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六十九章群邪聚饮鲛王殿,一剑光寒动海国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09-04 22: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珠宫玉碎,一群鲛人国的贵女浑浑噩噩的散去,只留下陈昂和菱纱公主在这废墟里,菱纱被这一记当头棒喝重重打醒,再也不敢摆出王族的臭架子,换上一身简朴的道袍准备随侍陈昂左右,同陈昂一起出游南海,开府潜修。??  

    她将珠宫中种种遗物散给侍女,族人,嘱咐他们托庇在蛟力王子门下,自从上次紫云宫之行后,他们在紫云宫中徘徊数月,也不是没有收获。

    两人结下不菲的交情不说,蛟力王子在紫云宫中晃荡,拾去了许多无主的法宝,甚至还有道书笔记,虽然只是那些陈昂随手灭杀的紫云宫弟子留下的旁门玩意,但对于蛟力王子来说,已经是万金不易的好东西了。

    如今蛟力王子练出一身旁门法力,又有数宗旁门法宝随身,隐约是鲛人海国排行第一的王子,这些鲛人托庇在他门下,比菱纱公主门下前途更好。

    但菱纱也不在意,她一心一意只祭练陈昂留给她的纪光寒图,无暇分心它故。

    陈昂也是见她虽然道心蒙尘,但功行并未有退,才肯敲打继续造化她,不然也就是一个一次性试验品的下场。看到她一心一意祭练纪光寒图,陈昂向来赏罚分明,就有好处给她。

    陈昂命道:“你把寒图张开!”菱纱自然不敢违背,陈昂信手滴了三滴玄冥真水,落入寒图之上,一个彻寒之气,顿时增厚的一分寒图的本质,菱纱也由此真气交感,法力中渐渐带上了一点玄冥真水冻彻万古,通明不变的真意。

    两人收拾好东西,准备乘金船遁往南海之时,忽然有一队海国之中的黄门太监赶了上来,这鲛人海国受中土文化影响,别的没有学到,这宫廷之中阉宦规矩,倒是学了许多。

    为的一名老黄门只怕有百多岁年纪了,可见陋习深远,他冲着陈昂深施一礼道:“仙长留步!我家大王听说公主师长来访,特来相请。大王已在王宫之中设宴,请仙长我咱家一去。”

    陈昂看见菱纱公主表情惶恐,唯恐他动怒的样子,微微摇头一笑,回答道:“也罢!让我们去看看这位大王,诏我来有何事?”心里却打定主意:“看她这样子,还未全部清醒,纵然挣脱了富贵之心,但却未摆脱宫廷之中的权威之摄。”

    “这等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态度,乃是海国宫廷耳渲目染数十年积累下来的恐惧。也罢!我在辛苦一次,再当头棒喝她一次,叫她知道我等修道人无法无天,作威作福的性子。”

    这念头一起,他对来回报的黄门说:“请前头领路!”那名黄门看到陈昂踩着许多珠宝废墟,目空一切的样子,还以为此行必定大有波折,心里正在默想应付鲛人王的对词,没想到陈昂这般简单的答应了了下来。

    大喜着像陈昂施礼,就在前头带路,走不多远,便是一座宫殿,比先前菱纱公主所具更广大十倍,里面传出阵阵的噪杂喝彩声,听上去像是酒宴酣处。菱纱公主一见转而大怒,这哪里是为款待陈昂设下的酒宴,分明是鲛人王自己设宴,听说陈昂这个人,便传唤他来。

    这等侮辱,乃是寻死之道,菱纱岂能容忍。

    当下连对鲛人王的畏惧都抛之脑后,率先站了出来喝问道:“这是何意?”黄门唯唯诺诺,不敢回答,到是里面的人好像听到了声音,一个明显被酒色掏空的声音从殿中问道:“可是吾三女来了?快进来,给各位先生倒酒!”

