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小夫小妻小仙人

第0567章 谁真正懂得修炼的内涵    文 / 神龙吞恶虎 更新时间: 2017-08-25 22: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第o567章谁真正懂得修炼的内涵

    有谁想过,什么叫修炼?~

    近年来的故弄玄虚的人,把修炼搞得神乎其神,其实,修炼并不神秘,甚至极其简单。

    如果你没有进行深入研究,那么你就好好看看“修炼”这两个字。

    修,在通常意义上的解释之中,有使完美、使纠正的意思,而在修炼这个特定的语境里,不简单不过了,就是看书学习而已。

    我们平常所讲的修习、修造、进修,等等,都是这个意思。

    炼,注意看,它换左边是火,右边呢,是“拣”字的半边,这个半边,实际上也是“拣”的意思,放在这里,用“提取”,更确切一些。

    炼字的本意,就是用火烧制或用加热等方法使物质纯净、坚韧、浓缩。

    用到人的身上,那就不言自明了。

    所以,假如你真的想修炼的话,先,就是打破修炼神秘观。

    打破了修炼神秘观,你就会现,岂止仙界妖界和魔界等等在修炼,实际上,修炼者最多的界,恰恰是—凡界!

    你学习,把你的心修好了,你冶炼自己,把你的身体炼好了,你就是非凡的人了。

    非凡的人,是什么人?

    不同领域,有不同的非凡人。

    一个老太婆,修炼一生,度百岁而去,她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为家人做饭。

    那饼子的背面,焦黄焦黄。一点也不见糊,这全靠掌握火候。

    平时,府里以及县里来的大小官员。任谁说也没用,非要到戈兰兰家里吃饭,目的就是吃她家老人家贴的大饼子。

    有一位常到村里来的官员,有句口头禅:“吃戈家贴的饼子就酱,越吃越胖。”

    在挨饿的地区和年代,能把瘦弱的身体吃胖,是一种奢求。

    现在。正是玉米还未收割的季节,今天晚上,戈兰兰的妈妈为全家人准备的晚饭。相当简单。

    一张破旧的小木桌上,每人一大碗玉米面粥,中间一个用高粱秸杆串成的盛干粮用的盘状用具上,摞着玉米饼子。旁边。一个粗磁小碗,盛着金童的母亲自己做的豆面酱,还有一小碗腌萝卜条。

    今天逢上“赶集”,戈把式冒着那里已经严重妖化的危险,到白头镇的大集上买来一把大葱,所以今天晚饭能吃上时价几块钱一斤的新鲜大葱。

    戈兰兰的妈妈把饭菜做好,在饭桌上摆好了,看看院外。又开了牢骚:“真是机磨子活转,他们又忘了吃饭!”

    &磨子活转”。是这一带农村的土话,意思是人像机器带动的石磨一样,一转起来就不停下来。

    戈兰兰的爷爷,戈把式,虽是农民,却闯荡过世界,自幼习武,耍得一手好双刀,是本地方圆百里有名的双刀王。

    他年轻时候在白头镇开过茶馆,后来茶馆充公,政府安排他当了供销社营业员,“瓜菜代”年代(“瓜菜代”,是一个时代的代表语,困难时期结束不久,赶上大涝,农村无粮,靠南方支援的萝卜丝等代为口粮),戈把式戈把式嫌当营业员挣钱少,于是回家种地。

    谁知戈把式雄心勃勃地种了几年自留地,一种历史上叫作什么大革命的风暴卷了起来,所有村民的自留地全部收回去。

    男女老少每天参加生产队劳动,男壮劳力一天挣8个工分,折合人民币o、2元,女弱劳动力一天挣6个工分,折合人民币o、1>

    当时戈把式虽然年近花甲,却为人好强,练武练得身体又好,给公家劳动完了,自己在宅院旁边开垦“巴掌地”,种向日葵、南瓜、果树,为此曾经受到过上边表扬,是全县的劳动模范,大风暴后受过批判,说是什么主义的典型。

    &掌地”不让种了,戈把式又想一招,养猪养羊养鸡,当时,真是怪了,种地是什么主义的典型,养殖却是什么主义的样板,惟一的一个理由,是养殖可以为公家的田地提供肥料。

    金童正和戈兰兰一起拔院子里巴掌地的萝卜,这时候大门一响,戈把式进了院子。

    一句话不说,戈兰兰脚上生风,过去迎接她的爷爷。

    戈把式精瘦高挑的身体,一身硬朗的骨架,花白的短,古铜色的脸上堆满深深的皱纹,左肩背着一个自己用柳条编的草筐,右肩搞一把长把锄头。

    一进门,戈把式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外孙女来迎接自己,便立刻把草筐放到当院里,一伸右手,进入草筐中的青草之下,从草筐底下摸出一个末茬甜瓜来。

