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最强医圣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救我    文 / 左耳思念 更新时间: 2017-09-03 00:5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沈风和季韵寒等人来到一处山壁前。Δ㈧㈠中文Ω   网

    前面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

    在钟伯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沈风平淡的说道:“一个小小的障眼法罢了,给我开!”

    他右手臂一挥,只见眼前的山壁竟然扭曲了起来,数秒钟之后,一个洞口出现在了山壁上。

    钟伯咽了咽口水,他刚刚想要提醒沈风,太乙门的所在地处于山壁背后,他们的去路被一个幻阵给阻挡住了。

    这个幻阵是太乙门从很久远的年代传承下来的,每一个太乙门的***离开宗门的时候,身上都会随身携带一块特殊的玉牌。

    有了太乙门的特殊玉牌之后,面前这个幻阵就如同虚设了。

    而如果没有玉牌,那么一辈子也无法踏入太乙门内的,这个幻阵非常强大,钟伯从来没有听说有谁能够破开太乙门的幻阵。

    可刚刚沈风随手就破开了这个幻阵?难道说沈前辈对阵法也有所研究?

    在如今的武道界会真正摆阵的人早已经不存在了,每个武道家族或者宗门内的阵法,全部是各自的先祖传承下来的。

    可以随手破开太乙门的幻阵,由此可见沈前辈的阵法造诣不简单啊!

    被两名保镖抬着的费,眼睛瞪得巨大无比,因为这次没打算再回来了,所以他身上没有带着太乙门的特殊玉牌。

    看到沈风随手破阵之后,他不太敢呼吸了,心里面是既愤怒,又恐惧。

    沈风的实力他是见识过了,可太乙门拥有深厚的底蕴,沈风再强能够以一人之力挑了整个太乙门吗?反正费是不太相信的。

    之所以对沈风坦白了,他是怕死,如今回到自己的宗门内了,他和贺坤也没有能够协助古家吞并季家,那么现在他还不是太乙门内的耻辱,脑中思绪急运转了起来。

    钟伯缓过神来之后,说道:“沈前辈,走过这个通道,我们就可以抵达太乙门了。”

    沈风点头第一个踏入山壁上的洞口里,没有在意费等人的想法,在他眼里太乙门的这个幻阵太垃圾了,简直是小孩子的玩意。

    钟伯和季韵寒等人随即跟了上去,整条通道内很漆黑,大概走了一分钟之后,终于从通道内走了出来。

    只见通道后的视野变得开阔了起来,放眼望去一栋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伫立着。

    空气中灵气的蕴含量瞬间多了起来,俨然如同一个世外桃源一般。

    在沈风他们踏入太乙门的范围之后。

    有两名太乙门的***在远处巡逻,他们的修为都在后天一层。

    看到沈风等人走进来之后,他们想要上前盘问,因为他们并不认识沈风。

    只是当他们看到钟伯和季韵寒后,脸上的神色微微顿了一下,然后目光瞟到了后面的费时,他们瞬间变得惊慌了起来。

    费师兄他们自然是认得的,如今费师兄的手脚全部没有了?是谁把费师兄弄成这副样子的?要知道费师兄可是后天三层的强者啊!

    “前辈,你一定要说话算数,我会乖乖配合你们的。”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远处那两名太乙门的***,隐隐的听到费所说的话后,他们又不是***脑子,费师兄被挟持了?他们两个只有后天一层的修为,转身就跑,他们去禀告宗主了。

    沈风没有阻拦的意思,他看了眼费,说道:“你以为太乙门会为你报仇?你以为太乙门能够奈何得了我吗?继续走吧!”

    费战战兢兢的不敢开口。

    钟伯在前面带路了,太乙门一年一度的盛会在最大的一片广场上举行的。

    此刻。

    太乙门巨大的广场之上。

    除了负责在太乙门入口巡逻的***,所有长老和***全部到齐了。

    在广场最前方搭建着一个高台,上面摆放着举行仪式的各种物品。

    太乙门的掌门项泰清,表情严肃的站在高台之上,大长老仇忠盛站在了他的左侧。

    在项泰清的右侧站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是项泰清的儿子项彬。

    项泰清如今有六十多岁了,他的妻子比较晚怀孕。

    在高台之下,摆放着一排椅子,只有太乙门的长老才能够坐着。

    当然这次北方师家来了,作为客人当然也能够坐着了。

    只见坐在最左侧的一个和项泰清差不多年纪的老头,他乃是师家的家主师豪彦。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素雅女人,乃是他的女儿师梦岚。

    师梦岚的年纪和项彬倒是差不多。

    这次师豪彦前来太乙门,除了来观看一下太乙门一年一度的盛会以外,他和项泰清有意要联姻,把当年说过的话变成现实。

    师梦岚身上有一种飘逸的感觉,还真有一点点仙女的味道,只是她的柳眉一直微蹙着。

    “梦岚,我看项彬挺不错的,他这等年纪拥有后天九层的修为,迟早会成为先天宗师的,难道你觉得他配不上你吗?”师豪彦低声说道。

    师梦岚如今的修为在后天八层,他和项彬在武道界的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了。

    在师梦岚微微抿着嘴唇的时候。

    之前那两名后天一层的太乙门***,急匆匆的跑到了高台之下,其中一人说道:“掌门,不好了、不好了……”

    原本准备要举行仪式的项泰清,脸上瞬间被不悦给布满了,喝道:“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知道今天是我们太乙门每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吗?身为太乙门的***,要做到处事不惊。”

    “好了,说吧,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你们两个将扣除两个月的***资源。”

    今天师豪彦和师梦岚在场,项泰清可不想让这位老朋友看太乙门的笑话。

    刚刚开口的那人,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掌门,费师兄的手脚全部被砍下来了,他被人挟持进了我们太乙门,这件事情好像和季家有关。”

    在这人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

    沈风和季韵寒等人正好来到了广场上,费看到太乙门如此多的长老和***,而且北方师家家主也在。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更加确定沈风是太自大了,扯开嗓子喊道:“***,救我!”

    虽说沈风的实力够强大,但再强大也有一个极限的吧!

    一时间。

    费的声音顿时回荡在了广场之上,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听到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