    菱纱又急又气,到是陈昂平常淡定根本不以为意,当先走入殿中,里面有十几个奇形怪状之人,其中一个披头散,左衽纹身之人操弄这一条赤鳞大蛇,耍给座上一名醉醺醺的鲛人老者看。

    其他有穿道袍的,有戴环刺骨的,有黑齿纹面的,在中土算是十足的妖人,这里却是鲛人王的座上宾。

    他这是略略扫了一眼,就施施然走上台去,其他人也在看他,只见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便有几分轻视,这里都是些没见识的旁门左道,只怕极乐真人的名号都未听过,自然也不知道蜀山世界,童子和矮子的厉害。

    就听有人笑道:“乳臭未干……”他声音不小,这话传到整个殿上引得一阵大笑。

    陈昂明明微笑,眼神中却没什么东西,似乎这里所有人都只是一些有趣的背景,全然不在乎他们说了什么,要是这话说到齐金蝉的耳朵里,他能把这里的人杀光。

    鲛人王坐在王座上醉醺醺的话了,他先是大喝道:“三女,你不是一贯最想修仙学道的吗?还不快去给诸位仙长倒酒?若是有仙长看上你资质,也不枉父王这一番造化。”

    这话音刚落,便有人拍案而起,眼睛淫邪的盯着菱纱公主看了一圈,笑道:“三公主果然好资质,我赤雷岛法术有许多,只要恭敬服侍,我便传授你无穷厉害法术,这方圆万里海国中无人敢惹你。”说罢,就张口吐出一股烈焰,引得满堂喝彩。

    菱纱冷眼看着,这等旁门法术,恐怕连修道数月的她都比不过,法力到是有些积累,但她学得是玄门正宗,同样的法力手段出旁门千百倍,这等人物,她纪光寒图在手随手就杀了。

    只是她未能摆脱昔日对她们生杀夺予的皇权影响,陈昂不免要给她做个榜样。

    这时候就听到上方鲛人王醉眼朦胧,不知死活的看向陈昂,大笑道:“你便是我三女的师傅?我看你未曾有什么本领?可有厉害法术,展示给孤看看。”一副将陈昂当成杂耍小丑的样子,眼神半睁不睁的似乎没把陈昂瞧在眼里。

    紫云宫三女都未曾敢和陈昂这样说话,嵩山二老和连山大师都要恭恭敬敬,纵然陈昂只是转世少年,也要平辈论交,菱纱也不知自己父王为何不知死活,看到他态度巴结的和那些自己看不上的旁门妖人说话,对自己却呼呼喝喝,心中有所触动,但却隔着一层窗户纸,挠不到痒处。

    陈昂微微点了点头,喝道:“诸位真要一看吗?”一点元辰水景剑剑光已经出窍。

    菱纱公主看的胆寒,她可忘记不了紫云宫之时,陈昂顿起剑光杀伐果断,将一座偌大东海仙府,杀之几乎一空的恐怖手段。但周围的人只是嗤笑,更是看低陈昂,眼神蔑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鲛人王似乎连话都懒得说,靠在王座上,不耐烦的一挥衣袖:“足下尽可一试!”

    陈昂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只等菱纱惊恐的求了一句:“师尊慈悲!”水景剑光便已经出手,那道剑光迅如闪电,这里无人能挡,纵然有及时反映祭起护身法术的,被那柔弱的剑光一圈,就被绞成两段,除了那个赤雷岛的旁门,剑光从他身边饶了过去,其他人只是一个吞吐,就被杀干净了!

    鲛人王不由得目瞪口呆,就连手中的酒杯也拿不稳,从他手中滑落下去,他指着陈昂颤声道:“你……你……好胆!好胆!”

    复而破声大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陈昂上前一步,歪着头问道:“足下,某家的剑可利吗?法术可精奇吗?本事还可入眼吗?”看见鲛人王骇破胆子的样子,摇头笑了两声,回头问菱纱道:“你可有所悟?”

    菱纱转头看了看身旁伏尸满地的金殿,忽然灵机一动,触破了那层窗户纸,手中纪光寒图一招,便将那名口口声声要收下她的赤雷岛散修冻毙,再看鲛人王,眼中全无了那些光环,虽然达不到陈昂那种漠然如蝼蚁,至少也只是当成普通人。

    心里最后一点枷锁,悄然化去,再无束缚。

    师徒二人乘坐金船遁走,蛟力王子才从后殿进来,看到王座上瘫成一团的鲛人王,眼中只有鄙视,鲛人王仍不知道,哆哆嗦嗦的说:“你妹妹……她疯了!”

    蛟力王子一声冷笑,抬脚把他从王座上踹了下去,自己坐在王座上,看着菱纱公主离开的方向,眼中一闪而过一缕羡慕之意,但目光马上转而坚定起来,撇了一眼惊骇的看着他的鲛人王,对悄悄钻出来的老黄门道:“传诏四方,父王疯了,让位予我……”(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