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最强医圣

第两百二十七章 血婴图    文 / 左耳思念 更新时间: 2017-09-04 09: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到陈继顺的行为之后,苗博厚等人知道肯定是被沈风给说中了,他们脸上的神色惊疑不定的,还是无法一下子相信沈风所说的,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吗?

    陈洁雅回过神之后,她的情绪没有刚刚那么失控了,只是默不吭声的站在了一旁,眼神有点复杂的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油画。㈧ ㈠Δ 『Δ』中文Δ网

    看到端着一杯热水在冲过来的陈继顺,站在房间门口的唐可心、许菡和萧忆秋退了出来,给陈继顺让出了很大的空间。

    退出房间的许菡,低声问道:“可心,沈老师是你哥哥,你知道沈老师要做什么吗?”

    唐可心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不管沈风哥哥要做什么,我相信他肯定可以治疗好陈校长孙女的病。”

    萧忆秋点头同意:“虽然沈老师说的话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难道之前胡老的膝盖被一下子治疗好,这就正常了吗?沈老师应该有他的用意。”

    杜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一起退了出来,他低声说道:“唐可心,我先声明,我不是要说你哥哥的坏话,不过,这一套我总感觉像是施法驱魔的骗子,难道你们真的相信有人会因为一幅普普通通的油画而昏迷不醒吗?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中,记住我们不是在神话里。”

    “当然我不否认之前他的针法很震撼人心,但现在和刚刚不同,完全是两种概念,要是这次他真的能够证明,陈校长的孙女是因为这幅油画得的病,那我就彻底对他心服口服。”

    在杜峥说话之间,走进房间里陈继顺已经把一杯热水递给了沈风。

    同时唐可心等人没有搭理杜峥了,她们重新走进了房间里。

    杜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在心里面自语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还来搞以前旧社会的这一套,真不知道忆秋是怎么想的?她不是从来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嘛!”

    在心里面自语了一阵之后,他也重新挤进了房间里。

    沈风看着墙上框裱起来的油画,他将杯子里的热水往油画上泼去。

    这一泼之中夹杂了灵气。

    灵气是用来让热水完全扩散开来的,可以说这杯热水均匀的泼在了整幅油画之上。

    这幅油画并没有被热水而损坏。

    沈风随手将杯子放在了一旁,在房间里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等一会时间。”

    陈继顺和陈洁雅情绪复杂的没有开口,苗博厚等人自然更加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倒是杜峥忍不住站出来,问道:“沈老师,我对你之前的中医造诣的确是佩服,但你确定陈校长孙女的病和这幅油画有关吗?”

    说话之间。

    杜峥走到了那幅油画前,他喜欢萧忆秋有好多年了,沈风的出现让他有了严重的危机感,在他看来或许沈风是无法治疗好陈小美的病,所以编出这么一套说辞的,毕竟陈小美的病可能要比之前胡瘸子的腿更加难以治疗。

    杜峥看着挂在墙壁上的油画,说道:“沈老师,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看这幅油画,里面所画的人物和场景多么的温馨,还有整幅油画给人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

    杜峥一边指这幅油画,一边转头看向沈风。

    只是在他转头的时候,只见这幅油画的表面在快的褪下一层颜色。

    很快,原本油画中的温馨画面消失不见了。

    现在的油画之中是血淋淋的场景,一个个被开膛破肚的婴儿,其脑袋被铁丝穿过,挂在了一根根高高的铁杆之上。

    这些婴儿画的栩栩如生,肠子从他们破裂的肚子里流出了一截,脸上是一种极为渗人的恐怖表情,他们的瞳孔全部呈现一种白色,而白色之中又有红色点缀着。

    在铁杆底下的地面上,站着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他舌头伸出,应该是在舔着嘴唇,眼睛看着铁杆之上一个个挂着的婴儿。

    整幅油画以血红色为主。

    沈风可以感觉出这种血红色其中含有鲜血,不光光只是颜料这么简单,而且其中的鲜血是婴儿的。

    应该是将婴儿杀死之后,取出来的怨气之血。

    油画中一共有十个婴儿被高高的挂在铁杆之上,沈风可以感觉出这幅油画中也蕴含了十个婴儿的鲜血。

    怨气之血长时间在油画里凝聚,而且这幅油画里的场景和十个不同婴儿的怨气之血相互联系了起来。

    当然最重要是,如果沈风没感觉错误的话,那么这幅油画曾经应该长期被放置在一个死人比较多的地方。

    这可以说成是一幅血婴图了,而且是一幅充满了怨气之血的血婴图。

    之前油画上的温馨画面,只是表面的一层颜色,遇热水就会彻底溶解开来,随后便会展现出这幅油画真正的面目了。

    陈继顺和陈洁雅看到墙壁上那幅油画的诡异变化之后,他们脚下的步子不由的退后了一步,脸上露出了极为惊恐的表情,他们看到画中恐怖的婴儿好像眨了一下眼睛?

    苗博厚和胡瘸子也不敢出任何声音来了,刚刚那么温馨的一幅油画,怎么转眼间变得如此恐怖了?

    许菡、唐可心和萧忆秋脸色有点白,她们三个毕竟是女生啊!

    正说的兴起的杜峥,看到众人的变化之后,他心里面充满了疑惑,不由的转头重新看向了油画。

    血淋淋的恐怖画面瞬间印入了他的视线里,最重要的是他靠的比较近,他不知道是不是产生错觉了,那个站在铁杆底下的男人,对着他更加狰狞的笑了起来,甚至他产生了一种恐怖的幻听,耳朵里传来了一声声婴儿恐怖的啼哭声。

    原本从容淡定的杜峥,他瞬间被吓得脸色惨白无比,刚刚他说的是头头是道,现在吓得心脏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

    他虽然长得极为的硕壮,但还是经不住这么突如其来的恐惧。

    想要快的远离这幅油画,可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栽了一跟头。

    在屁股落地的时候。

    “吥——”的一声。

    他放了一个极长无比的屁,他被吓得实在控制不住了。

    好在,他的胆子还算大,没有被吓得直接拉出屎来。

    这个屁来的太是时候了,尤其是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之下,顿时让苗博厚等人有一种想笑的感觉,缓解了一下恐怖的气氛。(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