    戈兰兰顿时喜极,这是一个平时难以见到花皮甜瓜,这种甜瓜不好栽种,非常娇气,极难伺候,一棵秧子只结一个甜瓜,但是它非常稀罕,它的外表,绿润汪汪的花皮之中,透着一道道金黄色,还没有进口,只是一看,就感觉到了它很甜很甜很香很香的味道。

    从戈把式给自己的外孙女甜瓜吃这个事情,金童便知道,戈把式是多么地疼爱戈兰兰。

    金童知道,这个时期的戈把式,承包了村里的两亩地,平时就在地里伺候两亩地的甜瓜。

    今天这个甜瓜,显然是非常成熟的花皮甜瓜,是戈把式怀着疼爱外孙女的心情,特意给她摘回来吃的。

    戈兰兰的整个少年时代,戈把式一直把他当作宝贝疙瘩,因为戈把式好不容易得了个大有前途的皮丫头,便视为天赐,哪能不疼爱有加。

    此刻,金童看在眼中,心中便生出诸多感慨来。

    戈把式一边把甜瓜塞在戈兰兰手里,一边伸出粗糙的大手,拍拍戈兰兰的脑袋,嘴里甜甜地说出两个字:“自个儿吃吧。”

    一张老脸上的皱纹,顿时就全绽开了,倒把金童给忽略了。

    戈兰兰先把甜瓜放在鼻子下闻闻,品味一番那醉人的清香,然后,两只手合力,一掰,掰成两辨,飞快地递给金童,道:“师父>

    紧接着,戈兰兰把甜瓜放在嘴里,咔哧一下,咬了一口甜瓜肉,面部表情显示出四个字,这瓜真甜!

    戈把式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大能妖人给忽略了,不过,自己的外孙女给弥补了。

    为了不让戈把式尴尬,金童也立即甜甜的吃起瓜来。

    在这甜甜的感觉里,金童心中,又涌出对于这个村庄目前无法彻底解除妖乱的忧虑来。

    &兰,快让你的师父进屋吃饭啊,饭菜都凉了啊!”戈兰兰的妈妈站在门口,冲戈兰兰喊道。

    戈兰兰立即挽住金童的胳膊,和自己的爷爷一起进屋。

    这时候,戈家下田劳动的人都回来了,一家人一起,围坐在堂屋中央的一个8o公分高的大饭桌四周落座。

    一家人和金童一边吃着晚饭,一边听着那个落满灰尘的砖头般大的收音机里播放的评书。

    边吃饭边听评书,这就是农民的一种生活享受。

    在戈家吃完了饭,金童回到指挥部里,这时候,大多数人已经睡了,金童悄然无声地进入自己的屋里,睡了一大觉。

    醒来,金童只见院子里空无一人,仲秋的斜阳投在院子里,从倾斜度上看,已经是上午七点来钟了。

    显然,联盟的人,各忙各的去了,只是炊事员们在厨房里做早饭。

    金童到了院外,只见玉婉,欢欢,六丫头,三人正在指着树上的麻雀,谈论着,要不要将它们抓下来。

    玉婉一回头,看到金童,道:“我们以为你昨天夜里到哪家喝酒喝多了,就想让你多睡一会儿,又看到睡着的你,脸色竟然有些白,就没有叫醒你。没想到这么早,你却醒了。”

    &昨天夜里,我在戈家吃完了饭,就和王凌他们玩捉迷藏了,玩到半夜,回来就睡到现在了。”金童随口编了一句。

    金童回到院子里,摘下挂在水缸沿上的铜舀子,从水缸里舀出半舀子水,用这有着浓浓乡村水井味的水潄了口。

    吃完了饭,金童照例独自出了院门。

    金童的脑子里,记着上午全村人必然要喜洋洋地收玉米,便沿着田间小路,信步向“大西洼”走去。

    金童知道,王秀枝和王芳芳两家的玉米地,就在“大西洼”。

    她们却不在家了,所以,金童想帮她们家干些活。

    在秋天明丽的太阳光的烈烈照射下,在秋风的暖暖的吹佛下,玉米已彻底成熟,一眼望去,玉米穗金黄,风过处,无边的玉米田金浪翻滚。

    金童的仙力,还是有一定增产效果的,玉米田里,虽不像肥沃试验田的玉米那样长得壮壮实实,却也密密匝匝,增加了几百个玉米粒的玉米穗,更是显得沉甸甸的了。

    玉米成熟的玉米田里,起得早的村民,已经开始收割了。

    这时候的村里,是个体经营的操作方式,全村13o多户,除了丧失了自主能力的五保户之外,几乎都承包了两亩地,全村盛壮男女劳动力,大概在1oo名左右,1oo人一齐挥镰割玉米,这场面已经够壮观了。

    农村风景,真的是多彩多姿。(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