥先是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

“仙冥,殿主这是何意?!”放清寒不解地问道。

“哈哈,清寒,这你还不知道吗?易儿的口气真是不小啊,就是摆明着说,让我出去大闹一场,好吸引羽仙门的两个大乘期的修士注意,然后引出那两个大乘期的老祖,好让易儿,好好地搜刮一番,哼,看来这个羽仙门,害的我的徒儿,很不高兴啊,也好,既然这样,也是你咎由自取!”

“啊?!是这样?洗劫羽仙门?!”放清寒脸色惊骇的大叫了起来,然后兴奋了起来,竟然想洗劫一个上仙门,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敢做得出来的,想不到自己的这个殿主,竟然如此胆大。

“哈哈,好,老子,有四百年没有出过手啦!也许没有几个人记得我啦。今天让我放清寒再次名动蓬莱仙域!”短暂的惊讶过后,放清寒放声大笑,在仙冥的惊讶的眼神中,放清寒一步踏出,仙冥还没有反应过来,轰隆一声,门外传来了一阵惊天巨鸣。

“哼,这就是你羽仙门的待客之道,竟然让我和这群小辈住在一起?看来你羽仙门身为五大上仙门之一,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仙冥苦笑的站起身来,还没有走出,又传来了放清寒的冷酷之音,夹杂着浑厚的真元,在与仙门之中,三十六个洞天之内,流传了开来,久久不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