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45章 大晚上了您还不卸甲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9-04 22: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高方平道:“相爷,您的责任是维护国朝安全,整顿国朝军伍,以便战时堪用。㈧㈠ 中 Δ文』 网换不懂军的那个棒槌,下官也就不会来说了。但既然您身为大宋枢密使,下官问您,现在国朝真的安稳吗?”

    陶节夫捻着胡须顷刻,喃喃道:“实际隐患重重,老夫可不是张康国那个棒槌对什么都无动于衷。上任枢密院起,老夫详细查询了我朝上交辽国岁币的事,有一个规律其实不难现,你小子知道是什么吗?”

    高方平道:“知道,咱们送钱的队伍被劫的几率和次数在逐年的上升。”

    陶节夫道:“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高方平道:“人都是惯出来的,他们一年比一年贪心了,已经不再满足于当年澶渊之盟定下的几十万贯。他们越来越眼红大宋的富裕。”

    陶节夫叹息一声道:“明白人不多,你小高算一个。正因为此,其实我朝时刻处于隐患之中,持续下去将来迟早有一天,他们会要求修改条约,增加岁币。”

    高方平道:“是的,那个时候咱们只有两条路,给钱,或者撕毁盟约开战。相爷,小子话放这里,给辽国的钱,不用几年就够打造一只能够击败他们的军伍,但是如果继续放血买平安,宋军会持续懦弱,他们胃口会持续放大,永远没有尽头。没有一只真正能战的精锐存在,国难来临之际就没有主心骨,您是带兵的帅臣您当然知道,一但兵事再起,敌***军压境的时候,没有敢战精锐扛住第一波,若***国土沦陷,汉娃百姓水深火热的处于哭喊之中,那种气候下国朝军队全体性士气低落,自己吓自己,这些才是真正致命的。反之一只精锐当然无法击败辽国,但是只要能在战术上扛住他们的先锋第一波,迎头打它三至五次胜战,取得局部胜利,就足以扭转整个国朝军士的士气,进而影响朝廷主和派的思维走向,赢得时机,一但防线组建,就足以改写澶渊之盟的结果。这便是一只精锐的战略意义,此点意义和您担负的区区***风险相比,简直不足一提啊。”

    陶节夫起身,一张大脸凑过来高方平的近处,口沫横飞的乱喷道:“你是不是喝醉了,说的有些道理但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哪有这么严重!还是你把老夫当做傻子忽悠?”

    汗。

    高方平被喷了缩着脖子,还被溅射了一脸的口水。

    见他小子乖了些,陶节夫这才又捻着胡须道:∈椋菇幸恍┕蹋戏蚧岷驼攀逡构餐瓿桑缓竺畈拍艿酱锬愕氖掷铩5蠡书上交枢密院的话很可能就石沉大海了,别指望得到回应。

    高方平虽然官只是个知县芝麻官,不过声望大,地位极为特殊,加上和皇帝和张叔夜的关系,随时随地都可以混进中枢去说话,虽然和他们交谈经常会被喷得一脸口水,不过好歹有机会表达观点和诉求不是。这是做奸臣的必备能力,可不能被人整了都没机会说话,甚至不知道消息……

    赵府来人说,丸药吃光了,然后赵鼎的儿子赵汾有了些起色,显得很虚弱,咳嗽初步止住了一些,不算严重了,没有了断气的危险。

    高方平打走了赵府的人,之后去找安道全要了些咳嗽丸,打算亲自送到赵府去。

    本来是要老安去,然而老安只是问了一下症状便说不用他去,介于赵鼎是个大酷吏,一般人不敢去见,所以只有高方平自己去了。

    来到赵府的时候是旁晚,正是晚饭实际,赵鼎有事要出门的样子,他还算礼貌的对高方平抱拳道:“高方平你自个进去,让我家夫人伺候你,就留在府里吃晚饭,算是赵鼎对你的回敬。”言罢骑上了马匹。

    “这个时间了,赵曹官是要去哪?”高方平好奇的问道。

    赵鼎道:“治下祥1符县生大事,为了争夺春耕用水,几个村进行械斗,死了五人……这些棒槌真不知道戾气为何如此之重,都是跟你学的,我这得急忙去处理,否则还要生大事!”

