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206章不与小人争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9-03 16: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何寰感觉自己面子很挂不住,文无第一,但之前的辩论他却是实实在在输给了纪宁,而且公认的纪宁的乡试四书文第二题文章做的比他好,连崇王世子都夸赞不已,他落了面子离开,也是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谁知道纪宁居然来挽留。『㈧㈠中文网

    “在下不需要纪公子的怜悯,争论是输了,在下输得心服口服,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总有机会再行辩论。或者在本届乡试的文章上,或者未来的会试和殿试上再一较高下!”何寰是执意要走,这也是不想再留下来受气。

    但何寰也不是像张临武、吴备这样有奸邪之心的人,他输了,也认了,甚至还当绿叶衬托了纪宁,其实在这点上纪宁略带愧疚。

    就事情本身而论,何寰并没有错,只是在辩论会上要针锋相对,他也的确说出了对何寰治国思想上的一种“哀其不争”的想法,或许因此而让何寰介怀。

    当何寰说了这番话,别人也再不好意思挽留,只能起身送他离开。把人送走,唐解才拍拍纪宁的肩膀道:“不用多想,在文章上,你作的的确比他好,或许是他心有不服吧。你也知道金陵城左近的学子一心要争才子的名声,他这次的落败,很可能会长期成为旁人的笑柄。”

    纪宁点头道:“那还是要劳烦诸位,先勿将今日之事宣扬,在下也不想因此而失去一位朋友。”

    别人嘴上称是,心里却在想,你得罪了人还想跟人当朋友?我们幸好没出头,如果出头了辩不过你,照样要在崇王世子面前当炮灰,不过这样也好,有姓何的当了别人的笑柄,我们今日也就当是来凑热闹的,回头还能得到怀珠郡主生日宴会的邀请函,算是白赚。

    想到这里,在场之人的心情大好,有的甚至还起来给纪宁敬酒,好像对纪宁的才学有多恭维,但其实除了几个真正跟纪宁交好的诸如唐解、韩玉和宋睿等人,别人也根本用心不诚。纪宁心知这一点,也不去点破,反正他也没打算让人都跟他是一路人,只要不互相攻讦,就算各走各的独木桥那也是自己的选择。

    酒席过半,纪宁也知道时候不早,他多喝了几杯,头脑也有些晕沉,想到外面何安还在等他,家里还有雨灵为他担心,他便不由想早些回去。可今天出风头的是他,若他主动提出要走,始终是不好。

    唐解兴致则很高,毕竟柳如是一直在旁边抚琴未行离开,他甚至想借机会再让柳如是出来见见,但柳如是除了为纪宁研墨之外,也没再算再走纱帐,花魁到底是花魁,顾着身份也不能跟这些公子哥走的太近,免得被人议论。

    “诸位公子,时候不早了,奴家且要先回去休息,改日再与诸位公子言谈诗词歌赋,到时奴家还望诸位公子不吝赐教!”柳如是先是起身告辞,唐解等人虽然遗憾,却也不得不恭送柳如是离开。

    天香楼虽然也是很尊重顾客,但同时也有要求,客人不能唐突了天香楼的姑娘,否则就算你花了钱同样是不留情面。

    本来到天香楼这种地方来吃酒摆宴就是为了追求一个雅,如果姑娘邀请你到香闺一叙,那不但雅,而且会成为别人的美谈,青楼的姑娘除了崇拜一些真正的才子之外,也是想借着这些才子为自己积攒名声,就好像纪宁很熟知的另一个世界的大文豪柳屯田。就算柳屯田在官场上再不得志,在风月场上那也是绝对响当当的才子,秦楼楚馆的花魁都是争破头请他到香闺去,这就是逛窑子逛到了最高境界,纪宁自问自己达不到。

    柳如是一走,酒宴的氛围登时淡了许多,唐解也有些失望,毕竟没能真正跟柳如是探讨诗词歌赋,这一直都是他很向往的事情。

    “时候不早了,唐某想来,几位也都该回去休息了,若是在天香楼里有相好的姑娘,要留下来过夜的,也不阻拦,各自都散了吧?”唐解也有几分醉意,说是都来敬纪宁的酒,但纪宁还是很有分寸并未喝醉,倒是唐解作为今日宴席的东主,喝的就有点多了,甚至起来都还需要韩玉等人相扶。

    韩玉笑道:“那也就散了,诸位自便就是,一切花销和打赏,都会记在我和子谦的账上!”

    “这怎么好意思?”别人嘴上说着客气的话,但基本身上连银子都没带,摆明是过来蹭吃蹭喝的,现在目的达到,他们也该打道回府。

    纪宁则跟谢泰、宋睿、韩玉一起,扶着唐解出了五楼的宴客厅,还没走出几步,便见隔壁宴客厅的门也打开,吴备带着几个人走出来。老远便听到吴备阴阳怪气的声音:“怎么,崇王世子走了,你们便连议论文章的兴趣都没了?想来是在崇王世子面前丢脸,想回去躲着用心苦读,以后不敢再出来了吧?”

    蒋城本身就跟吴备起了冲突,他喝问道:“你说谁?”

    “便说你们怎么着了?崇王世子什么身份,他都不屑跟你们这些蝇营狗苟的小人一起饮酒,可就是有些人还自以为才学广博,喜欢在世子面前丢人现眼!”吴备的言语分明就是针锋相对。

    纪宁无奈摇摇头,这吴备分明是嫉妒他们可以跟崇王世子坐下来一起喝酒探讨诗词文章,他越出言讽刺,越说明他介怀。

    “走了,天再晚一些,路面可能会不太平。”纪宁提醒道。

    吴备喝道:“纪宁,你也是本届乡试的应考者,我们这里有几个人,想跟你比比文章,你可要过来试试?”

    纪宁淡然笑道:“吴公子似乎忘记一件事,如今乡试结束,真正比试文章的试练场不在贡院之外,等放榜之后,高下立判,何必在场外一争长短?”

    “主考官也会有偏颇的时候!”吴备黑着脸道。

    “主考乃是朝廷和文庙派出来的,才学和文气都是出类拔萃的,若说他们在阅卷上也会有偏颇,那我们私下里的比试,谁敢说自己就比主考官还独具慧眼?”纪宁继续揪着话题说道。

    吴备一时哑口无言。

    吴备想早点下了纪宁的威风,让纪宁知道他的厉害,所以找了一些人来跟纪宁“比试”,可纪宁就算会在崇王世子面前谈及治国之道,也不屑于在一个他讨厌的人面前讲什么诗词文章,做的好也不见得面目有光,做的不好反而是丢脸,这种比试根本没任何意义。

    蒋城此时反倒为纪宁说话,冷笑道:“连崇王世子都夸赞纪兄的才学好,你姓吴的算什么东西!还是回家多读几天书的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