    “跟我学的?你好好的说?”高方平一脸黑线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少来饶舌,本官没空跟着你纨绔,得去处理了。本官命没有你好,永乐军的相公可以在京师带薪玩乐。”赵鼎带着差人骑马而去。

    高方平指着他离开的方向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那说明你执政水平不如我。”

    跟着是一阵香风袭来,赵鼎的夫人赵樊氏迎出大门来一福,笑道:“夫家就这牛脾气,若是对大人有冒犯之处,我这里代替他赔罪了,大人里面请,夫家吩咐了要招待您吃酒的。”

    赵鼎家的饭菜还行,偏于清淡,合口味,三菜一汤,又浅喝了两杯小酒。

    唯一就是***赵樊氏不同桌,只在身边伺候,让高方平浑身不自在。

    赵樊氏见高方平拿着酒杯使劲观察,便问道:“大人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你不会用***药把我药翻了对吧?”高方平神神叨叨的说道。

    赵樊氏直接昏倒……

    晚饭过后已经是天色黑了。陪着赵樊氏进入内堂,见她家宝贝儿子赵汾咳的不严重了,但很虚弱。

    询问了几句符合安道全说的症状,高方平便掏出药力小毒性小的六个丸药递给她道:“安先生吩咐依旧一天三次,一次一颗。这次的药力缓和些,所以进度不如之前,不过你们也不要担心,循序渐进就可以。”

    听说药力降低,赵樊氏担心的道:“会不会治不好小儿的病?”

    “安先生说了,既然起效了就说明赵汾的体质较好,这个药方是证明有效的,那么痊愈就只是时间问题,既然如此,就犯不上冒险了。须知药力强的同时副作用也就大,孩子太小,若为了致命造成不可修复的肝损失就得不偿失,慢慢来。”高方平说道。

    赵樊氏待要大大的感激救命恩人,却是高方平已经溜走了。要是赵鼎在,还可以留着和他吵架一下娱乐娱乐,不在的话最好离她夫人远些……

    晚上了,陶节夫依旧穿着精钢锁子甲不脱下来,有点紧,勒着他的大肚子,感觉是在塑身。因为他家夫人到了年纪也有点胖,也学会用布裹着身上塑身。

    是的,陶节夫当时在枢密院答应了高方平的条件之后,愣是不还高方平的盔甲,把这套明显尺码不对口的精钢锁子甲据为己有了。

    老陶不觉得这是受贿,算是回收一些损失,当初为了回京,陶节夫把压箱底的宝贝吴道子的手迹,当做重礼送给了高方平的,结果被他小子转手送给了赵挺之。陶节夫之前想了好多办法想弄回来,但还来不及实施,现在赵挺之人不在了,那就不好意思去把画弄回来了。

    吴道子的画应该是落在最爱金石字画的赵明诚和李清照手里了。换个大奸贼的话,显然赵明诚夫妇就会“怀璧其罪”的***害下狱、没收家产,古往今来这种事不要太多啊。不过陶节夫还不屑于这么做。

    倒是听说了一些小道传言消息,东南应俸局提举朱打过赵明诚的主意,想谋夺赵明诚李清照手里的金石字画,献给皇帝讨好。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那是因为宗泽在给二人撑腰,一般人不敢去拉这种仇恨。

    “爹爹,都大晚上的了您还不卸甲?这套盔甲好古怪啊?爹爹辛苦了,快些脱了休息吧?”老陶的小儿子乖乖的说道。

    “无妨无妨。”陶节夫霸气的挥手道,“离开战场后老夫身上赘肉太多,穿着盔甲睡觉又安全,不会被人刺杀,又能塑身瘦身。”

    小儿子依旧没有理解老爹的意思,抱拳道:“您是有身份的相爷呐,怎么如此没有规矩,晚间睡觉了还穿着军伍老粗的装备,纵使是在战场上您这么做也是丢士大夫阶级的脸。”

    老陶给儿子后脑勺一巴掌打飞:“你懂个屁,在咱们官家的治下,颜值即是一半的仕途,特别士大夫群体,任何时候要保持良好的身材,才显得优雅,这是塑身的装备你懂吗,不是武夫的装备,和你娘身上裹着的东西如出一辙。”

    老陶的儿子昏倒了,看样子是谁要动他的盔甲,他就和谁没完了,哎,骗走阿爹字画的人好可恶,阿爹失去了字画的爱好,转向喜欢老粗的玩意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